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新时间:2016-10-03 14:38:26本章字数:3647字

    五一节前昔,三全变得悄寂无声,问学楼仍旧灯火通明。自习室零星散布着几个上自习的学生,多半都是躺在椅子上闭目养神,或奋笔疾书,或盯着手机一动不动……

    男人看起来二十六七,面目平静,眉眼之间透着一股冷峻,皮肤细腻白皙,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镜框长宽恰好能盖住那双锐利的眼睛。整个人看起来文雅大方,要是加上一头齐腰长发,背影婀娜,宛如一位深居自习室从不肯抛头露面的美女,不知多少好事者要上当吃亏……白色衬衫,黑色加了磨边的牛仔裤,英伦款的鞋子……整个人看起来干净精神,不能说帅气逼人,但秀色可餐……

    男人走得平静,始终面带微笑,不似其他临上课才想起有课的老师那么急躁。他四平八稳早早来到教室,甚至连电教生都还没有开多媒体。

    教室空着,略微叹了口气,随便在前排找了个位置,拧开瓶盖,坐下,呡了一小口茶,从包里拿了一本昨晚未尽兴的书仔细研读起来。

    有些突然的电脑开机音乐把他从书中的世界拉了回来,电教生不知什么时候来打开了多媒体,看了看表,他从包里摸出U盘插到多媒体上,几声清响之后,把要讲的课件拷到桌面,拔出U盘,回到讲台,他这才双手撑着讲台环顾了一下教室……

    仍旧,空空如也……

    他有些嘲弄地轻笑了一声,然后默默地点开了ppt。

    也难怪,五一节提前一周学生们就开始躁动不安,多半都做满了回家、旅游、出行的计划,该走的都走了,要找留在学校又没什么出行计划,还大晚上跑来听“医学文献精读”无聊又没什么实用价值的课的学生,的确有点难度,关键还是选修,不来的理由好像是更充足了……

    像是自我嘲弄,又像是自我安慰“没关系呀,等等也许就有人来了”。

    他向来是个勤恳的人,兢兢业业不让别人说一点闲话,要是别的老师,遇到这情况,失望是有的,但也没到怒不可遏的地步,心里也总要盘算着五一过后怎么收拾这帮无法无天的学生,这堂课不讲是必然的,带着一丝愠怒和疲惫,急躁着不会再等下去,忙着回去陪家人,或者骂骂咧咧给校领导打小报告,或是低头感叹学生应当且学且珍惜……

    他好像并没有那么做。

    面对着空空荡荡,拥有接近300把椅子的教室,他沉默了……

    许久,不讲一句话……

    学生耳朵里灌满了是这个浮躁世界烦闷和喧嚣,没人再愿意倾听他们这些灵魂建筑师的鬼话,他们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灵魂孤独者……

    也许是心累了,或者因为习惯使然,他竟然不由自主自顾自地讲了起来,仿佛下面坐满了学生,瞪着求知若渴的眼神望着他,偶尔传来几声窃窃私语地低声讨论,或是在他讲到精彩之处的高声疾呼,稀稀拉拉的掌声,迷妹几声尖叫,都让他神采飞扬,激动不已……他眼里全是满足和快乐的缩影。

    他讲得越来越起劲儿,从他讲课至今,他从未感受到这样精力充沛,这样豪情万丈,底下再没有偶尔响起的手机,再没有熟睡中的梦呓,或者一小段一小段明媚的呼噜声,又或者韩剧男主面对女主肆意大声的咆哮,屏幕外一堆女生跟着啜泣流泪,让他不知所措,安慰也不是,严厉地斥责也不是……

    他觉得这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没有人的舞台里,他放弃了紧张,抛弃了焦虑,只有平静的课堂,这古老而神圣的仪式,又重新回归了它的庄严和繁盛,在他的脑海里,这一刻他沐浴在所有羡艳,鲜花和掌声中,让朗朗书声尽情飞扬在世界的上空……他忘了自我,忘了底下空荡荡的300把椅子,一心一意运用自己精粹的语言将自己想要表达的每一层涵义传达给听到的任何人……

    尽管,除了他自己,没有任何一个人听见……

    快结束了,他收敛了自己的热情,默默低下了头,心底问了自己一句:“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心沉沉地像被什么利器击穿了,眼眶里转着泪花,似乎想起了一些往事……

    最后一张ppt……

    教室里有了一些动静,类似于一种呼吸的声音,急促,时断时续,在座位的两三排座位之间,声音有些细微,有些情不自禁,能感觉到在努力控制,但苍白无力……

    细听之下,男人觉察到了这是一个女孩儿啜泣的声音,有几分好奇地走到二三排之间,步伐轻盈,没有发出任何响动……

    果然,男人看到了一个蹲坐在地上的身影,略带殷红的短发搭在嘴角,眼圈红肿,眼影已经被抹花了,像有人用油彩故意涂在她脸上,这里一块,那里一块,女孩儿胳膊环抱着双膝,看到男人过来,哭得更伤心了……

    前面只是若有若无的啜泣,现在成了嚎啕大哭……

    男人有些无所适从,教室没人?他就这么肆无忌惮地尽情发挥,现在有人了,却尴尬得不知道该安慰还是遗憾。

    她的头埋了下去,抱得更紧,力图把自己缩成一团浅淡的影子,好让所有人都忽略自己,掩饰住内心的所有秘密……

    男人像一尊石像立在那里,一动不动……

    时间空气凝滞在那里,谁也不肯打破这僵局。

    也许是忌惮有人看到会误会,男人伸出了友好的手:同学,你怎么了?我是这门课的老师蓝颜,我有什么可以帮……

    看到男人突兀地伸出了手,女孩儿的哭声似乎高了一个八度,像是害怕,也是拒绝……

    蓝颜有些慌了,他以前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虽然已经过了上课时间,但要他现在拍拍屁股走人显然也是不现实的事情……

    “校门边十字路口的小吃摊估计要开市了,要不去尝尝?我请客!”

    蓝颜故意将后面的“我请客”三个字拖得老高。

    但女孩儿还是不领情,几乎是带着尖叫的声音喊了一句:“不要!”

    “那我只有找保卫科的来了……”

    “滚!”又一声凄厉地哀嚎。

    “你这人,油盐不进!”说着蓝颜从包里掏出手机,佯装给保卫科打电话。

    就在这时候,女孩儿突然站起来夺过蓝颜手中的电话摔个粉碎,当着蓝颜的面猛踩了几脚,瞪了他一眼,用手撩了撩嘴角的头发,坐在椅子上趴桌子继续哭。

    哭声震耳欲聋,仿佛一辈子没哭过全存在这儿一下子爆发出来……

    蓝颜看得清楚,那澄澈的 双眼,蜿蜒的眉角,猩红的嘴唇……这熟悉的感觉,那一刻开始,蓝颜拼命压制内心的激动和悔恨、遗憾……脑子里灌满了两个字”玲奈“……

    渐渐地,女孩儿感觉不到那个男人的存在,以为他走了,哭着哭着就累了,不一会儿进入了梦乡……

    隆隆的雷声惊醒了睡梦中的她……

    四周漆黑一片,外面狂风大作,划过一道闪电点亮了她内心的恐惧,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留在教室,难道关门的大爷没发现她?!她不怕黑,也不怕电闪雷鸣,只怕孤独,又只有她一个人,面对这陌生熟悉的世界……

    拉上窗帘,合上窗户,坐回椅子,看了看手机,凌晨两点,今晚恐怕只能在教室过夜了……

    “看来你好多了啊?”

    女孩儿心中一惊,那男的还没走?!

    一束手机屏幕的光芒向她投射过来,她仔细辨别了下,正是那个叫蓝颜的家伙。

    “你怎么也没走?”

    蓝颜两手一摊“跟某些人一样,睡着睡着就被关了呗~”

    “你真的是老师么?”

    “嗯”

    带有几分威胁一板一眼地对蓝颜说到“我警告你别过来,否则对你不客气!”

    蓝颜顿了顿嗓子:“同学你想多了……”

    等她打算再埋头入梦的时候,一股烤面筋的味道飘进了她的鼻腔。

    “真香,看来我得一个人享受了”蓝颜拿起一根故意在鼻孔上嗅了嗅,慢悠悠地放进嘴里, 故作陶醉吃完了一根。

    女孩儿全看在眼里,借着蓝颜手机微弱的灯光,桌上一次性饭盒里还有两串旁边貌似还有一盒包子……

    话说她今天都没怎么吃东西,桌上的食物对她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诱惑,刚威胁完他,前面还吼他,当面砸了他手机……向他讨一口吃的,神都觉得不现实!

    眼睁睁看着他又拿起一串往嘴里送……

    肚子叫得很明显,就像一场华丽丽的演唱会……她呡了呡嘴,咽了口唾沫,极力想转移视线让男人大快朵颐的景象不要再出现在自己面前,也许是自己真的太饿,脖子始终僵在那里,一动不动……

    眼看就剩最后几个包子了……

    “拼了!有毒我也认了!”她像只饿狼朝包子猛扑过来,蓝颜措手不及,吓得从座位蹦了出来,直接闪到了过道目瞪口呆地望着她,包子瞬间消失殆尽……

    “怎么,不怕有毒了?”

    女孩儿一边嚼着包子,一边嘟囔着嘴答道“怕什么!你吃的比我还多!要死也是你先死!”

    蓝颜微笑着点点头“你叫什么名字?哪个专业的?”

    “要你管!”

    “刚吃完嘴都没擦干净就翻脸不认人啦?”然后不知从哪儿变戏法似的拿出了面筋。

    女孩儿急忙伸手抠自己喉咙:“你竟然没吃?!Shit!你个(和谐词汇)!”

    蓝严情不自禁笑出声来,“赶紧抠,这可是我蓝家独门秘制的毒药,晚了就七窍流血……哈哈”

    “你……”眼见没什么效果,她紧走两步,一记扫堂腿把蓝严从两排椅子间的过道逼到了墙角。

    “哟,身手不错嘛”蓝颜恢复了往日的风度:“戒心如此重的女孩儿,不多见啊……姑娘,我服了~”朝女孩儿拱了拱手……

    见这男人除了有些不正经外,其他没什么可供他使坏的地方,她慢慢放下了还在他下巴底下的脚,转身,带着几分忐忑回到了自己位子上……

    她现在只盼望这夜晚早点过去,明天之后,自己就不会再见到这个贱人了吧?

    那晚,她只睡了一半,另一半时刻监督着蓝严的一举一动,一有风吹草动立马把他打得连他妈都不认识!

    早上五六点的样子,她被一阵微凉的风惊醒,不知什么时候身上多了一件外套,貌似是那个男人的,看了看教室周围,大门紧闭,只有一扇打开的窗户往教室呼呼灌着凉风,因为是北方,即便是夏天也微微有些凉意……

    有些好奇地从窗户往下看了看,大概三楼左右,四周也没有可供支撑攀缘的东西,那个男人,他是怎么出去的?他外套有一股奇特熏香的味道,不过女孩儿还是很嫌弃地把外套留在了座位上,等到教室门开趁机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