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更新时间:2016-10-04 11:14:42本章字数:3072字

    在被欧阳木原救下了之后,尽管顾若颜没有再多想,可是兰香的话却让她迟迟都没有办法心定。很少有这样可以说是心动的感觉,但是她始终不在告诉自己,一定不能够胡思乱想。

    就这样,走着走着,都没有发现,竟然如此快就已经到达了王府。当看到了王府上面那几个金光闪闪的大字,是那么的显眼的时候,突然内心产生一种近乎悲痛的感受,就这样一辈子在这里生存,不免感到有些伤感。

    一旁的兰香,看到小姐面露焦虑,便有些担心地问道,“小姐,您是怎么了?”顾若颜这才反应了过来,立马朝她看了看,并且表情严肃地对兰香叮嘱着,“兰香,今天我们在外面遭遇到的事情,你千万不要跟任何人说啊!”

    她的表情看起来是那么的凝重,但是这一点也让兰香感到很不解,“为什么啊?”她本来还打算一回到王府就将此事告诉齐昱呢。

    “也没有什么原因,你只要挺好我的话就行了!”顾若颜显得有些许的不耐烦,她也说不上来这是怎么样的一种感受,反正只要是自己的事情,她都不愿意向齐昱提及。

    兰香低下了头,尽管有很多的疑问无法理解,但是作为下人的她也不好多问什么,只是遵循着主子的命令。

    两个人先后进了王府,而顾若颜也装作什么都没有事的样子,淡定到根本看不出来今天在外面有遇到什么意外,当然齐昱更是没有可能知道了。

    相比市井区域,王府倒是显得安静了许多,没有那么多的人,一眼望去,都是一些高大的建筑,庭院里面种了很多的花草,这个季节正植各色的花儿开放,微风轻轻地吹来,整个王府都被一阵阵淡淡的花香所弥漫,带给人一种更加阿宁的感觉。

    而顾若颜尽管是一个非常活泼好动的人,也会很喜欢那些热闹的地方,但她从来都没有排斥过那个安静的地方,至少一个安静处更加可以带给她心灵上的慰问,不需要多想,就算是孤独的时候,那也是一个人。

    齐昱在从皇宫里面回来之后,心里始终都放心不下,对于太后说的那些话,他一直都惦记着,一刻都没有办法忘记。

    他想到,也许母后说的是对的,自己身为这个国家的会稽王,身兼重负,就算是不为了自己,也是为了整个国家好,而当下自己一个子嗣的没有,难免母后会那么的着急。

    他在顾若颜没有回来的时候,想了又想,最终决定要跟顾若颜好好的商量一下,不管怎么样,都不能太自私了,太后如今的年纪也已经大了,都不知道还可以活多久,难道作为太后的儿子,自己连这么一点点的小事都不能够为她做吗。

    正坐在大厅里面心事重重地喝着茶,而杯子里面的茶水也是一杯接着一杯的加,旁边的下人们都不知道平日里神采奕奕的会稽王现在是怎么了,怎么如此心神不宁,可是谁也没有敢上前去多问。

    就在自己沉默的那些时候,顾若颜刚好踏进了屋子。齐昱转过头来,看到顾若颜终于回来了,傻傻地坐在原位,愣了一下,片刻没有说话,倒是顾若颜意识到了什么,满不在乎地上前。

    她顺手拿了一杯齐昱杯子旁边的茶,一口就渴了下去,看来是太渴了。然后转头看着一直都盯着自己的齐昱,好奇地问道,“我是怎么了吗?脸上有东西?”她对于齐昱这样异常的反应感到很是奇怪,一边说话,一边摸了下自己的脸,还真以为自己的脸上是有什么东西,才会引来了齐昱的目光。

    齐昱这才反应了过来,面露尴尬的笑容,“没,没有。”

    “哦,哦!”顾若颜不在乎地回复着,也没有当一回事,既然没有什么事,她也就打算离开了,就在转身的一刹那,齐昱突然起身,然后来到了她的面前,“去屋里吧,我有话要跟你说。”

    顾若颜对齐昱突如其来的话感到不知所措,一脸的茫然,不过马上就给予了回复,跟着他一起进了屋子。

    刚进屋,顾若颜就很迫不及待地问齐昱,“你有什么事情要说啊?”

    一脸的无知,可见她完全猜不到齐昱到底要说的是什么,毕竟以前齐昱从来都没有在她面前说什么看起来比较严肃的事情,自然就对此感到颇为好奇。

    “我们圆房吧!”齐昱顿了顿,之后,抬起头,目不转睛地盯着顾若颜,一本正经地说道,那语气中丝毫没有半点的犹豫。

    倒是顾若颜对齐昱突然提出来的事情感到不知所措,她立刻就呆住了,她还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跟齐昱同房,最起码也不是现在的事情,可是为什么齐昱会突然提到,“你说什么?”她似乎以为自己听错了,非常不相信地再次问了一下。

    “我说我们圆房吧!”齐昱毫不犹豫地将刚刚的话再次重复了一遍,依然是那么的认真。

    “为什么?”这一次顾若颜非常迅速地追问道,“为什么是现在?”

    “难道不行吗?”齐昱本以为自己对顾若颜说这个事情,无非就是跟顾若颜通知一下,并没有想到她竟然会露出这么惊讶的表情,可想而知,顾若颜是有多么的不情愿,而此刻的齐昱是多么的失望。

    “我不要!”顾若颜二话没说,就断然的拒绝了,她的头很狠地转向了另一边,眼光并没有跟齐昱的目光相交,她这个时候不知道自己还可以跟齐昱说什么,好像突然感觉他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顾若颜不能够理解齐昱,自己的性格让她不愿意那么的妥协。

    “你说什么?”齐昱显得很纳闷,“不要?你觉得可能吗?”

    “为什么不可能啊,这是两个人的事情,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所以我也有权利去发表我自己的看法!”顾若颜义正言辞地说着。

    “难道你没有听到母后那么说吗?难道你不能为这个国家好好的着想一下吗?”齐昱搬出了国家,他只想到了他们两个人的婚姻本来就是政治上面的联姻,本来也是有所目的的,一旦婚姻触及到了政治,那么在所难免,肯定要考虑到整个国家的未来。

    “哼!你现在跟我说国家,可是就算我们的婚姻跟政治有关,但是我只是一个女子,不是一手遮天的皇上!”顾若颜对齐昱的话感到不可理喻,自己什么时候还能那么高尚,可是偏偏自己就只是一个弱女子,一个不甘于被命运安排的女子罢了。

    她的婚姻已经不是自己选择的了,难道未来自己还不能够选择吗?向来活泼的她都不愿意别人干涉自己的私生活,跟齐昱两个人的感情也从来都没有上升到那个地步,没有人可以勉强她去做一些自己非常不愿意的事情。

    “可是你别忘了,你在母后的面前是怎么答应她的!”齐昱见顾若颜那么的坚定,满肚子的苦水只有咽下去,这个时候,他并没有打算让步,在他看来一开始或许没有什么,但是后来的话,那顾若颜的拒绝就已经涉及到他的尊严。

    试想一个男人,难道连一个自己的女人都征服不了吗?那些市井的男子,家里面的妇人也是对其百依百顺,更何况自己的地位呢,就算是丞相的女儿,可是说到底也是一个女人,而跟自己成亲了,就是自己的女人,这个王府还容不得她来掌管。

    而顾若颜听到了齐昱提到了太后,突然想到了那天太后召见他们两个人的时候,亲口对她说的话,她的脑袋里面飞快地转动着,当日的情景可以说是历历在目,她记得很清楚,当时太后确实也很明确地表明了希望他们两个可以尽快的拥有孩子。

    想到了这儿,顾若颜开始生起气来了,她抬起头,一脸正义的样子,一点都没有觉得自己有哪一点是错的,“是,我是答应了母后,可是并没有说现在,为什么要那么快,以后的日子还有很多,凭什么你说什么时候就是什么时候啊?”

    顾若颜依然不肯屈服,她可不管什么国家的未来,什么传承子嗣,毕竟身体是自己的,而那个要为这个男人生孩子的是自己,她觉得自己不是不敬重太后,更不是对太后言而无信,只是现在的她一点都还没有一个心理准备,她的世界里,依然洁白如雪。

    “我是会稽王,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你无非就是一个女人罢了,你哪有那么多的为什么!”齐昱觉得忍无可忍,他在心里鄙视着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自己好说歹说跟她商量着,结果她倒好,脾气倒是上来了,可是自己也不是吃素的。

    可想而知,顾若颜顿时觉得心里是有多么的委屈啊,她觉得自己一刻都好像没有办法再继续待下去了,这样的日子,以后还怎么过呢,他们两个从来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在一起只会争争吵吵,更不要说有孩子了。

    无奈,谁也不肯让步,对方似乎各有各的理,争的面红耳赤,可是谁都不肯罢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