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更新时间:2016-10-04 11:13:42本章字数:3004字

    “好了,兰香,我们出去逛逛,熟悉下这会稽王府,以后可能有很长一段时间要留在这里了。”顾若颜打断了兰香的腹谤,从梳妆台前站起身来,说道。

    “昨儿个进门的时候也没来得及细看,不过好像挺大的样子。”兰香连忙答应一声,扶着顾若颜伸出来的手,出了门。

    顾若颜和齐昱的新房坐落在王府的正中心,出了房门,眼前便是一座栽满青松红花、高阁留云的小院子。院中一道宽宽的过道,过道左右两边摆满了花卉盆景,几盆牡丹含苞待放、几株海棠花期正好,几枝梅花依然鲜艳、几朵水仙亭亭玉立……姹紫嫣红的很有些园圃的意味。

    “呵!”顾若颜看着眼前的景色,轻笑一声,说道:“一整晚闷在房里,进门的时候又盖着盖头,倒没想到这里环境还挺不错的。”

    “和咱们丞相府有一拼!”兰香也接口笑道。

    “嗯。”

    顾若颜轻轻点点头,沿着过道走出院子,迎面是一条宽阔的南北夹道,她自己的院子自然是座北朝南的,而院子对面、夹道的另一边就是丫鬟奴婢们居住的倒座小抱厦。

    以顾若颜的身份,自然是不会到下人们的房间去的,于是,顾若颜拐过了夹道,往王府中的后花园而去。

    后花园乏善可陈,无非就是时新花卉,珍稀树木。顾若颜生于富贵之家,这些东西见习惯了,因此并没有留连的兴趣,而且,相比于自己院中的盆景,这些草木花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同样是从别处移植过来的而已。

    出了后花园,又转上了一条小径,顾若颜的眼晴陡然一亮。只见前方竹木交映之中堆着几块太湖山石,又高又大的石头玲珑巧妙,石畔斜靠着一株大腊梅树,梅树旁边又有一个小小的人工开凿出来的池塘,池水晶莹剔透,春日早晨柔和的阳光洒在水面上,泛着粼粼波光。

    “我们府里也有太湖石,只是没有这里的大!”兰香轻叫着说。

    太湖石被称为天下山石之首,又因产量甚少,所以珍贵无比,从来都是皇家园林或者皇亲国戚的府邸才能拥有。顾若颜的父亲是当朝丞相,所以也曾蒙皇恩浩荡,被赐过几块,只是与眼前的太湖石相比,就小了许多。

    顾若颜知道,要不是因为要扶着自己的缘故,估计这会儿兰香已经蹦过去围着石头又笑又叫了。不过她也不以为意,她现在的心情很好,因为她对于兰香刚才将丞相府称作“我们府”很是满意,这说明在这小丫头的心中是和自己想的一样,会稽王府只是她们的暂居之地,迟早她们是会回去的。

    绕过池塘,前方便是王府的后门了,这里本已经没有什么好看的了,可是顾若颜却停下了脚步,盯着前方,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

    兰香顺着顾若颜的视线看过去,只见距离王府的后门右边十几步的地方,有两间茅草为顶的木屋,扉门紧闭,门上挂着一把大锁。不由得也有些吃惊,轻咦了一声,道:“这里怎么会有茅草屋?和整个王府的建筑不相配啊。”

    “嗯,我们过去看看。”顾若颜说着,便甩开了一直被兰香扶着的手,快步朝木屋走过去。

    兰香轻轻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心中暗想:自己的这个主子被人称作“静美人”还真是一点都没有错,安静的时候端庄大方,气质非凡。可是一到有什么事情引起了她的兴趣,马上就变得风风火火,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都没有了。

    兰香正准备追上前面的顾若颜,却突然听到后面传来一声大喝:“你们在干什么?”

    兰香一惊,回过头来看,却见清风站在身后,一脸的戒备。

    顾若颜也转回身看到了清风,看到清风脸上的表情很有些不悦,脸上的神色也冷了下来:“四处逛逛,不可以吗?”

    顾若颜毕竟是王妃,清风再怎么样也不敢明着顶撞她,看到顾若颜神情不善,便连忙换上一幅谦卑的微笑,道:“王妃说哪里话?您是主子,我们是奴才,您想做什么哪用得上询问我们可以不可以?”

    “你知道就好。”顾若颜冷冷地道。说完,不再理会清风,转身继续朝木屋走去。

    “王妃请留步!”清风在背后叫道。

    顾若颜再次停下脚步,转过头,眉毛一挑,望着清风不说话。

    “王爷正在前厅等着王妃,太后传下懿旨,召王妃随同王爷一起进宫呢。”

    顾若颜一愣,她本来以为木屋内一定有什么秘密,所以清风才会阻止她靠近,却没想到是因为太后召见。冷冷的表情缓和下来,道:“你先回禀王爷,我换了衣服就来。”

    “王爷已经交代过了,不用换宫装,太后说只是家常小聚,着常服便可以了。”清风道。

    “好吧,那我这便随你一起过去见王爷。”顾若颜说着,便朝清风走过来。

    清风连忙让到一边,低眉垂目做卑微状。

    到了前厅,齐昱已经在等着了。这还是顾若颜第一次近距离的看到这位传说中的第一美男,只见他穿一身黑色蟒袍,腰上系着犀牛角的玉带,头上戴着高高的银龙朝天冠,一股逼人的英气扑面而来。

    “呵!真的很英俊呢!”顾若颜微微有些失神,忍不住在心中暗想。

    齐昱却是一付冷冰冰的样子,似乎对眼前这位第一美女、自己的王妃的美貌完全无动于衷,开口冷冷地说道:“怎么这么长时间才出来。”

    “王妃正在后院闲逛,奴婢找了好半天才找到呢。”不等顾若颜说话,清风已经抢着答道。

    “后院?”齐昱微微皱起了眉毛,盯着顾若颜的神情若有所思。

    “就是碧波池后的后院。”清风又加了一句。

    听到这句话,齐昱的瞳孔瞬间睁大了,死死地盯着顾若颜一言不发。

    “怎么了?”顾若颜看见他那一张英俊的脸上似乎变得有些狰狞了起来,心头一惊,但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问道。

    “以后不要到处瞎跑。”

    好半天之后,齐昱从才牙缝中挤出这几个字。

    顾若颜只得轻轻点头,表示会照办。可是心里的疑惑却更加强烈,联想到之前自己想靠近小木屋的时候清风紧张的神情,她隐隐猜到了什么。

    “看来这王府中还有着不为人知、不可告人的秘密。”顾若颜想着,眼睛便瞄向了还站在一边的清风。“她应该知道些什么,可是她怎么会知道呢?她只是一个奴才,难道与齐昱有什么苟且?”

    想到这里,顾若颜便又释然了,主子宠幸丫鬟,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而且自己和这位会稽王爷不过是有名无实的夫妻,现在是,以后也是,用得着管他们的闲事吗?

    “太后还在宫里等着。”

    耳边传来齐昱依旧毫无感情的声音,顾若颜的思绪被拉了回来。轻轻点了点头,随着齐昱出了前厅,坐上了早已准备好了的宫轿,进宫去了。

    这是顾若颜第一次进宫,和想像中的完全不同,太后所居的慈宁宫不但不奢华,反而给人一种寒酸的感觉,甚至看起来不像是天底下最尊贵的女人所住的宫殿,所更像是尼姑吃斋礼佛的庵堂。

    顾若颜和齐昱一起给太后行完了大礼。太后便笑呵呵地拉着顾若颜的手在自己身边坐下,从自己手中褪下一块晶莹剔透的汉白玉描金凤纹样的滴珠玉镯,递给顾若颜,笑道:“从今儿起你就是我们皇家的媳妇儿了,这是婆婆给你的见面礼。”

    顾若颜连忙谢恩,又是一通三跪九拜,心里却想着:“这个媳妇儿当到哪一天还不一定呢!不过,看这镯子还不错,留着赏给兰香好了,不要白不要!”

    太后示意宫女将顾若颜扶起来,又拉回到自己身边,将顾若颜上上下下打量一遍,赞叹道:“模样儿真是长得好!第一美女和第一美男果然是天生一对,啧啧啧,看你们小俩口儿,站在一起就是一对人中龙凤,真是让我这个老太婆也有些羡慕了。”

    “太后谬赞,臣妾不敢当。”顾若颜轻轻地应,一付大方得体、大家闺秀的样子。

    “只是光般配还不行,”太后话锋一转,继续笑道:“尽快开枝散叶才是最重要的。”

    顾若颜一下子羞红了脸,这才刚成亲,而且还没有洞房,怎么开枝散叶!而且……自己也没有这方面的想法啊!

    可是这种话是万万不能当着太后的面说出来的,无奈只好装作羞怯状,低声回话道:“臣妾遵旨。”

    “呵呵,这就好。”太后一边笑着,一边将目光转到齐昱脸上,神情变得有些严肃起来,道:“听说你昨晚不在王府?”

    咦,太后怎么知道?

    顾若颜有些惊讶,低头用余光去看齐昱,却见他仍然一付面不改色的模样,淡淡答道:“哪有此事?母后听谁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