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新时间:2016-10-03 14:42:57本章字数:2166字

    她有些头疼,一上午晕晕乎乎的,几节课下来书本也没怎么开,笔记也没做,一旁的闺密问她是不是病了,她只摆了摆手,说没关系,老毛病了。

    坐在食堂的一角,望着桌上冒着热气的饭菜,她似乎也没什么胃口,看了看表,快一点了,有些埋怨地皱了皱眉头,向食堂门口望了望……

    掏出手机,拨了屏幕始终顶置的号码,提示音响了三次,没人接听……

    她急眼了,挂了电话将手机重重拍到饭桌上,不少油汤顺势跳了出来,沿着桌面滴到了地上。

    心中有一股无名的怒火,却没有任何东西供她发泄,尤其还是烈日炎炎的夏天……排队端着盛满食物的餐盘,走到泔水桶,一使劲将盛汤的碗也扔到了泔水桶里,望着满手的油,散发着恶臭的泔水桶,抬头瞥见收碗大妈那鄙夷的表情……

    泪花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有几分嚣张地瞪了大妈一眼,自顾自在众人灼热的目光中灰溜溜地跑了……

    好不容易到了宿舍,手机开始震了起来,手里有油没擦,强迫症的她就不可能用脏兮兮的爪子伸到口袋里拿手机……赶紧找纸擦手,她担心是辩论赛的事,学弟学妹要是误会她生气不接电话就不好了……

    找了半天没找到,眼见有几根手指没有被油腻的污物覆盖完,于是小心翼翼从口袋里把手机“拈”了出来,用另一只手干净的地方托着,打算放到桌上先把电话接了再洗手……

    完美的计划,一举两得,自己都崇拜自己……

    不料手机刚被托到桌子上空,宿舍门“嘭”一声打开,她一惊,手不由自主往回缩了一下,手机刚好掉到桌沿,弹起,空中翻滚两周半,“咣当”一声,她的心跟着屏幕一起碎掉了……

    她以为是室友,不料宿舍只有她一人,还有新乡一年只刮两次,一次刮半年的大风……

    她对手机仍有几分期待,没准有奇迹发生,刚刚那声碎裂的声音,可能只是错觉!

    就这么安慰自己,拿纸擦了擦手,手机已经安静了,她祈祷着,慢慢拾起了手机……

    闭上眼,轻轻翻转过来……

    那些作死的裂纹还是不可避免地呈现在她面前。

    她颓废地坐到了床上,望着破碎的手机,还有那个不知死活的号码,早不打晚不打,偏偏老娘手滑的时候打。

    手划了几下屏幕,能用,功能都在,就屏幕出现了好多碎裂的纹路……

    她立马回拨了……

    电话那头不再是嘟嘟的忙音,是个男孩儿圆润饱满的声音。

    “你特么还好意思接电话啊?我还以为你个煞笔上吊自尽了呢!”

    “说什么呢?!你又作啥呢作?”

    她已然带了哭腔:“我作?我作?!……”

    “你在哪儿呢?食堂没见你啊?”电话那头传来超神的惊呼。

    “滚你大爷的!你特么跟游戏谈恋爱去吧!”

    说着挂断了电话,泪水止不住就往下掉。

    手机也识相地关机……

    哭累了,沉沉地昏睡了一小会儿,不知道室友什么时候回来叫她起来上课去,迷迷糊糊打了个呵欠来到了教室……

    看到自己拿书占位的地方,他正在那儿睡得香甜……

    顺手抄起一本书往他头上扔了过去。

    那男的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打懵了。

    站起来红着眼,嘴角挂着哈喇子破口大骂“wctm,谁?!站出来!”

    “wcnm,我!”

    看到是女孩儿,男的抑制住了几分恼怒,带有几分怂气答道:“媳妇儿你去哪儿了?电话不接,短信不回,我担心死你了!”说着就一脸骚气往女孩儿这边“扭”过来……

    被他俩这么一吼,教室里自习的人渐渐把注意力都转到了他们俩的身上……女孩儿站直了身子,:“王胖子!你给我听好!从今天开始,你我之间没有任何关系,有我的地方,你别给劳资出现!”

    胖子惊诧地挠了挠头,知道女孩儿这下玩真的了,脸上写着无奈和委屈,伸手想拉住女孩儿的手,不料女孩儿将双手抱在了胸前,视线转移到了别处。

    来上课的人越来越多,对他俩指指点点,胖子像只热锅上的蚂蚁,教室里有空调还是满头大汗,又是夏天,一身衬衣湿透了,活像一层新生儿的羊膜贴在他满是脂肪的身体上……

    “媳妇儿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都是我的错,您大人有大量原谅我这一回行吗?我真的错了”那哀求的语气,就差磕头认错了……

    女孩儿白了他一眼:“滚!别让老娘再看见你!”顺着台阶几步窜到自己的位置上拿出课本准备上课,胖子在旁边乞求了半天,见女孩儿还是对他不理不睬,瞬间变了脸色,音调还高了个八度:“陶小棱!别tm跟劳资装!你老爸能不能从监狱里出来就凭我爹一句话!别给脸不要脸!”

    陶小棱心中的怒火一下被点燃了,她看了看胖子,这就是曾经想跟他过一辈子的男人,这就是真实的嘴脸,陶小棱,眼珠子哪里去了?!……

    周围人都瞪大了眼望着她和胖子,她几乎是从凳子上跳起来捏住胖子满是横肉的脖子,一拳把胖子击飞狠狠撞到墙上……

    胖子颌骨貌似脱臼了,脸上留下青红的一片,嘴角,一侧鼻孔都有液体渗出,无法张口说话,眼睛眨了几下又闭上了。

    小棱并不打算放过他,打算冲过去再补几脚,被闺密拉住,说再闹下去出人命了!

    不一会儿班长找了几个男生把胖子抬到校医那儿去了……

    小棱如坐针毡,脑子里乱作一团,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从小到大都忍了这胖子的胡作非为,今天,唉,今天……

    她实在气得胸口发闷,晕晕地看到了其他同学眼中闪现的恐惧和怯懦……

    总觉得身后有些细碎的声音:“看看看,就是她第二排右边那个……”“好暴力的妹子,天生犯罪的材料”“那胖子跟那女的什么关系啊?”“她老爸犯了什么罪?!不会是杀人犯吧?”……

    她觉得今天好像流干了一辈子的泪,心碎得一塌糊涂,想到狱中的父亲,想到含辛茹苦的妈妈……

    心里好累,好像找个人靠靠…… 

    不知道什么时候下的课,闺密大概也被吓到了,没有打扰她,她就想这么一个人静静待着,哭累了就睡会儿,睡醒了想到伤心的地方又接着哭……

    直到,选修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