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操旧业开妓馆

    更新时间:2016-10-10 12:28:40本章字数:2741字

    1、家里顶梁柱倒了。

    光绪十八年(1892年)洪钧的外交生涯结束,从欧洲回到北京,便留在中央部会为官,担任兵部左侍郎职,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担任国防部副部长,后来又兼任负责外交事务的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

    刚到总理各国事务衙门任职时,洪钧和赛金花住在前门外的小草厂胡同,后来觉得房子太小,不够住,又在东城史家胡同买了一座较大的宅子,没想到,家还没有来得及搬,洪钧就患了重病。

    洪钧刚走马上任时,便碰上了棘手的“帕米尔问题”。

    帕米尔是中国西北疆域的一个组成部分,英国和俄国都对这块战略要地垂涎欲滴。光绪十年(1884年),中俄签订了《中俄续勘喀什噶尔界约》,确定了两国在帕米尔地区的边界走向,帕米尔西北部被划入俄国版图,乌孜别里山口以南有一块中间地带。为了加强国防,清廷于光绪十八年在帕米尔增兵设卡,但俄国却对中国的正当行动横加指责。

    作为负责这一具体事务的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的洪钧,在俄国的强大压力下,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他主张妥协,在奏折中声称中国增兵设卡是错误的。

    同年夏天,俄国公然违背《中俄续勘喀什噶尔界约》,入侵帕米尔,强占了萨雷勒岭以西二万多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清廷不得不采取强硬措施。洪钧的态度也有了一些转变,但他仍然反对和俄国兵戎相见,力主通过外交途径和平解决,但外交努力毫无结果。 朝廷内,一些言官开始上书弹劾洪钧,说他骨质疏松,不硬气,对俄国太软弱,还说他献给朝廷的《中俄界图》的帕米尔部分有误,有利于俄国,渎职。洪钧解释说,此图仅是参考,不是拿它作为中俄边界的依据。

    然而,朝廷的官员们仍然对洪钧穷追不舍,吐槽又喷口水。

    洪钧受到了沉重地打击,悔恨交加,由此忧郁成疾,一病不起,于光绪十九年(1893年)八月病逝,享年55岁。

    洪钧逝世后,朝廷念他多年效忠大清的份上,宽恕了他的错误,光绪皇帝特地下诏说:“兵部侍郎洪钧,才猷练达,学问优长。由进士授职修撰,叠掌文衡,擢升内阁学士,派充出使大臣。办理一切,悉臻妥协,简授兵部侍郎。差满回京,命在总理各国事务衙门行走,均能尽心职守。……兹闻溘逝,轸惜殊深。加恩著照侍郎例赐恤。任内一切处分,悉予开复。”(杨民:《远去的背影》,中国文联出版社)

    对洪钧的葬礼,朝廷也很重视,派军机大臣李鸿藻亲自致祭,仪式相当隆重。

    等洪钧的儿子洪洛到北京后,赛金花和洪洛一起扶灵柩南下回苏州。到吴县接官亭,赛金花将灵柩和女儿德官交给洪家人后,只身回了娘家。

    2、巨额遗产被管家狠心私吞。

    洪钧去世后,留下了很多遗产。

    临终前,洪钧心中抑忧,病情越来越重,他自觉来日不多,心中最放心不下的是赛金花和她腹中尚未出世的孩子。他躺在病榻上,当着赛金花的面吩咐管家的族弟洪銮在账上拨给赛金花五万两银子 ,作为她和孩子出生后的生活费,让她们母子将来衣食不愁。

    哪知洪钧去世后,洪銮从票号里取出了五万两银子,在准备交给赛金花的一刹那,他望着那白花花的银子,改变了主意,昧着良心携款潜逃了,躲到某地做土豪美美地享受去了。

    苦就苦了赛金花,失去了丈夫,没有了风光生活,连养命钱也被狠心的管家侵吞了,以后怎么生活呢?

    赛金花这时才18岁,一时没了主张,便托人四处寻找洪銮。可找人就像大海捞针,难度可想而知。运气好,第二年的冬天,赛金花终于在上海马路上巧遇到了洪銮,便赶紧向他要钱。

    洪銮支支吾吾,一边花言巧语地搪塞,一边想着金蝉脱壳之计,趁赛金花说话功夫,他猛然钻进了人堆里,赛金花是小裹脚,想追,却追不上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消失在人群里。

    3、上海投资创业开妓馆。

    赛金花刚离开洪家时,有很多人上门提亲,她也有梅开二度的想法,不过,找了几个男人,基本上都是经济实用男和不靠谱男,没有一人能入她的法眼。这时才知道,自己的胃口被洪钧调高了,现在的心也高了,一心想着洪钧那样有权有势还有钱的男人。遇不到理想的人选,赛金花也就打消了再嫁的念头。

    这时,赛金花遇到了著名京剧明星孙菊仙的族侄孙三爷。孙三爷告诉她,上海满地是黄金,是赚钱的好去处。在孙三爷的鼓动下,金花跟随孙三爷来到了上海,想在上海创业,干一番事业,把自己打造成女强人。

    当时的上海繁荣“娼”盛,妓馆林立,生意红火。赛金花有过在苏州做清倌的经历,她便有了重操旧业开一家妓馆的想法。

    要创业那就得有资本投入,可赛金花这时手里已经没有多少钱。经过核算,要开一家一般规模的妓馆,至少要有七八千块银元的铺底金,用于租门面,室内外装修,招聘了性工作者,请女佣人等等。钱不够,赛金花开始变卖首饰和一些稍值钱的东西。这样还是不够,她又厚着脸四处借贷,好不容易才凑足了铺底金。

    赛金花在二马路鼎丰里旁边的彦丰里租了一个门面房,花钱包了两个长得还算养眼的姑娘,一个取名叫月娟,一个取名叫素娟,由孙三爷充当撑门人,万事俱备之后才正式挂牌营业。

    赛金花虽然是企业老总,但由于是创业阶段,在人手不够时,或遇到重要的大人物时,她不得不亲自身体力行。这种现象当时极为普遍,这叫做半“住家”,半“书寓”。

    赛金花虽然生过两次孩子,但年龄并不大,长得还算有些姿色,曾经做过状元、国家副部长的老婆,还出过洋,见过大世面,与维多利亚女王握过手,而且是妓馆老板,有着众多优势,再加上她有经济头脑,营销意识强,在她的香闺中,悬挂了大幅的洪钧照片,亮明自己是状元夫人、公使夫人。

    这样的炒作效果极佳,赛金花很快成为上海烟花柳巷中的一道独特的风景,再牛逼的名妓也没有她如此显赫的身份。

    时间一长,通过口碑自然营销,她的品牌也就在无形中树立起来,想目睹赛金花风采的人也多了起来。

    赛金花无意中走红,一些嫖客们也就顺势跟着起哄,怂恿她也挂牌按客。开始时她还能保持淡定,后来实在无法拒绝砸过来的银子,赛金花就取名“赵梦兰”,在每周的星期六和星期日两天见高贵的客人。

    因为不是全天候地接客,时间只有两天,一些嫖客们当然想要把握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啊,他们往往要提前好几天预约,所以,每到这两天,客人络绎不绝,门庭若市,生意火爆。

    遇到特别重要的客人,赛金花推不了,偶尔也“出条子”。不过,她要耍大牌,据说为她梳头娘姨就是两位,穿戴就更不用说了,仅头上的簪珥少说也值白银千两,还有项链、耳环、手镯、挂表等,都是名牌奢侈品,价值也不菲。出门坐的是当时最为豪华的红围子绿呢大轿,大轿后面还跟着打灯的、吹笛的、击板的、弹弦的,一路浩浩荡荡十几号人的阵容。

    像这样奢侈的服务,一般人享受不起,据说只有北洋大臣李鸿章为了和赛金花浅斟低唱,才如此排场过一两次。

    这时,上海风月界通过几次花国选美,选出了许多花魁,最有名的是林黛玉、陆菊芬、金小宝、张书玉等四大金钢。现在,初来乍到的赛金花竟然盖住了她们的名气,四大金钢一运筹帷幄,便主动前来拜访赛金花。几位名妓一来二往,便有了感情,经林黛玉提议,她们来了一个“桃园结义”结拜成姊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