• 第十二章 残破之梦

    更新时间:2016-10-13 22:22:24本章字数:2811字

    藏书阁虽然大,但却也难以容下我这颗要走的心。其实,我对于藏书阁的好奇与向往远远比我对于传说中的西湎要强得多。可是即便如此,我也不能够呆在这里,我还有更重要的使命还没有完成。

    方玲芬把藏书阁关上了。一道石门,重达千斤的石门。我完全看不懂这道石门是如何制造的,更不知道这道石门是怎么弄上去的。如果要制造并弄上去这道石门,不知道要花多少精力多少时间!虽然如此想,但我却没有纠结这个问题,我也没有必要纠结这个问题。

    我想,我所想的这些东西纯属多余。我扭过头凝视虚弱的方玲芬,只见她重重地叹了口气,然后瞭望着天边。此时我才发觉这里并不是溶洞。可是梅宗所在之地确实是溶洞。

    我紧跟在方玲芬身后,我想我们应该可以出发了。现在玲儿生死未卜,安邑的情况又十分糟糕。此时的我确实不知道该想些什么或者该做些什么,因为我确实是没有任何方向,我现在只能听从方玲芬的安排。

    自从玲儿将那把剑刺入我胸口的那一刻,我早已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或者该怎么做,唯有的只是在等待着别人的安排。这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及其痛苦的事情。倘若在这个世界上,你只能够听从别人的安排,而自己一点儿主见也没有,那么你剩下的唯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死。

    可是我却不能死,绝对不能。

    长路漫漫,我此时就像是一个没有目标、没有方向的小鸟,能够飞到什么地方就是什么地方。“天光”的出现实在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倘若真如“天光”上所言的,那么我们此刻又应该做什么呢?

    时间还未到,我们不可能在这里逗留。我很清楚等待的结果是什么,因为玲儿那一剑就是因为我的等待而带来的后果。

    我慢慢地扶着方玲芬向前走去,可渐渐地,她却独自走在前面,而我则是紧紧地跟在后面。方玲芬是一个坚强的女人,也是一个值得敬重的女人。她的果断与她的智慧,已远远超出了其他女人。

    天边并没有阳光,反而有一层蒙蒙的灰色笼罩着,仿佛就像是安邑城一样,笼罩着一种死亡的颜色。我讨厌看见这种颜色,它给许多人带来了无尽的烦恼,尤其是我!

    城市里五彩缤纷的霓虹不停地从我的身边走过,而四面的音乐和车鸣声尽是让人陷入无尽的厌烦当中。我缓慢地在这条街道上行走。我知道夜深露重,我知道即便这样的闷热的街道上别人是感受不到任何寒意的,可是我依旧感觉到“寒意”来袭。

    我的思绪愈加烦乱嘈杂。

    深秋已至,寒冬渐近,气候骤变。可是此时我却依旧穿着单薄的衣衫,双手插在裤兜里面,慢慢地走着。虽然身体上感觉不到任何寒意,但是心中的寒意却愈加沉重,沉重得我完全承受不来!

    我不知道我走了多久。四面八方的车鸣人喧早已沉寂下去,我感觉到我似乎就不存在在这个世界上,我完全忘记了我的存在,这个世界也已完全忘记了我的存在!

    骤然间,我感觉自己的心疼痛了起来。为了一个梦想,为了一个不切实际的东西而强行去做它,想想都觉得十分好笑。真的,一个人有梦想是好事,也一定要有梦想,因为这是我们每一个人对未来的一种希冀。然而倘若说这个梦想不接地气的话,那么又有什么用呢?

    我是想挣钱,尤其是想一举成名,最后名利双收。当然,我也想用这个与我自己的梦想相切合,尤已我的喜好与梦想来完成我的人物那就更加好了。可是到现在我才发现我这是痴人说梦。

    没有灵感,没有诸多的知识储备,我又怎么能够完成这部作品,我又怎么能够有机会有一天站在市中心那个大大的屏幕上任来来往往的人观摩呢?此刻想起来,我完全没有机会,我的机会已经接近于破灭阶段。

    我彻底瘫痪了,面对现实,我还未曾看清,我还在异想天开。我实在是太累了。自己给自己施加的这个包袱太重,真的太重。然而此刻我又怎么能够甩掉这个包袱呢?

    张桥和赵芳玲的希望还在我这里,他们算是把我赡养起来就是为了让我创造出这一部作品。可是我突然间说我放弃了,那我该怎么面对他们?更何况此时的赵芳玲已在我母亲面前说她是我女朋友,那么她就算是我的女朋友,她对我的期待这么大我又怎么忍心去伤她的心呢?

    我兀自坐了下来,我坐在马路边的花坛旁。我整个身体早已是绷得紧紧的,没有丝毫放松。我缓缓地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慢慢地吐出来,随后我只能够双手抱着头颅,并把头颅埋在膝盖下。

    这一次,我真的开始绝望了!

    “喂,你怎么啦?不舒服吗?”

    一个如同铜铃般清脆悦耳的声音传入我的耳膜。这个声音很独特,有点儿带有唱京剧般的色彩。但我却知道这个发出这样声音的人绝不会是唱京剧的。

    我扭过头,竟然被吓了一跳。一个杀马特式的头型和服饰,外加两只手臂上都刺得有纹身的女孩坐在我身边。一张瓜子脸,看起来也不算高,大概有一米六五左右的高度,身材比较娇瘦。看起来不到二十岁。她两只手各握着一只鸡腿,右手那只早已吃去了一半。

    我忽然笑了笑,回答道:“没有。就是有些难过。”我把目光移到前方的路灯上,希望能够看出什么,看出能够帮助我度过这个难关的东西。

    她咬了一口鸡腿,还在嘴里咀嚼,但是她已经开始说道:“遇到了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给我说说,或许我能够帮助你哦。”她说完的时候,鸡肉也吞了下去。

    我笑着点头,并对她说道:“谢谢,你帮不了我。”我不等她说话便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李师妃。你呢?”她吃完了手里的那两只鸡腿,然后将鸡腿放在花坛旁边,随即将两只手的十个指头放在嘴里深吸,就像是几百年没有吃过鸡肉一般。看起来有些好笑,也有些可爱。

    我突然间笑了起来,因为她此刻的动作确实是很好笑,两只手指不停地乱动,然后双眼直直地瞪着那两只手指,好像在找油水一样。而对于她的问题,我没有回答,因为我来不及回答。

    “你笑什么?”她丝毫没有顾忌自己身为女孩子的形象,大大咧咧地坐在蹲在花坛上,看起来完全像极了一个女汉子。面对这样的举动,我只能用豪放开朗,活泼可爱来形容她。

    “没有。你看起来很开朗,也很可爱。”我收敛了笑容,对她说道。

    “很多人都是这么说我。我也是!”说完后她哈哈大笑起来,仿佛这句话本身就是一个笑话。她再次问我:“你还没回答我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苏梦枕。”我捏了捏鼻子,双手放在花坛上,又再次把目光停留在远方的灯光上。那是光芒,我真希望它能够带给我光芒,我真希望它能够把我从黑暗里拉出来!可是,那些灯光懂得我的祈祷吗?!

    “苏梦枕,好有诗意的名字。”她挠挠头,喃喃道:“我好像在哪儿听过。”随即她又陷入了沉思。

    李师妃,真的豪放不羁,远远比大多数人都强得太多。手没有洗也没有用餐厅纸抹过便往自己的头上挠,这个有多少女孩子做得到!

    我苦笑,道:“那你有可能在温瑞安的作品中见到过……”

    “不,不是。”她立即打断了我的话,然后一甩手,接着说道:“管他呢。反正不管听没听过,现在已经认识了。走,带你去一个地方。”她说完后跳下花坛,随即便拉起我的手准备超前走去。

    我也挠挠头,狐疑道:“什么地方?做什么?我们只是萍水相逢而已。”

    “一个大男生怎么还放不开思想啊!”她嗤嗤地笑道,“正所谓四海之内皆兄弟嘛,萍水相逢就是缘,既然有缘认识那就是好事。”她扭扭头,接着说道,“你不是说难过吗,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一个让你放松解决所有难题的地方。”她说完就拉起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