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你居然喜欢五月天的同志歌曲

    更新时间:2016-09-30 20:21:15本章字数:2148字

    白思嘉一回头就见他跑了过来,嘴角微微上扬,“咱俩顺路,一起走吧。”

    女孩被惊喜冲昏了头脑,低下头轻轻地说了一声哦,也没来得及想他怎么知道顺路。

    两人慢步走向车站,却突然被两个不速之客拦住,是一对背着行李的中年男女。

    “姑娘,你能不能给我们买几个包子?我和我老婆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白思嘉第一次在街上碰到这种情况,两个面容憔悴却四肢健全的中年人居然在问她变相“要钱”。她一脸惊慌地看了一眼裴子诰。

    “大哥,这附近没有包子店。”裴子诰环顾四周,好像只有饭店。“你们是来这里干嘛?”

    “我们是外地来这边干活的。这不一整天没找到工作,也没钱了。”男人比划着。

    “要不我们请他们吃点面吧。”思嘉犹疑着,大晚上的还是安全要紧。

    看到白思嘉恳切的眼神,裴子诰也不打算继续盘问两人,“行吧,我们也就只能帮到这里了。”

    走到附近的饭店,裴子诰依着两人的意见点了两份排骨面,付完钱便使了个眼色打算和白思嘉立刻离开。

    男人止不住地说着“好心人”,却拉住了走在后方的思嘉,“姑娘,说出来真不好意思,能不能再给我一点钱?我们想坐公交去找工作。”

    男人的脸上写满了无奈和焦急,思嘉快速地打开钱包拿出一张二十块钱,匆匆地说了一句“再见”。

    “你刚刚干嘛给他钱?”两人走出饭店,匆匆地前往车站。

    “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嘛。而且我觉得可能他们真的有困难。”

    “我讨厌不劳而获的人,而且我们根本不知道对方的底细。”

    “就当日行一善呗,我怕咱俩有危险。”白思嘉突然无法理解裴子诰,不就几十块钱嘛,为什么要斤斤计较。

    “哎,你们女生就是心太软。以后被人骗了没准还帮人数钱。”裴子诰叹着气。

    白思嘉瘪了瘪嘴,有点失落,刚刚那个温柔唱歌的男生去哪了。

    上了车,思嘉静静地跟着裴子诰走到了最后一排,赌气般隔了两个位置。两人也不说话,看着乘客一个个下去,到最后只剩下坐在后排的他们。

    “你要不要听歌?”裴子诰觉得自己刚才的情绪有些激动,却也拗不下面子。

    看到男孩递了一只耳机过来,思嘉心领神会,于是拿着包坐了过去。戴上他的白色耳机,耳里传来熟悉的旋律,原来还是《拥抱》。

    “你很喜欢这首歌吗?”女孩眨着小鹿般的眼睛。

    “嗯,这是我听的第一首五月天的歌。一开始觉得歌词和旋律都很舒服,后来歌词里的故事也挺有意思的。”男孩望了眼灯红酒绿的窗外又转过身来,挑高了眉毛,“其实他是一首同志歌曲。”

    白思嘉突然傻眼了,一颗炸弹在心里爆炸,裴子诰很喜欢同志歌曲!他不会有同性恋倾向吧。纠结再三,迟疑着开口,“那-你-和-许-翊?”

    “你在想什么?!你们女生想象力真丰富。”看着眼前的女孩纠结着眉毛,一脸遇见ET的模样,裴子诰欲哭无泪,无奈地笑了笑,“阿信很喜欢在歌词里玩文字游戏,这首歌的创作灵感就来自于白先勇的一些作品。我理解的这首歌就是表达了对少数人甚至异类的宽容和尊重,每个人都应该有权利选择属于自己的生活方式。”说完,少年望向了窗外,头发肆意地飞扬着。

    白思嘉似懂非懂地嗯了一声,原来一首歌可以牵扯出那么多故事甚至表达深度的思想观点。自己一直以来好像都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歌手,听歌也不挑剔,只要旋律恰好符合当时的心情就好。突然很想听他喜欢的歌,去了解他喜欢的乐队,这样似乎可以在另一个时空和他联系在一起了吧。

    “可以给我你的QQ号吗?”白思嘉有些羞赧,眼睛眯成了弯月牙,结巴地解释着,“那个,我物理不太好,想跟你请教一下呵呵。”

    “可以啊。”裴子诰转过身来,从包里拿出纸和笔写了一串数字递给她,“以后坐车回家就走到前一站吧,那边人少。”

    “你好聪明!”白思嘉睁大了双眼,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呢。

    女孩突如其来的夸奖让裴子诰有些不好意思,不想挤车就往前走不是很正常嘛,这也能算聪明。

    公车不疾不徐地前进着,车里的男孩和女孩听着同一首歌,各怀心思地望着窗外。假如有一只上帝之眼,怕是会看到女孩时不时地偷瞄着身边的少年,而他也注意到了女孩看似不经意的目光,耳朵微微发红着。

    “我到了,再见。”第一次,白思嘉希望公车可以开得慢一点,再慢一点。取下白色耳机递给他,微笑着挥了挥手。

    依依不舍地转身,听到后面也说了一声再见,女孩的嘴角不自觉上扬。裴子诰,真不希望跟你说再见。

    白思嘉一回到家就听到妈妈在厨房洗碗的声音,满心欢喜地冲了进去从背后抱住了她,“王晓嘉女士,还有没有剩饭?今天的碗我包了,你坐沙发上去看电视吧。”

    “今天没饭了。你脑子烧坏了,居然主动要求洗碗。”王晓嘉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女儿一向犯懒不喜欢做家务的。

    “就当我做好事嘛,你快走吧!”说着,思嘉把惊诧的妈妈推了出去。

    哼着《拥抱》的调儿,欢快地刷完碗后,白思嘉从冰箱里拿出一串葡萄洗净端了出去。

    “亲爱的母上大人,请享用饭后水果。”思嘉坐上了沙发,搭上母亲的肩,“晓嘉,你老伴儿怎么还没回来?”

    “没大没小的。”王晓嘉瞥了女儿一眼,“本来还想夸你懂事了。”

    思嘉呵呵地笑着,“我一直都很懂事啊。”

    “剪一段时光缓缓流淌,流进了月色中微微荡漾。”《荷塘月色》铃声响起,思嘉把手机递给了妈妈便起身去上洗手间。

    刚打开门,就听见妈妈心急火燎的声音,“小白,你爸在工地受伤了,现在躺在我们医院!我现在得过去一趟。”

    “啊,我爸没事吧?伤严不严重?!”白思嘉一脸忧虑。

    “你别急,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但应该不是很严重。你记得去厨房下点面吃啊。”王晓嘉叮嘱着女儿,拿上包匆匆地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