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章:新公司成立

    更新时间:2016-10-01 01:26:07本章字数:3173字

    顾陌然回到房间,将心玉取出。这是一只贵妃玉镯,椭圆形状使得能戴上它的人必须有相随的缘分。一直以来都是人挑玉,唯有这贵妃玉镯是玉挑人。

    她把镯子上的丝绳解下放在梳妆盒子里。凝然片刻镜中的自己,肤色洁净,发鬓间有零星沙落,是海风吹拂夹杂在空气中带来的。

    顾陌然清洗了双手,用香皂涂抹着左手纤白如玉的手腕和掌心,把五指努力地集中靠拢,将心玉从指尖滑过手骨用力向腕部一挤。

    心玉竟如为她量身定做般顺势滑过了她的腕骨,温润的玉泽渐渐渗透静脉的血液,碧绿剔透,泛着光亮。

    若不是因为这玉镯随缘,顾陌然再难相信神秘男人的情意。她戴着心玉重新捧起手机,似乎鼓足了更大的勇气,回了一条信息。

    “我戴上了,谢谢。”

    可良久过去,那个男人又安静得似乎从来没有来过一样,只剩下腕上的镯子做充分的见证,心玉缄默如茧,但顾陌然却恍若听到它在流光之中与自己说话。

    “半道蒹葭,伊人天涯,吾心执念,青衫戎马,度此芳华。”心玉似有灵气的仙人,话音幽伶空旷……

    顾陌然迟疑了,他为什么不早一点来信息?哪怕早两天也好,她还在洛杉矶,还来得及相见。偏偏在她下定决心要离开了,再也不回来的时候,他又出现了。她不想再躲躲藏藏,只想见他一面而已,难道这样一个简单的愿望都没有办法得到满足吗?如今又来短信,又送心玉,虽然她不甚欢喜,但这份捉摸不透,飘忽如风的感情,她实在是迟疑了。

    碧玉通透似万古琉璃,在台灯昏暗的光线之下闪烁着静谧之光,他的爱也幻作压抑了千年的温润泉浆,生生不息地随之流淌……

    他在爱她,用他的方式爱她,他让最心爱的玉镯陪着她,他不说给也不说送,他说那属于她,代表着那份爱也只属于她。

    而那份爱借着这只随缘的贵妃镯子,似乎更加令人确信不疑。

    顾陌然只有这样想,才能麻痹自己几个月旅途折腾下来,已经快要绝望的感知。她想找到这个男人,她会用尽一切办法去找到他!

    顾陌然躺在床上苦思冥想,谁会知道她此时在太阳岛呢?谁会知道那块岸礁呢?即便如此,谁又会猜准她一定会去那里看海,把心玉事先挂在岸礁上呢?

    在顾陌然认识的人里面,有如此通天本事的人,除了孟梓非,她想不到第二个合适的人选。但怎么可能是孟梓非?!她拼命地摇了三下头,打消了这个念头。

    ---------------------------------------------------

    第二天清晨,小唐来电叫醒了顾陌然,今天应该是她第一天以合伙人的身份走进孟氏集团。

    顾陌然选了一身咖灰色的职业装,配搭白色的内里衬衫,真丝质地的交叉式领口悬垂且富有光泽,一双亮金色的梯形头漆皮高跟鞋使她的精神状态精干明朗。她将合同协议又认认真真地看了三遍之后放进了包里。

    和许多工作在CBD高楼大厦里的白领一样,顾陌然准时搭乘电梯到人事处报道,今天孟梓非将宣布顾陌然加入孟氏集团的事宜。

    顾陌然敲开了孟梓非办公室的门。

    “进来。”孟梓非昨晚通宵未眠,只在清早时分太阳快升起的时候小憩了片刻,当他看见无论是神采还是精神都焕然一新的顾陌然,不由得被惊艳了。

    高跟鞋落在大理石瓷砖上的声响节奏鲜明,她走到孟梓非的办公桌旁,把包里的合同协议拿出来放在他面前。

    “董事长,协议我看过了,除了红色部分需要做修改之外,没有任何别的问题。”

    孟梓非还没来得及看红色部分就被顾陌然阻止了。

    “别急着看,我并不打算签字。”

    “为什么?!条件不满意?”孟子非在制定协议的时候,已经把顾陌然充分考虑进去了,在即将成立的新公司中,顾陌然有百分之四十的股份,他占股百分之三十,另外百分之三十给技术团队。顾陌然是整个策划的制定者,他作为投资人,而技术团队和他的股份相当,可以避免不必要的争执。

    “我并不想要股份,请把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转给孟氏集团,而我那百分之四十的持股人,是你。”

    “什么?!”孟梓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顾陌然什么都不要?这在生意场上是闻所未闻的,而且假若实权参与者不持股,对于整个公司来说一样有很大的风险,更何况整个策划的发起人是顾陌然呢?

    “孟梓非,我不要持股,于你于我都是一种考验。”顾陌然言语间没有锋锐之气,面对生意大鳄生死殊争的利益,她还是一贯的淡漠。

    “我并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孟梓非一时半会却接受不了顾陌然的决定,拒绝一个利益的原因,无非是为了得到更大的利益,这是最正常不过的生意思维,他既不敢相信顾陌然视利益为烟云,又不敢确定顾陌然是不是别有用心。

    “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当然,这一切决定全在于你。”顾陌然将协议彻底放下,后退了两步。

    “真的没有原因吗?”孟梓非抬头直视顾陌然,等待着她回答。

    “因为我是孤独的。”她的睫毛向下缓慢地疏落,每一个字都如同没有力道地敲击琴键而流转出脆弱的声响。

    “好,就依你。”

    孟梓非让小唐把合同协议重新修改了一份之后,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盖了孟氏集团的公章和新公司的公章。白底黑字之上醒目地印着红色的章印:云梦网络科技公司。

    “顾陌然,倘若你成功地把它做起来了,我倾其一生;倘若你失败了,我倾其一世,云梦这个名字就是我孟梓非的起点。”孟梓非这一次在拿孟氏集团做赌注,如果成了,这将是他毕生的事业;如果败了,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再做事业。

    “这不会是你的终点。”顾陌然如何不明白这为险棋一招,可是孟梓非选择相信她,在用了不到半分钟的考虑时间之后,他果断地应许了她的请求,这是生意场上何其难得的信任!

    顾陌然的肯定令孟梓非紧绷的神经稍稍有了松缓,适才他挣扎过,可不知出于什么,他相信了顾陌然。无论那是什么,与爱情无关,他并不会把爱情放在合同上混为一谈。他相信她,也许只是因为顾陌然的企划案确实棋高一招。

    “那么我们马上开始启动项目。”

    “好。”

    --------------------------------------------------

    神秘男人收到了顾陌然的信息,洛杉矶一片晴空万里,他的心情却阴云密布。

    这只玉镯,是祖传的宝贝,他的母亲曾经欲传给他的妻子,只可惜镯子太小了她戴不进去。随后他便把心玉珍藏起来,随着母亲早逝,心玉的使命仿佛变得更加重要了。他以为那是母亲未完成的心愿,就是找到一个能将心玉戴上的女子。

    顾陌然竟然戴上了……

    神秘男人近些来从未曾恻动过的心突然加快了频率,他能够清晰地听见心脏跳动的声响!

    难道这是命运?是缘分?!多少年,能戴上的女子他不爱,他能爱的女子戴不上,总之那合适的人从未出现,如今竟然是她……

    他并不是不想回复顾陌然,是他确乎不知该回什么,也许他不该拒绝见她,可一想到孟梓非他又觉得这一切将付出太多代价。只是如今她竟然戴上了心玉,这令他如何舍得放弃?!

    一个能戴上心玉,又能令他爱上的女子,他不该放弃。

    “加快资金放量,就在下个月,我要坐收渔翁之利!”下完这道命令之后,他急促地呵了一口气,看了看手机里未回复的信息,他等那个女孩已经等了许久了。

    --------------------------------------------------

    顾陌然正在和团队分析下一步该如何工作细分,并且筹备接下去的市场接洽事宜,孟梓非突然接到了孟辰光的电话。

    “梓非,上一次突然进场吸筹的资金,今天又有暗动的迹象,和周易川之间的合作已经无回天之计了?”

    “爸,还是没有查出对方机构,但我已经着手,准备让游资介入。”

    “对方若恶意拉高股价,就比谁的资金量大了。” 

    “爸,你放心,我已经安排好了。和周易川的合作已经落空了,但我有了新的想法,并且只需要几千万的启动资金。”

    “几千万?梓非,股市里的资金已经非常紧张,几千万也并不……”

    “爸,我知道,但这几千万资金必须是从股市上赚来的,总之不出意外,一切问题自会迎刃而解的。”

    孟辰光听了儿子的话,心却悬着放不下。这不仅仅是孟氏集团,更牵连到其他三个集团的生死存亡,可孟梓非竟然说得如此轻描淡写,简直就是在玩火。

    “孟梓非,我只给你三天时间,如果没有见到成效,哪怕是让利,也要与周易川合作!”电话那头的声音突然变得严厉,不由得孟梓非再做辩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