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周末

    更新时间:2016-11-01 00:56:03本章字数:3996字

    阳光刺眼,我转身走进路边的商店。商店中年老板满脸堆笑,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直让我心里觉得发毛。他嘴角的那颗黑痣随着笑脸颤动,这仿佛成为他人生的唯一标识。也许很快我将忘记他,但黑痣却会成为一种独特的记忆。

    我选好被褥、毛巾、洗漱用品,付钱结账,转身离去。中年老板依然在目不转睛地盯着我,满脸堆笑,我也忍不住冲他笑起来。

    马路边,一个衣着寒酸的老太太正抬头望向我,笑容灿烂。她的脚边摆着一个百货小摊,貌似都是一些非常廉价的物品。我对着她笑了笑,点点头。她也跟着点点头,一脸的天真。

    直到此时,我才意识到,我的周末终于开始了。

    回到公寓宿舍,整理好床铺,突然感觉有些失落。一切空空荡荡,冷冷清清。整个人就像一只流落荒野的孤兽,彷徨不已,无处着落。生活如此琐屑,让人不由得感到绝望而空虚。

    我坐在床上静静地发呆,无缘无故地烦恼起来。午后的阳光在风中飘荡,每个人都像一块木头,仿佛正独自漂流在空旷的海洋上……

    我想象着安琪上课的样子:应该是非常认真而虔诚的吧?!在这个遥远而寂静的城市里,除了邂逅的陌生人,到底,我还能想起谁?!

    窗台上,落下一只飞蛾,正在垂死挣扎:人类的秋日,就是一只飞虫的末日!

    对于一个普通的周末,平凡的人们,到底应该如何度过?

    如何面对虚无的人生?这似乎越来越成为一个永恒的命题!

    我双手捂脸,一座坟墓浮现在我的眼前。此刻,我仿佛正独处于一片荒原……

    野兽在远方呼啸,雾气弥漫,茫茫荒野,我无处可逃……

    滴答、滴答、滴答……时间安静得令人窒息……

    呆坐、呆坐、呆坐……空虚、空虚、空虚……

    除了呆呆地虚度人生,到底,我还能做些什么呢?大脑空空,思绪全无,仿佛一切重新回到了原点。

    我,也不过只是一具活着的尸体吧?行尸走肉般麻木地呼吸着,两只眼睛,像两口井——一只叫死神,一只叫灵魂!如今,所思所想,所触所感,除了麻木,便是深不见底的沦陷……

    我的一生,也便不过如此了吗?一想到明天,便更觉失落和伤感!明天,到底又意味着什么?明天,当我睁开双眼,我将独自一人,我将何去何从?沉默,沉默,沉默……空虚、空虚、空虚……没有答案,一切皆是未知!

    窗外,天色渐渐暗下来……

    我像一个死人一样一头倒下去,整个世界就此覆灭……

    我知道——

    伴随黑夜而来的,不是天堂,便是地狱!

    灯火摇曳的水面上,鲜花绽放……

    闭上眼,生无可恋!

    沉睡间,岁月静好!

    天亮了,我从天堂中醒来。眼前,即地狱。

    猩红的火光、滚烫的血浆、血腥的气息、刺耳的哀号,肆意地充斥其间,令人不寒而栗。面目狰狞的恶魔,正挥舞着鞭子奋力地抽打被锁链束缚的狂妄的野兽。恶魔和野兽对我视而不见,就仿佛我是一个隐形人。我呆立一旁,背后寒气逼人,我不由得颤抖不已。也许是因为寒冷,也许是因为恐惧。一瞬间,一股寒气突然穿透了我的肉体,就像一把刀子在我的体内缓缓地游移……我想,也许那就是死神的镰刀吧?我猛然回头,空空如也!

    死去的我,终于重新复活!

    我坐起来,摇摇头,昏昏沉沉,疲惫而麻木!

    当我接触到地面的那一刻,生活就像一条冰河!

    当你醒来,你注定被梦想折磨得死去活来!

    我穿好鞋子,便想到了远行。远方,有一棵草、一朵花、一块石头,或者,另一只鞋子在等着我。也许,在路上,我还会遇见一条鱼。在河边,一条鱼等着我。一条白色的鱼,像新娘一样洁净而美丽。大地被阳光照亮,就像我们的洞房。我幸福地接受,并且铭记和感恩一生。然而,有多少人,能够真正读懂,一只鞋子的黎明,一条小鱼的幸福和它卑微的爱情?!

    把手洗净,把脸洗净,把眼睛洗净!是时候了,该上路了,阳光正合适,干干净净!

    当我回头遥望,每一间屋子,每一条路,空空荡荡!

    大街上,人群涌动,我置身其中。谁会注意我?没有人认得我。每一个人,卑微如尘埃。我冷笑着,对整个世界充满了不屑,仿佛我比每一个路人更聪明。然而,我是谁?这让人疑惑。穿梭于人群之中,此刻,我与身边的每一个人,到底,又有什么区别?我所不屑的,却恰恰如镜中之我。

    公交车站,排队的乘客一动不动,冷漠如僵尸。僵尸们面无表情,井然有序,上车,下车,各自离别。他们目光呆滞地走过我身旁,无视我的存在。我哑然失笑。可爱的僵尸们,神秘的赶尸人。

    滴滴、滴滴……时间不停流逝,喧嚣沉入水底。

    坐在公交车上,感觉身后的每一双眼睛都在注视着我。这让我恐慌不已。静静地坐着,躁动不已,坐立不安!每一双眼睛,都让我莫名地恐惧和排斥。喉咙里像塞着一团棉布,呼吸越来越困难,好像快要窒息一般。

    我的内心深处,突然涌起一股无名的仇恨与愤怒!

    车窗外,景物一闪而过,记忆瞬间模糊!

    在车厢这个狭隘的空间内,人们不约而同地聚集在一起,就像麦田中一颗颗各自生长的麦穗。时光匆匆,岁月凋零,每一颗麦穗,每一粒粮食,终将接受死神镰刀的洗礼。支离破碎间,秋天的麦田,就是它们的终点。

    前排的座位,让我越来越不安。在我的背后,总有一双双看不见的眼睛在死死地盯着我。当公交车在“槐花路”站停靠的时候,我起身向车尾走去。在最后一排右手边靠窗的位置,我爽快地坐下来。整个世界顿时变得自由和安全起来,我的内心重新像一个孩子一样活泼起来。我默默地注视着别人的背影,像一具具尸体一样安静的背影。

    我们与棺材一起同行。

    我讨厌被人注视。

    我为什么乘坐公交车?不知道。我打算去哪里?不知道。我只是喜欢坐在车上的感觉。一路前行,漫无目的,漂泊不定。假如旅途没有终点,一切将何去何从?在路上,人生如梦。

    如果在中途遇到一场葬礼,我将就此驻足。我暗暗想道。车窗外,阳光明媚,仿佛预示着愿望的落空。

    车窗上,映着一个模糊的面影:黯淡、死寂、诡异。伴随着光影的变换和车子的颠簸,黑色的面影也开始不停地扭曲、变形,时而狂笑,时而哀号,时而绝望……我不由得一阵惊悸,我仿佛听见了死神的呻吟……

    沉浸于死亡的幻想,让人无法自拔!我想,也许,我该下车了。

    当我回过神来,车厢内已空无一人。

    报幕声想起。我靠近车窗,只见路牌上写着三个汉字:泠音湖。

    终点到了。

    站在终点线上,环顾四周的荒野,恍惚如世界末日降临!

    穿过油漆马路,在站牌正前方不远处的一片荒地上,果然有一个人工湖泊。湖边的木牌上,赫然写着“泠音湖”三个字。我一直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将这里作为终点站。我感觉有些疲惫,便在湖边的一小片枯草地上坐下来。望着波平如镜的湖面,却不由得紧张起来:这水下不会藏着什么怪物吧?或者,这湖水里会不会藏着尸体?愈平静,便愈让人感觉神秘。我拾起一颗石头,向湖心投去,涟漪荡起,飘散开来……我一直有些担心,千万不要冷不丁一只怪兽从水里钻出来。水面重新安静下来,空无一物。盯着湖面,静静地发呆。朵朵白云,从水中飘过,若即若离……

    一阵清风吹过,沙沙作响。我站起来,开始在湖边溜达。举目遥望,空旷而荒凉。听着双脚踩地声音,忽然觉出空虚和孤独。低着头,就这么一直走下去,没有目的,没有意义。我忽然想起草原、马匹、帐篷,那些草原人到底以何为生?环顾四周,我开始钦佩起那些草原人来。所有的存在,只有在想象中才是美好而富有诗意的。一旦接近,便会觉出它们的现实与残酷。生活,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

    我再次重新回到了原点。

    “泠音湖”到底是什么意思?

    望着凄清的天空,想象着远方的草原,我靠在一根枯木上,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十一

    当我再次张开眼睛,西天上,还挂着半轮太阳。我回过神来,来不及细想,便向公交站牌跑去。此刻,我是如此害怕被抛弃。与其说害怕失去,不如说害怕孤独和黑夜。我实在无法想象,自己如何在这个荒原上过夜。与水手和牧民相比,我突然觉得自己竟是如此胆怯和懦弱。

    站牌上,显示着路线的起始时间:5:30—19:30。我掏出手机,还好,才刚刚18:40。我一面放松,一面庆幸,因为,手机的电量也已经亮起红灯了。一刻钟过后,公交车远远地驶来,在我面前呼啸而过。除了司机,公交车上空无一人。不一会儿,公交车再次返回来。我连忙招手,好像生怕它跑掉。司机停车,我忙不迭地跳上了车。我冲着司机微笑着点点头,司机面无表情。车门关闭,紧接着,绝尘而去。

    泠音湖,既是终点,也是起点。

    空空荡荡的车厢,只觉得有些阴冷。我讨厌人群,可此刻又是如此地渴望人群。

    “人应该会越来越多吧!”我望了望窗外越来越朦胧的夜幕,然后开始默默地祈祷。

    司机的背影黑洞洞的,模糊得像一道鬼影!

    路边的建筑开始渐渐多起来,我顿时有一种重回人间的感觉。

    十二

    当我下车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下来,灯红酒绿,霓虹闪烁。这是一座不夜城,每个人都生活在自己的角落里。那些表面光鲜的人们,在夜色的掩盖下原形毕露。墙角边,一对青年男女在肆无忌惮地亲热。一个穿着暴露的女子,正在招摇过市,引得人们纷纷侧目。或许,她正赶往某个有钱人的床上吧。

    一个老乞丐正在站台上乞讨,破旧的茶缸里放着几个硬币,每走一步就晃一晃,叮当作响。我见他可怜,便掏出五元钱币放进茶缸里。老乞丐连连道谢,倒让我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路上的行人正在注视着我们,我感觉有些羞赧,加快脚步离开了。

    穿过喧嚣的马路,拐进狭隘的巷子,继续前行。在巷子拐角的一个僻静处,一个黑色东西蹲在墙角。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个人影。我停住脚步,想看个究竟。这时,他突然抱住了我的腿,嘴中不停地嘟囔着什么。我闻到了一股浓重的酒味,我想,他一定是喝醉了。虽然听不清他到底在说什么,但通过他的语气,我明显能够感觉到他的痛苦和不满。我一时不知所措,只好呆呆地站着,任由他倾诉和发泄。我仰天长叹,唉,真是卑微而不幸的人啊!可是,我又能做什么呢?除了叹息,我只有沉默。

    直到此时,我才感觉,学好汉语是多么重要。至少,我可以多少给他一些安慰。我暗暗发誓,我一定要学好汉语。

    过了片刻,他身子一歪,继续蜷缩在墙角,昏昏睡去。我低头看了几眼,实在无可奈何,便径自离去了。深秋的天气,断然不会冻伤一个人的。更何况,是在这么偏僻的角落里,想必也不会有车撞倒他。他沉重的打鼾声,只让我觉得更加伤感。夜风阵阵,我不由得打了几个激灵。

    我只想赶快回到宿舍,远离尘世的繁华与喧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