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章:回归太阳岛

    更新时间:2016-10-01 01:25:23本章字数:3467字

    日落大道的明信片在洛杉矶不温不火的风中翩翩摇曳,像极了顾陌然悬在蓝天中一颗飘零的心。

    拥堵的车子倏忽往来,许多人都注意到了电线杆上的明信片。放学的孩子指着它好奇地窃窃私语,有的拿起手机拍照片发到facebook,日落大道一天能经过无数双眼睛,很快关于“电线杆上的明信片”的传言便如火如荼地弥散开来……

    并没有一个人去把明信片摘下,美国人天生浪漫,当他们看见能令人产生美好愿景的事物,除了想把这个故事编得更加耐人向往之外,绝不会去破坏这个美梦。

    那是顾陌然的爱情,触及细微的神经,像错乱的根系一般扎进网状的血管,顺延着到达最敏感的地带,牵连跳动的心脏。

    故事被传言不断翻新改造,每一个版本都有不同的原委。这是洛杉矶最平凡的一天,也是最不平凡的一天。

    神秘男人看了一眼手机,他昨天就收到了顾陌然的短信。同时,他打开电视,新闻网页,顾陌然信息中提到的“明信片”正在被人们津津乐道着。互联网时代最廉价的莫过于信息了,而明辩信息的真伪却变成了极其昂贵的事。

    神秘男人不由得感到心有悸动,莫非她要离开了?这就是她最后道别的方式?

    他打开窗户,从联邦银行大厦68层向外看去,这座以“皇冠”著称的“第一洲际世界中心”总能点燃他充满征服和战斗的欲望。

    顾陌然?在神秘男人的眼中,她也可以只是一个从他眼皮底下那湍湍而过的人潮中,极不起眼的万分之一。他何必为了一段浅薄的儿女情长,失却自己的身份?

    “上次我要调动的资金准备的怎么样?十月份正是进场的好时机,敌进我退,敌退我进,有多少货就吃多少货,片刻都不用犹豫。”神秘男人给下属打电话,他等待的机会就要来了。

    “老板,一切按您的吩咐,都办妥了。银行资金虽然也比较紧张,但您给他们的利息和分期方案极具优势,他们已经同意合作。”

    “很好很好,办完这件事,可以给你休个假!”神秘男人的声音里透露出满意之情,对下属来说,他算是一个考虑周到的老板。

    “谢谢老板!”

    “另外,今天新闻上说,日落大道的电线杆上挂着一些明信片,你有没有关注?”

    “我忙着筹资的事情,没有注意,明信片?”

    “你去查一查怎么回事,叫人把明信片取下来,明天放到我办公室,日落大道距离好莱坞很近,不要无端生些是非。”

    “好,我这就去办!”

    ---------------------------------------------------

    顾陌然此时正准备坐小唐派来的车去机场,孟梓非贴心地为她准备好了晕机的药品以备不时之需,另外还送来了一套新衣服。

    “顾小姐,可以出发了吗?”

    夏小宛也坐在车里,她紧张得说不出话来,这辆宾利的司机和这个身穿黑色西装白色衬衫像管家的人,竟然都叫顾陌然“小姐”。适才在酒店里,她和陈志打电话问他订货会究竟怎么样了,他竟然说订货会临时取消了!夏小宛就是再傻,也应该猜到三分,这些事情一定和顾陌然有撇不清的关系。

    “嗯,小唐,能不能麻烦司机,去的时候走日落大道?”

    “顾小姐有事吗?”日落大道和去机场是不顺路的,小唐只好多句嘴。

    “你就当我有事,可以吗?”

    虽然小唐有所顾虑,不过他不好拒绝顾小姐的要求,万一少董怪罪,他也没法交代。

    车子掉了一个头,朝日落大道开去。

    顾陌然只是在赌,她赌神秘男人会看到信息。如果神秘男人是爱她的,他一定会做些什么……至少在她离开洛杉矶之前,她一定要再去日落大道看一眼。

    顾陌然的心跳随着渐要临近的日落大道失了节律,那一抹初恋的情动如同小鹿奔跑在迷途。她怕被丢弃的感觉,她从小就怕。可是,他又怎么会知道呢?他从不过问她的过去,他和她的一切都如此相敬如宾。

    顾陌然知道,她爱他。如果这不是爱情,那就没有办法解释她愿意奔走万里,不顾一切去寻找的念头,也没有办法解释她见不到他心灰意冷的落寞,更没有办法解释她此时此刻莫名而来的恐惧……

    爱情令她患得又患失,空乏的憧憬也同样能在一念之间灰飞烟散,这便是爱情吧?她因此变得勇敢无畏,也因此变得胆小怯弱……

    小唐的声音让顾陌然从自己的梦魇中恍然一惊。

    “顾小姐,已经到日落大道了。”

    顾陌然摇下车窗,黑色宾利在日落大道上缓缓驰行,她张望左右,这并不是她想去的地方。

    “小唐,应该还在前面。”

    司机继续把车向前开,日落大道这条似乎望不尽头的街,竟令顾陌然产生了一种永远都不想走完的念头……

    到了!

    顾陌然看到了!那明信片还挂在电线杆高高所在的地方,时而被风吹起,摇摇欲坠地晃动。

    他没有来。

    明信片安然无恙地挂在那里,只说明顾陌然的心,从没有得到过那个人的牵挂,只说明一切都是她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

    顾陌然没有说话也没有哭,甚至她没有除了平静以外的任何动容,没有人知道她心碎欲裂的疼痛,即便是夏小宛也一样不能体会。

    “陌然,你在看什么?这不是昨天……”

    “小唐,可以走了,去机场吧。”顾陌然没有让夏小宛说下去,她害怕说下去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也害怕提及此事,内心压抑的情绪会令她的声音变得颤抖。

    “好的。”

    小唐办事不仅利索而且靠谱,他们很快地办理完了手续,坐上了去“太阳岛”的私人飞机。

    ---------------------------------------------------

    顾陌然才离开没多久,电线杆上的明信片就被人摘了下来,上面有她落款的蝴蝶标记与她的签名。洛杉矶午后的太阳一如往昔般热烈,暖茶色的光束照在明信片上,赫赫然印着“宝贝”二字。

    “宝贝。”神秘男人将拿在手上的明信片仔细端详,这是顾陌然给他的第一件信物。

    神秘男人宽厚的手掌托着这张特别的明信片,二十几张关于顾陌然的照片被紧密有序地粘贴在明信片背面,没有地址,没有邮戳,甚至连收信人的名字也空空如也……

    “是不知道该叫我什么吗?”他拿着这张明信片,似乎感觉捏着一颗与自己素未蒙面却用情至深的心,那滚烫热烈的温度让他的心也同样灼灼不安。

    “宝贝,对不起。”神秘男人很少会说这三个字,他在求得一份自我安慰,因他无需得到她的原谅,他也没有必要因此而倍感亏欠,爱情原本就不公平。

    顾陌然的勇气是他倾其一生都无法给她的,那样美好且充满着无惧无畏的爱情只存在于初恋,他是无论如何都给不起了。

    忽然,他冷冷地笑了,他觉得自己可笑。

    神秘男人看着眼前所拥有的一切,他足够令人羡慕的权利和地位,金钱与荣耀,可惜却自愧不如一个年方二十出头的姑娘。这是多么滑稽可笑的自然规律?就仿佛人性的自尊与骄傲,永远也无法与有序的岁月敌对一般,人不是最伟大的。

    他在嘲笑自己。

    ----------------------------------------------------

    飞机上,只剩下夏小宛和顾陌然坐在一起,夏小宛从上车一直憋到现在,终于有了一丝喘气说话的机会。

    “顾陌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夏小宛语气呜咽,委屈得快要掉眼泪了。

    “小宛~我们现在就要去太阳岛,到时候你就知道啦~”顾陌然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好闺蜜解释这件莫名其妙的事情,解释得太多,或许连她自己都要质疑自己了。

    “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一个岛啊!在中国吗?还是在美国?还是在什么地方?陌然~你是不是惹到什么秘密组织啊?”

    顾陌然看着眼前的夏小宛,这个一惊一咋,浮想联翩的好闺蜜总是能让她在心情低落的时候还能开怀一笑。

    “哈哈哈……夏小宛,你的现象力真的越来越丰富了,不是什么秘密组织,太阳岛就在中国南沙群岛,而且还是孟氏集团的产业。”

    “孟氏集团的?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啊?!可是我们要去那个岛上做什么?”

    “太阳岛是只有五大集团高层才可登陆的岛屿,它位于南沙群岛一带,属于孟氏集团的私人岛屿。这座岛上居住的都是集团领导或者退休的集团领导,每年集团重要的会议都会在这个岛上秘密举行,所以无关紧要的人是不会知道这座岛的。”

    顾陌然很认真地把太阳岛的情况介绍了一遍。

    “哇~原来是这样!那你呢?你怎么可以登陆那个岛?”

    “因为……”顾陌然忽然觉得有些事情真的很难解释清楚,她只能说,现在她要去太阳岛上与孟梓非一起并肩作战,“我的新工作在那里。”

    顾陌然看着听得有些云里雾里的好闺蜜,亲切的笑意不经流露嘴角。即便她知道孟梓非费尽心思让夏小宛来自己身边,不过就是为了得到一些关于她的情况,也实在没有办法对夏小宛发脾气。

    “你的意思是,孟氏集团董事长让你去那里工作?!”夏小宛难以想象,这一切太出乎她的意料。

    “大概是这样吧……不过小宛,你也不用担心,太阳岛是一个很适合度假的岛,你一定会在那里玩的很开心的!”

    夏小宛努力地从混沌的逻辑里整理好思绪,她忽然如释重负一般笑了:“我有什么好担心的呀?既然是这样,那我就更开心啦!”

    “开心?!”这回反倒是顾陌然被弄迷糊了。

    “是啊!我有一个这么神通广大的好闺蜜,我觉得下辈子都不用愁了,能不开心嘛?!”夏小宛笑得一脸天真无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