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剑眉星目的男孩

    更新时间:2016-09-30 20:06:34本章字数:2173字

    冗长的开学典礼在鼓掌声中结束,各班依次回了班级。一落座,蒋姗姗就回头问许翊刚刚一直低头在干嘛。许翊也不搭话,径自整理起新书,签上龙飞凤舞的大名。

    “许翊,你是不是在玩手机?”姗姗压低了声音,一脸相信我会保密的模样。

    “蒋姗姗,小时候你挺虎的,怎么长大就变得那么唠叨?”男生蹙眉,一脸不耐烦。

    “我只是好奇嘛。”

    “哎呀,一哥,别欺负人家女孩子。蒋姗姗,我可以告诉你他在干嘛。但是拜托你以后别再叫我桃花了。OK?”陶华眨着无辜的双眼,探身比了个OK的姿势。

    “好啊。”蒋姗姗一脸兴奋。

    “我说你俩无不无聊,我就是在玩手机。”许翊瞥了一眼身边的陶华,随手翻着篮球杂志,“桃花这名字可真好听。”

    “我看你才桃花朵朵开呢。”陶华开始挤眉弄眼吟唱起来:“有一个美丽的女孩,她的名字叫做小薇。”

    “桃花,我废了你。”许翊拿起篮球杂志扔了过去。

    看到陶华呜呜惨叫的模样,姗姗和思嘉都笑了起来。一看见穿着灰色polo衫的班主任走了进来便转身过来,翻开了新书。

    “欢迎同学们来到育实中学,能来到这所学校不是件容易的事,所以你们要先给自己鼓掌。我叫文铭,是你们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大家相遇就是缘分,有什么问题可以来找我。希望大家一起努力,一起进步。”文铭笑着说。

    “铭哥英明。”下面的男生顿时活跃起来。

    白思嘉也觉得班主任看起来很亲切,面容温和,瘦却不羸弱,有种温文尔雅的书生气。也难怪之前听陶华说班主任好像是妻管严,对象是重点班的数学老师。

    “陶华,你不住宿吗?”上完课后,思嘉就看到后桌整理起书包。

    “嗯,我妈是育实附中的老师,我就住在附近。以后你们想要什么我可以帮你们带。”

    “兄弟,每个月买《灌篮》的任务交给你了。”许翊拍了拍陶华的肩。

    “哎,我真是命苦啊。保证完成组织的任务,我撤了。”说完,陶华就从后面溜了出去。

    “许翊,你不去食堂吃饭吗?”姗姗靠在椅背上笑脸盈盈。

    “三班怎么还没下课啊。”许翊嘟囔着打开了篮球杂志,“我等一下同学,你们先走吧。”

    “小强,咱们走吧。我快饿死了。”白思嘉拉着姗姗的胳膊,听见她不情愿地嗯了一声。

    三个女孩吃完晚饭,闲聊着走出食堂。夕阳的余晖映照着在操场上的人们,有几个学生在跑步,几个男生在踢足球,老大爷一招一式地在练太极,还有一些男女在散步。

    “小白,那两个是一对吧。”蒋姗姗指着不远处的男女,女孩子昂着头快步走在前面,男孩子插着裤兜低着头跟在后面。

    “应该吧。”思嘉看着他们,“估计吵架了。”以前听表姐说,育实的校风还是很严谨的,校方对走在一起举止亲密的男女都会加以“重视”,但是这种事也没法完全控制住。

    “也有可能是保持距离,万一操场上有老师呢。”程锦秋轻轻出声。

    “许翊!”蒋姗姗突然对着前面大喊。

    五十米开外的塑胶跑道,许翊和一个男生朝着食堂的方向快步走来。两人一白一黑,俊朗的外形引起周围女生的侧目。

    “你们洗过澡了啊。”姗姗见他俩换了衣服。

    “嗯,我们刚打完球。这是我三班的同学,裴子诰。”

    “原来你刚才是在等他。我们几个都是四班的,我叫蒋姗姗,她俩是白思嘉和程锦秋。”

    “很高兴认识你们。”裴子诰嘴角上扬,眼神清亮。

    白思嘉和程锦秋微笑着回以致意。那一瞬间思嘉觉得对面的男生似乎“特别”地看了她一眼,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男生湿哒哒的头发上还挂着些许水珠,一对剑眉飞入发梢,墨黑色的瞳孔闪烁着清亮的神采,原来这就是“剑眉星目”。

    白思嘉陷入了深思,直到身边有人说了一句“你们去吃饭吧”才回过神来。一回头,两人就已经走出好远。

    “哎,你们说许翊有没有女朋友啊?”蒋姗姗坐在床上,吃着一根辣条。

    “我们怎么会知道。”白思嘉放下杂志,探下头来对下铺深情地唱起,“有一个美丽的女孩,她的名字叫做姗姗。”

    “白爱卿所言极是,特赏赐上等辣条一根哈哈。”

    “谢娘娘恩赐。”思嘉作出叩谢姿势。

    看着前面两个活宝,程锦秋有点哭笑不得,看着空荡荡的上铺,“哎,咱们宿舍怎么还差一个人。”

    “听说是三班的一个女生。铭哥跟我说咱们425是混合宿舍。说起来我就奇了怪了,为什么一楼有三个重点班,有没有想过我们四班的感受。”舍长姗姗气愤填膺。

    “我倒觉得我们运气挺好的。听说三班跟四班的老师基本差不多。”锦秋晾着衣服。

    白思嘉嚼着辣条正想说话,就听到咚咚的敲门声,“请进。”

    “薇薇,快过来。”一个戴珍珠项链的妇人推开了门,拉着行李箱走了进来。那个叫薇薇的短发女生则跟在身后,一副不情愿的样子。门外站着一个拿着烟的儒雅中年男人。

    “你们好,我是姜薇的妈妈。我们家薇薇第一次住宿舍有点不适应,麻烦你们稍微照顾一下她好吗?”妇人温柔地笑着,珍珠项链衬得她气色愈佳,是个保养得宜的女人。

    “阿姨,您放心。我们都是一个宿舍的,必须互相照顾,和谐相处啊。”思嘉看着下铺的舍长蒋姗姗笑得一脸谄媚,这狗腿子。

    姜母铺好了床又带着女儿出去,“薇薇,你出来一下。那我们先走了,再见啊。”

    “阿姨再见。”姑娘们挥手作别。蒋姗姗拿着水杯跟了出去。

    “天呐,姜薇是个土豪啊,我刚打水的时候看到她爸开的是法拉利!”姗姗冲了进来。放下水杯,就看见“曹操”走了进来,“姜薇,你爸妈看起来好年轻啊。”白思嘉不得不承认小强说的是实话,比起老爸白国华,那个男人看起来很年轻也很有气质。

    “他不是我爸。”姜薇冷冷地出声。

    气氛瞬间降至冰点,姜薇爬到上铺背对着躺了下来,姗姗和思嘉面面相觑,一不小心就踩了雷。

    “咱们洗洗睡吧,明天还要上课呢。”程锦秋做了一个闭嘴的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