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阳光灿烂

    更新时间:2016-10-04 21:57:08本章字数:3532字

    小说原名《阳光灿烂,你来正好》

    云凌大学校园操场上,熊小鱼矫健的身姿正纵横驰骋,他踢球的姿势都优雅得像一只健美的雄鹿。

    他健美的身躯,修长的双腿,雄健的步伐一切都辐射着男性荷尔蒙的完美,散发着男孩子独有的青春魅力。此刻,他正奔跑在偌大的足球场,一将率先的引领在最前面。一群大男孩子跟在他后面挥洒着汗水。那些低年级的美眉们总是不愿意放过这样的机会,她们像夏天早开的玫瑰,急急的就挣开了鲍蕾艳艳浓开了。她们围观着绿草茵茵的球场不时发出锐利尖叫和呼喊。熊小鱼的眼睛不时会转向教室的方向。他在等着另外一双眼睛。但是,他看到的是乔鹿儿。皮肤白皙,身材魔鬼,面容俏丽从教室门口姗姗而来。乔鹿儿无疑是一道亮丽风景。她的出现吸引着无数男生的眼球。她对这一切视而不见,她的眼睛里只有一道身影,那就是全校最帅气校草熊小鱼。

    然而,熊小鱼有閏怡琦。

    可是,閏怡琦这时怎么还不出现?熊小鱼情绪有点浮躁不安了,这给了对手高阳风有机可趁的机会,一不小心高阳风就从熊小鱼背后抢上前去抄身横过,说时迟那时快,一脚快射已经把球踢进球门。

    熊小鱼那时速度过快,被高阳风这样一拦刹不住阵脚,横冲着撞到球门栏杆上,膨的一声摔倒在草地上。蓝色的天空,红色的天空,白茫茫的天空……熊小鱼大脑里纷繁复杂演绎着各色杂乱的空间,他——沉沉的晕了过去,血流如注。

    高阳风没有想到会有这样严重的后果,呆住了。

    “快,叫医生。”乔鹿儿反应极快,她朝高阳风大声喊一句,自己飞快的跑过去,慌张间她把他的头抱在怀里,迅速脱下自己的白色外套堵在熊小鱼创口上。少女的体香,柔软的胸,熊小鱼什么都不能感觉到了。

    高阳风才大声叫喊:“电话,电话,校医校医,快……”

    人群围拢过来,各种表情都有。

    乔鹿儿急得大叫:“散开,散开,别围住了,给他新鲜空气。”

    纷乱的步子和交叉纵横叫喊声中医生到了:“让开让开。”人群中自然让出一条路来。人群晃动,人心焦躁,熊小鱼躺在担架上被人抬走了。乔鹿儿被人叫去换衣服清洗。她内心里还有几分晃悠,想跟着熊小鱼的担架一起去,她实在是不放心,但是,她没有去的理由。只有等到明天,她以一个普通同学的身份去校医院看他。那时她会小心的问:“好些了吗?”

    他会客套的回答:“嗯,谢谢你来看我。”

    客套,寒暄,太没有意思了。如果现在能够去,守护着他,看他一点点的好转,这才显得她和他之间不的不平凡。她要这种特别的感觉然而,他不需要,他有閏怡琦。偏偏閏怡琦今天不在,乔鹿儿有几分高兴,这样的时候她竟然不在,这多少会为他们的感情布上一道阴影。

    閏怡琦去了哪里?

    润怡琦此时正在美术院校苏卡寝室里。

    苏卡正对着閏怡琦唠唠叨叨:“怡琦,高三在画室里你可是我们之中画画最好的一个,就因为那个什么小鱼小狗嗲嗲地对你说了一声‘不喜欢’你就决然放弃了,真替你不值。”

    閏怡琦靠窗坐着,眼睛望到很远的地方,她似乎在想着什么心思没听到苏卡的话。

    苏卡不开心了,走到窗前大声嚷嚷道:“怡琦,我说的话你听见没有。”

    閏怡琦回过头来,对着披头散发梳着头的苏卡嗤的一笑:“我听见了,我的长发魔女!”

    “长发魔女?你竟然说我是魔女——”苏卡又是咬着牙又是笑,问:“那我说什么了? 你说!”

    閏怡琦看着娇娆不休的苏卡,气得发好笑,伸出二根手指轻轻在她鼻子上一捏,笑:“你还太小,不知道什么是爱情,所以我不责怪你!”

    苏卡气得去打她的手:“去,你才比我大几天。”一转身一把抓过床上的小熊熊就要打閏怡琦,閏怡琦遮住脸,笑道:“啊,熊出没了,姑奶奶,求饶求饶。”

    两人正胡闹着,房门被敲响了,有人在外面喊:“苏卡,楼下有人找你。”

    “哦,知道了。”苏卡一边对着门外回道一边表情奇怪地对閠怡琦说:“谁来找我?”

    閠怡琦一本正经说:“据本人掐指一算,是苏卡的白马王子来了。”

    苏卡已经盘好头发,把梳子往床上一扔,撇嘴不屑说:“十年内小女子只念经不恋爱,不是尔等凡夫俗子所能比拟的。”

    “少来啦。”閏怡琦哈哈大笑:“你还不下楼见真人去,不然要受佛的惩戒了。”说着拉着苏卡的胳膊就往门外走。

    两人牵手出门往楼下去。

    楼下花池边立着一个男孩子,高大英武,风采翩翩。他站在一棵紫杉树下,阳光从树叶缝隙间落到他脸上,他脸上便溜了一层金色荣光,更流露出一种落拓不羁的傲然之气。看见到下楼的苏卡他脸上才浅浅露出一丝笑意和亲切。

    “苏里基!”苏卡又惊又喜:“怎么会是你,大画家。”

    苏里基脸色一板,说:“哥哥也不知道叫,苏里基苏里基的,真是越大不不懂礼貌。”苏里基表面上是训斥妹妹,言语里却含着一股无间的亲密之意。

    苏卡吐吐舌头,回头对閏怡琦介绍道:“我哥哥,苏里基。才某牛A美术学院毕业参加工作。”又说:“我蜜儿,閏怡琦。”

    閏怡琦忍着笑,对着苏里基盈盈道:“你好。”

    “你好!” 苏里基看到閏怡琦袅袅下楼的第一秒,心中轰然一跳,神情也要不自然了,他自己在心里自嘲:画家就喜欢寻找闪光点,可是不需要寻找,对方已经光芒四射了。这女孩子尘俗不染,气质高雅,眼神灵动,他心里内心里掀起一股热潮,好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是得感谢她光芒万丈的荣光呢?还是要感谢自己这一刻来得正好。不过他究竟是属于高冷一类的人物,所以看了閏怡琦第一眼后就转过头去漫不经心地对苏卡说:“苏卡,正好到了午饭时间,既然是你朋友,不如请你同学一道去吃午餐吧。”

    “哦,不用了!”苏卡还来不及说话,閏怡琦浅浅一笑,表示自己出系院很久了,得回去。

    苏里基最不习惯被女孩子这样高贵得近乎娇媚的拒绝,转身就走。苏卡一看哥哥生气了,对着閏怡琦挤脖子弄眼的使狠,嘴上却高声客气道:“去吧去吧,一顿便饭而已,何况是老苏第一次自力更生后请客。”一只手死死拉住閏怡琦往前走,又凑到她耳边压低嗓子说:“不许反抗。”乖乖让閏怡琦服从了。

    三人走出校门,校门外停着一辆白色的豪车,苏里基直接走向小车开了车门,苏卡惊奇张大双眼问:“苏里基,你不会告诉我你刚走出校门的孩子就有这样显著的成绩吧!”苏里基一字眉轻轻往上一挑,淡然一笑:“你哥我还暂时没买车的计划,这是我朋友墨丰的车,说着人已经上了车。”

    苏卡赶紧拉着閏怡琦上了车,两人坐好,苏卡对着豪华的车内环视一番,好奇问她哥哥:“墨丰!墨氏集团的大公子?”

    “是。”

    苏卡愈加尖叫起来:“苏里基,你怎么认识他,墨氏集团在云凌财霸一方呢,经营范围很广,房产,互联网,影视等等几乎赚钱的行业他们都涉足。”

    苏里基回头,一字眉挑得更高,做出一个滑稽惊叹的表情:“咦,怎么一说到财团我亲妹妹就痴迷成这样了。”

    苏卡立即高亢反驳: “额,怡琦,有亲哥哥这样说亲妹妹的吗?你来评评理。”

    閏怡琦抿嘴忍笑。

    苏里基借机笑看一眼閏怡琦,才正经说:“是,我亲妹妹了解的多,墨氏是大财阀,其中墨氏的影视事业是做得最好的。”又说:“你俩系好安全带,我开车了。”说话间车子已经飞驰出去了。

    ===========================

    第二天,云菱大学校草熊小鱼重新出现在校园走道上。他脸色很苍白,面色淡漠,额角上还帮着白色的纱布,似乎变了一个人,成了另外的样子。閏怡琦在哪?閏怡琦昨天在哪?现在在哪?难道她不知道他的头被撞破了?都是因为她,她怎么可以不出现!他面色过于的平静、冷漠。

    “熊小鱼,你出院了。”他的倾慕者乔鹿儿不知什么时候翩翩站在他面前,欢天喜地的问他。她穿着齐膝的白色短裙,微风吹拂,她便像一只惊艳欲飞的鹤。

    又是这个她。他一阵厌烦,忍住了,懒懒的说一声:“是。”他傲然走了。

    “熊小鱼为什么要那么傲!那天可是我救的你,你知不知道。”乔鹿儿微微嘟起嘴,看着他的背影,有一种美人鱼对负心王子的委屈,落寞。那人影子渐渐弱了,她还在风中发呆。

    她同学吴柏玉走过来,吴柏玉是一个短发女孩子,平日大大咧咧,穿衣服也只喜欢穿牛仔系列,她自认为从小父母把她管的严,剥夺她做女孩子的权力,只给她穿老土的衣服,让她除了读书就是读书,等她长大了已无法喜欢那些红红绿绿的东西,她从不化妆,不留长发,不穿裙子,虽然少了几分娇柔妩媚却多了几分仗义正气,这也是她的特别处。

    她看见乔鹿儿站在操场花痴一样看着熊小鱼的背影心里就有几分愤愤不平,悄悄走到她身后,一拍乔鹿儿的肩膀,大声问:“乔鹿儿,你在看什么?”乔鹿儿吓一跳回头看是吴柏玉,尖叫道:“吴柏玉,吓死人了。”

    “谁叫你看得那么认真。”吴柏玉顺着她的目光瞟了瞟熊小鱼的身影子,做一个怪样子:“乔鹿儿,只有你才那么在乎他,他是高冷兽。”吴柏玉撇着嘴。

    “去,瞎说。”

    “对,我瞎说,算我没有说。”

    “好吧,我知道你家刘子斌压得住任何美男。”

    “去,你这不是变着向儿骂我吗,谁不知道刘子斌丑不拉叽的。”说到刘子斌吴柏玉脸晕晕地红了。

    “哈,我可没那意思,看,说曹操曹操就来了。

    吴柏玉回头一看,果然刘子斌来了。

    “曹操来了,我该走了,不然就让人讨厌了。”乔鹿儿坏坏一笑,一扭小蛮腰逃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