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梦呓

    更新时间:2016-11-05 21:18:09本章字数:2112字

    这晦暗的天气简直是要人命。我搀扶着方玲芬,慢慢地朝梅宗的总舵走去。此时我想起了杜康,我想再喝一喝杜康的酒,那是一种人间美味。可是现在这个阶段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当时从梅宗总坛出来的时候我倒是没有仔细察看,直到现在,我才清楚梅宗的总舵位于悬崖下距地面六米处,与地面相离不远也不近。就像是悬空的一般,不禁让人赞叹大自然的巧夺天工!

    我站在梅宗总舵下,不禁深深地叹了口气。

    若是将这里作为一个密点,即便是真气再强大的人也不敢擅自闯入。因为这里比之其他恐怖的洞穴还要恐怖得多。我听方玲芬说过,这里面只有一个入口,也只有这一个出口。

    我们便朝这个洞口走去,在我们接近大石门的那一刹,我和方玲芬的心立刻沉了下来,彻底的沉下来了!我们立刻就发觉,梅宗已经出事了!

    一股浓浓的刺鼻的血腥味从这密封的洞穴当中传来。可是我却看不出任何的血迹,水的流动性是非常好的,况且也是无孔不入。可是此时,面对这道大门,却没有一丁点儿血流淌出来。况且这个石门的门缝并不是很小。

    梅宗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是有这种刺鼻的气味?

    我用手不停地往石门上敲打,希望能够找出开启石门的办法。毕竟,虽然方玲芬是这里的老大,可看她的种种表情以及那种绝望的行为。我明白,她此时面对这个岩洞完全束手无策。

    我希望我能够找得出这道门开启的办法。可是方玲芬却突然拉住我的手,摇摇头流着泪对我道:“没用的,现在看起来整个梅宗就只有我一个人活着!”

    她抬头仰望天空,喃喃道:“兄弟姐妹们,我方玲芬对不起你们。但不过,总有一天,我会为你们报仇!让凶手血债血偿!”她的牙齿咬得紧紧的,面目突然变得狰狞恐怖,仿佛要将一个人活生生地吞下去一般。

    我闭上眼睛,不再去想岩洞中的一切。我知道,岩洞里的凄凉,残酷远远不是我们所能够去见到的。整个梅宗上下几百人,竟然一夜之间全都死在了自家的屋子里。这到底是为什么?这到底是谁做的?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右手突然重重地打在石门上。可是方玲芬却立刻拉住了我的右手,擦擦泪水,强制地忍住眼泪,对我哽咽道:“你现在不能出任何事,虽然你现在的身体好坏完全与安邑无关,但是你的身体一旦出现损伤,那么却是很难医治痊愈的。”

    她转过身,再次擦干了再次流下来的泪水,然后又哽咽着接着说道:“你的任务还很重。现在我们的损伤率在逐渐的增加,我不想再有更多的人因为权利和欲望而死去。”她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再次擦干泪水和鼻涕。

    我们没有再在这里耽搁时间,因为我们完全耽搁不起这个时间。于是我们便起身朝洞外走去。可是另外一件事情又再次让我们的心沉了下来。我们竟然被困在了这个洞穴当中,这个梅宗宗主最熟悉不过的洞穴当中,说起来似乎这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方玲芬坐下来,收拾好了自己的情绪,随后便缓缓地对我说道:“这个洞穴里面道路千百交错,若没有一个熟人带路,任你能耐再高,真气在强劲,记忆力超群,也只有死路一条。

    每一个洞穴都像是一个入口、也像是一个出口。而准确的来说,每一个洞口都是一条死路。这里简直就是一个迷宫,甚至复杂程度远远比一个迷宫还复杂得多。

    相传这个洞穴乃是出自于黄帝手下仓颉之手。当初黄帝与蚩尤大战的时候,为了能够使他们全身而退,便动用了上千劳动力和无数的资金,同时也是为了记录仓颉所创造的字体。因而,这个洞穴内如此变化万千,错综复杂。洞内也藏有尸骨千万。

    当初黄帝败走,一时间难以寻找到突破的方法,便举族待在这里面。后来蚩尤动用上万士兵,以至于在整座山四周围挖掘,运用火攻、水攻等多种战术,最终还是攻不破这个洞穴,进而到了最后,九天玄女给黄帝送来了一本《奇门遁甲》才打败了蚩尤。后来,黄帝死后,到了两百年前,又由尧帝派人来对此洞进行修复,还就此绘制了一张地图。”

    现在方玲芬已能够自己字形行走,所以我便紧跟在他的身后,一步一步地走着,谨慎而小心。同时也在四处张望。也就在这时,方玲芬忽然从腰间取出了一张地图。我知道她这样做也是为了安全起见,能够达到未雨绸缪的效果。

    方玲芬双手拿着地图借着无数洞穴散发的微光,在寻找正确的路线。这就是那尧帝留下的地图,倘若没有这张地图,我想就连方玲芬也走不出这个地方。

    我们就这样转了几个弯,走了几个洞,换了几条路,而这些真实的数据我都无法数清,也记不全。毕竟,我现在唯一的目的就是走出这个洞穴。

    这就好比人生一样,走的路、转的弯、陷的坑,别人是不知道在的,就是你自己也不可能知道。

    我们还在往前走着,前面有灯光,黄昏似的灯光。

    我原以为有了地图就可以走出这个鬼地方,可是我们却似乎越走越深,以至于看不见微弱的阳光,只看见了隐隐约约有光亮,但却不是这般色泽,也不是这般黯淡,因为这样的光亮只有人才能制作的出来。

    我们没有倒回去,随即便超灯光走近,愈走愈近灯光当然在不停地闪烁。我们就死死地盯住那个在不停闪烁的灯光,一步步接近它,仿佛它就是一种恐惧,一中死亡。

    我们距灯光愈来愈近、愈来愈近,就在此时,灯光、灯光突然熄灭了,就连一丁点儿火花也没有了。

    这个时候我们的世界里,除了黑暗已经没有了别的。

    为什么灯光会突然熄灭呢?又为什么会在此时熄灭呢?其实我早已算到事情会是如此的发展。

    立即,方玲芬伸出手挡住他前进的我,我们便停在原地,谁也看不见谁,谁也没有再说话,谁也没有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