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章:明信片寄语

    更新时间:2016-10-01 01:24:53本章字数:3186字

    “孟……”

    薛玺阳第一个发现了休息室的孟梓非,他诧异地拍了拍身边人的肩膀,何洛宾才下意识地朝他眼神的方向看去。

    “孟梓非?!他怎么来了?!”

    正巧,孟梓非也看见了他们,他放下手中的报纸,朝他们做了一个“好久不见”的手势,然后指了指大厦的门口,意思是说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话,出去再说。

    “非哥,你怎么来了?”

    薛玺阳的话音还没有落就被孟梓非的拳头招待了,这一拳挨得是惨绝人寰,痛得他嗷嗷直叫,何洛宾见这阵势不太对,赶紧上前阻止。

    “别打了,别打了非哥,我们也是不得已的!”

    “什么不得已?!再不得已,不能跟我说?!穿着巨盛集团的工作服装什么人样?!”孟梓非几乎难以抑制自己的情绪,吼骂声从喉咙中迸裂而出。

    这几个人从没有见过孟梓非这个样子,都恐惧得不敢出声。

    “怎么?不说话?”孟梓非从包里拿出一叠文件摔在几个人面前,“这是公司章程,还差几天就要盖公章了,计划了这么久,你们倒是打退堂鼓了?!怎么?周易川给你开了什么好条件,让你们为钱卖义?!”

    “非哥,不是我们卖义,是实在没有办法,周易川拿出江湖下三滥的招数,我们毕竟也还是要生活的啊。”

    “下三滥的招数?”

    孟梓非这才明白过来,难怪那天股东会议周易川反客为主,他由主动变为被动,原来在这之前老狐狸早已做足了功课。

    “一群窝囊废!真的打起来,还怕他吗?”

    “非哥,敌在暗处,不得不防,问题是现在防不胜防啊!”看薛玺阳的表情,眼睛眉毛都快拧巴在一起了,此事的确令他为难。

    “既然如此,那你们就给我好好地待在巨盛集团,”孟梓非又拿出了另外一份协议摔进薛玺阳的手里,“你是技术老大,这份协议没问题的话就签了。”

    薛玺阳和其他几个人看完之后面面相觑,他首先拿出笔签了自己的名字,随后几个人也跟着签了字。

    孟梓非拿到签字的文件满意地看了一眼:“大家依然还是兄弟吧?”

    “那还用说吗?非哥,如果不是被逼得没有办法,我们怎么会离开孟氏集团呢?”

    “那就看着周易川怎么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吧。”孟梓非拍了拍薛玺阳,“晚上我请!”

    -----------------------------------------------------

    洛杉矶,日落大道。

    顾陌然数着数码打印出来的照片,已经足足有二十几张了,这些照片都是她在神秘男人去过的地方拍下来的,不仅为了证明她来过,也为了留个念想。

    她整理好之后,把这些照片贴在了一张明信片上,瞬间明信片变得极其厚重。

    可是连地址都不知道该写什么……顾陌然感到一阵失落,似乎再也没有任何其他的愿望。只要这些明信片可以被神秘男人看到,只要他相信爱情,只要他相信她,顾陌然就心满意足了。

    她拿出手机,信箱里依旧没有新的短信,忍不住又发了一条。

    我去过你去的地方,也看过你看的风景了,你还记得你问我,怕吗?我说我不怕,你说那就去吧,于是我就来了。只可惜我没有见到你,但这不遗憾。我拍了很多照片,都是在你曾经发给我的那些地方拍的。我到了大峡谷,置身于层峦岩红之中,感叹自己何其渺小;也去了马蹄湾,科罗拉多河在艳阳之下呈一条碧绿的玉带,而到了傍晚时分,我才知晓你曾经说它倒映着斑斓似火的色彩竟是另一番景象;我去了棕榈泉,也住了赤壁山庄酒店;我更忘不了拉斯维加斯的夜晚和一路上经过的沙漠之花……请允许我唤你亲爱的,因为我去的这些地方仅仅是你所到之处的一小部分,我越接近你,越感到距离遥远……我想,也许你是一个经历神奇的人,或者也许我们根本不生活在同一个世界,不过我还是希望告诉你我来过了……我想把这些照片寄给你,就当作一个纪念,可惜我才发现没有地址。所以,我打算把这些照片挂在日落大道尽头的电线杆上,它们也许会被不知名的陌生人带走,那就让他带走吧,在我心里就如同是被你带走一样……我会感到开心与满足。

    ——爱你的,宝贝

    顾陌然又仔细地看了几遍短信的内容,按下发送键。

    一滴眼泪落在屏幕上。

    这或许是顾陌然最后发给他的一条信息了,而她的寻找终于由于神秘男人的放弃而必须终止。她感觉得到自己的悲伤与失落,她是如此爱他,就像爱一个永远也不需要触碰到的信仰……

    顾陌然深深明白,假若有一天,他继续回她的信息,继续告诉他关于他的过去,继续给她发那些没有记号的照片,她还是会如同第一天跳上火车那样奋不顾身地去寻找……

    这个世界原本就无法解释,这样的爱情也不需要被任何人理解。因为在顾陌然心里,终于承认了一个不争的事实,她是孤独的,她注定一辈子孤独。

    自从她遇到尼泊尔老僧,知道女神的诅咒开始,她从怀疑到如今不得不相信,这是真的。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发生在顾陌然身上那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她未知的身世,异于常人的天赋,超于凡人的冷静,还有就是她的爱情。

    谁会像她这样去爱一个人呢?或许有吧,可是谁会愿意用一生去做赌注呢?顾陌然从豆蔻之岁到如今花信年华,还没有爱过任何一个异性,神秘男人却是她的初心萌动。只可惜,她寻不到他,就算寻到了,她也不能嫁给他。

    顾陌然知道,那样只会让心爱的人陷于女神的诅咒中,她怎么可能去害自己心爱的人呢?

    “陌然,你怎么哭啦?”夏小宛从旁边的小商店买了两瓶水回来,看见顾陌然蹲在路边捧着手机,眼角还挂着泪痕。

    “啊,沙子进眼睛里了,快帮我吹吹。”顾陌然起身,朝夏小宛一笑,用手把眼皮翻起来示意夏小宛吹口气。

    “哈哈哈,小宛你真是仙气,好啦,沙子没了!”顾陌然揉了揉眼睛,瞬间好像个没事人一样,笑声如银铃一般。

    “都来这里这么久啦,我都累了,咱们什么时候走?”

    “小宛,你难道忘了你是为什么来了吗?”

    “因为订货会啊!”夏小宛怎么会忘,这件事梗在她心里很久了,莫名其妙地被公司遣派出国,结果又什么事都没有。陈志每天一个电话,关心的问题完全不在工作上,夏小宛也只能每天和顾陌然腻在一起,不然她还能找谁呢?

    顾陌然看了眼夏小宛的眼睛,她肯定连夏小宛都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呀,真是活得糊涂呢!你就跟着我吧,我带你去个地方。”顾陌然用手点了一下夏小宛的鼻子,就像点一个小她十几岁的妹妹。

    “什么地方?”

    “太阳岛。”

    顾陌然说着给孟梓非打了一个电话,孟梓非听了陌然的电话之后,就立刻让小唐去准备接她。

    夏小宛目瞪口呆地看着顾陌然给孟梓非打电话时候,一副大小姐指挥管家的口吻,她此时此刻只怀疑自己的耳朵有没有生锈。

    “陌然……你究竟是什么来头啊……为什么我和你大学同班这么久,都没有发现你竟然还有像孟梓非这号人物的朋友啊?”

    顾陌然神秘地一眨眼,拉起夏小宛的手说:“那个时候他还没出现呢!你先陪我去日落大道,我要把这些明信片处理一下,明天一早,就会有人来接我们了。”

    “啊啊啊,你还没告诉我呢,诶诶诶,他是不是追你呀?你和孟梓非怎么认识的啊?……”

    夏小宛没完没了的问题,终于被顾陌然借来的梯子给打住了。只见顾陌然顺着梯子爬上电线杆,把明信片往上一挂又顺着梯子下来。

    “陌然,你要干嘛?你小心一点!”夏小宛站在下面朝着顾陌然大喊。

    顾陌然没有理会她,一惊一咋本就是夏小宛一贯的作风,她早就习惯了。

    “陌然,”夏小宛看到顾陌然下来了,赶忙上去扶她,“你怎么把照片挂在那么高的地方啊!”

    “因为只有越高的地方,才越容易被人发现。”

    “这些照片不是你想要寄给那个男人的吗?”

    “对,不过现在让它们待在上面也挺好的。”

    “那个人还没有回你信息吗?你可以问他要地址啊!”

    顾陌然双手搭上夏小宛的肩膀,笑盈盈地说:“就算没有地址,他想收到也一样可以收到。”

    “为什么?!”

    “因为……爱你的人总是会用各种你所不知道的方式关注着你。”顾陌然的眼神里透露着无比肯定的坚信。

    “是吗?那个男人他爱你吗?”

    “如果他不爱我,那收不收得到,也变得不重要了呀,哈哈哈……”

    “顾陌然,我真的对你无语了诶……”

    顾陌然无法对眼前的夏小宛解释这一切,包括她为何会被派来洛杉矶,也包括自己为何会爱神秘男人。但是有一件事情,顾陌然却因此而更加明白了,那就是孟梓非对她的感情。

    因为爱你的人总是会用各种你所不知道的方式关注着你,而她面前的夏小宛正是对此最好的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