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自我介绍

    更新时间:2016-10-24 23:52:17本章字数:2336字

    刹那恢复了精神:“我先来猜猜,沐希,沐浴希望,应该是想让你永远沐浴在希望中。”沐希不置可否:“差不多,原本应该是这样的。”

    “原本?”刹那脱口而出,但看着他垂下的睫毛在烛光下投射出的小块阴影,突然有点后悔自己的嘴快,刚刚想补救,沐希却先开口了。或许是刚刚一直聊得热络,又或许是房间太暗,仅有的几根蜡烛其实起不了什么作用,连坐在眼前沙发上的刹那的脸也显得模糊,这给了他莫名的安全感。其实和眼前的人基本可以划为陌生,但有些话似乎只和陌生人才安心。

    “我有个哥哥,在我出生前先走了,我们俩一个名字。”沐希轻声说。刹那有点想咬舌头,多嘴误事,把气氛搞成了这样,不过在场也没有不会看眼色的人,在刹那踹他之前,顾诚开口了:

    “我的就比较简单,可能就是希望我诚实,真诚什么的吧。”

    刹那赶紧接话:“我还以为是因为阿姨姓程,所以取的谐音呢。”

    “也可能吧,反正是个哪儿都能看见的名字。”顾诚表示无所谓。

    留加插话:“我记得有个诗人也叫这个名字,很有名的,是……”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不过同音不同字,他是城池的城。”沐希似乎也觉得刚才自己的表现欠妥,于是急忙接话,恰好聊到自己比较了解的地方,于是开始侃侃而谈。其他三个人也只是默默地听他讲着。“不过他最后,杀了他妻子后,也自杀了。”话罢,又是一阵沉默。

    刹那忽然觉得幸好今天停电,谁也看不到她翻到后脑勺的眼珠,心里感叹,这是个人才呀,这怎么都能把天聊死的技能是怎么练出来的。沐希完全没在意这个结尾又把气氛搞僵了,转头去问刹那:“你呢?”

    刹那小心翼翼地说:“我猜可能是因为我爷爷信佛,就选了这个。”

    “一弹指六十刹那,一刹那九百生灭。”这回接话的是留加。

    “生死变化,一念之间。”顾诚也开了口。

    刹那又觉得气氛不对了,不是在沐希搞砸了两次场子之后,是在一开始,在她提出名字开始,甚至更早。她突然发现自己好迟钝,居然才察觉出不对劲,可也说不出来,只好去问留加:“留加你呢?”

    留加慢慢开口:“因为我妈妈喜欢海豚。”

    “啊?”刹那感觉自己真的傻了,话都听不懂了。留加应该是察觉了她的疑惑,给出了答案:“我没说过吗?我妈妈是日本人。”

    刹那有点吃惊地摇摇头:“你从来没提过。”

    留加默默说:“是吗?”

    刹那才发现,原来自己对留加的事知道的那么少,虽然两个人认识时间也不算短了,但平时来他们房间,也只有顾诚在。留加一直都很忙,即使有时碰到在家,他大多数也是在房间补眠,或者和他们一边吃饭,一边笑看她和顾诚插科打诨。在刹那一直的印象中,觉得他就是安静的贵公子。美貌是一定的,有一次她的同事看到她偶尔偷拍到的照片,直到现在还是念念不忘,时不时嚷着要介绍认识;有钱也是一定的,他能在这儿寸土寸金的地皮上买房子就是证明,而且一买就是一层,听顾诚说他当初买一层是为了安静,不过为什么后来顾诚和她会出现在这里,还把房子租出去,刹那也想不通了。

    但是说到有钱,刹那偷瞄了一眼坐在地上的沐希,这个人也肯定不简单。刹那为何那么吃惊会有人来租房子,是因为当初刹那看见留加定的租金让她觉得完全可以再买一间房,但是这个人就这么轻描淡写地搬进来,必然身家不少。

    想到这儿,刹那不禁想到每个月的那点工资。其实凭她交给留加的那点钱,连在这儿租个车位都不够,其实当初留加是没打算收她钱的,说顾诚的朋友不用和他那么客气,但是刹那还是执意,留加也就不得不收了,不过刹那经常去他们家蹭饭,其实也就和白住没两样。

    不过说起来,顾诚居然有关系这么铁的哥们儿,而且还是留加这种完全不同的人,刹那是真的没想到,一直想问问他们是怎么认识的,可是一直都没找到机会,所以……

    “你刚才说的那个诗人,”顾诚的话打断了刹那源源不断的脑洞:“为什么要死?”沐希回望顾诚的视线,语气故作轻松地回答:“谁知道呢?有很多说法,但谁也不能真的肯定,除了他自己。”

    “不只是自杀,还在临死前杀了妻子?”顾诚好像对这个自己与其同名的诗人有了巨大的好奇。

    沐希点头回答他:“对。”

    顾诚想了一会儿,向后靠在沙发上:“好奇怪呀。”

    “我们换个话题吧。”刹那不想再继续了,这个介绍让她发自内心的不舒服,甚至有点不安。顾诚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转头撞上留加的目光,两人对视片刻,顾诚笑了笑。

    在这种没电没网的原始状态下,他们选择了成本最低的游戏——真心话大冒险。就在刹那站在门口大喊我是超人我会飞的时候,门内外的灯同时都亮了。“来电了。”顾诚喃喃自语,拍了拍刹那的头,“这嗓子威力不错嘛。”沉浸在丢脸中的刹那根本没有心思搭理他。

    大家看见来电了,也都默契地say goodbye了。在留加和顾诚关门之后,沐希悄悄地对刹那说:“我不太会聊天。”

    刹那心中无奈,对他说:“嗯,看出来了。”

    面对刹那的直白,沐希也只好笑笑,两人转身都回了房间。

    刹那洗完澡之后躺在床上,想了想刚刚停电的一切,摸出手机给顾诚发了条消息:“好?”编吧手机放在胸口默默等待,一阵振动,刹那看见顾诚的回复:“好。”刹那放下手机,翻了个身,不久便睡着了。

    顾诚呆呆地看着已经暗掉的手机屏幕,摘掉手表,走向浴室,把自己泡在浴缸,闭上眼睡着了。顾诚不知道自己泡了多久,当留加叫醒他的时候水已经完全变凉了,顾诚歉意地笑了笑,准备起身,却被留加一把按回水里。顾诚看着他默默把冷水放掉,又放了一整缸的温水。顾诚喊住了转身离开的留加:“答应你的事,我不会忘的。”留加在门口稍稍停留,取出手机给他:“闹钟响了就出来。”说完就关门离开。顾诚听懂了他的关门声,不满又悲哀。

    沐希独自坐在电脑桌前,静静盯着电脑屏幕,闪动的光标一动不动。沐希嗖得站起来,拔掉了电源线,把自己重重地扔在床上,室内仿佛从未曾被照亮过的昏暗。

    今天太晚了,有什么事我们明天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