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更新时间:2016-10-04 11:11:59本章字数:1314字

    楔子

    元和十三年,文帝薨,临终前将江山交给了年仅3岁的小儿子,三皇子,命皇后垂帘听政。

    太安一年初,小皇帝即位,称安帝。

    事发突然,朝中众人一时间难以接受,多亏臣相顶力相持,这才堵住了这朝中的悠悠众口……

    太后长子齐昱被封会稽王,平日住守封地,萧贵妃之子二皇子被封长沙王,官居大将军。

    太后为巩固皇家势力,决定将臣相之女顾若颜假与会稽王与皇家联姻,顾臣相自然是高兴的合不拢嘴,一个劲的赞成,但奇昱似乎不太高兴……

    “太后娘娘,此事乃是本王终身大事,岂能为了皇家势力而让本王与一个素昧平生的人成亲?此事断不可行!”

    太后那里也不松口,还答应若是答应此事,目的达到后的种种赏赐。齐昱无奈只好领旨谢恩。

    第二日退朝,齐昱刚出宫门走上集市,便听见百姓们的议论声。有的人为会稽王叫屈,让他娶一个不认识的姑娘太委屈了,她们都没机会了。有的人觉得晋国第一美男子娶臣相家的第一美女,门当户对,好不得意。

    奇昱本以为太后过几天才会下旨,可第二天奇昱刚进宫太后便当着朝中文武百官的面宣了旨命礼部侍郎择日定下婚期,下聘,完婚……

    太安一年,十二月,深冬……

    远处的送亲队伍仿佛与天融合了起来。

    江南的天气比都城绛州要潮湿些,天空飘来的雪花越来越多,雪下的也越来越大。

    臣相府的侍卫和礼部侍郎宋方和送亲的队伍浩浩荡荡的行驶在雪地上,四周一片白茫茫,什么也看不见。

    天色刚暗,送亲队伍就入了会稽城内,城外寒冷至极,人烟稀少,而城内却恰恰与之相反,城中家家户户灯笼红烛,街市被人流堵的水榭不通,大户家的华丽车马停在门口,马匹嘶嘶地相互招呼着,小摊贩游街串巷,为夜市添了几分热闹的色彩。

    顾若颜下榻于会稽城最有名的客栈——金缘客栈,大婚当日她也是从这里嫁出去。送亲的队伍忙活了整整一天早就累得不成人形的,刚到金缘客栈就纷纷倒榻熟睡了,顾若颜自然也不例外,一直睡到第二日日上三竿才醒来。

    “我这是在哪?”顾若颜抚着额头迷迷糊糊的从梦境中醒了过来,她起身穿好了衣裳,走出了房门准备实行她一路计划的事情——对!就是“逃!婚!”

    顾若颜本身就是极不赞成这门亲事的,让她嫁给一个从没见过的纨绔公子哥,那就等于是把刀子架在她脖子上一样,还不如让她去死好了……

    待收拾好包袱,顾若颜就偷偷摸摸地从客栈的后门逃走了。“唉,终于逃出来了!”

    顾若颜只自顾自的狂奔,在狂奔的同时还时不时的扭头看看有没有人追出来。

    “砰!”“啊!”“你眼睛是瞎的吗?也不看看这是谁,没规矩!”一名举着刀的侍卫冲着顾若颜大声怒骂道。“对不起,对不起……”顾若颜一时间尽顾着道歉,连自己摔倒在地上的时候把自己的腿给蹭破了一大块皮都全然不知。

    “慢着,姑娘你的腿没事吧?”一声温柔的关切之语将顾若颜给弄清醒过来。

    “没、没事!”顾若颜抬起头一看,她发誓她此生至今从未见过这般相貌的男子,美得妖孽,准确的说比女子还要美。他身着一身淡雅的白色衣服,一尘不染似与世无争的仙人般,随风吹过还伴随着阵阵檀木香。发髻以羊脂玉簪束至头顶,高挑秀雅的身材,手指纤细,腰系玉带,手持象牙折扇,姿态闲雅,尚余孤瘦雪霜姿。俨然一副贵公子的模样,唯独那嘴角的一抹微笑稍带些风流少年的佻达之气。

    “姑娘刚刚在下的侍卫多有得罪,还望你能包涵包涵,你还是随我回府去看一下伤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