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我的新娘子跑了

    更新时间:2017-02-04 20:12:50本章字数:3850字

    晚上,拖着疲累的身体回到家,钟意一下子瘫坐在沙发上。

    钟妈妈走上来,在钟意身旁坐下,“你跟那个陈驹殷,真的……吹了?”

    “真的。”钟意有气无力地回答。

    “你这是何苦呢?”

    “妈,你不懂。”

    “我怎么能不懂?我还能看不出你的心来?”

    “明天,我去参加他的订婚仪式,妈,你在家帮我带乔桥……我,参加完仪式后想去海边散散步,晚点回来,你不用管我。”钟意像在呓语。

    “你去吧,我不管你!你自己的幸福,你不好好把握……”

    “妈---你别说了!”钟意忽然有些控制不住情绪,捂着耳朵不想再听唠叨。

    钟妈妈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不再说话。

    4月28日。

    陈驹殷不愧是Q市年轻才俊中的第一号人物。受关注的程度简直不亚于当红明星。

    钟意从出租车走下来时,看到凌都大酒店的门口已经聚集了众多记者,大家都是闻风而来,毕竟今日之后Q市颜值最高的钻石王就成了别人的老公了,这是很多粉丝们不愿意看到的。预计几天之内陈驹殷订婚的新闻将长占各大媒体的头版。

    钟意选择从一个小侧门进入,想避开记者们的眼光。毕竟几个月前她也曾经入过他们的眼,或许还有人记得她,万一再来个追问,自己真不知将如何应付。

    还好!没有人还记得她。

    钟意舒了一口气。

    走到入口处,远远地看到宾客们已经坐满了大堂。洒满玫瑰花瓣的地毯两侧淡蓝色的无尽夏装饰成的拱门梦幻至极。水晶帘从屋顶垂下,闪着华光,一直延伸到婚台上。

    此时,主人还未现身。

    钟意把目光定在离自己最近的那个拱门上,她看到了那簇簇开得正盛的无尽夏,灿烂地交织在一起准备迎接一个新人,这是自己最爱的花朵,可此时它们迎接的伊人却不是她。

    钟意把请柬交到门童手中,立即有侍者走上前来:“您好,钟小姐。请随我来。”

    钟意被引领到一张在角落里的桌子旁坐定。她打量着同桌的宾客,没有一个熟人。他们这一桌在角落里不说,头顶的灯光也极其暗淡,听他们谈话,钟意大体猜测出了他们的身份—锦逸集团的几个年轻的中层员工。

    “哎,文琳,你说像咱们陈总这样优秀又帅气的男人,不知新娘子得美成什么样,不然怎么能与我们陈总般配得起?”

    “是啊。听说长得挺美的。”

    “哎,你们没听说吗?这个新娘子原本是陈总的朋友-中心医院沈大夫的女朋友……”

    “沈大夫?就是那个年轻有为的留学博士?报纸上介绍过他哦。”

    “就是他!听说人长得也蛮帅的……”

    “可惜啊,还是没有咱们陈总有魅力。”

    “这么说,陈总是夺人所爱咯……呵呵……”

    “陈总威武!”

    ……

    夺人所爱也算威武??

    这是什么逻辑?

    钟意感觉自己已经严重落伍了。

    “你好!我是冯岩。你是哪个部门的?怎么从来没见到过呢?”这几个女人中的一个终于留意到了钟意这个“外星人”。

    钟意本来只想安静地待着,但是人家都主动打招呼了,也不好再做隐形人,微笑了一下,回答道:“我叫钟意。”

    她不想把自己的身份说得太清楚,只简单地报了姓名。

    “钟小姐是哪个部门的?”那个叫冯岩的女孩继续追问。

    “我……我不是锦逸的员工。”

    “哦……”冯岩一副若有所悟的样子,眼珠子骨碌碌地转着。

    其他几个女孩也突然变得机警起来,有什么话只窃窃私语,不再高声谈论。看来,她们把钟意当成新娘的朋友了,故意要避着她。

    钟意摇头苦笑,起身来到一处较为僻静的地方坐下。

    “钟小姐,怎么偷偷躲在这里啊?”一个女子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钟意回头,只见江爰和沈琦正朝她走来。

    江爰走近了,打量了钟意几眼,摇了摇头,“啧啧,钟小姐这一身打扮真是美极了,你瞧瞧,这一身红装,跟个新娘子似的,真喜庆!要不是大家都知道了,今天的主角不是你,我还真要把你当新娘子又嫉妒了呢……哈哈哈!”

    钟意知道江爰“狗嘴吐不出象牙”,众目睽睽之下也懒得跟她计较,只回了句:“被江小姐嫉妒?不敢!”

    “谅你也不敢!”江爰得意地笑着。

    “钟小姐今天来参加这场订婚仪式,不知心里是什么滋味呢?”沈琦也跟着戏谑道。

    “沈先生在替别人操心前,最好先反观一下自己的处境。”钟意也不甘示弱,“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自己的女朋友投怀送抱了别人,估计心里的滋味才是更不好受。”

    “哈哈哈!”沈琦突然大笑起来,“你知道王昕斓是个什么人吗?她是个十足的见钱眼开的女人!你以为我会为她的移情别恋而伤心?哈哈!笑话!我恨不得早早把她踢走!”

    钟意看着沈琦一脸得意的样子,心里不觉纳闷起来:这个沈琦今天怎么突然狂傲到这种地步?一点也不像之前那样掩饰和收敛……

    音乐突然响了起来。看来,订婚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

    十几名身穿白裙的小提琴手从大厅的两侧鱼贯而出。在悠扬的乐曲中,大门被缓缓地拉开。

    众人将目光齐聚到门口,等待着新人的出现。

    这订婚仪式正式得如同结婚仪式一般!

    众人翘首以盼,十几分钟过去了,却始终不见主角出场,人群中出现了一点点小小的骚动,大家都在窃窃私语。

    钟意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陈驹殷!

    他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给自己?

    钟意快速地溜到角落里,接听了电话。

    “喂,钟意,我需要你的帮助!”电话那头陈驹殷语气急切,“从左侧门出来,我在那里等你。”

    “啊?什么?”

    “快点!从左侧门出来。”

    钟意还要再问,可是陈驹殷已经挂了电话。

    到底什么事?

    钟意犹豫了几秒,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由于担心陈驹殷,还是按照他的意思悄悄地往左侧门走去。

    钟意刚一溜出门,陈驹殷的大手就将她死死拽住,“我的新娘子拿钱跑了……我总不能一个人订婚吧。所以,请钟意小姐帮我救急吧。”陈驹殷盯着钟意,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完全没有被新娘子抛弃的伤感。

    “啊?王昕斓跑了?”钟意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怎么可能?”

    “你不要管了,这件事情我以后会向你解释……总之,我需要你的帮忙,不然我今天就糗大了。你看,宾客们都在等着了。”

    “我怎么帮你?”

    “你跟我订婚!”

    “啊?”钟意以为自己听错了,“我?跟你订婚?”

    “对!”陈驹殷说着,拉起钟意往正门奔去,“来吧。音乐一响,你跟着我走就行了。”

    “陈驹殷,你不能这样!”钟意想抽出手来,可是被陈驹殷的大手拽住哪能轻易挣脱。

    音乐再次响起。

    陈驹殷满脸笑容地拉着钟意的手出现在大门口。守候在门口的记者蜂拥而上,争着为他们拍照。

    “哎?这不是那位钟小姐吗?”

    “哦?好像是啊!”

    “她好像是陈总之前的女朋友……”

    “陈总今天订婚的对象难道是这位钟小姐,不是王小姐吗?”

    钟意听着那些记者的议论,知道自己这样被临时拉来顶包真是件丢脸的事情,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所以表情极不自然。

    陈驹殷似乎也觉察出了她的窘态,用力握了握她的手,好像在告诉她:镇定!

    天哪!陈驹殷!我钟意是上辈子欠你的吗?要为你做这样大的牺牲?

    还有,那个王昕斓也太傻了吧,怎么能为了一点钱就把这样优秀的男人给抛弃了呢?原本以为这个世界上能抛弃陈驹殷的人只有她钟意一人,没想到王昕斓也能这样做!

    “欢迎陈驹殷先生和钟意小姐入场。”主持人的话一出,大厅内立即一片哗然。

    江爰和沈琦更是惊得下巴都快掉了下来。

    “怎么可能是钟意?”江爰问道,“你不是说都安排好了吗?”

    “啊?怎么回事?”沈琦也是一脸迷惑。

    “王昕斓不是说好了,订完婚后拿到钱就走的吗?到那时,我再出面去安慰陈哥哥,然后陈哥哥就会跟我好,可是……可是,这是怎么回事?你说啊!”江爰捶打着沈琦。

    “我也不知道。”

    “你不知道?你怎么会不知道?王昕斓不是你安排的吗?她怎么不听你指挥了?”江爰揪住沈琦的衣襟,“哦,我明白了,肯定是你们两个在合伙骗我!你从我手里骗走了我爸爸的股权,然后,你再带着王昕斓远走高飞!沈琦,你把股权转让书还给我!还给我!”江爰突然发疯似的对沈琦拳打脚踢。

    周围的人开始留意他们这边的动静。

    沈琦见江爰情绪已经失控,怕引来更多的人关注,赶紧拽着她往休息室走去。

    这时,陈驹殷正和钟意携手走在红毯上。一个笑容满面,一个垂眸含羞。这样看起来与正常的新人并无两样,外人也瞧不出什么端倪。

    随他们去猜测吧!随他们去议论吧!反正,在自己的精心设计下,眼看就要把钟意娶到手了,就不信了,她钟意再倔强还能在大庭广众之下狠心抛弃自己?

    陈驹殷偷笑着,心里乐开了花。

    二人步到婚台上。

    陈驹殷从主持人手中接过话筒,“各位朋友,很荣幸请到各位来参加我和钟意小姐的订婚仪式。事先没有在请柬上写清楚给大家造成了误会,我深感抱歉!”

    众人纷纷拿出请柬来看,果然见上面写的是:“欢迎阁下拨冗出席陈驹殷先生与其心仪女士的订婚仪式……”

    哈!

    没想到现在都留行卖关子了,订婚的对象都不提前公布。

    众人呵呵笑过,也都不再去多想了。毕竟,人家从来没有公布订婚的对象是谁,只是大家一直猜测成新娘子是最近常陪在陈驹殷身边的王昕斓而已。

    人群中有人跳出来,拍着手大呼着:“好!好!这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

    钟意看到了,那个大声呼叫的人不是彭晶晶又是谁?

    钟意看过去,她又朝钟意做鬼脸,还做出“V”形手势,开心得嘴巴都咧到了腮帮子。

    “看来,钟意小姐这个忙得帮到底了。”陈驹殷贴到钟意耳边小声说道。

    钟意感觉自己完全被他牵着鼻子走,分不清是真的在帮他忙还是中了他的圈套。

    “等一下会有好戏上演,你不要慌。一切有我!”陈驹殷突然又换了一副一本正经的语气。

    钟意没有陈驹殷那样的定力,不知要发生什么事,听他这样说,眼中还是略显出惊诧。

    陈驹殷注视着她,给了她一个眼神的鼓励,然后重新将话筒打开,“钟小姐,我的心,在十七年前被你偷走了,今天我终于把它找了回来。希望你替我一直好好保管它。”

    哇!人群中响起了掌声。

    大家没想到平日里一本正经的陈驹殷说起甜言蜜语来也很有一套。

    “你愿意吗?”陈驹殷又问道。

    “我……愿意。”钟意说道。说出“我愿意”三个字时,她的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虽然分辨不清眼前的场景到底是戏还是真,但是她的内心确实是愿意的,她甚至有些希望这是假戏真做了。

    掌声再次响起。

    陈驹殷笑容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