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谷黄打鸟

    更新时间:2016-10-01 06:44:57本章字数:2230字

    秋初虫子多,草籽也在成熟,五谷黄了,鸟儿飞来飞去,当年的小鸟也出飞多时了,正是长肉的好时节。一只鸟来地里,过两天,几只鸟来,然后一群鸟来,更多的鸟群来,边叫边吃,丰收在望的谷子、稻子、糜子、高粱、荞麦鸟都吃个没完,黄豆绿豆黑豆豆荚要咧嘴时,鸟就用尖嘴一啄,或是吃了或是成了鸟窝的储备粮。地边的芝麻、苏子、细田谷也受鸟害。1984年是个丰收年,刚入秋,鸟铺天盖地飞来,叽叽喳喳叫个不停,起起落落忙个不停,轰不走,撵不跑,打不散。屯里到处都是“呕嘶,呕嘶”的喊声。直到王老大放出训养的大鹰才消停。

    王老二在岭西种的葡萄园,花了不少功夫才在大平岗不远的山里偷偷放倒了无数的树木开出的一大块山地,多年的腐殖土让这里富得流油,开地时放倒的一棵大榆树上掉下一个硕大的蓝大胆的窝,摔死了两只雏鸟,空中传来一只硕大蓝大胆的叫声,它刚刚飞回来,嘴里还有一条虫子在动。它看到了一切。

    王老二种的葡萄都是大龙眼,长得青翠欲滴,是从农业站花高价走后门买的新品种。一次没看住,让儿马子吃了两串,心疼的王老二起个大棍子想打马,说:“我儿子都馋掉牙了,我都没舍得摘一串给他,你可倒好,一点也不知道珍惜,张嘴就吃了两串,你还让不让我活了”。王老二转悠了几圈,也没有舍得打马,还是牵走马,拾起地上的葡萄粒子,进屋用水冲冲,咽了咽口水,寻思寻思还是将几粒葡萄送进了儿子嘴里。

    白露身不露,霜降变了天,一场所苦霜下来,葡萄就成熟了。不知什么时候,从山林中飞来一群蓝大胆,象飞机一样掠过葡萄园,打了几个旋,葡萄园里成熟的葡萄都让蓝大胆吃了,王老二和媳妇在家愁够呛。

    宁吃飞禽一两,不吃走兽半斤。王老五到王老二家后,告诉王老二,他要替二哥出气。

    当天王老五就在葡萄园边围上了百米长的粘网。第二天一早,蓝大胆挂了一网,全死了。

    蓝大胆什么也不怕,但是气大,入网后,不过夜就会活活气死。王老五在葡萄园子边搭了个窝棚,找了几个不上学的半大小子到地头子找一些树枝子烤吃了蓝大胆。肉香味四散,李老四劝王老五就此收手,王老五劝李老四吃鸟肉,烤着吃很香。

    第二天,又有一群蓝大胆飞来,葡萄园里将成熟的葡萄又都让蓝大胆吃没了。

    粘网上又是一层蓝大胆。

    王老二两口子害怕了,这是怎么了,这鸟还不要命了。

    李老四说:“你家的葡萄园开的地,原来是林子,蓝大胆就生活在林子里,算命的刘半仙说你家春天开地放倒了一棵大榆树,那树是神树,上面的鸟是神鸟,鸟王!现在鸟王召回大平岗上所有的蓝大胆回来找后账来了。明天找几个二踢脚崩一崩,吓一吓,再拜拜老把头,保不准能鸟能走,王老五别找一群小孩吃鸟了,这仇越结越深呢。“

    王老五不信。

    第三天,又有一群蓝大胆飞来,没成熟的葡萄又都让蓝大胆吃没了。有些蓝大胆吃完了也不跑,直接奔粘网上去了,因为有的雏鸟粘上了,母鸟气得扑上去了。有的成对的中的一只粘上了,另一个就自己粘上去了。

    葡萄园只剩下叶子了。王老二和媳妇抱头在家哭。王老五虎了吧唧的说:“人定胜鸟,这几个破蓝大胆,再贼,我还对付不了他们”。

    当天王老五找了几个哥们,架上各种猎枪,枪响之后,羽毛遍地。大平岗归于寂静。

    然而王老五窝棚在天亮时又受到了蓝大胆的突袭,复仇的粪便从天而降,一波接一波,半大小子的头上、脸上、身上全是,臭哄哄的味道随风四散。王老五不服气就教半大小子下网子活,甚至将用来捕貂的地网和捕坐殿冬眠的大网都拿了出来摆兵布阵。

    每天都有数不清的蓝大胆盘旋袭击王老五,几天过后,灰喜鹊、大山雀、大杜鹃、小杜鹃、豆腊子、柳串子、沙半鸡陆续加入袭击队伍,王老大家的半大小子让蓝大胆都叨傻了,不管在哪,都手捂头乱跑。

    王老大一气之下,当时拌了许多掺砒霜的苞米粒撒在了葡萄园,中午地下就一层各种各样的鸟不动了,王老三在家准备了油丝套子,王老四准备了许多扣筛子,王老六当过民兵、胆子大,还找了洋炮。王老七还准备借各家的踏笼和扣筛,各家都不愿意借,这些家什都是秋收打场时用的。王老八还到小平岗去找打“小飞”的炮手,“小飞”是秋冬用火药枪、气枪打鹌鹑、野鸡、沙鸡、沙半鸡、绿头鸭、扁嘴鸭、斑嘴鸭、大小麻鸭的猎人。但是猎人都不借枪,也不借人,说是时候没到,不能开枪,怕坏了规矩,冬天出事。

    王老大的二爷听说这件事后,找几个老炮头和王家兄弟说,不能再打了,再打了山上的鸟都打绝了,再说王老二有错在先,大树上有鸟窝,还有鸟崽子,按山规就不能砍树。蓝大胆也有自己的领地,这事不能怨蓝大胆,再打下去,全山林的鸟就不是吃点葡萄的事了。何必和鸟治气。

    王老大的二爷是有名的炮手,王家哥们都消停了,二爷还和王老五一齐上山,告诉王老五山上发生什么事都不许说话,王老五卸下粘网、粘竿时,蓝大胆还七八只一队不间断的掠过他的头顶,准确的投下粪便,撤掉油丝套时就没有蓝大胆攻击他了。

    王老五摘完网,收拾完油丝套,葡萄园周围的鸟都互相边叫边飞走了,林子里啁啾声响成了一片。

    一阵山风吹来,葡萄园里的叶子开始掉落,满地的羽毛飞上了天,一只硕大的蓝大胆突然从树上盘旋飞上了天空,天空中又传来一声哀鸣。

    王二爷听见后说:“以后鸟王再也不会来这里”。

    王老五说:“鸟王这不是胜了吗?”

    王二爷说:“这一地鸟,一网鸟,葡萄架上一粒葡萄粒都没有,谁胜了,可别说了,人和鸟都败了,大平岗十年内都不会有这么大的蓝大胆了。明年的虫子一定会多起来。你说王老二在什么地方开地不好,开地怎么能将千年的大榆树砍倒,树上是有精灵的,那是庙树。这让树上的生灵上哪去。”

    半仙在村口碰到王二爷,说:“王二爷一定会有好报”。王二爷什么也没说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