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帅哥,给我照张相呗?

    更新时间:2016-10-03 14:15:49本章字数:2060字

    2002年,我十四岁。那年的五月,我们学校组织去慕田峪爬长城。5月23日,那是我一生最难忘记的一天。

    慕田峪长城位于北京怀柔区,是国内目前保存最好、植被覆盖率最多、最长的长城。五月份,山花烂漫、流水潺潺,是慕田峪长城最美的时候。

    我们是坐长途大巴去的。我本来就晕车,在来北京的路上就吐了几回。等到验完团体票,同学们都三五成群地开始爬长城。我是个孤僻的人,从三年级以后,我就不再喜欢跟任何人过于亲密了。所以,看着那些三五成群爬长城的同学,我选择自己慢慢爬,边爬长城边欣赏周围的美景。

    五月的慕田峪,热闹非凡。各种肤色、各种国籍的人都来爬长城。有印度的一对母子,妈妈穿着棉裙子、旅游鞋,儿子穿着薄款羽绒服,牵着妈妈的手在爬。那个小男孩有四五岁,黝黑的面孔、微卷的头发。“Whereare you comefrom?”“IcomefromIndia。”

    我饶有兴趣地和小男孩对着话。“你 hot 呗?Yourclothesistoo 厚的。”

    英语一直是我的弱项。我中英夹杂地跟小男孩聊着。他却没听明白,露出疑惑的神情。

    结果就因为我的这句英语,在我们前方不远处,一个男人哈哈大笑起来。他转回身子,冲我顽皮的眨了下眼睛:“丫头,你的英语是学校食堂卖饭大婶教的吗?”

    在慕田峪长城的台阶上,在阳光灿烂的五月,他的回眸一笑,深深地撞击了我的心。在那一刻,我呆住了。我僵在原地,咬着下唇,傻傻地看着这个男人的脸。

    他怎么那么好看呢?比我在电视上见过的所有男明星都要好看一千倍、一万倍。他留着齐眉的刘海,头发乌黑浓密,闪着黑宝石一样柔和耀眼的光芒。他的眉毛修长清秀,他的丹凤眼水波潋滟,挺巧的鼻子,饱满红润的嘴唇。他的皮肤白皙亮泽,像景德镇最上等的陶瓷一样。

    我就这样看着他,忘记了所有言语。他这时走到我面前,挥了挥手:“诶诶,怎么了?发什么愣?”我这才回过神,脸早就羞红了。我气呼呼地说:“关你什么事?我英语不好,又不是你教的,你管得着吗?”

    “你要是我的学生,能把英语说成这样。我别的不说,先买块豆腐把自个儿拍死。怎么当人老师的,把学生教成这样儿?”他幽默的话,逗得我哈哈大笑。

    “怎么说,你也是英语老师?”我歪着头,好奇地问道。“我是同济大学的日语老师。丫头,好好学。将来考同济,做我的学生吧。”他侧身扶着长城的砖墙,微笑着说。

    五月的阳光很强烈,照在他的脸上,让他有一种异样的光彩。他穿着合身的阿迪达斯运动服,脚下一双耐克鞋。更显得他颀身玉立、风采照人。

    “同济在哪儿呢?我都没听说过。”我所在的城市只是个三线小城,在我当时的头脑里,中国最好的大学就是老师口中所说的“清华”、“北大”。而同济,是我第一次听说。

    “同济在上海,它是中国最好的大学!不次于清华北大。不过录取分数线,也够高。你这个英语水平,考同济有点困难啊。”他有些揶揄地笑着。

    我听出了他话里的玩笑成分,不服气地说:“那有什么?我才上初二,还有四年才考大学呢。只要我好好学,我就不信我考不上同济。”

    “好啊。丫头,那你好好学。争取四年以后,做我的学生。”他勾起小拇指,我挑衅般地也勾起小拇指。“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骗人是小狗。”

    我松开了手,看到他胸前的单反相机。“帅哥,给我照张相呗。”我厚脸皮的要求着。

    “好啊。”他扶着我的肩膀,帮我摆好拍照的最佳姿势。

    “草莓。”在他摁快门的一刻,我喊了一声“草莓”。

    “你怎么不喊茄子?”他好奇地问。

    “谁规定拍照一定要喊‘茄子’。我喜欢吃草莓,我就喊‘草莓’。”我抬起下巴,傲娇地说道。“你是水瓶座吧?”他笃定地问。“你怎么知道我是二月的水瓶座?”我很疑惑。

    “因为只有水瓶座的人,才会这么二。这么‘美特斯邦威,不走寻常路’。”他笑得很开心,促狭的表情,让我禁不住去打他。

    “你是老师吗?看着这样,怎么为人师表。不是骗我的吧?”我把嘴撅了起来,不高兴了。

    “没有骗你,我真的是老师。而且是讲课很好,有很多学生粉丝的老师。”

    “可你看起来很年轻啊。就像大学生一样,你怎么可能是大学老师呢。”我还是不相信。

    “我都三十二了,儿子都十岁了。我看着有那么显小吗?”

    听完他这句话,我的心莫名的一沉。好像被蚂蚁不经意地咬了一口,伤口虽小却钻心地疼。

    “奧,这样啊。你结婚挺早的。”我敷衍道。“对了,帅哥。我叫尹辰萱,你叫什么名字。”

    “辰萱?这名字挺好听的。”他颌首赞叹。“因为我属龙,是丙辰年生的。所以我爸爸给我起名‘辰萱’。辰龙的辰,萱草的萱。”我的眼中闪过一丝黯然,我想起了爸爸。但这种伤感,被我快速隐去了。

    “我叫柳学赓。柳树的柳、学习的学、陈赓的赓。以前我父母给我起名,是耕田的耕。但我很崇拜陈赓大将,就把名字改成陈赓的赓了。”他毫不隐瞒,坦率地讲。

    “那你拍了照片,洗好后发到我们学校吧。我们学校是保州市第十三中学165班。”

    “嗯,知道了。好好学习,小丫头。将来同济见。”他说完,拍了拍我的肩膀,迈步往上走着。我看着他挺拔帅气的背影,很想跟上他的脚步,却打消了这个念头。

    只是美丽的邂逅。我并不满足!将来我要考上同济大学,我要成为柳学赓的学生。也就是在那一刻,我期许自己成为一个好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