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章:心玉

    更新时间:2016-10-01 01:25:45本章字数:3401字

    孟梓非焦急地看着办公室的钟表,摆子滴滴答答的声响投进空气中异常的安静里如涟漪般被无限地扩大。

    他在等她,等那个离开半个月没有联系自己的女人。昨天中午顾陌然的一个电话,就让他一晚上都处在激动难耐的情绪里,到现在水都没有喝几口,喉咙干涩得难受。

    虽然,顾陌然回来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帮助孟氏集团,可是孟梓非多希望,她是为了他回来的。顾陌然走之后,他曾经接到过几次美兰的电话,她头头是道地帮孟梓非分析着关于女人会放“冷电”的理论,说顾陌然是情场里面最难搞定的一种类型,极力地劝孟梓非不要越陷越深。

    放“冷电”?可是她对那个手机里的男人,不是热情得不能再热情了吗?!任何女人和男人到了美兰的世界,都会被彻头彻尾地解析一遍,再被套上各种标签成为一套套理论,这正是孟梓非如何都不会爱上美兰的原因。

    “少董,顾小姐到了。”

    “人呢?”只见小唐一个人进了办公室,身后并没有跟着其他人。

    “顾小姐带着夏小姐一起来的……”

    孟梓非这才明白小唐为什么不让顾陌然进办公室,细心如他,毕竟是跟在身边多年的助理。

    “咳咳……那你安排夏小姐和顾小姐先入住房间,记住,两个人分开住,别在一层楼。”

    “是。”

    小唐并不知晓,少董已经猜到他将企划案透露给周易光的事情,而近来他做事也总是会看看孟梓非的眼色,以防他若是稍有察觉,也好及时脱身……

    -------------------------------------------------

    “陌然!这就是太阳岛呀!真不错诶,这里的大海实在是又蓝又清澈,好漂亮啊!”夏小宛一下飞机就被太阳岛风光迤逦的景色勾去了魂,一番感慨万千之后才跟着小唐去了下榻的住处。

    “哗~房间也是一级棒诶!这简直比五星级还五星级嘛!中国有这座岛,怎么以前从来就不知道啊?”

    “夏小姐,这座岛是私人岛屿,还请夏小姐以后不要对外透露。”小唐恭敬地行了个礼之后,退出了房间,“夏小姐旅途劳累,就先休息吧,没有别的事,我就不打扰了。”

    “好的好的,你去吧!”夏小宛朝着酥软如棉花糖的白色棉被上一倒,双眼一阖酣畅睡去。

    顾陌然被安排到了一个靠海景的房间,这是孟梓非特意交代的,他知道顾陌然喜欢看那一片蔚蓝的大海。房间里点着古法檀香,香味氤氲有如数只蝴蝶盘旋在顾陌然的身边,五彩斑斓的画卷缱绻而开。

    “喜欢吗?”孟梓非突然出现在顾陌然身后,他低沉的气息如在耳鬓,其实他们并没有隔得太近。顾陌然转身看见许久不见的孟梓非,恬淡的笑意盈满眼波。

    “喜欢。”认识孟梓非这么久,这个房间却让顾陌然第一次感觉到,原来身边的这个人也懂得自己的喜好。诺大的玻璃窗户明晃透亮,床边摆着的也恰好是顾陌然最喜欢的红玉玫瑰石。

    这一切,像是为顾陌然量身定制的。

    孟梓非的出现,正如姗姗来迟的白马王子,噙着宠溺的笑意,等待着公主投怀送抱。

    “檀香、蝴蝶画、玉如意还有这红玉玫瑰石,孟梓非,你真了解我。”顾陌然走到床边,纤细白皙的手指顺着玫瑰石的纹理由上而下滑过,指甲磨擦出不协调的声响。

    “你喜欢就好。”孟梓非的声音温柔而低沉,房间里漫溢暧昧芬芳。

    “可你是什么时候开始,这么了解我的?”顾陌然的眼神变得迷离,有一股妖娆的雾气从她的眼底升起,似乎在她面前的并不是一个人,她没有直视那双温情四溢的眼眸,也并不听取浓呓柔软的话语,她只看到了一个试图窥探自己的灵魂。

    “这……这些重要吗?”孟梓非看见顾陌然看着自己的样子,吃惊地向后退了数步。

    “假如这些都不重要,那我喜不喜欢,也变得不重要了。孟梓非,我来是为了那个承诺,我承诺你的事情就会办到。”

    承诺?她非要在这样的时刻,提起那个令孟梓非痛心疾首的承诺吗?

    就在他的办公室里,顾陌然把黑色的笔记本交到孟梓非的手里,她要他帮她寻找那个神秘的男人。作为交换,她愿意帮助孟氏集团解决经济危机。这仅仅是一个不带丝毫情感色彩的交易,她的到来,并不是为了任何人,甚至也不是为了孟氏集团,她只是为了完成一个许下过的承诺而已。

    “顾陌然,一个承诺对你而言,真的那么重要吗?!”孟梓非上前抓紧了顾陌然的肩,他和她的脸近在咫尺,他微喘的鼻息呵在她精致的脸庞,空气里带着他的心痛……

    顾陌然推开气若游丝般逼仄自己的孟梓非,凌然的眼神带着从她丹田发出的略微尖细的声音:“很重要。”

    她的决绝是那么果断,就连神情都如此淡然,仿佛追寻那个男人是她从始至终不曾改变的决定,又仿佛禀守承诺是她根植于心的原则。孟梓非已经分不清楚顾陌然到底在为何坚持,为谁坚持?

    “我知道我会输,陌然,我一直都知道。”孟梓非叹了一口气,他已经放弃去营造暧昧的浪漫,盼望眼前这如冰如雾般凉薄的女人给自己一点奢侈的希望,他的眼神重新黯淡,恢复了平常略带凌然的模样。

    “梓非,我知道孟氏集团正在遭遇一场很大的危机,我也会一直在你身边。”顾陌然的神色也缓和了许多,她侧过身走向落地玻璃窗,窗外蔚蓝色的大海在风里翻卷着洁白如雪的碎浪。

    “谢谢你,合伙人。”说着,孟梓非从西装外套暗袋里拿出一份合同协议,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股权转让,甲乙双方都已经用墨印好,只差当事人签字盖章。“看看吧,如果没有问题,就当这是我对你的感谢。你的企划方案我都已经看过了,陌然你错了,其实我发现自己越来越不了解你了。”

    顾陌然看了一眼孟梓非手中的合同,她并没有立刻回复他的请求,也没有想着马上接受他所给的一切。对顾陌然来说,这些并不是她真正的追求。

    “协议我一会再看吧,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我有些累了。”

    “那你休息吧,我就不打扰你了。”孟梓非把合同放在红玉玫瑰石旁边,正要离开顾陌然的房间。

    “梓非……”顾陌然似乎有什么想对孟梓非说,但转念一想还是算了,好在声音轻微没有被他听觉。

    孟梓非关上房间的门,没有一丝犹豫地离开了。

    他不能犹豫,孟梓非在内心一万遍告诉自己,他不可回头再去推开那个房间的门,这是他死守的最后一点骄傲。

    ------------------------------------------------

    顾陌然打量着布置惬意的房间,适才她还没有好好欣赏孟梓非就进来了,等她气定神闲之后,还发现了更多自己心爱的小玩意。

    象牙白牛角梳,镂空雕花青铜妆奁,白玉青帘环和紫金绒丝睡袍……

    她于是明白,上官佐果真拿钱办事,把所有关于自己生活的琐碎细节悉数告诉了孟梓非。

    “还真是煞费苦心了……”顾陌然内心深处暗涌翻腾,只是适才她没有脱口而出的那句“谢谢”,似乎再也没有更合适的机会了。

    思绪变得纷杂无序,此刻她甚是想念那片曾经发呆了一个下午的海滩,想念那里的岸礁和攀爬在礁石之上稀稀落落的红斑海星。

    金庭港。

    凭着已有的记忆,顾陌然找来了这里,一望无际的大海和迎面袭来的海风令她重新有了笑意。这儿是那么熟悉,如同流淌在身体里的血液,是顾陌然生命的一部分。

    她于是找到那块熟悉的岸礁坐下,就像第一次坐在上面时任海风裹挟着雾气扑向自己。这一切似乎都已经结束了,关于她和神秘男人这一场素未蒙面的爱恋,在穿越了时空之后消失在了巨大的刺芒之中……

    顾陌然没有哭,她只是微笑,努力地看着天空和大海微笑。她接受,因为她深信了库玛丽女神的诅咒,她会一辈子孤独。对于爱她的人来说,这才是最好的结局,只有这样,她才不会伤害到心爱的人……

    她轻笑:“命运安排得多么完美……”

    顾陌然的脑海里浮现出儿时妈妈倒在血泊中,用微弱的声音告诉她“不要轻易……为男人作践了自己……”之后就再也没有了呼吸。

    这就是她的后妈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而她的亲妈是谁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如果不是诅咒,一切如何被安排得如此妥当?生活的轨迹不偏不倚地印证着她将一生孤独的咒语。

    她要逼自己习惯这样听着海浪,吹着海风,放空思绪,只有海星作陪的孤独。

    顾陌然用手捋了捋被吹得凌乱翻飞的长发,突然她看见自己坐的岸礁旁挂着一只碧绿剔透的玉镯,玉镯上编结着一条红丝绳,丝泽光亮耀眼,一看便是不菲之物。

    这是什么?

    她挪动了一下身体,将玉镯从岸礁上取下来。

    这是……心玉?!

    顾陌然拿出手机翻出之前神秘男人发给她的照片一对,没错,一摸一样,这就是神秘男人说的心玉!

    顾陌然慌忙起身四周环顾,难道他来过这里吗?!这怎么可能呢?!他怎么可能来过这里,可是心玉怎么会在这里呢?!

    一连串无从解释的疑问把顾陌然给弄懵了,她刚想拿起手机发信息给神秘男人,问他这块玉怎会在太阳岛上。然而,她放弃了。

    顾陌然想起在洛杉矶发生的一切,他拒绝得如此决然,她还有什么立场去发一条短信呢?

    突然,手机屏亮了,一条未读信息带着“神秘男人”四字映入眼帘。

    “宝贝!这是心玉,属于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