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鬼叫春

    更新时间:本章字数:3076字

    我叫郑少鸿,在东北一个小县城开个叫“往昔”的小旅店,虽然地处偏僻人烟稀少,但一个月算下来也能维持日常的开销。

    所有知道我的人都说我傻,竟然把旅店开在了距离城区那么远的地方,而且还临近殡仪馆,真是脑子抽风了。不过他们不知道,我的这家旅店并不是给人准备的,确切的说不是给活人居住的。

    旅店白天关门,晚上黄昏营业。除了我之外,店里还有一个傻小子帮我看店。不错,我是一个给阴间办事的人,这一行当有的称为“过阴客”,有的叫“走过阴”。大名鼎鼎的包青天包拯就是一个会过阴的人。不过我所做的却和他们不完全一样。通常来说过阴客是在晚上睡觉的时候魂魄出窍给阴间办事,而我则是招待那些路过的游魂野鬼。

    这一切的开始还得从我爷爷去世那天说起。

    我们一家四口是在一起住的,但我和奶奶的感情却异常的好。由于爷爷早年过世,我并没有见过他,所以在平常和奶奶聊天的时候也有很多话题都是围绕爷爷的。

    听奶奶说,爷爷是个很正直但脾气不好的人,可他所做的事却是不同寻常。

    爷爷没有正式的工作,偶尔会出去几天,回来的时候带着一些钱财。后来慢慢的,奶奶终于知道他是做什么的了。原来爷爷懂得一些驱邪的法子,出门是去给人驱邪避灾了。

    那个年代,社会混乱,百姓贫困潦倒,而一些“东西”就会趁乱出来。

    奶奶非常善良,已经成为人妻的她也没把这事放心上,只是当爷爷出门的时候就千叮咛万嘱咐,让他多注意安全。

    爷爷的工作一直持续到他六十岁,由于年龄的关系很少出门了,所以那时候的家境并不是太好。

    一年后有一天爷爷中午吃过饭就走了出去,等到半夜才回来。回来的时候奶奶看得清楚,他的脸色很不好,像是蒙上了层淡淡的青色。奶奶问是怎么回事,但爷爷就是闭口不说。

    奶奶虽然对爷爷的事情见怪不怪了,但面对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心里总有一个结,很不舒服。于是又开口问了几句。

    但此时爷爷竟然反常地对奶奶大吼大叫,说你个妇道人家什么都不懂,你最好什么都别问。奶奶出身是八旗子弟,虽然家道中落,但哪里受过这样的气,被 数落后哽咽着就回了屋。

    爷爷并没有睡下的意思,在屋子里来回走动,好像在思考问题。过了大约二十多分钟,爷爷进到屋子,让奶奶起来帮他点忙。

    由于奶奶在气头上,没搭理爷爷。爷爷只好连哄带骗地把她叫了起来,而这时候奶奶才知道他要干什么。

    奶奶和我说,那天晚上本来是寂静无风的,但后来不知道怎地,外面阴风四起,吹得窗户呼呼作响。而且附近邻居家的鸡鸭狗都狂叫不止,像是有什么灾难即将发生一样。

    爷爷先是进到了后屋,拿出了不少的黄纸和蜡烛,然后吩咐奶奶按照他的意思用毛笔粘上朱砂水写字。而他自己则是穿上了一身黄色的道袍,手里拿着一把桃木剑来回端详。

    等一切准备就绪,爷爷忽然眼含泪光地看着奶奶,说自己大限将至,希望她能将后代子孙照顾好。

    这句话把奶奶吓得手足无措,眼泪再次流了下来。爷爷将奶奶画好的黄纸在地上摆了一个圆圈,并且划破手指,将血一滴滴地滴在上面。随后,用蜡烛在圆圈里摆了北斗七星的图案,而北极星的位置正对应着爷爷。

    奶奶默默哭泣,虽然不知道爷爷到底要干什么,但也知道她即将会面对一个难以预知的事情。

    爷爷坐定之后,抬头看了看奶奶,脸上露出许久未曾出现的关怀和安心,说:“老婆子,我这是为咱们子孙后代出力,别哭得像个泪人儿似的,这是好事。”

    他说完,深吸一口气,接着说:“等会我的法事就开始了,为了咱们子孙后代,一会不管外面有什么都不能让它进来。后屋里供奉着郑家的祖宗,你去供桌上多拿点黄符纸,然后贴在窗户和门上。”

    按照爷爷的吩咐,奶奶拿出了一打符纸,在窗户和门上贴了个遍,为了以防万一,心思缜密的奶奶甚至一扇窗户贴了两三张。

    “嗯,挺好。对了,还有件事我得告诉你,要是咱们后代有清明或者鬼节出生的,记住喽,让他千万要好好读书,不能接触驱邪避灾这种事情,明白了吗?”爷爷问道。

    奶奶点点头以作回应,但心里依旧是莫名其妙。虽然生命中几十年光景里见过一些做法事的,但没见过什么爷爷说的那么玄乎的。

    爷爷欣慰地点点头,又嘱咐奶奶千万不能让什么东西进来,只要过了今晚就算大功告成,另外这一切都不能让孩子们知道。

    他说完之后就闭上了眼,似乎在打坐一样。奶奶也没开口问,眼睛死死地盯着窗户和门,生怕有什么东西闯进来坏了事情。

    两个老人就这么一动不动的,过了十多分钟的时候,院子里突然传出一声猫叫。

    在异常安静的半夜冒出这么一声着实把奶奶吓得一激灵,一双有些粗糙的手握在了一起把手中的几张符纸也都攥得皱起,而额头和身上也开始出了冷汗。

    猫叫之后似乎没什么别的东西了,她也只当是路过的野猫叫了一声。谁知道猫叫后也就十几秒的功夫,外屋厨房里传出瓷碗掉在地上的声音,清脆而又直接。紧接着,院子里铁锹声脚步声和屋里的锅碗瓢盆声同时响起。

    奶奶顿时就吓得差点喊出来,在她惊魂未定的时候,外面突然刮起大风,发出一阵阵犹如鬼哭狼嚎般的声响。与此同时,窗户和门就像有人敲打一样,啪啪直响。

    此时的奶奶可谓是真的吓坏了,几度都想将爷爷叫起来,但看到他依旧闭眼的状态知道他此时是不能被打扰的。心里再次想起爷爷嘱咐的话后,奶奶强作镇定警惕着四周。

    大风呼呼吹,门窗啪啪响,屋里屋外各种动静连成一片。这一夜,是奶奶一生之中最为恐怖而又漫长的一夜,好在没有出现爷爷说的有东西进来的情况。在天明之时,一切都停止了。

    尽管天亮了,但爷爷还是一动不动,奶奶有点不知所措。随后趁着天色逐渐转亮,换下了已经湿汗淋漓的衣服又做好了饭。

    七天,一连七天,爷爷不吃不喝坐着不动,奶奶也是日夜守候不离不弃。好在在之后的夜晚,没出现过第一天那种恐怖的气氛。

    第八天天刚亮,屋里忽然吹起了一阵凉风。奶奶眼看着爷爷嘴上露出了笑容身子一歪,就倒在了地上。

    奶奶蹑手蹑脚地走过去,一摸爷爷的身子,已经凉透了,呼吸也停止了。带着悲伤的眼泪,给他穿好了事先准备出来的寿衣。

    就这样,爷爷神秘的辞世了。奶奶将在外上学和下乡的孩子们叫了回来,操办丧事。后来奶奶才知道,原来在那七天之中,方圆几里的人家所有家畜死个干净,据说样子都是非常恐怖,应该是被吓死的。

    结合爷爷说的话,奶奶觉得当天晚上肯定有不少脏东西围在周围。

    这件事是我在高考完放暑假的时候奶奶说的,而我这十八年的生活,过得平静得不能再平静了,和正常孩子一样。

    这个清明节是我第十八个生日了,我开开心心地放学回家,吃着老妈做的好吃的心理美滋滋地,暂时算是忘记了即将到来的高考。

    吃完饭我就开始写作业,看着让人头疼的数学题就难受,我正埋头潜入题海的时候,好像听到有人喊了我一声。这一声很轻,我歪头看了一眼。

    此时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屋子里挂着窗帘,根本看不到外面。我心里纳闷,觉得是自己听错了,于是转过头继续做题。

    没多一会,外面又传来喊我的声音,这一次比上次清楚了不少,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听上去也就二十左右岁,很稚嫩,也很诱人。

    屋子里就我一人,老爸老妈都到奶奶屋子里陪她聊天看电视了。此时我想都没想,竟然鬼使神差地走到了窗户下,将窗帘拉起了一角看个究竟。可惜,外面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清,也没发现院子里有什么人影。

    正当我准备回到书桌的时候,外面又一次传来了声音,只是这声音不是喊我名字,而是那种只有床榻之上曼妙女子起床时那种慵懒却极其诱人的声音。

    我好奇地朝窗外看去,透过玻璃竟然看到院子里一个穿着白衣服的女子向我招手,还时不时地抚摸着身体。

    一个十八岁的小伙子哪里见过这种场面,我顿时就觉得面颊滚烫,身体里传来一股燥热。心里有些害羞想回过头,可是不知怎么搞的脖子就像僵了一样动不了。

    我就站在那里看她一个劲儿地诱惑我,耳朵里还不断听到一声声媚音。这时候只觉得心脏就像酥软了一般,别提多奇妙了。身子越来越热,脑子很快就空白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