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久别重逢

    更新时间:2016-10-03 14:18:20本章字数:1276字

    站在我面前的男生,正是我的小学同桌蒋磐。我们有三年没见了。这三年,我们断了一切联系。没想到,高中报到的第一天,我们就遇见了。我和他真的有一种其妙的缘分。

    我们俩久久注视着对方,眼眶都湿润了。过往的一切记忆,被重新唤醒。

    小学一年级暑假时,我的爸爸因为意外去世。开学后,当我带着黑纱走进教室时。我当时的同桌,看见我犹如躲瘟疫一般。生怕我左臂的黑纱会碰到他,让他沾染到晦气。

    那种被人嫌弃的刺痛,让敏感的我更加难过。我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用力忍着不让眼泪流下来。也就是在那一刻,蒋磐站了起来,对班主任说:“老师,黄志杰不愿意跟尹辰萱坐一起。那就让我跟尹辰萱坐一起吧。”

    老师同意了,蒋磐拿着书包,微笑着跟黄志杰换了座位。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他的温暖,第一次知道友谊的含义。蒋磐是个好学生,他的父母都是高级知识分子。他从小就有礼貌,待人总是温文有礼的,绝不像我们班的其他男生那样调皮捣蛋。

    他多才多艺。学习好,字也写得好,作文每回都是我们班的范文,而且还会唱京剧。按现在的话来说,绝对是我们学校当时的“校草”。

    五年级,我们换了班主任。老任下去后,换做老张来教我们班语文。老张有个外号,叫“烟枪”。他是个烟瘾很大的男人。每回给我们上课,不管多远都能闻见他身上浓重的烟味儿。不过老张的语文课讲得很生动有趣,我们都爱听。老张还有一个外号儿,叫“老三篇”。因为我们每天固定要完成三项语文作业:一篇日记、一篇读书笔记、一篇钢笔字。

    这三项作业,每天都会交。也就是因为这种潜移默化的积累,我们的文学素养就是在那时慢慢提高的。可我不爱写钢笔字,日记和读书笔记我可以自己写。但钢笔字,我经常偷懒,让蒋磐帮我写。他的钢笔字写得又快又好,每次我让他帮我代写,他都笑呵呵的,从来没有发脾气拒绝过。

    因为他叫蒋磐,是坚如磐石的磐。我那时候刚读了辛弃疾的《贺新郎》。我最怜君中宵舞,道"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那时我对蒋磐开玩笑道:“我给你起个昵称。你就叫‘补天裂’吧。你不是坚如磐石的磐嘛。那你就是补天的石头呀。”“好啊。你喜欢这样叫,就这么叫吧。”他的脸有些红,挺翘的小鼻子上有些许雀斑,更显俏皮。

    从那以后,“补天裂”成了我对他秘密的称呼,也成了我俩的秘密。

    小学毕业前,我们正流行同学纪念册。我没钱买,就找了一个干净的笔记本,让他给我留言。

    他小大人般给我写了王勃的那首《送杜少府之任蜀州》。城阙辅三秦,风烟望五津。与君离别意,同是宦游人。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

    我当时还笑他,酸倒牙,给我写这首诗。可他眼圈儿却红了,很郑重地伸出手:“尹辰萱,好好加油。我们不能在一起读初中了,争取高中时再见面。”

    我们上初中,是按片儿分。他分到了一中分校,我分到了十三中。两所中学离得很远。而那时我家也没安电话。就这样,我们像两个断线的风筝,越飘越远。彼此失去了联系,三年没有再见过一次面。

    现在他就站在我的面前。十五岁的小男生和十五岁的小女生,就在分别三年之后,终于又见面了。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我们自己都开始迷信起来,笃定的认为这是上天的安排,我们之间有着非同一般的缘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