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放  山

    更新时间:2016-10-01 07:03:30本章字数:9967字

    万物收获, 百宝下山。红榔头市时,王老五又找李老四了,他要到康大蜡山去放山去。李老四家里还有活,但是想想今年是甲子年,六十年一轮回,老人都说大山货要下山了,会不会挖到灯参,遇到棒槌娃娃、棒槌小姑娘,每个放山人的心里都痒得不行了。打听一下,老赵家人不愿意去,都在准备收地,顺便还想歇歇。老李家人除了李老四,都在山上护秋或者采五味子、山核桃、糖李子,也不想去。就是老王家一帮哥们一哄都去了。问一下赵大黄瓜架去不,大家就是让一让,但是他却满口答应下来。

    大家一看人够了,当下李老四就在张老大家开了会,分了一下工:这次放山大家一致请李老四当把头,因为他放过山,不麻达山,有人曾在山上给李老四蒙上眼睛,他都能自己找回家,比笨狗都厉害。二是他去年放过二苗参,其中一个是二甲子,还有一个四匹叶,李老四和李老三一样,办事公平,为人公正,和气。边棍就是王老五,因为他和李老四关系好,张老四是腰棍,压山在中间。赵大黄瓜架有劲,就当了端锅,负责看窝棚,给大家做饭,大家要麻达山了,他放烟给大家信号。张老四、王老大头几年上山也干不了啥,吃溜达。

    大家就准备齐全,拿好扦子、刀子、剪子、斧子、锯、每人一张狍子皮、每人一个柳毛条子编的背筐,装好小米子、煎饼、咸盐、火柴、打火机,雨布雨伞,张老大还拿了蓑衣。大家开完会,有媳妇的就回家一阵折腾,不放心媳妇的就让媳妇和自己妹妹住一块,也有给撵回娘家的。

    屯里的老把头庙在前几年时拆了,这功劲还没有修,就选个吉日,李老四就找了三块石头搭一起,称为“老爷府”,大家就上香烧纸,因为一时半会在屯里也买不到香,李老四就插草当香,率领大家跪下磕头,说:”山神爷老把头,您老人家保佑我们九个进山平安顺利开眼儿,拿到大棒槌,我们下山的时候蒸馒头,供猪头答谢您。”

    然后每个人磕三个头,依次起来,向康大蜡山进发。

    这个康大蜡山可不平凡。老人管它叫康大砬子,在大平岗上看康大蜡山,要是山尖戴帽了,多半是当天有雨,要不就是雾天,比天气预报都准。大平岗的人们都知道“山戴帽,蛇过道,燕子 低飞雨来到。”这山就是康大蜡山。

    传说很早的时候,康大蜡山两个山峰尖上各有一个极大的蜡烛,每到年三十时,蜡自个就点亮了,红光照遍四野,说有一年有个混蛋皇帝到了船厂后,又到了康大蜡山脚下,正是年三十,皇帝困了,要和妃子睡觉,结果让蜡晃得睡不着,没法折腾,就生气的说了:“康蜡康蜡。”皇上金口玉牙,说啥是啥,大蜡就灭了,再也不亮了。

    还说半山腰有个深潭,里面有老长老长的烟绳子,谁也导不到头,有一回小平岗屯有二十个小伙合计好了去导烟绳子,结果绳子都推满潭边,大家都象漂河老旱烟抽多了一样,迷糊的受不了,这时就隐隐约约听里面哗拉哗拉响,出来一股铁链子,一条龙在水面潜行,大家一害怕,一松手,烟绳子全秃鲁回去了。传说在秋天,月朗星稀时,潭里会出现一苗八匹叶的大棒槌,你在潭南,它在潭北,你在潭北,它在潭南,总是留给有缘分的人。山中还有一洞,传说杨靖宇将军在洞中住过,洞前有一坍塌的庙,原有前、中、后三大殿和东西厢房,还有钟鼓楼。前几年,也被各地来的红卫兵砸烂了,和强拆似的。

    结果王老五和李老四等人组成的参帮前去,就见到草丛中残留的瓦砾、半截拉块的残墙和东倒西歪的石碑,断墙上依稀还被风雨侵蚀过的壁画。在一块尽是大卵石的山坡地,当地人叫香瓜地。整个康大蜡面对松花江,杉松河, 秋水正在上涨,松花湖上游尽收眼底,举目望去,群山皆是五花山,一步一景,景美如画。

    在鹰嘴砬子时,不要命的王老五还真到风化严重鹰嘴上嘣达去了,说是要一脚踹下鹰嘴,要不是赵大黄瓜架劝说,李老四就把王老五撵家里去了。放山都是拉帮前去,人数分三、七、九或十一人的单数,加上采到的棒槌就是双数回来,放山特别讲究山规,一般五个人不放山,因为谐音为无,不吉利。也有个别人胆大,常年跑山的“戳单棍”,但是这很危险,让山牲口吃了都没人知道,吃独食。一人不喝酒,两人不放山,见财起意的事太多了。

    康大蜡山大树参天、藤蔓互相缠绕,茎叶交错,间或有“东北猕猴桃”之称的绿圆枣子和成架的山葡萄,李老四开始领王老五、赵大黄瓜架、张老四看场子,根据经验看哪个山头能有棒槌。康大蜡山东南坡有一大片椴树,南面又和红松林相交,李老四看完之后,就领大家奔去了。

    看山跑死马,到了东南坡,他们居然转来出在一片山林中转来转去,麻达山了。大平岗这周围,山连山,山套山,小林子挨大林子,大林子抱小林子。小山九拐,大山十八弯,沟谷回环,小林子三十里,大林子没边没沿。

    天越来越阴,在深山老林中麻达山可不是好玩的,要是在干饭盆麻达了就更麻烦了。干饭盆是走了一山又一个山,都是四周是小山,中间是平地,分不清什么山是什么山,当年抗联就是这样引日本鬼子进山,在冬天要是赶上冒烟雪,短时间走不出来,就都得冻死。秋天也好不到哪去,不能走出来,不是喂小咬,就是喂野牲口。麻达山越想走出去,越走不出去,走来走去,又能折腾回原地。

    做为把头,李老四心里很急,但是他不能说出来。因为他是主心骨。他停下来看了看大树的根部,林子里有的是百年以上的大树,北部长出苔藓,这样就可面南而立,左手是东,右手是西。要不就找到一条小河流子,小河流子淌小河里,小河淌大江里,大江淌湖里,顺小河流子向下游走,也能走出老林子。要不就听山里的动物的叫声,深山虎啸,狼和狐狸在老林子边缘转悠,要是能听到老娃子(乌鸦)叫就离屯不远了。老放山的人还会用抛手绢,就是将手绢四个角叠起来,抛向空中,手绢落地,哪个角张开,走哪个方向。要是在高一点的山上,还可以尿尿辨别方向。实在不行,放一根小树,从年轮中判断出方面,长得宽一些年轮的,应当是朝南,因为阳光好。没招了,把头就会折拐子,走一段路,把头折一根小树枝,成直角指向行进的方向(这被称为折拐子),把头知道心中有数,知道哪个拐子是什么时候折的,能找到进山的拐子,就能找到出山的路。还有就是观察星星。都不行时,就是磕头许愿,求助山神爷。

    李老四知道麻达山后,看看麻达的地方也不错,还平呼,当即决定不走了,压地戗子,当下众人各自将小树砍倒、锯倒,削成木棒,搭成马架子形状,再铺上塑料布,盖上桦树皮,里面用木杆搭成床,铺上乌拉草,上面加上狍子皮,就是睡觉的地方了,睡觉的时候,头朝里脚朝外,防止山牲口进来啃头。这时赵大黄瓜架在地戗子前搭了个木架子,挂上吊锅,打上火堆,开始准备做小米饭,王老三、王老五就在附近捡蘑菇,一会炒松蘑。王老大、王老六、张老四就近砍柴火,火堆着了以来后,一直看着,防止火灭。

    山里到处都是柴火,大家一会就砍了一堆,都顺着戗子放,柴火要是摆不顺当,放山就不能快当。

    火大无湿柴,等烧出一些炭火来,王老五当时就特意弄些树叶来放上面,瞬时就起烟了,小咬就噼里啪拉的向下掉,都让烟熏跑了。这康大蜡山上的老牛肝(蘑菇的一种)到处都是,有的都有几十斤,层层叠叠的。李老四掰下老牛肝,烘干,点燃,缕缕蓝烟中,小咬都飞跑了,李老四顺手放在了地戗子入口,还用树枝子穿起来,准备放山时戴在头顶。半夜,赵大黄瓜架还起来添了几次火,让火着的旺旺的,远远的森林里不断的传来狼嚎的声音。

    第二天一早,李老四和王老五领着大家上山了,赵大黄瓜架将火堆的火弄小了,压上湿木柴,让它阴燃。每个人手里拿一根索拨棍,按李老四、王老五和王家兄弟的顺序每人隔开一丈多远站好,李老四神情庄重的喊了一句,“起棍儿”,大家以李老四把头,王老五收尾,中间是王老三,其他人自己找地方,然后开始拨拉着草丛排棍上压山了,就见草丛的钱串子(蛇)被惊住了,四处乱窜,但是没人敢吱声,怕惊动山神爷。

    一个时辰过去了,李老四敲了一下树干,王老五也跟着敲了一下,听到的每个人顺次都敲了一下,李老四一听,棍数和人数一样,人很齐,还没有麻达山的,也没有掉队的,就又开始压山了。

    太阳升起了,又二三个时辰过去了,大家都走远了,李老四又敲了两下树干,大家也跟着顺次敲了两个,都不吱声的聚到李老四跟前,从口袋中拿出烟荷包,抽了起来。王老大一摸口袋,没有烟了,才想起因为他拿的是正宗的漂河红烟,大家昨天晚上闲唠嗑时,给烟抽没了,他也忘了装烟了。于是王老二将空烟荷包用轻轻一拍,王老三立即明白了,将自己的烟荷包递了过去,王老大也不客气,闷头装了几把,就开始美美的吸了起来。

    这时大家就横七竖八的搂着索拨棍,坐在了石头、倒木和草地上,王老三的媳妇赵小芹还给他裤子后面补上了一块狍子皮,也叫屁股帘子,造型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兵糊脸两边的遮羞布差不多,是防止得痔疮的,东北十人九痔,剩下一个人的屁股还总不得劲。赵大黄瓜架常对别人说:“你吃辣椒,辣谁屁股。”

    周围虽然有几个树墩子,可是没人敢坐,树墩子是山神爷的饭桌子。山神爷,就是老虎。

    过晌午了,还没有开眼,李老四就用索拨棍敲了三下树干,大家就都下山回地戗子了。赵大黄瓜架一看,知道大家心情不好,二话没说,收拾好饭菜,大家开吃了。

    一连三天都走了四座山了也没开眼,大家心里都急了,李老四夜也急了,就转身又将东南山翻了一次,快晌午了,张老四拄着索拨棍,从山边上大喊“棒槌”,王老五激动的接着喊“几匹叶”,李老四也问“什么货?”。张老四回答“落地托天掌”。其它的王老六、王老七都高兴的齐声喊:“快当、快当”。

    满山的回音也是:快当快当。喜悦一下子让大家乐开了怀,林子中的鸟都惊了起来了。

    放山有许多说道,落地托天掌就是二角子,是开山钥匙,被放山人认为是好兆头,过两天能放大到大棒槌。四匹叶就是双匹叶,放山人忌讳说四,因为谐音为死。五匹叶就是大巴掌。三匹叶、六匹叶就正常喊。

    王老五说:“三哥,发现棒槌不算能耐,请出棒槌才是真本事。这回看三哥的。”

    李老四仔细一看真是一匹二角子,张老四没有喊诈山,就高兴的蹲了下去,撅了二根带桠杈的小桦树,放在棒槌的两边。喊诈山就是喊错了,相当于玩麻将的诈和,一般都会遭到把头的斥责,甚至于解散帮伙。因为认错了山不吉利。

    李老四说:“王老四你歇的吧。”

    王老五从背筐中拿出快当绳(棒槌锁),就是一根红线绳,两端各系一枚开嘉庆、咸丰的古铜钱,前年王老五系了道光、光绪的铜钱,让李老四好顿骂,说是不懂规矩。这两个损种皇帝,不是让外国人盗光,就是光了还往里续,能放到参吗?还得是上元、永昌、永乐、隆庆年号的好,可是前几年有到屯子收铜钱的,败家娘们一时让猪油糊了心,就都卖了,换了几角钱,还好嘉庆咸丰还好找,尽管这也不是什么好鸟,一个喜欢小太监,结果在承德被雷劈死了,一个就知道割地赔款。但是年号还是吉利的。

    这时李老四就在两个桠杈上横了一根棍儿,将红线绳缠绕在棒槌的芦头颈上一圈,然后再缠回到横棍上,两枚铜钱就当啷在两边,这就给棒槌上了锁,它就跑不了。

    李老四对王老五说:“别抽烟了。当时李老四一跪,王家兄弟按出生顺序也都跟着跪下了,大家连嗑了三处响头,李老四说:感谢山神爷老把头保佑我们开眼了,拿到大货,我们下山一定答谢您!”

    然后李老四取出鹿骨扦子,开始抬参。和园参不一样,野山参十分珍贵,断一根须子都不行,因为会从断口处跑浆,一是会让收参的笑话把头,二是价格受影响。李老四就跪着一点一点的用鹿骨扦子扒拉土。

    这时王老大开始打火堆,王老三开始熏小咬,王老五开始找苔藓,王老六开始扒白桦树的皮。王老六还给李老四打下手,张老四是功臣,不干活。

    这个二角子长在桦树根缝中,不得已,李老四用快当锯锯折了树根,费了牛劲,终于把棒槌抬了出来,根须都不少。王老六早就铺好了苔藓,李老四将棒槌放在上面,又加了一些坑里的原土,用苔藓将根须包实后,用桦树皮又包了一层,然后用树皮绳系了两道绕子。

    王老五说:“四哥,怎么不用红松树皮。”

    王老四说:“红松和椴树一扒皮就死了,命都没了,现在红松越来越少,没有50年都不成材,能留点就多留点,东北这块地方,让老毛子祸害一下子,让日本子祸害好几年,现在咱们还不得保护起来?桦树扒完皮就是长得难看一些。和人让火烧伤了留疤拉一样。”

    王老六说:“现在两道绕子有点松,用不用再来一道。”

    王老五说:“不知道就别瞎勒勒。”

    三道绕子是屯里捆死孩子的。

    大家刚要走,王老六又喊:“棒槌。李老四问:什么货?上前一看,原来是个大巴掌。”

    李老四还没有喘口气,就又开始抬参。累的直淌汗,王老五一看,就接着干,大家轮流开始扦土,这是一个细活。抬参有个说道就是雨天不抬、落日不抬,五匹叶的大棒槌是要茎叶不能碰坏的,所以大家十分小心,要单独打包。

    大家中午只吃了点干粮,喝了点泉水,终于在下午太阳落山前抬出了这个能有三四两的大山参。然后,李老四不顾自己要虚脱的身子,硬是在出土棒槌的对面选了一棵红松,用快当斧子砍去一块老皮,露出白色的嫩皮,在嫩皮的右下角刻上五道杠,在左上角刻上放山的人数,又砍了个“人”字。

    这时在大参附近又发现了许多小参,李老五说:“不能干绝户事。圈梁子吧。”

    大家就在坑边插上柳树枝,几年后柳树会长成墙,后来人就会知道这里还有山货。

    王老五说:“要是有良心的,就不会来抬了。”

    李老四在坑边回填完土后说:“培培埯,离不远”。培平了又插上了几个树枝说:“插插花,再拿大”。他在祝下一棵棒槌离这儿不远,下次再压山还能有大山货。”

    到了地戗子时,大家都饿坏了,就大吃了顿,因为有大山货下山了,大家就准备回家。半夜时,李老四起来尿急,就走出撒尿,他见到康大蜡正南方的山上有一团紫气徐徐升起。他心中一动,莫不是有更大的山货要下山,放山不能说话,做梦不能说出来,李老四就悄没声息的回到了戗子里,赵大黄瓜架正起来添柴,两人进面点点头,又都睡了。

    第二天一早,李老四就说要到南山去,在山上就是把头说了算,于是大家收拾收拾,就要出发了。

    康大蜡山的一边是赵大鸡山,紫气是从山的南部飞升而上的,放山的人心中是有梦不能说破。李老四领着众人,离开了戗子,赵大黄瓜架将一些小米子、咸盐和火柴留在戗子里,地戗子也没有拆除,留下来给后来放山人或是麻达山救急用,然后将火堆熄灭。这就是山规。众人也不说话,直奔赵大鸡山而去,

    刚转山时,王老大看见了几只山跳子,想到放山不能伤生,就咬咬牙忍住了。

    在路上,有一个放山的人在唱歌,好象是小平岗子的关三虎子在唱:“放山苦、放山苦,衣服破了没有人补。

    放山苦、放山苦,最怕碰上狼和虎。

    放山苦、放山苦,饿了没米把粥煮。

    放山苦、放山苦,一天挣不了两吊五。

    放山苦、放山苦,老婆孩子同受苦。”

    李老四听了一会说:“咱们去看看,如果是麻达山了,一定要救。”

    王老三说:“活该,这虎他哥哥那个损种玩意可坏了。忘了上次在蛤蟆塘子差点打起来了。”

    李老四:“一回事归一回事,哥和弟的事别掺和,要不就没有完了,放山人有难要救。保不齐谁有个灾有个难的,但是咱们也按山规,不找他入伙就是了。”

    顺着歌声,走到了近处,原来是关三虎子耍单棍,迷路了,李老四就把他领了出来,一看他也没有多少粮食了,就分给他一些小米子,关三虎子就找了三块石头做了山神爷庙,磕了几个头,自个走了。

    李老四在他背后说:“三虎子,你开眼没,等我们下山,分份子时也给你一份。说着就要打开参包给他分一半。”

    关三虎子回头说:“四哥救了我,就是大恩大德,山神爷给了我一颗灯台子(三匹叶),我怎么好意思找你拿,过几天我就下山?”

    李老四说:“这是规矩。你不来取,我也会让王老五给你送去。”

    时间不长,李老四领大家到了赵大鸡山,在山上找到了一个暧戗子,这是在地面向阳的山坡挖出一个米的坑,挖出来的土做了墙,上面搭木杆为房椽,苫好了树皮,里面矮炕,还有砌好的锅灶,有一个空木筒子当烟囱,一应俱全,里面还有咸盐、火柴,还有小半袋小米子,房梁上还有吊着的半条风干的野猪肉,赵大黄瓜架说:房子可能是去年伐木人建的,小米子经过伏天已经焐了,野猪肉可能是有猎人在这人住了,留下来的。

    李老四说:“拿饭。”

    赵大黄瓜架就忙开了,打起火堆,大家也帮忙收拾戗子,苫苫草,采摘蘑菇,打水,淘小米子,放树拾柴火。

    拿完饭,大家就休息了,李老四和王老五就去观山景了。王老大问赵大黄瓜架,山神爷老把头孙良的传说。赵大黄瓜架就开讲了:“这个孙良,是明末清初山东省莱阳府人,一年大旱,他母亲又得了重病,听说关东山上有野山参,能治这种病,就和新婚的媳妇分别,只身从烟台一带经历千辛万苦飘扬过海,从大连一带,来到了吉林,进到了深山老林子,但是说来你也不信,孙良不认识棒槌,碰巧他遇到了早年来的挖参人张禄,二人结拜为兄弟,一同放山。但是有一天两人约好分头放山,晚上回到戗子,第二天一同回山东。结果晚上回到戗子,孙良发现张禄没回来,他就连夜上山去找,找了三天,也没找到,结果着急上火,昏倒在小河边,见到河边有一喇咕,就吃了一个,又去找张禄,结果昏了过去,等他醒了,就用小石头在河边的大石头上写下了刚才关四虎子唱的绝命诗,又写了自己老家在莱阳,因为什么来关东挖参,以及遇到张禄的事,还说自己是三月十六的生日,他知道自己不行了,还上山找张禄,结果没走多远,就再也没起来。”

    说完,谁也没想到王老大抻个脖子就唱开了:“

    你放山,我放山,放山人没吃过参,

    你放山,我放山,舍命放山一辈子穷。

    你放山,我放山,咱们没得半分钱,

    皇帝老儿要放山,哪管百姓命归阴。”

    王老大年年放山,年年空手而归。今年算开眼了,禁不住想起那几年遭的罪,喜尽悲来,放声大唱,悲中有掩盖不住的高兴。王老大别看是老大,还没有媳妇,没事就找屯里的好一口的半老徐娘扯犊子。这回想到能分点钱,给女人买点雪花膏,还能钻女人堆里闻闻味。

    王老三也抻个脖子跟着嚎上了:“

    好孩子,别哭了,你爹进山挖参啦。

    好孩子,别哭了,你爹放山快回了。

    挖回参,换银钱,娘给你扯布做衣衫。

    挖回参,换咸盐,炖肉给你好解馋。

    山神爷,保佑吧,保佑你爹快回家。

    老把头,保佑吧,保佑你爹发财啦。”

    王老三想媳妇了,这放山又累又苦,王老三于是大叫大嚷起来了。王老三好歹对付了一个女人叫春花,尽管是二手货,进门就当爹,听说春花也不正经,一跑山,回来脸就通红,让没让人上了不是问题,上了几次,是个问题。

    王老六也跟上来了,唱道:“

    八月里来野花鲜,情郎采参进深山。

    八月里来雨连绵,情郎采参好可怜。

    八月十五夜难眠,天上月圆人不圆。

    八月中秋月正南,姑娘盼我把家还。

    挖出的棒槌扛不动,换回一包白银钱。

    给我的小亲亲买件新夹袄,还有手镯和耳环。

    托个媒人好成亲,小两口儿比蜜甜。”

    说完馋得直吧哒嘴,还照自己的手背亲了两口。王老六没媳妇,人长得也不高,说自己不高不要紧,现长个也来得及。大家就管他叫“王县长”。他也不生气。

    赵大黄瓜架开始收拾柴火了,突然他惊呆了,在新割的柴火捆子中有十多颗棒槌杆子大家就是刚才割柴火的地方开始找,但是什么也没找到。再回到地戗子,在新苫的草里也有棒槌杆子。大家急急忙忙去找,但是刚才不垒的草地里什么也没有。

    这时李老四和王老五也在山上走麻达山,他们路过一片小白桦林子,林子边还有一条小溪。两人怎么也转不出去了。但是他们幸运的又找到一个地戗子,这个地戗子是用木头楞子刻的,上面苫的三棱草,两人进了地戗子,转了几圈,在出来的时候发现戗子的草上有一红一白两条钱串子,两人吓了一跳,但是两条钱串子不慌不忙的走了。两人就进了戗子里不知不觉睡着了,这时李老四忽然听到有人说话,就是进来时路过的小白桦林子地里出来的,一个男孩说:我们刚才让一群人给剃了头,要不是跑得快,就没命了,另一个女孩说,我也让人剃头了,我看你跑,我也跑,你剃头还行,我剃头丢死人了。还有十几个更小的男孩女孩七嘴八舌的说,好歹跑出来了,歇一会吧。这时又听到男人对另一个女人说:媳妇,这里歇不得,又来了两个放山的。还是来抓我们的。六十年的大甲子年,我们不想下山,还是山上好。女人说:那就走吧。好在就来两个人,他俩要是都来了,我们脱身就困难了。

    这时他们俩同时醒了,但见霜月洗空,一碧千里,路过的桦树林子紫气腾腾,有一对夫妻领许多孩子在玩。男孩都穿红袄绿裤,女孩手中都拿着毛巾,在洗去身上的泥土。两人走到白桦林子,什么也不见了,只见到在桦木林子中有一苗大棒槌,碗口粗的红蛇和白蛇正吐信子,大蛇发现了两人,倏然扑了过来,两人就开始跑,只听草里沙沙的声音,两人没有命的顺山跑。等到累得上不来气时,两人发现已经回到了出发时的地戗子。

    大家听完这件事,收拾家什开始上山,不久就找到了小桦树林子和地戗子,可是蛇没有了,只有一颗硕大无比的大山参在林间的草地上,等大家开始请山参时,只有一个硕大无比的芦头,没有根部。四周散落一些棒槌籽,天上不时传来棒槌鸟的叫。

    李老四叹了口气说:“这是八匹叶的双胞胎大山货,百年难见一回,咱们有缘见一次,却无份分享,明天大家下山。”

    当夜赵大鸡山雾气蒙蒙。李老四说,“一定是棒槌在搬家”。夜里每个人都做了一个相同的梦,车来车住,一些穿红衣服的小孩都和两个大人走了,小孩还恋恋不舍,男人说,“我在这里都二千年了,都得走,你们也就五六百年就别恋恋了。要不走,就都得下山。山上苦点,也自在。下山,都得进药房,都得粉身碎骨。”

    第二天一早,李老四就领大家下山了。到大平岗西山了,大家心里都轻松了,在一条毛毛道上,王老六喊了一声“棒槌”,大家一看,在路上还有一棵小山参,已经踩掉杆子和叶子了,这条小路是放山必经之路,人都要把路踩平了,居然没人发现,要是按李老四的意思,就留给山里吧,但是大家不同意,李老四想想,也是有缘,就挖开了,等挖出一个大坑,大家才发现,这是一匹轮生的大山货,又叫转胎参。轮生是棒槌的一种奇异现象:就是棒槌长到了六匹叶,又开始从二角子开始长了,价值要贵好几倍,因为百年不遇。挖到大坑边上,又发现一棵艼变棒槌,它的主根没有了,可能是被什么山牲口踩烂了,棒槌很娇贵,这一踩它就三五年不长了,专心疗伤,等芦头上又长出不定根,它开始由不定根长成主根,这个过程是几十年,或者是上百年。坑越挖越大,棒槌越出越多,双出了一个根须硕大的十胎参,就是从芦头憋出了十个小头,这是极为罕见的棒槌,

    这时天也要黑了,按风俗,这时不能再挖了,下雨黑天都不能挖参,于是大家掩好坑,就回家了。王老大王老六想看参,李老四不同意说,财都是山神爷的,不用看。半夜全屯的狗都叫个不停,远远的山里传来虎啸的声音。

    第二天一早,李老四们上山了,坑还在,棒槌折了,四周的小树全倒了,大树上也全是老虎爪子印,不远处河里一只老虎七窍流血死了。李老四分析可能是老虎误食了棒槌,结果浑身热的受不了,发疯了,最后受不了,就死了。 

    可惜了一苗十胎参,那可是真正的大山货,是无价之宝。不过老虎也是无价之宝,几个人就将半截参请出来,收拾好大坑,砍了兆头,李老四还在四周折了不少柳枝围上,念念有词的说:插插花,拿你妈。大家就收拾一下,拖回老虎了。

    全屯子都轰动了,李老四们也没客气,将老虎肉分分给大家吃了,让大家别出去瞎说。结果全屯人第二天都鼻子淌血,不少人都浑身痒得受不了,开始自己使劲挠、抓,有的还开始褪皮。全屯有一大半人全都躺在炕上动弹不了,不少生荒子人不顾一切的钻进水缸里一动不动,河里人满为患,女人害羞,就一盆水接一盆水的向身上淋。只有几个平时吃素的老人挨家照看大家,给大家喂水,不少人都喊热,热,头上直冒汗。下半晌,一些老爷们象吃错药一样将媳妇按在炕上折腾,有相好的趁机也装有病了,到自己中意的人家去了,王老大昨天多吃了点,就光腚满屯子跑,全屯子都乱了套。

    屯里会点中医的炮手王长山说,“老虎肉能随便吃?老虎吃棒槌,那还得了。人再吃老虎,能受得了?老虎多猛,人吃完就有多猛。”

    这件事过去了,也没有人怪李老四他们,老虎肉是多少年也吃不到一回。自此后,全屯子没有得小病的,个个都倍精神,小伙好找对象,姑娘好嫁人。屯里多年都不开怀的张老四媳妇肚子也一天比一天大了。

    几天后,李老四王老五他们将棒槌卖了几千元,平分了。李老四还让王老五给关三虎子送去了一份。关三虎子过意不去,特地捎信请大家吃饭。李老四就领大家都去了,赵大黄瓜架还去帮关三虎子的媳妇在灶台在忙东忙西。大家说,端锅的就那样,见到锅台就想动手。见到女人就想动腿。席间,关三虎子挨个给大家包钱,说是自己也从山神爷挣到钱了,给每个人一份,大家当时就约好还愿,给老把头供上酒和菜,李老四出钱买个猪头,上完供后请全屯子爷们吃一顿,算是对上次吃老虎肉给大家造成伤害的赔情。才过去几天,大家都忘了这事,只有王老大不是好眼色看着张老四的媳妇的肚子说:“要是再吃一回老虎肉就好了。”

    后来,李老四到小大平岗屯去玩,听到了张老三在唱歌:“

    家住莱阳本姓孙,

    漂洋过海来挖参,

    路上丢了亲兄弟,

    不找到兄弟不甘心!

    三天吃了蝲蝲蛄,

    你说伤心不伤心。

    家中有人来找我,

    沿着古河往上寻。

    再有入山迷路者,

    我当做为引路神。”

    李老四一打听,原来张老三没有放到山,空爪子回来了。想到放山的苦处,李老四叹了一口气:山里的活真不是人干的。看看天下起雨了,一场秋雨一场凉,要抓紧秋收了,园子的活也要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