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校园

    更新时间:2016-11-01 01:05:17本章字数:7079字

    J城大学的校园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经过深思熟虑,我最终选择了中国文学专业。因为,我一直觉得中国的文学作品瑰丽、神秘,这让我深深着迷。

    我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和我同班的竟然也有一个日本留学生。更不可思议的是,我们竟然分在了同一个宿舍。“我叫小鹤田,来自大阪,请多多关照。”一见面,不等我问,他便热情地介绍自己,让人感觉很活泼,也很亲切。宿舍共有四个人,另外两人分别是秦安和水手。虽然学校安排了宿舍,但我还是喜欢住在自己的出租房里。也许,我已经习惯了孤独。当他们听说我在租了房子,都感觉不可思议。

    秦安和水手站在阳台上晒太阳,我和小鹤田待在屋里闲聊。

    “在宿舍不是更好吗?为什么非要住在外面呢?”小鹤田一脸疑惑。

    “房子刚搬进去,退房好像不好吧?干脆就住着了。”我表示很无辜的样子。

    “嗯,一个人倒也清静。”小鹤田神色有些黯然,忧伤得让人有些难过。明明是一个宿舍的同学,却不住在一起,总归是一个并不愉快的话题。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便只好转移话题。

    “小鹤田,你汉语怎么样?”

    “来中国之前,我在国内报了一个汉语班,简单的交流还是可以的。”

    “还不错哦,我可是几乎一窍不通呢?不如你教教我吧?”

    “好啊,愿意效劳!”

    秦安和水手从外面走进来,大家相视而笑。

    小鹤田忽然想起了什么,便用生硬的汉语问道:

    “水手君,你……你知道在……在学校怎样才能……快速学习……习汉语吗?”

    “这个……这个,大概就是多说多练吧!”水手有些支支吾吾。

    “我给你出个主意吧。”秦安接话道,“你可以去参加相关的学校社团,有专门教留学生学习汉语的呢。”

    秦安是我们宿舍的老大哥,他总是有很多想法。

    “哦?你可以推荐一个社团吗?”小鹤田面露喜色。

    “比如……让我想想啊,比如论语社。我来的时候,在校园里看到过纳新广告。我记得上面说,除了弘扬中华文化,还希望与留学生朋友共同分享有趣的汉语知识。既可以学习汉语,也可以练习口语,应该很有趣哦!”

    “哦,那太好了!多谢秦安君!”

    “不用客气!”

    小鹤田转向我,笑着问道:

    “秋次郎,你要去吗?”

    “好啊!”

    秦安坐在床上,正呲牙咧嘴地拿着一面镜子照自己的脸。我扭头看了一眼水手,他正在埋头读书,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那一刻,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感觉他有些与众不同。我用手指了指水手,小鹤田会意,嘘了声,然后不声不响地爬到自己的床上。

    宿舍里开始安静下来,唯有钟表的声音滴答、滴答……

    人生苦短,死亡近在咫尺。

    第二天,我和小鹤田一起去了论语社。

    可能因为社团正忙于纳新活动,也可能因为刚开学的缘故,参加活动的学生似乎并不很多。我和小鹤田漫无目的地溜达着,浏览着墙上粘贴的风格各异的文化海报。一抬头,忽然望见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孔。她也正望着我,表情有些惊讶。等再走近一些,不错,正是安琪。我们相互点头示意,然后微笑寒暄。

    “你同学啊?”安琪用眼光扫了扫小鹤田。

    “是啊,我们的同胞小鹤田。”我故作轻松。

    “你好,我就是小鹤田,来自大阪。”小鹤田依然那么热情,“这位是?”

    “她叫安琪,她是……”我一时语塞。到底,我该如何介绍她呢?这是一个难题。直到这时,我才忽然发觉,我对安琪几乎一无所知。了解,总是难的。愈熟识,便愈困惑。明明感觉熟悉的,却又总是如此陌生。

    “她算是我们的学姐吧,因为她上大二。”无奈之下,我只能这样说。

    “哦,学姐你好!不过,你看起来比我们还小呢!”小鹤田打趣道。

    安琪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后低下了头,马尾辫垂下来,遮住了她的双眼。她的眼神,凄迷而又忧伤。那一刻,我不禁怦然心动。中午,我们相约一起吃了午饭。因为下午还有课,我们便各奔东西。

    饭桌上,小鹤田竟然追问安琪,学姐,你现在一个人吗?安琪一愣,小鹤田接着问道,学姐有没有男朋友啊?安琪的脸一下子红了,有些不知所措。我连忙解围道,私人问题,严禁打听。其实,我比小鹤田更想知道答案。安琪笑了笑,解释道,学业为重,哪有时间找男朋友啊!小鹤田依然不依不饶,那就说,没有男朋友喽?安琪笑着摇摇头。外面的钟声响起,于是,大家一笑而过。不知为什么,我竟忍不住暗自窃喜。

    晚上,我做了一个梦。

    在梦中,我变成了一只小熊。校园里,每个女孩子都喜欢我,因为我是她们的宠物。于是,每个女生都渴望把我抱在怀里。尤其,在晚上睡觉的时候。然而,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我,却开始莫名烦恼起来。因为,我开始渐渐发现,那些看起来令人着迷的女生身上,原来有着各种各样的缺点。比如,有的不讲卫生,有的脾气古怪,有的有狐臭,有的小心眼,有的任性,有的不懂珍惜,有的肤浅,有的品行恶劣,甚至,有的手 淫上瘾,连手都不洗,就直接来抱我。我觉得自己越来越脏,真正懂得爱护我的人太少了。生活真让人恶心啊!我多么渴望,能遇见那一个能让我动心的女孩。

    一天晚上,我静静地躺在床上。安琪向我走来,一丝不 挂地向我走来。她抱起我,用手小心翼翼地抚摸着我,好像生怕弄 疼我一样。当她把我抱在怀里的时候,她那散发着肥皂香味的身体温润又光滑,我情不自禁地陶醉起来。夜深了,她闭上眼睛,把我紧紧地搂在胸前的怀抱里。她的乳 房挺挺的,却感觉很舒服。她将我向上抱了抱,把我的嘴放在她的乳 头上,然后轻轻地按了按,犹如夏日的莲子,凉凉的,甜甜的,安琪轻轻地呻 吟了一声……

    第一次,我感觉如此销魂。我想,我已经被这个夜晚征服了。

    在梦中,我已经深深地爱上了安琪!或者说,我爱上了她的肉体。

    她的乳 房精致小巧,像刚出锅的馒头一样。

    然而,一觉醒来,我很快便忘记了安琪。

    半年后,通过论语社的学习和实践,我的汉语水平有了很大进步。渐渐地,我已经可以用汉语和同学进行基本的交流了。为了继续提高汉语水平,我经常有事没事地找水手和秦安聊天。虽然有些谈话毫无意义,但我依然不亦乐乎。

    “你为什么叫水手?意思是,将来你想做一个水手?”

    “非也,非也!我也说不清为什么,只是忽然想到,于是,就这样写下来了!”

    “那现在,你的理想是什么呢?”

    “理想?也许,就是过自己想过的生活吧!”

    “那什么才是你‘想过的生活’呢?”

    “可能,就是幸福和开心吧!”

    “现在,你还在坚持你的理想吗?”

    “这……可能……也许吧!”水手有些语无伦次!

    “你一定要坚持自己的理想啊!”站在阳光下,我满脸灿烂地对他说。

    水手只是笑笑,并没有说什么。

    “生活就是这样!”我低低地说道!

    “生活就是这样!”水手低低地附和道。

    沉默了片刻,水手突然问道:

    “阿郎,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

    “不知道啊!你呢?”

    “不知道啊!”

    “你的座右铭是什么?”

    “我很喜欢海明威的一句话:你尽可以消灭他,可你就是打不败他。”

    “我也喜欢‘硬汉’海明威,我也很想做一个伟大的作家呢!所以……”

    “所以什么?”

    “所以——”我顿了顿,继续说道:

    “向海明威看齐!”

    阳光下,我们都露出天真而灿烂的笑容。

    天天沉浸在青春的幻想中,一切美好而荒诞。生活总是在明天,一切都充满了期待和未知。

    我也不过只是一个多情的浪子!我多想带上我的情人,然后一起流浪天涯!我想,我真的快要忘记安琪了!

    就在这时,邱月走进了我的生活。

    当我第一眼见到邱月的时候,我便被她深深地迷住了。

    走在放学的路上,只那么无意间看了一眼,她便从此走进了我的心里。

    每次看到她,我都会紧张得心惊肉跳,连呼吸都快要窒息了。我时常若无其事地走过她上课的教室,只是为了偷偷看她一眼。她总是低着头,一副很专注的样子。每次看到她,我总是感觉很满足。那一刻,生活中的阴霾顿时一扫而光,内心重又聚集起热情和希望。她是艺术系美术专业,与我同级。她戴着一副眼镜,短发,清新秀气得像一个瓷娃娃。每当听到她的名字,我都会怦然心动。每次远远地看见她,我都会故意放慢脚步,因为紧张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我的眼里、脑海里只有她,我的整个世界都是她的身影。我渴望接近她,却又害怕她发现我的秘密。我深深地迷恋着她,然而,暗恋终究只是暗恋。

    有一次,在艺术系教学楼的走廊里,我们意外相遇,她抬头看我一眼,那一刻,我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我不知所措,结结巴巴地问道,请问,这……这里是艺术系吗?她嫣然一笑,是啊!我尴尬地笑笑,谢谢!然后我快步离开。

    后来,从邱月的同学阿牛那里我得到她家的电话。阿牛是我们宿舍的常客。闲聊之中,阿牛拿出手机把玩。我低下头,莫名地有些紧张。咦?你这手机不错,让我看一下吧!他随手递给我,这破手机,老便宜了!拿过手机,转过身,我打开手机通讯录,轻轻地翻阅着。终于,我看到了那个令我面红耳赤的名字:邱月。我掏出一支笔,偷偷地写在手心里。

    晚上,躲在被窝里,我偷偷地拨打那个电话。不一会儿,电话里传来清脆的“嘟嘟”声,不等对方接通,我连忙挂断了电话。电话果然能够打通,我欣喜万分,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周末的雨夜,我偷偷地打电话给她,竟然紧张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喂,你是谁?”电话中,她的声音依然那么温柔。

    我能清楚地听见自己的心跳。

    “喂?哪位?”

    我沉默着,说不出话。她也沉默下来,却没有挂断电话。

    于是,我匆忙挂断电话,一面喜悦,一面失落!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我始终没有勇气面对邱月。

    我一面默默地思念着邱月,一面消磨着平淡而孤独的生活时光。有一段时间,徘徊在那条熟悉的走廊里,因为见不到邱月,我一度情绪失落。直到她再次出现,我才重新振作起来。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邱月突然消失了。

    从此,我便再也没有见过她。

    一天傍晚,我独自来到校园的小河旁。我把已经鼓足勇气写好的情书,偷偷地撕碎,然后洒向了水中。

    河水无声,往事随风。

    生活继续,有爱就有恨。

    在我们周围,总有我们讨厌的人。

    我们的美学老师焦教授就是这样一个人。

    这是一个让人痛恨的家伙,因为他实在太猥琐和可恶了。有时候,给女生讲解问题时,他会把身体靠得很近,明显就是故意揩油。同学们看在眼里,恨在心里,默默地义愤填膺。

    真是禽 兽不如!我们偷偷地叫他“焦猪”。

    可是,就是这种品性的人,偏偏教授美学课,想想都觉得讽刺。

    每当有女同学问他,老师,您贵姓?他总是不知羞耻地故意咬文嚼字地说,老师啊,姓焦(谐音“性交”)。真是让人恶心啊,简直一点修养都没有,竟然毫不避讳!可是当男生问他同样的问题时,他却不耐烦地说,不知道我的名字,你干吗上我的课啊?自己查去。

    每次他和老婆过生日,都要通知全班同学。表面上,是邀请大家参加生日宴会,实际上不过只是收取礼金罢了。或者说,这应该叫作变相的收取贿赂吧!每次回到宿舍,大家都恨得牙根痒痒。可是,又能有什么办法呢?举报是行不通的,因为迟早都会被他发现的。我们想尽各种办法,与这个禽 兽斗智斗勇。比如,在生日礼物里塞垃圾,在他的书本里写脏话,在他的水杯里放小土块,等等。

    一天晚上,我突然受到一条陌生人的短信。

    “我是焦老师的爱人,有空来玩啊!那天在生日宴会上看见你,感觉你好有个性啊!焦老师不在的时候,你也可以过来玩哦!反正,我一个人闲着也是闲着。”

    唉!乌龟和王八,这两口子真是两个王八蛋!

    去你妈的吧!干脆直接拉黑。

    我们宿舍四个人,终于想好了一个收拾这个混蛋的办法。

    一个周六的深夜,我们用麻袋套住那个混蛋的头,狠狠地乱打一气。

    我们逃到我的出租房里,买好酒菜,好不快活。

    这大概是我们青春时候做的最疯狂的一件事了。那晚,大家都喝醉了。大家谈人生,聊未来,每个人都雄心壮志。很快,对未来的憧憬,便渐渐取代了教训焦猪的快感。沉醉之后,大家昏昏睡去,直到次日中午时分。第二天,在校内网的论坛上,我们看到了混蛋被打的消息。直到毕业时,也始终没有知道是谁干的。最后,学校只是发了一则声明:目前,事件正在调查中。从此,此事便不了了之。

    对于短暂而卑微的人生,我们的青春就像一部野史。

    我爱过一个人,也恨过一个人,这就足够了。

    倒在床上,昏昏沉沉中,鸟的尖叫,从背后响起。

    我又听到,焦猪总是发出很大的打嗝声。我烦躁不已,我真想上去掐住他的脖子,然后杀死他。

    独处时,寂寞涌上心头,欲望丛生。

    朋友,你相信爱情吗?你这个傻瓜。

    我怀疑整个世界。只有傻瓜才会相信爱情。最好不要让我相信爱情。我怕陷入爱的泥潭,无法自拔。

    公寓宿舍里。

    关好门,拉好窗帘,我不停地把玩自己的阴 茎。

    忽然听到敲门声,我一边问是谁,一边连忙收拾“战场”。

    打开门,安琪站在门口,笑容灿烂。

    好久不见,过来看看你!

    欢迎,欢迎!

    不请自来,你不会有意见吧?

    怎么会呢?

    嗯?怎么有一股子腥味?

    哦,刚才吃鱼了!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安琪坐下来,安静得像一首诗。

    大学就像天堂!我一直笃信不移!

    与那些渴望功成名就的文学男女相比,我只想做一个“文学硬汉”。

    我要像一把刀子一样去创作和生活。

    尊严,是我最后的底线。

    宁缺毋滥,宁死不屈!

    我发誓,我要做一个文坛的搅局者!

    没有才华?见鬼去吧!

    我做梦都在想,如何做一个硬汉?

    于是,我做了如下计划:

    第一步,改变讲话方式,从含蓄内敛到口无遮拦;第二步,突破自我,刻意爆粗口;第三步,熟练掌握尽可能多的粗俗的语言和词汇,诸如“妈的”“杂种”“混蛋”“贱人”“婊 子”“fuck you”“son of a bitch”,等等;第四步,坚定信念,哪怕,被人视为恶棍也在所不惜。

    为了给自己壮胆和进行练习,我首先在大街上找到一只野狗。

    在一个路口的拐角处,我稳定心神,缓缓站定。我必须给自己留一条后路。然后,我摆好架势,左手撑在大腿上,右手伸出手指,对着趴在角落里的那只愚蠢的野狗指指点点。

    ——嘿,蠢货,瞧你那副熊样!

    ——去死吧,你这个娘娘腔!

    ——狗杂种,我要拧断你的脖子!

    ——滚远点,你这个婊 子养的!

    我感觉自己越来越像一个恶棍了。

    校园里,并排走着四个男生:秦安、水手、小鹤田和我。

    背后,一个女生的声音传了过来:你们四人 帮啊!说完,女同学调侃了几句“四大才子”如何如何,便径自离开了。

    水手竟然突发奇想,冷不丁冒出一句:

    嘿,阿郎,你敢摸那个女生的屁股吗?

    大家愣了一下,开始起哄。我反问道:

    那我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打个赌嘛!赢了,我服你!

    来点实惠的!

    嗯——请你吃顿饭!

    太小气了吧?

    那你说怎么办?

    算了吧,我愿赌服输。我承认,我没那么流氓。

    哈哈哈,哈哈哈!

    望着前面越来越远的女生背影,秦安说了几个少儿不宜的荤段子。

    大家一笑而过。

    图书馆里,一女同学约我去借书。我欣然应允。

    当她弯腰找书的时候,我盯着她圆滚滚的屁股,只觉激情膨胀。

    走到一处偏僻而幽暗的角落里,我一把拉住她的胳膊。她愣住了,干什么?我大言不惭地说道,我想抱抱你!她的脸立马阴了下来,什么?你有病吧?我继续厚颜无耻,我没病,我就是想抱抱你!她一把甩开我,你再这样我喊人了。我的一颗心从云端落到了地上,生疼生疼。我语无伦次,你约我来,我以为……你……不等我说完,她红着脸,气鼓鼓地走了。她的屁股一撅一撅的,依然让我动心。

    我知道,我们的友谊到此结束。

    坦白讲,第一次见到安琪,我的第一想法不是喜欢,而是占有她。

    走在夏日的街道上,迎面走过几个结伴而行的性 感女子,我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想法就是:真想上她们啊!自然,也只是想想罢了!我想,我实在是太寂寞了!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深深地迷恋上一个当红日本女作家。不知道的人,一定以为我是她的粉丝。其实,我最真实的想法的就是——如果有机会能够和她上 床,那该多好啊!只要一想起她,我就仿佛看见:她一丝不 挂地赤 裸裸地站在我面前!她的肉体和她的才华一样美丽!每次想到她,我就欢欣不已!哦,她白皙光滑的胴 体是多么美丽啊!我爱她,我爱她的美丽肉体!此刻,就仿佛,我们并排躺在一张木床上……

    就像日本的传统祭祀活动铁男根祭疯狂地崇拜着阴 茎一样,我深深地崇拜着文学。文学,就是我的理想,我的梦。“我爱文学!”在中国,如果我这样说,不知道会不会被人嘲讽?在日本,当我对人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们只是淡淡地一笑,很好啊,既然有梦想,就一定要坚持下去啊!千万不要轻易放弃!当然,也有人开玩笑说,哦?你爱文学啊?我和你一样,我爱阴 茎!如果,有人把“热爱阴 茎”作为追求的话,这到底是不是也算一种理想呢?

    我、安琪和水手,第一次聚集在一起。

    “水手,你最近在读什么书?”我随口问道。

    “一本外国小说,世界名著!”

    坐在路边的小石板凳上,我们开始讨论起“文学”这个高雅的话题来了。

    正好,一个清洁工从我们面前走过。

    于是,我随口胡诌道——

    “一个清洁工写的小说,都可能比专业作家写的好看!”

    安琪笑着点点头,表示十分赞许。

    阳光下,水手低头不语,若有所思。

    十一

    关于青春,总是还没有开始,似乎就已经早早结束了。青春,往往都是用来回忆了。

    安琪?你的名字就是Angel天使的意思吗?

    安琪总是笑得那么灿烂。 

    我一直觉得,安琪就是落入凡尘拯救我的天使。

    终于,我还是与安琪走到了一起。

    后来,我才知道,小鹤田原来一直在默默地暗恋着安琪。有一次安琪过生日,小鹤田曾送给安琪一个爱心礼物,并夹了一张纸条,约好在校园的餐厅见面,一起吃饭,算作暗示和表白。安琪最终没有赴约,不知是没有发现纸条,还是婉拒。小鹤田从此一蹶不振,这就为什么有一段日子,他总是喜欢一个人独处,垂头丧气,郁郁寡欢。

    然而,当我们深情拥吻的时候,我的脑海中却总是浮现出邱月的身影。

    十二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李商隐在《无题》中如是说。

    李商隐,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个中国古代诗人。

    我们总是天真地以为,理想是高尚的。殊不知,梦想的背后,其实也有黑幕。

    我曾写了一部短篇小说,发给一家杂志社。后来,编辑给我发来短信,说小说的名字《爱的天使》太平,需要改一改。我发短信过去,请他指教一下。他说,不如就改成《性 感女郎》吧,时尚、大气、重口味,市场需要,读者喜欢!我直接晕倒,吐血不止!去你妈的吧,一群废物!你以为,我是写色 情小说吗?从此,我和诸如此类的编辑彻底“绝缘”!

    这些人表面道貌岸然,其实内心非常龌龊。水手突然冒出一句。

    我不知所以然,不知所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