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苏里基的出现

    更新时间:2016-10-10 08:53:38本章字数:3413字

    閠怡琦还是被苏卡拉走了。

    苏里基玉树临风一般站在学院门前等着,身旁是那一辆白色的车子。借着别人的豪车撑显门面这是无知少年都爱干的事。

    “你哥怎么也在这里?” 閠怡琦陡然一眼看见苏里基狐疑回看苏卡一眼。

    苏卡说:“咦,我哥怎么在这里?”又觉着自己说话的语气轻飘得像说谎一样,脸红起来,嚷道:“閠怡琦,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啦,搞得我好像心里有鬼一样。我怎么知道我哥在这里等着,他可能提前想去火车站也是可能的。”

    苏里基隐约已经听到她们的对话了,从车边走过来笑着说:“是啊,我是提前去火车站那边,所以来和苏卡说一声。”

    閏怡琦根本不信他们兄妹的话,特别是苏卡说话漏洞百出,一会儿叫自己跟她各个学画一会儿又说她哥哥要离开云凌走了,可是当着苏里基的面,閠怡琦不能直接审问苏卡,只得拿白眼瞟她了。苏里基远行閏怡琦她这样慎重前来,搞得她和苏里基很亲密一样,又无法分辨他们兄妹是不是一齐在说谎,只得被苏里基兄妹搅稀泥了。

    “不过閠怡琦,我是有些话要和你说一说。”他竟然用兄长的身份和她说话。

    这个閠怡琦到有些意外,只得微微一笑,说:“是吗?”

    苏卡忙说:“我上午还有一堂课,你们先说着,我走啦。”说着调皮地、狡黠地对閏怡琦眨眨眼就开溜跑了。

    苏里基扶着栏杆看着百般不自在的閏怡琦笑:““閏怡琦,反正我们没事,不如我们一边开车逛一边说话吧。”

    閠怡琦本想说:我还没有吃早餐呢,哪里有心思胡狂,可是那样一说不是摆明叫人家请客掏钱吗?只得点点头,心里骂着苏卡千百遍。

    苏里基像看穿她心思,说:“我还没有吃早餐呢?你要不要陪我一起去吃。”

    閠怡琦肚子正饿得咕咕叫,那些饿虫子咬噬得人好痛苦,好像找不到拒绝理由啊。

    “上车吧。”他一副翩翩君子风度。

    苏里基开着车七弯八拐的穿梭在一条条巷子里,一边说:“我知道你是湖南人,爱吃麻辣口味,有一家牛杂辣米粉最好吃,另外再加一个虎皮蛋,那样的早餐对于你简直是无可挑剔。”

    閠怡琦是又惊讶又钦佩,苏里基才来这个城市几天而已,竟然像住了好几年,她自己在这个城市呆了二三年了似乎什么都不知道,真是惭愧死了。而且令她面红耳赤的是他连她爱吃什么都知道,都是这个该死的苏卡,大略什么都和她哥哥说了,两兄妹背着她讨论过她……苏卡这是卖她的节奏呐。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苏里基笑,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

    閠怡琦想,一个男孩子牙齿怎么会那么好看,可是她怎么会注意到他牙齿,她自己也好笑,问:“我在想什么?”

    “你一定好奇我为什么能熟悉穿越这么多巷子,而且比你似乎还熟悉这个城市。”他看定閠怡琦,像看着他完成的一幅重墨油彩画,细细的剖析着它的精致和美妙的破绽。

    “是。”这家伙太厉害了,閠怡琦无可否认。

    “这就是画家和凡人的区别,男人和女人的区别。画家有一双凡人没有的锐眼,男人有女人没有的大脑。”有一丝好玩的意味掩在苏里基眼睛里。他的眼黑亮有力,看人时仿佛一览无余,然而他又是那么不用心,眉毛是书法家手下浓墨饱蘸的一笔那么风流洒脱,鼻挺直尖锐,在他慵散的气质里肯定着他个性的张扬,他嘴角余笑似有似无,去向飘远。

    “你好像歧视了女人。”

    “不,男人是用来打拼世界的,所以他不得不拥有一颗智慧的大脑,女人生来是要享福的,所以能甘愿平庸。”

    閠怡琦笑:“你带着我走这么远的路,说这么多话,不会就是为了告诉我将来平庸的世界吧。”

    苏里基大概也被自己光怪陆离的结论搞笑了,连声否定:“不,不,你和她们不同,嗯,有太多不同,不然我也不会让苏卡劝你画画了。”

    果然是他们一齐说了谎。閠怡琦不说话,只是静静含笑望着他。

    苏里基一下刹住话头,又忍不住哈哈大笑:“你能不能不要这样超级反应。”又说:“还有一点,更让你不安的事是我居然会了解你的生活习惯、爱好。”

    他可爱的贝牙,星亮的眼,宽阔有力的双肩……这些都离她如此之近,她原以为和他又很远很远的距离,他是那样骄傲,自以为是而爱摆酷的家伙。閠怡琦道:“这个不难,是苏卡说的。”“苏卡说了一些,我自己观察更多。”他这样一说,閠怡琦不说话了,只是拿一双眼睛看他。

    “我是不是给你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他星眼闪烁。

    “我不想回答!”他和她坐得如此之近,手臂几乎挨着她的手臂,那样迫不及待等待她回答,竟然有如此自怜自恋的人。

    “哈哈,好吧,跳过!跳过!”苏里基笑哈哈的是个十足的小男孩子呢。

    ”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你什么都不明白,太明白了就是假明白真糊涂。”

    ”什么糊涂明白的,绕口令呢。”閏怡琦咯咯的笑。

    苏里基却说:”学画的人性格洒脱,不会羁羁绊绊。不过,人非超人,即使超人也需要一段爱情来补充人生。”苏里基狡黠一笑:“不然太寂寞。“

    “有一句话叫猫爱吃鱼不会游泳,鱼爱吃蚯蚓但是上不了岸,上帝啊总是制造很多诱惑在人眼前,却并不一定让你拥有。”

    ”哈哈。你太特别,怪不得他那么在意你。” 他一转头看见一家不错的饭馆停下了车:“就这家吧,正宗的湖南早餐店。”

    閏怡琦和苏里基吃早餐这当儿,熊小鱼正在路上茫然走着,不知不觉走到美术学院校门前。正是上课时间,偶或有学生路过。熊小鱼在校门前徘徊一阵,那样盲目没有方向。卫门的保安似乎注意他了,朝他看了好几次,他好笑:自己有那么猥琐可疑么?不过自己在这里转悠的时间也许真的有点长,他这样想着又回转,沿着校园边的一排青杉树一直走下去。对面一辆白色小车呼啸而来,猝然停下,车门打开,走下来一对情侣,两人亲密地交谈着,一点儿都没有注意到熊小鱼正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他们。竟是苏里基和閏怡琦!他后背都发冷了,怒火燃上来,越燃越烈,烈烈之火呼呼地燃烧着。

    熊小鱼咬着牙,可怜的牙咯吱咯吱地响:“閏怡琦!”

    “熊小鱼!”閏怡琦抬头一看是熊小鱼,心底一震,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

    最可恨的是苏里基一脸无辜的样子,他耸耸肩说:“怡琦,我真没有想到会这个样子。”

    熊小鱼怒瞪双眼,转背就走, 閏怡琦也不能说他什么,只是说一句:“我先走了。”匆匆去追熊小鱼。

    “去吧。”苏里基说,他搔搔头,眉头微微一皱:“恋爱真是麻烦。”回身去学院找苏卡去了。

    “熊小鱼,熊小鱼,你给我站住。”閏怡琦追上熊小鱼,一把拽住他的胳膊。

    熊小鱼一甩手,甩掉閏怡琦的手:“閏怡琦,我原以为你是个冰清玉洁的女孩子,原来你却是如此的不堪。”

    閏怡琦倒被他气笑了,道:“我是怎样的不堪?”

    “你竟然还笑得出来。”他又惊又怒,简直不敢相信。

    “我为什么笑不出来。我并没有做见不得人的事情。”

    “那你以为见不得人的事情应该是什么?”二人在那里唇枪舌剑斗起来。

    苏里基慢吞吞走进校门,在苏卡寝室楼下找到苏卡,苏卡见他一个人,脸上还带着漠然之气,就奇怪问:“閏怡琦呢?”

    “回去打仗了。”

    “和谁打仗?”苏卡很奇怪地问。

    “他男朋友熊小鱼呗。”

    一听是熊小鱼,苏卡想到她刚才和苏里基在一起马上明白是怎么回事,“打得很厉害?”

    苏里基一边走一边掐着路边万年青的厚厚的叶片,又抛出去,坠落到地上,他脸上带着更加十分的漠然之气,说:“你看,这就叫硬着陆。”

    苏卡急了,一着急她就直呼其名了:“苏里基,我问你话呢!真是急死人了。”

    苏里基回身正面对着他妹妹,一脸严肃:“怎么哥哥也不知道叫,真没礼貌。”他不理睬苏卡的着急,因为他自己是一点也不急。他仰起头仰望着身边那一树凌霄花,火红火红地开放了,那么热烈又那么清冷。树叶缝隙里透射过来星星点点的阳光在他眼里闪耀,他才慢吞吞地说:“不要着急,有什么可着急的,恋爱打仗是常有的事情,恋爱如果不打仗,那是要分手的节奏。”

    “不行,他们本来就打了好几天冷战,这样真的开战起来,闹不好要分手的,不行不行,我得去找熊小鱼说清楚。”苏卡说着匆匆忙忙就要往校门外跑。

    苏里基一把抓住苏卡的胳膊,道:“别去。”

    “为什么不能去。”

    “让他们打,打得越激烈效果会越好。”

    “苏里基,我真怀疑你是不是我哥哥,都是因为你的原因,他们都闹成这样了,你不会故意不知道吧。”苏卡声音过大,路过的学生一齐回头看他们一眼。

    苏里基也眼光咄咄地回看着他们,那些人急避过脸去。苏里基冷冷一笑,才漫不经心的回一句:“我当然知道。”

    “你知道还不让我去?”

    “苏卡,你刚才不还在帮我约见閏怡琦吗?怎么现在倒又帮不相干的人了?”

    苏卡一时语塞,她默默看苏里基一眼,默然无声了。

    苏里基低头想一下,道:“苏卡,你还不懂爱情,我可以向你保证,不出明天,他们就会和好。”

    “嘁。”苏卡冷笑一声。

    “不信?不信你明天可以去问閏怡琦,不过我今天下午就走了,问话结果你也可以电话通知我。我下午还要把墨丰的车子还给他呢,不和你啰嗦了。”苏里基丢下手中的树叶片,转身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