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总有一天他会身败名裂

    更新时间:2017-01-31 20:07:57本章字数:3265字

    公司里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陈驹殷看着王昕斓上楼后,便开车往公司赶。

    临别时,王昕斓嘱咐他:“陈总,记得买‘宝贝’牌猫粮,其它的牌子这些小猫们吃不惯。”

    他答应了。

    路上,他打开手机,发现有好几个未接电话,有几个是江爰打来的,还有一个是陈敬达打来的。

    他拨通了陈敬达的电话,“陈副总,什么事?”

    “陈总,您在哪里啊?那个,我刚才去找你,张秘书告诉我江小姐在您办公室里等了很久了。”

    啊?江爰去了锦逸大厦!看来,现在回去的话又少不了一顿吵闹。

    “好的,谢谢你。”陈驹殷盘算着怎样可以把她打发走。

    “陈总,江小姐一直在那里等着,也不是个事啊,我怎么跟她说?”

    陈敬达的意思也是:我怎样可以打发她走啊?

    陈驹殷当然也明白。

    “你告诉她,我下班后去她家。”

    “好的!”

    这招果然灵验,听到陈驹殷会去自己家,江爰高兴地从椅子上跳起来,扭着屁股飞快地走了。---她要回家提前布置准备一下。

    江爰前脚刚走,陈驹殷就回了锦逸。

    一大堆的事情等着自己处理,开了两个内部会议,接待了一个访客……

    这段时间,公司的事务很多,偏偏又有一堆私事烦恼着他,陈驹殷分身乏术,到晚上7点忙完一切时,已是筋疲力尽。想起还答应江爰要去她家,也不能食言,否则以后这招就不灵了,再说,也该坐下来跟她好好谈一谈了。

    到了江爰的家,摁了门铃,开门的不是王妈,竟然是江爰自己。

    “陈哥哥!”江爰一下子扑了过来,搂住陈驹殷的脖子,“你可来了!”

    陈驹殷好不容易从她的胳膊环中挣脱出来,又被她挽起胳膊。

    “王妈准备了很多菜,只等着你来了。”江爰兴奋地说。

    “哦。”

    上了楼,江爰在二楼的大客房里摆满了一桌的菜。

    “怎么不在楼下客厅?”陈驹殷问道。

    “楼下客厅是招待普通客人的,你不一样。”

    “哦。”王妈端来了擦手毛巾,陈驹殷边擦着手,边说道,“江爰,我今天来,是想……”

    “陈哥哥,你不要说了,这么晚了,肚子一定饿了,先吃菜。”江爰不给他说话的空隙,又殷勤地帮陈驹殷夹菜。

    就完餐,江爰又让王妈在阳台上备了红酒和点心。

    “那个王昕斓是个骚货,配不上哥哥。”江爰倚在栏杆上摇着红酒说道。

    “嗯?”陈驹殷没想到江爰这样直接地贬低王昕斓。

    “那个钟意嘛,还算不错,只是人家有别的心上人了啊……对了,我找人跟踪她,偷拍了很多照片,我拿给你看。”说着,江爰拉开抽屉取出一个信封,放到台子上。

    陈驹殷并不去拆那信封,却反问江爰,“钟意虽然有心上人了,但是你也承认她能配上我,是吧?”

    “啊?我没说过。”

    “江爰,你应该去寻找你自己的幸福。我不适合你,真的。”

    没想到陈驹殷竟然直截了当地重申他的态度,江爰有些承受不住。

    “陈哥哥,我非你不嫁!”

    “别闹了。”

    “我不是闹,我说的是真的。我是做过很多令你不开心的事,可是那都是因为我想和你在一起,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更好的法子,所以我……”

    “所以你就要想办法拆散我和钟意,对吗?”

    “你说什么啊?我听不懂。钟意她移情别恋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江爰理直气壮地辩驳,“你不信,你看这些照片!”她把照片铺开来,摆在台子上,“你看看,这张,她和那个林东贤又说又笑的,多亲密啊,你看,她哪里有一点伤心的样子。还有这张,你看,他们两个还牵着手,柔情蜜意的……”

    江爰尽力地搜索着能刺激到陈驹殷的词来形容她作为旁观者的感受。

    陈驹殷看着这些照片却面无表情。

    过了片刻,他才说道:“把这些照片都扔掉。我不想再看到。”

    看到陈驹殷冷冷地表情,江爰心里也有些害怕,乖乖地把照片收了起来。她不确定这些照片到底有没有刺激到陈驹殷敏感的神经,是不是能达到预期的效果:使陈驹殷彻底放弃钟意。

    “陈哥哥,我还有一样东西要给你。”江爰拿出了《股权转让书》递了过去。

    陈驹殷瞥了一眼,“这不是我应该得的,我不要。你自己留着吧。”

    “你拿着!”江爰硬往陈驹殷手里塞。

    “我说过我不要了。”陈驹殷生气地摆开江爰,江爰一个趔趄后退了一步,碰到了旁边的桌子上。

    咣当!

    桌上的一个盒子因为震动掉落了下来。

    陈驹殷回头看,只见一枚钻戒从盒子里滚落出来。

    他看到那枚自己亲手挑选定制的钻戒,在地上闪着光,那正是自己送给钟意的求婚戒指。

    他拾起戒指,紧锁起眉头,“这是怎么回事?这枚戒指怎么会在你这里?”

    江爰知道完了,这回他是彻底生气了,她怎么辩解他也不会信。

    “这是钟意送给我的。”她撒谎道,却掩饰不住自己惊慌的眼神。

    “不可能!钟意不会把这枚戒指送给你的!”他大怒,“是不是你逼她的?”

    “我没有!”

    “江爰,我没想到你会是这样的无可救药!”

    “陈哥哥……”江爰想要去拉住要离开的陈驹殷,却被他狠力一甩,跌倒在地。

    江爰看着陈驹殷愤怒地离开了:他一定愤怒极了,因为汽车的马达声似乎也是愤怒的。

    江爰知道完了,她连忙给钟意打了个电话,“钟小姐,陈哥哥知道你的戒指在我这儿了,我希望你帮我个忙,千万不要说戒指是我逼你给我的,一定要说是你主动给我的,一定要这样说,求求你了……”

    钟意握着手机,不知道说什么好。

    “求求你了……”江爰哭着说,“我保证我会把我爸爸的股份全部给陈哥哥,我保证我会做个好妻子……”

    “好。”钟意说。

    挂了电话,钟意也忐忑不安起来。

    但是结果却出乎意料,陈驹殷并没有打电话向自己求证,他仿佛已经彻底从自己的生活中消失了,并且好像不会再出现了。

    一个月过去了。

    正是鲜花满城的春季。

    马路两侧开满了灿黄的迎春花和连翘,山上的杜鹃和桃花也开了,远望如粉云片片。

    江爰自从因为戒指的事情惹怒了陈驹殷,便再也没敢去找他。她想,都过了这么久了,也该消气了吧。

    虽然陈驹殷生气了,但是有一点她很高兴,那就是这段时间陈驹殷竟然一直没有去找过钟意,这就说明他已经决心彻底与钟意分开了。虽然她也获得了陈驹殷和王昕斓偶有在一起的消息,但是无非就是一起喂喂小猫,一起吃个饭什么的,并没有进一步的发展。江爰觉得,那个王昕斓只会是陈驹殷无聊时的消遣品,绝对不可能成大气候,所以她并不担心。而自己与陈驹殷的关系,江爰相信会慢慢修复的。

    坐在办公室里,江爰正得意着,秘书通报说沈大夫来了。

    “沈琦来干什么?”江爰嘟哝着,“真不想见他。”

    “江小姐,外面春光正好,怎么还待在办公室里?”沈琦进门便问道。

    “一个人,去哪儿都没意思。”

    “我带你去啊!”

    “你还是先想法子把绿帽子摘了吧,本小姐可没心思跟你出去。”江爰并不领情。

    被江爰这样一羞辱,沈琦的脸刷地白了。

    江爰看在眼里,不屑地扬了扬下巴。

    “江爰!别忘了当初你求我帮你忙的时候,如果我把这些事告诉陈驹殷,你想一下他会怎么做?还有,如果陈驹殷知道了钟意和林东贤是在演戏,他又会怎么做呢?”

    沈琦的话一下子击中了江爰的软肋。是啊,自己有太多的把柄在沈琦手里了。

    她无言以对了。

    “江爰,江叔的《股权转让书》是不是在你手里?”沈琦突然问道。

    江爰愣了一下:沈琦怎么会知道的?这件事情只有她和爸爸两人知道……难道是爸爸告诉他的?不可能,爸爸明明是让自己把《股权转让书》给陈哥哥的……到底怎么回事?……不能承认,看他什么反应。

    “没有。”江爰说。

    沈琦的脸一下子冷起来,“江爰,我希望你认清楚,谁是真心在帮助你的人,谁是真心对你的人,你要是把《股权转让书》给了陈驹殷,你就是这个世上最大的傻瓜,他拿了钱也不会娶你。”

    “陈哥哥不是你说的那样子,我把《股权转让书》给他,他都不要……”江爰脱口而出,但立马又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捂着嘴不说话了。

    “江爰,你还是不相信我……我只是想保护你。”沈琦一脸无奈的样子。

    “我不想提这件事情了。”江爰说。

    “好。不提了。”

    “不过,有一件事情,还需要你的帮忙。”

    “你说。”

    “我要让钟意彻底死心,让王昕斓离开陈哥哥。”

    “然后呢?”

    “这个不要你管。”

    “然后,你就跟你的陈哥哥在一起,然后把我抛弃,对不对?”

    “我只要跟陈哥哥在一起,其他的我不管。”

    “你如果是这样打算的,我不能帮你。”

    “你不帮我是吧?好!我自己想办法。”江爰拍着桌子大叫。

    “你最好别弄巧成拙。”

    “不要你管!”

    “好,我不管。”沈琦觉得江爰已经无可救药了,他转身走到了门口,又站住了,“江爰,陈驹殷他不是一个可以让你托付终生的人。他现在高高在上,但是总有一天他会身败名裂。”沈琦说完,大踏步离开了。留下江爰在那里琢磨着他这话的意思,却琢磨不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