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诡异笑声

    更新时间:本章字数:3026字

    这是我第一次走出小县城,看着大都市的繁华眼睛都不知道该看哪里。好在这里离我家不是很远,坐车就三个小时,很快我们三口人就到了学校。

    这时候的校门口已经围满了人,到处都举着牌子写着什么什么学院报名处。我报的是电气自动化,一个理科专业。好像是看到了我们的踟蹰,不远处走过来一位男生。

    “请问是新生报到吗?”他问道。

    “是的,你看。”我伸手递出了入学通知书。

    他看了一眼后就让我们跟着他一起走,说是学校的志愿者在帮助新生找到报名处和领取生活物品。

    经过了半个小时的折腾,我总算是领完了被褥之类的用品,只有牙膏牙刷这种小物件学校不提供。学校里到处是人,由于领东西我也没仔细看看环境,不过大学的建筑面积可是很大的,这对于我这个县城走出来的孩子来说已经很惊讶了。

    进到寝室,我发现已经有人先我们一步,正在整理床铺,我们相互认识之后又进来了几个同学。我这间宿舍是八人间的,虽然寝室不大,但八个人住下也没觉得太过拥挤。

    就这样,在各自送走了父母之后我们一起到学校食堂吃饭,然后买了些生活用品。

    夏季午后多雨,就在我们刚进宿舍楼的时候,外面哗哗下起了小雨,没办法我们只好在寝室里窝着了。

    闲来无事也促进感情,也不知道是谁出的注意开始讲笑话。我们寝室老大王志成是营口鲅鱼圈人,当地方言一落地我们就彻底蒙圈了。虽然都是省内的城市,但每一个人听得懂。他讲完笑话后自己哈哈大笑,我们剩下的七个人就看着他笑,因为谁都没听懂。

    我们东扯一句西唠一句,加上外面阴天,很快寝室就陷入到黑暗之中。

    “哎呀,几点了,该打水了吧。”我上铺的邹小龙说了一句。拿出手机后,一看时间才晚上七点,距离水房开门还有一个小时。

    “哎哥几个,滋不滋道咱学校的事儿?”挨着我的下铺问道(由于他和我们几个的关系很不好,所以后来我们排行就没带他)。

    “啥事?”我们异口同声地问了一句。

    这哥们,也是营口人,不过是市区人,他在其他系还有不少同学,看他那意思消息路子很广,在一下午的交谈中我发现他话最多,也最不靠谱,张嘴闭嘴小姐大活的,听着很反感。

    不过当时我们并不了解他,所以也很好奇这所学校的事情。

    他说两年前,学校里出了命案,一个女生在宿舍拿着刀把寝室的同学都杀了,屋里是血流成河,都顺着门缝流到了外面。寝室内的墙上到处都是血手印,是凶手的,而且还用血写着“不是我”三个字。

    这件事在当时轰动了公安厅,不过由于担心影响学校的名声,所以就下了禁口令。

    “哎妈你可别说了。”我对面上铺的于海洋叨叨了一句,满嘴的海蛎子味,起初我还以为他是大连人呢,结果人家是丹东东港人。

    于海洋说完就起身下了床来到我的床边,说:“鸿哥,借个位置呗,正吓人呢。”

    我嘿嘿一笑让给他半张床。

    不过,那哥们似乎没有停下的意思,接着讲了下去,而我却莫名其妙的很期待。

    杀人的女孩没有逃跑,相反还主动报了警在宿舍等着警察。在局子里,女孩主动交代了经过。其实她和宿舍的几个姐妹关系很不错,没有杀人动机,只是脑子里不断出现“杀了她们”的话。在最后,女孩哭诉着说:“其实那不是我!”

    不过,不管出于何种理由,杀人就是不对的,但好在女孩主动投案自首而且积极配合警察工作,所以就判了死缓。

    听他说完我有些纳闷,他是怎么知道局子里发生的事情,说的和真事似的。

    好赖我们算是熬到了晚上,熄灯之后由于心里比较念家,所以大家真正睡着的时候也已经半夜了。我睡的正香,忽然醒了过来,而且醒的比较彻底的那种。刚睡醒,我就听到楼下传来一阵阵的笑声。

    那种笑声,是我从小到大从来没听到过的。声音里面充满了天真和真诚,全发自内心的那种。听声音有男有女,大约三四个人。

    我好奇地听着,只是没听到他们在说什么,只是偶尔发出那种真挚的笑。约莫有十多分钟才结束,而那时候我也在此睡着了。

    军训是大学新生的必修课,一天下来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腰酸背疼腿抽筋那都是普遍现象,也难怪我们这体质太差,从小在家就是娇生惯养,除了回家睡觉就是上学学习,哪有时间锻炼身体啊。

    晚上军训结束后,我们三下五除二吃过饭就早早休息了。不过令我奇怪的是在凌晨两点半左右的时候我又醒了,也再次听到了那种笑声。我还真就纳闷了,谁大半夜不睡觉跑到楼下傻笑啊。

    一连几天都是如此。

    没多久,家里打来电话,说奶奶身体不太好,已经好几天不吃不喝了,就躺在床上睡觉,让我请假回去见见。当时我的反应就是奶奶不行了,简单收拾之后和学校的导员请了假就坐车赶回家。

    回到家中,我看到奶奶躺在床上闭着眼,和睡觉似的,除了呼吸时上下起伏的胸口没什么别的异常,不过我却有种感觉,那就是她不久于人世。

    事实证明,我的感觉对了。第二天天刚亮,奶奶忽然起身找我,一直陪奶奶睡的老爸立刻就将全家人叫了起来,并且给同城居住的家人们打电话。

    奶奶摸着我的头,露出很慈祥的笑容,我心里一惊,觉得她这是回光返照。

    “乖孙子,怎么从学校回来了,是不是放假了?”奶奶问道。

    我点头称是,说:“奶,现在天刚亮,你再躺会吧。”

    “你们都出去,我和孩子说点话。”

    老爸老妈点头后就走了出去,顺手带上了门。

    “有件事我得和你说说。”奶奶从褥子地下拿出一本有点泛黄的书,对我说:“这本书是咱们老郑家的传家宝,是你爷爷留下的。虽然当初他不让你接触这些东西,但这几天他来看我的时候说一切都是天意,让我交给你好好保管,不过不能让别人知道。”

    接过了书,我看了一眼,书皮上写着“玄文密录”四个正楷字,笔体刚劲有力,沉稳内敛,尽管不懂书法,但也知道是难得的好字。

    随后,奶奶又交代了几句好好学习好好做人的话就躺下了。我心道不妙,将书放到床下就去喊我父母,两分钟过后,奶奶寿终正寝。

    我和奶奶的感情非同一般,用我父亲的话说已经超过了我和父母的感情。其实他说的没错,奶奶咽气后我眼泪止不住地流着,足足哭了半个小时,不管怎么竭力控制都无济于事。

    奶奶死后是和爷爷并骨的,当年由于我太伤心,长辈们担心我招上不好的东西,所以就一直让我坐在车里。出殡之后,我带上了爷爷留下的书就回到了学校。

    回到学校后我比较平静,这种生老病死的事情谁都避免不了,只是偶尔会看到或者想到什么事念起奶奶。

    这一天只有一节课,寝室里只有我一个人,他们都去打篮球了,闲来无事我随手整理起东西来,无意中翻到了那本《玄文密录》。

    打开书之后我才知道,原来这本书所记载的东西玄而又玄。按照书的目录来看一共分为七篇,包括德、气、武、星、卜、法、事七篇,不过在我手上只有德、气、武和事,其他的并无记录,也许是在流传过程中流失了吧。

    我随意地翻看了一会,发现上面讲的内容和道家吐纳以及武术有关系。我对这种记载不是那么感兴趣,以前家里也找人算命之类的,而我是最反感这一套。如今我家里竟然有这种类似封建迷信的东西,着实打了我的脸。

    此时我也没什么心情研究它,放好之后洗了洗衣服。

    砰地一声门被推开,几个打篮球的伙伴们相继进屋。

    “唉我去刚才你们也看见了吧,太吓银了。”王志成放下篮球叨咕了一句,紧接着廖楠就说这件事千万别传出去,不然容易遭到处分。

    我正洗着袜子,完全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随口就问道:“咋了哥几个?”

    廖楠关好门,说:“告诉你也行,不过千万别到外面说去。就是之前说的凶杀案那个女生宿舍里面竟然有个人!”

    “宿舍里有人很正常啊。”我头都没抬。

    “那上面的两层楼以前都是禁止入内的,今天我们回来的时候扫了一眼,竟然看见一个银影在里面晃来晃去。”于海洋喝了两口水心有余悸地说道。

    看他们一个个有些害怕的神情我反而没一点感觉,就觉得这事好像是理所当然一样,什么鬼神的,哪有那么玄乎,要是真有的话那也有会降妖除魔的人收了那些鬼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