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 歌里的故事

    更新时间:2016-09-27 22:13:57本章字数:2103字

    在田野说出跟乐薇只是很好的朋友之后,文曦似乎放轻松了很多,她慢慢地将整个身子都伏到田野的背上,然后轻轻的说:“你能说说你们的故事吗?”

    背着女生的田野觉得讲一讲故事也许会缓解一点他们现在的尴尬,所以就把自己跟乐薇从小认识开始的故事简单地讲给文曦听。从小时候乐薇是如何在一旁看着他弹吉他,一直讲到高中跟她去参加汇演之后带她逃到书店看书。

    安静听着的文曦,不知道为何有些羡慕乐薇,羡慕她有这么一个从小到大的朋友,羡慕她一直做着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羡慕她能一直玩音乐。

    不知不觉中,两人到了女生宿舍楼下,田野将文曦从背上放下来,对她说:"你好一点了吗,要不要叫你室友下来帮你。"

    文曦摇摇头说:"不用,现在好多了,能自己上楼了。今晚,谢谢你。"

    田野摸了摸头,有点尴尬地说:"没关系,那你先上楼吧,好好休息。"

    经过刚刚一路上的思考,田野已经猜到了文曦不舒服的原因,所以他这时候再看文曦会觉得有点尴尬。

    恢复一点神采的文曦对田野笑了笑便转身上了女生宿舍楼,留给他一个柔美的背影。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晚上田野的脑海中不停地浮现"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这句话,对映着文曦露出俏皮笑容的脸庞。

    甩甩头,田野努力地将这个画面甩出自己的脑海,可越是这样,那个画面就越清晰。他不知道文曦为何能如此轻易地走进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就像月下的墙壁不知道树影为何会映在它身上一样。

    过了差不多一个星期,田野在一个傍晚来到相遇酒吧,带着乐薇送他的那把电吉他。本来说好要跟乐薇一起来这练歌的,但是却被乐薇放了鸽子,她临时有事来不了了。所以只剩田野一个人在桌子旁喝着啤酒,酒吧的老板阿峰看他一个人背着吉他于是过去跟他坐着聊天。

    阿峰从田野那得知他练吉他已经练了十二年的时候,他才理解为何田野的琴声里有同龄人不曾有的沉稳。阿峰则给田野讲了很多他年轻时候的故事,两人相谈甚欢。虽然阿峰的岁数比田野大了差不多一轮,但他们却在短短的交谈中有了互为知己的感觉。

    乐薇没来,田野本没有打算把吉他从琴盒里拿出来,不过阿峰看到他背着的吉他却想看一看,于是田野把吉他从琴盒里取了出来。

    流光的外表,独特的艺术花纹,这把吉他的外观就给人一种特立独行的感觉,这也符合乐薇的性格。

    "阿野,你背了这么一把好琴,不上去弹唱一首可惜了。"阿峰看了田野的吉他有些感叹地说。

    田野讪讪地说:"一个人弹唱未免显得太过孤独。"

    "这样好了,老哥我先上去唱一首,阿野你接下来再上。"

    阿峰的盛情难却,田野只好点点头答应下来。

    把吉他递给田野,阿峰来到酒吧中间的台上,拿起他自己的吉他,唱起了宋冬野的《安和桥》,这是一首附满了感叹过去的民谣。

    在唱完这首《安和桥》之后,阿峰似乎情绪受到了感触,又弹唱了一首田野没听过的歌,但是可以听出其中的沧桑。

    在阿峰唱完之后,酒吧的顾客都给他送上一片掌声,这样的歌往往能引起人们内心最深处的共鸣。

    阿峰唱完两首歌,走过来坐下,拿起酒杯大口地喝完一杯啤酒,然后对田野说:"后面那首是我几年前自己写的一首歌。"

    从阿峰的神情来看,这首歌肯定饱含着他的思绪,不知道是多少个日夜的沉淀才有了这首歌。田野很想问他一些问题,但是又不知道怎么问,难道要去问他曾经经历了一个怎么明丽的女子,又或者去问他曾经经历过怎样的人生波折?

    左右思索,田野都不知道该怎么问,所以他放弃了这个想法,只好拿着自己的吉他来到台上的话筒前坐下。稍稍调试了下吉他的音准,然后张开手指拨动琴弦。

    “她的目光 从远方赶来”

    “谁都找不到 那眼睛的主人”

    “她只是一个平凡的姑娘”

    “却能让你彻底的悲伤”

    ~~~

    轻轻的旋律,受到阿峰的影响,田野同样弹唱了一首宋冬野的民谣,《水果店的老板娘》。

    民谣歌曲有一个特点就是永远像是在诉说一个故事,而且是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但是让人听了以后,都会觉得自己是那个故事的主角。

    每一首民谣的创作者,极力地想要表现自己与这个故事无关,却是徒劳,他们早已把自身刻画了进去。

    唱完之后,田野把吉他收进了琴盒,回到台下跟阿峰继续一边喝酒一边聊天。

    阿峰再次看了看田野的吉他,然后感叹道:“真羡慕你们这么年轻,还有着跟自己易趣相投的恋人,真好。”

    “我还没女朋友呢,峰哥。”田野有些奇怪阿峰为何突然这么说。

    “你可不能趁别人不在就撇清关系啊。”

    “我真的没有女朋友。”

    阿峰正色道:“上次跟你一起来,唱过《旅行的意义》的那个女生不是吗?”

    田野感到有些无奈,原来阿峰是说乐薇!

    “她只是我从小一起玩的好朋友而已,真的只是很好的朋友。”

    阿峰恍然大悟,但又用一种惆怅的语气说:“那真的挺可惜的,多好的一个女孩啊,你加把劲肯定能追上。”

    田野尴尬地笑笑,“这都哪跟哪啊,我真的就是把她当好朋友,就算我追,她也不可能喜欢我的。”

    在田野的想象里,能追求到乐薇的人肯定是会一个特别霸气的人,要不然镇不住她的气场。

    阿峰摇摇头,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他知道田野是因为跟乐薇太熟了而忽略了很多东西,但是他又不能完全点破,只能在心中希望田野早点开窍。

    爱情是说不明道不清的东西,就像罗大佑《爱的箴言》中唱的,爱是没有人能了解的东西。田野跟乐薇的感情,也许是命中注定的,不是阿峰说几句就能改变的。是爱情,又或是友情,再或是变成陌路人,都是一种命运的注定,注定无法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