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更新时间:2016-10-04 11:12:22本章字数:1141字

    顾若颜随着那男子回了城中宅邸,待抬头往那高大的门匾上看去,赫然写着两个大字——齐府。听娘亲说,会稽王就姓齐……完了!“不、这只是巧合、呵呵巧合。”被这两个字吓得六神无主的顾若颜正在进行严肃的自我安慰。却不知她的迟疑已经引起了那男子的注意。

    “姑娘,之前还为问姑娘你的名字,不知可否告诉在下?在下姓齐,单字一个昱,表字子皙。”

    顾若颜在之前还在不停的安慰着自己,不想这齐昱却给了她一个迎头痛击。

    “小、小女子顾氏若颜,参见会稽王。”顾若颜恭谨地朝齐昱行了低了低头行了个礼。

    哦?那倒有意思了,先前听朝中人说顾家千金刁蛮无理,喜怒无常难伺候的狠,今日一见却与传闻无一相同,看来是他多虑了。齐昱嘴角一扯,命管家待她先进府,待他通知了顾家送亲人在继续做打算。

    这边很平静,但送亲队那可就……有的忙活了。

    “小姐,小姐~”柳霖扯着嗓子在大街上叫唤着,可不管怎么叫唤就是没有人回应。他思量着若是小姐回了客栈,但客栈中却又没人,那该如何是好,于是柳霖一个转身跨上马背,朝着金缘客栈跑去。

    人算不如天算,柳霖刚到客栈齐家就送了封书信来,告知他们顾若颜在齐家,让他们不必担心。

    唉,着小姐真不让人省心,要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

    太安一年底,深冬。

    一大清早齐府上上下下就忙活了起来,因为今日是齐府少爷的大喜之日。这齐昱一宣布结婚,这天下姑娘不知心碎了多少,唉,只能说这是“天赐良缘”吧。

    顾若颜居住的中种了几棵玉兰花,白光耀眼,庭院中青白片片,雪花洒落,似与这自然景构成了莫名的和谐,浑然天成。微风吹过花瓣飘落,恰好有几朵飘进了顾若颜的房中。

    顾若颜躬身拾起了一片花瓣,唉,她就和这玉兰花一样人生由不得她自己,在家中不受待见,只因她是一房妾侍所生,如今竟还被自己的亲生父亲当作巩固自己权势的工具,心中一想忍不住的涌上了意思哀伤,恰巧此时她的贴身婢女走了进来,她赶忙拭去了自己眼角的泪花,放下花瓣往门外走去。

    “怎么了?”顾若颜故作冷静的朝兰香问道。

    “小姐,快些梳妆更衣吧,吉时到了。”

    顾若颜闻言褪去了淡绿的素衣,换上了光鲜亮丽的大红色嫁衣,插上了步摇金钗,带上了珍珠项链耳环。兰香看到了小姐快要嫁人的样子不禁快哭了出来:“太好了,小姐终于嫁人了,不用受欺侮了。”

    兰香给顾若颜披上了红盖头领着她去前厅顺利的拜完了堂,送入了洞房。

    顾若颜进房坐下之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对,一定要让他想办法把我给休了。”

    齐昱在今天拜堂的时候夸下海口道:“不瞒大家说,我酒量很好,今天我不喝醉便不去洞房!”

    众人山呼:“好!”

    哪知齐昱真是“千杯不醉”,众人都散了,他还在喝,直到一位老嬷嬷让他去洞房,他才离席,众人被齐昱灌的死醉,哪还有什么功夫去闹新房,早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齐昱离席后并未去新房与新娘洞房,而是去了此处最有名的醉仙居去“喝、花、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