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熟悉的电话号码

    更新时间:2016-10-03 14:19:46本章字数:1301字

    国庆节那天,我和老爹去爷爷奶奶家吃午饭。因为是国庆节,所以姑姑们也可来了。一家人洗鱼洗菜,准备着丰盛的午饭。

    我看到二姑姑在水池边洗菜。她穿着一件银灰色的健美裤,那条健美裤很旧了。上面有很多毛球,裤线也脱落了。但这条健美裤很眼熟,于是我问道:“二姑姑,这条健美裤挺眼熟的。大燃姐姐有一条跟这一样的裤子。”大燃姐姐是我三姑姑的女儿,比我大七岁。那时她已经在手机店做售货员了。

    二姑姑一听,回头说道:“就是你大燃姐姐那条健美裤。你穿吗?你要穿,我脱下来给你。”

    也就是这句话,让我心里很不舒服。我心想:我爸爸在世的时候,我都是穿皮鞋,穿的衣服都是儿童套装。我什么时候捡过别人剩下的穿。况且这条裤子这么烂,我才不稀罕。

    想到这儿,我回嘴道:“我才不要这三手货呢。你这条裤子都这么烂了,裤线都没了,还是你自己穿吧。”我倔强揶揄地口气,让她顿时把脸拉下来。

    她往围裙上擦了擦手,回屋对老爹说道:“大哥,你怎么教育孩子的?我说要把我穿的裤子给她。她不愿意要就算了,还说是三手货、是破烂。有这么没礼貌的吗?”

    老爹的脸上挂不住了。他最忌讳我在他的家人面前让他下不来台。所以他总是在他们家的人面前,给我摆父亲的架子。

    老爹来到院子口儿,拽着我的肩膀,脸色阴沉:“你怎么给你二姑姑说话的?她是长辈,你有没有礼貌?给你二姑道歉去!”他拽着我的肩膀,要把我拽进屋里给二姑姑道歉。

    我的倔脾气上来了。一直以来压抑的悲愤、屈辱在那一刻倾泻而出:“我又没做错,干嘛给她道歉?我不去。”“你到底道不道歉?”老爹的眼睛能喷出怒火。

    “我没错,我不去。是她要把那条破裤子给我。大燃姐姐穿剩下给她,她又想给我。三手货,我才不稀罕。”我大声冲着老爹嚷道。

    “啪”一声响亮的耳光甩在我的脸上。我的鼻子很酸、脸热辣辣的疼、耳朵也嗡嗡地响着。老爹怒不可遏地对我说:“那你就给我滚,别在我家呆着。好吃好喝供着你,还养出不是来了。回你的尹家,看你的亲姑姑对你怎么样?”

    我咬着下唇,狠狠抑制住眼泪,不让它流下来。我什么都没有说,在盛怒的老爹面前,我说任何话都是毫无意义的。而且我哪怕说一个字,我的眼泪都会控制不住地掉下来。

    我转回身,掏出口袋的钥匙,打开自行车锁,推车子走出小院。

    骑着车子,来到大街上。看到街上熙熙攘攘、喜气洋洋的人群,似乎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节日的喜气。我再也忍不住了,边骑车子边哭起来。泪水肆无忌惮地倾泻而下,模糊了我的视线。而我的心,更是一片茫然:接下来,我要去哪儿?我该怎么办?

    在那一刻,我想到了柳学赓。不知为什么,我很想扑到他怀里畅快淋漓地大哭一番,把心底积压的所有委屈和伤心好好发泄一下。可是我不知道柳学赓的联系方式,而且我在保州,他在上海,相隔如此之远。一年多了,或许他已经忘记这个在慕田峪长城和他偶然邂逅的小姑娘了。

    可是我现在心里就好像有一座即将爆发的活火山。如果不让我找个倾诉一下,那浓烈炽热的岩浆会把我吞噬的。我想起了蒋磐,同学纪念册上他留下的电话号码,我从未拨打过,但一直牢记于心。

    此刻我急需有一个人来听我倾诉。哪怕他帮不了我任何忙,只是听我说说话,在我哭泣的时候,能够有个可以停靠的肩膀就足够了。

    我来到小卖部,用公用电话拨打了那个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