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更新时间:2016-10-04 11:13:02本章字数:2142字

    大街上张灯结彩好不热闹,只因今日是会稽王的大喜之日,太后下令普天同庆。人流之中,一位身着华贵衣裳的男子走向整条街最热闹之一的处所——醉仙居。

    “呦~是七公子啊,今儿个又来找如烟的?快快快,里面请。”

    脸上堆满笑容的老鸨翘着兰花指亲自把男子迎进了醉仙居,并吩咐身边的小厮赶紧去把醉仙居头牌如烟叫出来迎接贵客。

    “七公子,你已经好些日子没来了。”

    如烟为被唤作七公子的男子倒了一杯烈酒,笑吟吟的捧到他嘴边。七公子顺势喝了下去,一手抱得美人在怀。

    “这些天有点事要处理,所以没来看你,怎么着,想我了?”

    冷硬的声音从面具里传出来,带着一丝玩味。如烟抬手轻轻的拍打了七公子的胸膛,嗔道:

    “那是当然,好久不来人家都想死你了。”

    如烟说着脸颊发红,害羞的躲进了七公子的怀中。这反倒引得七公子一阵大笑,他把杯中的酒一口饮尽。抱着美人共享良辰美景去了。

    子夜。

    顾若颜猛然惊醒,这才发现自己靠在床边睡着了,但是新郎却意外的不在这里。她取掉头上重重地凤冠,四处张望,除了新房之中的烛火还红彤彤的亮着,外面已经是一片漆黑了。

    诶,齐昱呢?

    作为今晚最重要角色之一的齐昱居然不知所踪这是顾若颜万万没有想到的,难不成,他也很反对这门亲事?顾若颜暗自揣测,两人本来就没有什么交际,更何况这次婚姻只是利益的纽扣,所以两人之间谈不上什么感情因素。这样反倒不错,两个人井水不犯河水,相敬如宾。顾若颜估摸着这都下半夜了,看样子齐昱是不会回来了,便脱了衣裳自己上床睡了。

    第二日清晨,当阳光从窗纸外透进来的时候,顾若颜便迷迷糊糊的听见门外有人在说话,依稀分辨出其中有一个声音是齐昱的。

    “王妃昨晚可有问起本王?”

    齐昱问门口的小厮,他衣衫整齐,仿佛一夜未睡。

    “王妃昨晚一直都在房中,未曾开门或者出门半步。这会儿估计应该还没醒,爷要进去看看吗?”

    清风自七岁就在齐昱身边照顾了,本来对调到新王妃服侍颇有意见,可是又不能反对,只得作罢。不过这个新王妃看起来不似私底下传说的蛮横,至少昨儿个晚上就没有因为王爷没回房而闹起来,反而是安安静静的待在房里。

    “不了,本王还要去上朝。你看好新王妃,把府里的规矩告诉她,让她自己好生注意。”

    齐昱说完转身会自己的房间,只听见后面清风低头应了一声。

    “走了?”

    闻声赶紧起床披上衣服的顾若颜还是没来得及与齐昱碰面,倒是把门外的清风吓了一跳。

    “王妃,爷刚走。王妃这是要起床吗?奴才这就为您准备梳洗。”

    清风被顾若颜吓到了,心里不禁对顾若颜的好感度下降许多,看来这个王妃做事冒冒失失的。不过清风也有作为一个奴才该有的素质,很快回过神低眉顺眼的应承着顾若颜。

    “好吧,不用麻烦你了,让兰香来就行。”

    顾若颜极为洒脱的回了房间,心底的那抹失落感瞬间就被自己埋藏。算了,时间还多着呢,也不在乎这会儿,等齐昱下朝回来了再和他商量自己心中的想法吧。

    清风点点头,去寻找那位陪嫁过来的婢女。不用他伺候也行,反正他乐得清闲。

    兰香迅速的整理好了顾若颜,顾若颜也不愧是外人所传扬的京城第一美女,肤如凝脂面若桃花,一笑倾城再笑倾国,前提是她得乖乖的待好不动。否则她一举一动之间那种不符合大家闺秀的洒脱气质就显露出来了,所以顾若颜又有“静美人”之称。

    不过,偶尔心细一回的顾若颜发现她的小丫鬟兰香似乎面色不太好。便在兰香帮她打理头饰的时候说道:

    “兰香,在这里如果有人欺负你一定要和我说知道吗?在这个王府里只有你是我最熟悉的,也是我唯一一个可以依靠的,所以我要保护你。怎么说我也是王妃,你若是受了委屈一定要和我说,我给你讨回公道。”

    兰香“扑哧”一声笑了。

    “小姐啊,您想多了,没人欺负奴婢。啊不对,现在该改口叫您王妃了。”

    顾若颜看见兰香情绪好转了才放下心来,随兰香打趣着自己。

    “是啊,王妃,好大的一个名头,那些女子都争着抢着要做这个王妃,可为何我不觉得这个王妃的头衔有多好呢?”

    幽幽的叹口气,顾若颜看着铜镜中被兰香打扮得更漂亮的自己,这世上佳人无数,她也算是独领风骚了。夺得了那么多的美称不说,还嫁给了第一美男,在其他女子的眼中简直就是前世修来的福分。可惜,她顾若颜根本就不在乎这些。

    “小姐。”

    兰香懂得顾若颜的忧伤,她们俩从小一起长大,只有兰香一直坚守在顾若颜身边,不离不弃。顾若颜以前受过的苦她都看在眼里,兰香实在是心疼这个女子。

    “其实,奴婢在为您感到愤怒。”

    看着顾若颜一头雾水的模样,兰香只得无奈的说:

    “就是昨晚王爷没有和您洞房反而是出门喝花酒去了,这事全府上下都知道,奴婢生气王爷太不把您当回事了。这新婚之夜哪有新郎弃新娘不顾跑去喝花酒的?何况他还是个王爷呢,也不怕别人说闲话,更不会为您想想,这事儿要是传出去,那些多嘴的人指不定会在背后说些什么。”

    兰香一脸的愤慨,似乎这被冷落的新娘是她,对于无良的某人一番指责。这个会稽王,都说他温柔俊美,不想也是个薄情郎,这刚娶进门的新娘子看都不看两眼就冷落了,自家小姐以后的日子看样子是不会好过了。

    但是顾若颜只是轻笑了一下,然后看着兰香。

    “傻丫头,我与他本来就没有什么感情可言,何必都要逼着自己迎合对方呢?再说既然他去喝花酒,那就证明他也不是一个好的依靠,迟早是要和他合离的,没有夫妻之实不是更好吗?”

    兰香恍然大悟,吃吃的笑着点头。原来自家小姐打着这个主意啊,也好,这个会稽王看起来人还不错,但是一接触就知道他有多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