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赛金花曲折的身世

    更新时间:2016-10-10 12:07:44本章字数:3247字

    赛金花在中国近现代史上是一个谜一样的女人,她的身世扑朔迷离,让人雾里看花。她的一生曾经经历几次大起大落,要么大喜,要么大悲,要么大善,要么大恶。

    低谷时她是苦命妓女侠,卖身还卖命;登峰造极时是风光无限的状元夫人、公使夫人,曾经拜见过著名的英国维多利亚女王和德国威廉皇帝,名扬于异邦。日子过得好时,她荣华富贵;日子混差了,全靠接济度命。她是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可在关键时刻,她又强壮得可抵挡千军万马。

    赛金花一生,做过状元夫人、公使夫人,坐过牢,几度做妓女,风光过,落魄过,她用她跌宕起伏的经历书写了她人生传奇,因而她时常成为文学著作和影视作品里的主角。仅传记就有多种版本,最著名的是刘半农的《赛金花本事》和张弦的《红颜无尽:赛金花传奇》。影视作品中,刘雪华、刘晓庆都扮演过赛金花。 

    曲折的身世

    1、有一个幸福的童年。

    据刘半农《赛金花本事》一书里介绍,赛金花姓赵,名叫彩云,祖籍徽州,为经商世家。她父亲12岁那年,因太平军和清军在徽州激战,一家人因躲避战火而逃散。

    她的祖父赵多明在苏州和一位叫朱胡子的人合伙开了一个颇有规模的当铺,她的父亲一人千辛万苦地寻到苏州投奔她祖父,从此就落户苏州。

    赵家住在周家巷,家道殷实,算得上是当地大门大户。她父亲作为富二代,不用说她母亲也不是等闲之女了。她是苏州本地人,姓潘,不仅长得养眼,性格也温柔。不过,婚后一直无生育,一直等到同治末年(1874年)她整整30岁时,才生下赛金花这个宝贝。

    赛金花小时候是一个机灵鬼,待人接物很有一套。七八岁时,家里只要有亲朋好友来访,她总是自告奋勇地充任迎宾角色,为客人装烟倒茶,热情接待。亲友们也很喜欢她,只要一到她家,都要打听她。

    小小的赛金花就是一个小人精,自然,祖父母和父母都视之为掌上明珠,是疼爱有加。

    到了十几岁时,赛金花长得就像她老娘一样养眼,又天生会打扮,擦胭抹粉,穿戴得体,再加上言行举止萌萌哒,街坊邻居人人都喜欢。

    有人羡慕忌妒恨地说:“这小妮子,不知将来要被那个有福的人娶了去!”(刘半农:《赛金花本事》,江西教育出版社,2012年10月)

    那时在苏州城内,很多人都知道周家巷有个很出众的靓妹。

    2、糊里糊涂上了花船。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赛金花做梦也没有想到,祖父的当铺会在一夜之间破产倒闭,赵家没有用多久便坐吃山空,由土豪变成了穷困户,一家人过起了苦趴趴的日子。

    赵家有一个使女,名叫小阿金,是赛金花的母亲陪嫁过来的。后来赵家越来越穷,已经养不起了女佣,就辞退了小阿金。

    小阿金离开赵家后,又到财主金石泉家里做使女。金石泉有一个妹子叫金云仙,她是苏州风月场里有名的皮条客,当时叫“拉纤的”,她善于交际,最拿手的好戏就是善于将良家女子打造成为风尘女子。

    金云仙早知赛金花长得水灵,是她所需要的那种女子的好苗子,只要培育适当,将来一定是一棵不错的摇钱树,便想引诱赛金花入行为妓,从中赚大钱,只是苦苦找不着拉她下水的突破口。

    这下好,有了机会,一是赵家变穷了,就是再高贵的女孩子也会穷则思变啊;二是赵家的使女小阿金到了金家,有了牵线搭桥的人了。

    心里打好了这个小算盘,金云仙便要小阿金经常邀赛金花到金家去玩,金云仙就趁势和赛金花套近乎,施点小恩小惠,加深感情,甚至为她洗脑。

    那时赛金花才13岁,虽然聪明,但也不失天真、幼稚,再加上从小就和小阿金很要好,所以也就对金云仙的不怀好意没有什么戒备,还以为金云仙这个大人是喜欢自己哩。

    相处了一段时间,金云仙感觉饵料已经下足,该是下钩的时候了。

    有一年春季的一天,小阿金把赛金花再次邀到金家,玩得正兴起时,金云仙提议说:“今天天气清爽,我们一起到外边去走走吧!”

    赛金花正玩在兴头上,自然也就不会反对。 

    她们就出了苏州城,到了郊外,看到河里有许多条装饰得很漂亮的船,有的船上还有人喝酒划拳,旁边还有拉弦的,唱曲的,看起来既优雅又热闹。

    处世不深的赛金花正看着稀奇,没想到一只船靠到岸边,船上的人对金云仙招手,示意她们上船。

    赛金花就这样糊里糊涂地跟着金云仙上了船,殊不知她上的是专供男人消遣取乐的花船。

    上船后,船里的男人便和赛金花逗趣谈笑起来,赛金花不知道这是男人们拿自己寻开心,竟然觉得这很逗,也毫不客气地和那些男人斗起嘴皮子来。

    在这条船上说笑嬉闹了一会儿,又到了另一条花船,还是和在第一条船上一样,和男人们说说笑笑戏闹一番就离开了。

    就这么一连上了十几只船,玩够了,乐爽了,赛金花才跟着金云仙回家。

    赛金花思想单纯,只知道这是玩,玩得爽,那晓得这是金云仙以到船上游玩为名试探她,顺势让她“出条子”了。

    何为“出条子”?

    就是干那种事的姑娘到外面陪嫖客吃喝玩乐。不过,不陪过夜的叫清倌,就和现在KTV里的陪酒女差不多。

    赛金花糊里糊涂里就做了一次清倌,金云仙的目的也达到了,不用说,接下来的日子赛金花就被牵着鼻子走了。

    当时花船上的行情是每一个清倌“出条子”得付四块银元。赛金花这次跟金云仙在各条船上“游玩”了一番,就凭空的赚了好几十块银元。

    我们别小看这几十块银元,以当时的购买力,这些钱可大派上用场。同时期在绿营里当兵的大兵,一月的军饷才二元哩。

    赛金花第一次出山,按皮条客所玩的伎俩,金云仙绝对不会让赛金花宝山空回的,多少要给她尝一点甜头。究竟第一次给了赛金花多少钱,赛金花自己秘而不宣,金云仙也没有四处宣扬,所以不得而知。可以肯定地说,金云仙一定分给赛金花钱了。

    尝到了甜头,赛金花又背着家人跟着金云仙上花船“游玩”几次,竟然被一个熟人认出来了,他惊讶地问:“这不是周家巷里的那个漂亮的姑娘么?”

    这么一来,便弄得满城风雨。

    这个小道消息又被传播者不断地进行了添枝加叶,最后传到了赛金花的祖母的耳朵里。

    赛金花的祖母很是郁闷,更是伤心,曾经堂堂的大户人家的小姐,竟然落魄到这种地步,让孙女在船上做船娘,她心里有一股无名火,但又不好对着可怜的孙女喷,只能天天唉声叹气。

    还是赛金花务实的老娘想得开,她劝老太太说:“家里的境况,这几年很是困难,叫彩云出去赚几个钱回来,多少总能有些补助。过一二年再给她物色一个才貌兼全的夫婿,好好的嫁了,也没有什么不对。”(刘半农:《赛金花本事》,江西教育出版社,2012年10月) 

    目前家境窘困,家里值钱的东西能卖的基本上都卖了,该典当的也当了,现在当务之急是解决温饱问题,不然就得挨饿受冻,祖母也实在是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只好忍气吞声地让孙女到花船上做船娘。 

    船娘是体面的说法,其实就是妓。花船上的妓有两种,一种是全方位地服务,包括陪酒和陪床,称红倌;另一种是只卖艺不卖身,只陪酒,不陪睡,叫清倌。

    赛金花只是做清倌,如同今天的陪酒小姐,如果拿捏得当,不仅能得到好处,还能守住自己的最后底线。

    赛金花正式上花船时,重新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叫傅彩云。傅和富同音,期望能从此能过上富裕生活。

    嫖客中有一个人称吴三大人的家伙,腰包里有几个闲钱,他就任性。五月的一天,赛金花陪他喝酒,不知赛金花哪里怠慢了他,他鸡蛋里挑骨头,找茬说赛金花服务不热情,发了牛脾气,还在船上大闹一场,发酒疯砸毁一些器皿,把赛金花吓得三魂丢了两魂。

    那次以后,赛金花好长时间不敢再上花船了。

    那时候,苏州做这种生意的花船很多,竞争也很激烈,有些花船自己配备有专职的船娘,叫作“坐舱姑娘”。有些花船里没有专职船娘,叫作“清船”。

    “清船”的工作主要靠像赛金花这样的非正规军支持,赛金花这样的游击队,也靠“清船”赚钱养家。

    花船生意最好的时候是在六月,那个季节天高气爽,那些官场上的老爷们和在商场上混得不错的有钱阔佬们都喜欢到花船上借着水风猛爽一把。 

    阔佬们上了花船,自然都要叫“条子”。吃喝事小,听曲逗乐事大呀。

    船娘“出条子”也很有规矩,男人们喝酒,船娘说是陪酒,其实是不许船娘喝酒的,可以喝茶,吃水果,嗑瓜子,吸水烟,也可抽大烟。 

    “条子”钱的价格几乎是统一的,清倌四元,红倌五元。

    清倌也不只是陪吃,更重要的是能自弹自唱小曲。

    赛金花靠的是脸蛋儿,唱功不怎么的,因为是半路出家,没有受过专门训练,临时抱佛脚赶着学了一些小曲,可比人家逊色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