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钟小姐,你以为你是谁?”

    更新时间:2017-01-28 20:02:25本章字数:3216字

    回到家,钟意躲进卧室,扑到床上,捂着被子放声大哭起来。

    家里没有人。钟妈妈和钟爸爸可能带着乔桥出去玩了。

    电话铃声响起,钟意抹了抹泪,爬起来接了电话。

    是陈驹殷。

    “喂,钟意小姐,在家休息得怎么样了?别忘了明天早上八点,我准时在楼下等你哦。”陈驹殷声音轻快。

    难得他竟然还能强装轻松自在。

    “嗯……我身体有些不太舒服。”钟意说道。

    因为方才的放声大哭,此时钟意说话时也带着重重的鼻音,听起来真像是感冒了一般。

    “怎么又感冒了?”陈驹殷关切地问道,“早知道就不把你送回家了。你也是的,怎么还像个孩子似的不懂得照顾自己?”

    “嗯。”钟意不知说什么,只“嗯”着回应,眼泪却止不住地肆意流淌。

    “你好好休息,我跟妈妈说下周再去看她。”

    “嗯,好的。”钟意答应着,刚说完便赶紧捂住话筒,她怕自己的抽泣声传递过去。

    拿起纸巾,擦干泪,整理了一下情绪,钟意说道:“我这几天一直没去画社,也不知道那边怎么样了,估计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所以……你暂时不要找我了。”

    “哦……好吧。”

    挂了陈驹殷的电话,钟意打给了彭晶晶。

    “晶晶,你有时间吗?明天我们去爬山吧。”

    Q市本就是一个依山傍海的城市,市中山有好几座。钟意她们选了离家较近的伏山。

    “春天了,蛇会不会出来?”站在山脚,彭晶晶问道,“是不是得找根木棍‘打草惊蛇’?”

    “不会。”钟意道,“还不到蛇活动的时候。”

    “快4月了呢,冬眠该结束了。伏山上的蛇特别多的。”

    “不会那么倒霉的。”

    “好吧。舍命陪君子吧。”

    最终还是彭晶晶妥协了。

    初春,爬山的人并不多。钟意只想通过爬山来排遣心中的苦闷,因此,一路并不多说话,只闷声地向前走着。

    彭晶晶闲不住嘴,追上了钟意,“哎,钟意,这些天你一直没去画社,到底怎么了?”

    “不是跟你说了嘛,我感冒住院了。”

    “感冒还要住院?真娇气!都怪某人太宠你!”

    “晶晶……以后不要再跟我提陈驹殷。”

    彭晶晶一个弹跳,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钟意,你怎么了?陈总他得罪你了?你别傻了!天底下哪有那么好的男人!”

    “晶晶,你别问了。”

    彭晶晶不干了,她一把拉住钟意,“到底怎么了?我跟你说,我敢保证,陈总是我见过的最最好的男人,不管发生了什么,钟意你一定要相信他!你千万不能相信那些小报上的胡言乱语……”

    “晶晶,你在说什么啊?什么小报?”钟意问道。

    彭晶晶本来是见过Q市早报上报道的陈驹殷的花边新闻,她以为钟意也看过报纸,所以要跟陈驹殷分手,但是,现在看来她好像根本不知道这回事。

    “没,没什么小报……反正,我这个外人都相信陈总,你呢,不管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都当他们是狗屁就是了。赶紧把自己嫁到陈家,我等着跟你沾光,到那时,如果有人想采访‘陈太太’,必须过我这一关,给我塞个红包啥的,我可以考虑引见。”彭晶晶又犯了狂想症。

    钟意看着彭晶晶在那里疯癫,心里五味杂陈,半晌,才问道:“晶晶,如果是我变心了,你信吗?”

    “啊?”彭晶晶大叫起来,惊得嘴巴都合不上,“钟意,你是不是感冒发烧,烧傻了!你变心?天底下还能有比陈总更好的男人吗?再说了,你凭什么啊?你看看你,啊,快三十了,虽然还有那么一点点姿色,但是身材很一般,一点都不丰满,缺少诱惑力,而人家陈总,钻石王老五不说,人家还长得帅,你看看报纸上,那些记者随意抓拍的侧影都那么英气逼人,哦,不,好像是个背影……”

    “晶晶……”钟意打断了彭晶晶的疯言疯语,“有些事,你不懂。我今天约你来爬山,是想让你给我一些离开他的勇气,不是让你来损我的。”

    彭晶晶见钟意竟然是来真的了,更加疑惑不解,“钟意,你怎么了?为什么啊?陈总他真的挺好的,你错过了他,再也遇不到比他更好的了。”

    “我说过,有些事,你不懂。晶晶,我希望你永远做我最好的朋友,支持我。”

    “我会的,钟意。可是……”

    “不用说了。”

    ……

    爬了一上午的山,中午时分从另一座山头下山,山下便是一处休闲美食街。

    彭晶晶被钟意的话弄得心情也很不晴朗,瘫坐在椅子上等待美食的她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而钟意,也是一副黯然的神色。

    “咦?那不是王昕斓吗?”彭晶晶突然大叫了一声。

    钟意转头,果然看见王昕斓背着一个背包站在餐厅柜台前。王昕斓身后,一位男士也紧跟着进了餐厅---正是沈琦!

    “那个男的是谁?”彭晶晶自言自语,“看样子,是她男朋友。”

    王昕斓也很快地注意到了钟意她们,大步走了过来。

    “钟姐!晶晶姐!真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们,你们也去爬山了吗?”

    “嗯。真巧啊。”钟意起身回应道,“快坐吧。”

    沈琦也走了过来,摘下墨镜,“钟小姐,幸会。”

    “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沈大夫。”钟意道。

    彭晶晶看着这三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好像很熟络,弄半天只有自己是个外人,心里纳闷了。

    “这是我朋友-彭晶晶。”钟意介绍道。

    “你好!彭小姐。我叫沈琦,中心医院心胸外科大夫。”沈琦自我介绍。

    “你好!沈大夫。”

    两人握手相识。

    食物陆续地上来了。

    众人互相推让了一番就开吃了,毕竟爬山是个体力活,这会儿大家都饿了。

    吃到一半,沈琦突然开口问道:“怎么没见陈总也一起来?他不会周末也加班吧。”

    钟意不知如何答复他,只好微笑了一下,却不作声。

    沈琦却并不罢休,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钟意以为他要打电话给陈驹殷,直到听到他说:“喂,江爰,这次你输了,你的陈哥哥没跟钟小姐在一起……愿赌服输,记得下次请我吃饭……哈哈哈……”

    这两人竟然用“陈驹殷是否和自己在一起”打赌!而且还当着自己的面调侃此事,简直太无耻了!

    江氏父女逼自己离开陈驹殷,沈琦又在背后补刀,这些人简直禽兽不如!

    钟意腾地站起来,拍了一下桌子,“沈大夫,我想事情的来龙去脉你也应该清楚,我既然已退让,你们也不必再苦苦相逼!”

    “啊!钟小姐火气还很大啊!”沈琦笑看着钟意道,“我刚才说什么了吗?只是与朋友开个玩笑而已,关钟小姐什么事呢?”

    “你算个什么东西?”没等钟意回击,彭晶晶先站了出来,“我们钟意是你取笑的吗?”

    “喔!彭小姐火气更大啊!”沈琦哈哈大笑起来。

    “沈大夫,请你自重!”钟意厉声道。

    “钟小姐,你以为你是谁?”沈琦拍桌而起,“一个小小的画师而已,凭什么来教训我?”

    看来沈琦是摆明了来羞辱自己的,钟意看着他狞笑的样子,心里一阵厌恶。

    这个沈琦到底是哪一路人?

    现在看来,他肯定不是站在陈驹殷这一边的,那么,他与江爰是一伙的吗?

    看到钟意怒视着自己,沈琦更加不悦,拿起面前的水杯,泼向钟意。

    钟意没有防备,被泼了一脸的水,狼狈不堪。

    彭晶晶发了疯似的,冲过去,扑到沈琦身上就撕,“你个臭流氓,竟然敢欺负我们钟意,看我不教训你!臭流氓!”

    沈琦毕竟力气大,一把便将彭晶晶推开老远。

    彭晶晶又冲了上去,这回她聪明了,朝着周围大喊道:“大家看一下啊,这个人是中心医院的医生,他个臭流氓,想欺负我……”彭晶晶边说着,边呜呜哭起来。

    餐厅里就餐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到彭晶晶大哭都以为真是像彭晶晶所说的那样。有几个年轻男人仗义地走过来,推了一把沈琦道:“喂,医生就了不起啊?医生就可以欺负女人啊?”

    “走开!”沈琦摆了一下推他的男人。

    “啊?还很有理儿似的?看老子今天不教训你!”男子说完,一拳落在沈琦脸上。

    啊!

    “别打了!”王昕斓大呼着。

    场面乱作一团。

    彭晶晶趁机拉着钟意飞快地跑出了餐厅,出门拦了一辆出租车,两人迅速地钻了进去。

    “这个沈琦,老娘有的是法子收拾他!”彭晶晶恨恨地道。

    “钟意,这事得让陈总知道,让他为你出头!”

    “晶晶,谢谢你!……我和陈总不可能了。”钟意说着,有些哽咽。

    “钟意!到底怎么了?”

    “别问了,晶晶。”

    “怎么能不问呢?好好的,有什么想不开的?要是有陈总在,那个沈琦他敢欺负你?他就不怕你告诉陈总?”

    彭晶晶的话一下子点醒了钟意:是啊!沈琦今天的举动真的很反常啊!他明明与自己没有什么怨恨,为什么故意找茬来羞辱自己呢?如果他是为了江爰而报复自己,可是现在自己已经退出了,还有这个必要吗?那么……难道……他是要逼自己不离开陈驹殷?那就更不对了,自己离开陈驹殷不正是他和江爰所一直希望看到的吗?除非……除非沈琦和江爰根本不是一条心!

    钟意细细地揣摩着这件事情,总觉得哪里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