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闲话开篇

    更新时间:2016-10-03 23:52:17本章字数:2184字

    妓女的历史源远流长,据说胚胎于东周的周襄王时代,成型、成长、发展于五霸争雄的春秋时期,离今天已经有两千七百多年的历史了。

    齐国最高领导人齐桓公手下有位政治精英叫管仲,他当时是齐国的政府首脑相国,他始无前例地在齐国一口气开设了七百家名叫“女闾”的妓院,首创了妓女职业,据说当时从业妓女多达万余人。当然,这些妓院当属国企,有的还是在管总理的直接领导之下的央企。

    请大家注意,这位开创妓院历史先河的管仲,历史上给他的定位是这样的:中国古代著名的哲学家、政治家、军事家。被誉为“法家先驱”、“圣人之师”、“华夏文明的保护者”、“华夏第一相”(百度百科《管仲》词条)。

    作为“华夏文明的保护者”管仲,他标新立异地开妓院当然也有超级合法的理由,那就是繁荣市场经济,增加国家财税,由风尘业领跑GDP,让国富民强起来。不知能不能这样说,齐国之所以能成为春秋五霸之中的大哥大,嫖客和妓女们的贡献功不可没。

    后来的历朝历代的统治者也视妓院为撬动国家经济杠杆的支点,时常出台政策号召、鼓励有志于国家经济发展的靓妹和俊男们积极参与其中。

    到了唐宋时期,妓院的企业文化得到了更进一步地升华,妓院格调也有所提升,基本上可以类似于我们现在只有富豪们光顾的高档会所了。妓女们也是当时百里挑一挑出来的女人中的极品,不仅秀外慧中,而且还是诗词歌赋、吹拉弹唱样样都会的旷世才俊。

    出入妓院的嫖客要么是富商、高官,要么就是公知或文化精英等高收入者了。

    在中国的风月历史长河里,先后涌现了无数的模范妓女,其中最著名的当属苏小小、绿珠、李师师、柳如是、董小宛、陈圆圆、顾媚、李香君、小凤仙、赛金花等人,号称中国古代十大名妓。 

    在这十大名妓之中,李师师更“妓”高一筹,她的顶级嫖客是当时在职国家元首宋徽宗。李师师是这一世界纪录的保持者,几乎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后来再牛的妓女都没能够超越她。

    陈圆圆也是一位狠角色,她抛一个媚眼就让吴三桂引清军入关,灭了闯王李自成。

    就是到了晚清,中国的国力衰败到了极点,中央政府已经濒临倒闭的边缘,可娼妓事业却仍然异常发达,硬是独力扛大梁支撑起了国家GDP的稳步增长。

    1900年义和团事变期间,德国驻华公使克林德在北京街头为清军枪杀。这一事件成为八国联军侵华战争的导火线之一。

    八国联军攻入北京后,掌权的女人慈禧撒脚丫子闪人,躲到了西安,一个没掌权的女人竟然在北京站了出来。

    这个女人就是妓女赛金花。

    赛金花因为有在德国从事外交活动的经历,会说德语,便以与占领北京的德国士兵交涉,还和八国联军统帅瓦德西有过情感交流,并劝说瓦德西不要在中国滥杀无辜,竭力保护北京市民。同时还苦苦劝说克林德的遗孀,以修建克林德碑牌坊的方式来了结克林德被杀一事。

    妓女赛金花干出了连慈禧太后就没能力干的大事,阻止了八国联军强盗在北京无休止的生灵涂炭,幸存的京城市民无不点赞,称之为“议和人臣赛二爷”。

    从上面内容看,妓女在关键时候竟然也能左右国家命运,救人于水火。

    1911年,民主革命成功,国家华丽大转身,变脸民国,原有的政治体制全面推翻,连后脑勺上标志性的辫子也剪掉了,有意思的是,娼妓制度却以宝贵的文化遗产形式一成不变的继承保留下来。

    民国成立后的最初几年,似乎更加繁荣“娼”盛,据美国学者甘博在《北京的社会调查》一书里估计,民国六年(1917年),北京私娼不下七千人。按此推算,当时北京的公娼私娼加起来要在万人以上。

    有花花世界之称的上海娼妓事业更为繁荣,据民国九年(1920年)上海“淫风调查会”的调查数据,当时上海注册从业娼妓总数为60141人,但这个数字还不包括外国娼妓和没有获得执业许可的暗娼,据估计,从事合法和不合法的娼妓总人数要在12万人以上(叶克飞,《民国名人狎妓史》,《新周刊》,2013年11月)。

    要满足这12万从业大军的生存需求,起码得有百万到千万的嫖客才能解决这一供需矛盾,可想而知,其利税一定相当可观,广大的妓女和嫖客们向捉襟见肘的国库注入了大量的真金白银。

    在这庞大的队伍中,不凡有佼佼者,甚至还出现了明星级妓女。

    在民国初年的上海,青楼里的著名妓女和现在的影视明星一样有大量的粉丝,其中不乏有政客、军阀、富豪、文化精英等成功人士。

    风月界在上海滩还不停地举办“花国”选美活动,就和现在选亚洲小姐和世界小姐可有一拼,也有海选、初选、决赛,也有新闻媒体推波助澜和社会广泛关注,更有热情地投票者。一旦某位妓女在选美中夺魁,那就闻名遐迩,身价倍增。

    投票者当然是对妓女们了如指掌的嫖客们,有钱的嫖客还大把烧钱买选票投给自己喜欢的妓女,所以,选美的结果往往受有钱人的左右,就和现在的赞助商影响选美结果如出一辙。 

    最初的几届,选出的前几名就跟传统的科举名次一样,也叫状元、榜眼、探花。自从 “大总统”、“副总统”、“总理”这样的关键词成为了流行的热门词汇之后,选美组织者便来了一个与时俱进,“花国大总统”、“花国副总统”、“花国总理”的名头就顺利成章地应运而生。 

    妓女们从事的是合理合法的职业,她们的社会地位也不低,人们“笑贫不笑娼”,对她们也很尊敬,对她们的称呼也很高雅,妓院里的当家花旦或称书寓,或称女校书,或称女先生,听起来就和知识分子差不多,不像现在张口就称人家失足妇女,甚至搞职业歧视称人家鸡。

    好了,闲话打住,我们带诸位穿越到青楼里的民国,去认识几位有故事的妓女,虽然内容有点重口味,但我们的主旨还是传递正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