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熊小鱼 后悔了

    更新时间:2016-10-10 08:57:00本章字数:3095字

    “熊小鱼。”

    “啊。”

    閠怡琦和熊小鱼坐在校园的一边银柳之下的一张长凳椅子上,太阳暖暖地,空气是那样清新美好,仿佛是顺着人的意思,一切都极尽恋爱的节奏。

    “熊小鱼——”

    “啊!”

    熊小鱼头半靠长椅背靠上,半眯着眼睛,一副半仙半人的样子。半天听不见閠怡琦说话,熊小鱼睁开眼,问:“喊人家几声,想说什么?”

    閠怡琦在熊小鱼脸上看了半天,才说:“乔鹿儿好像报研了。”

    熊小鱼淡淡一笑:“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她不是你同学吗?不要关心一下唉。”

    “她不也是你的同学?而且她同学可多了,关心她的人也多了去,嘁,真是……”

    熊小鱼这样懒散的态度,閠怡琦那一颗小女人的心放了下去。

    过几天就是元旦了,因为学校要举行一场迎春晚会,大家都似乎忙起来。閠怡琦只参加了一个大合唱,因此比较起来还是比较闲一些。熊小鱼除了大合唱,还参加了演一个小品,当时设计好剧情,选好演员。后来觉着还差一点剧情,又补充了一个角色,乔鹿儿踊跃报名,这样她名正言顺地和熊小鱼在一起演一台戏。乔鹿儿虽然是一个临时配角,演的却是熊小鱼的恋人,熊小鱼也没有觉着什么…… 

    这剧本是高阳风临时写的。因为他爱好写文字,一直在一些网站写小说连载。临时写一个小剧本,对于他来说小菜一碟了。所以大家一致推荐让高阳风来写。

    熊小鱼是和閠怡琦一起去找的他。他们是在篮球场上找到高阳风的。高阳风正和几个男同学战斗激烈。

    “高阳风,有事情找你。”

    高阳风一听见熊小鱼喊他就知道是熊小鱼为什么来找他。他球场上跑来跑去的抢球,心里含着一股子气:求我来写一个剧本也带着閠怡琦,有那么值得炫耀吗?谁不知道你们是一对。

    熊小鱼见高阳风不理他,只得加高声音说:“高阳,能不能写一个短剧本,学校元旦迎春晚会我们班让上排一个话剧,你上午开班会是知道的。”

    高阳风才骤然停下来,手中掂着一只蓝球飞速旋转,道:“我不知道有没有时间。”

    “都是为班上荣誉,这一段我们课不是少么,你辛苦一点,你抽一段时间,写个简单的戏,格调上扬一点就好,怎样?”

    高阳风飞眼看一边的閠怡琦,閠怡琦正看着他,他一扭身推着球就跑起来,一边说:“好吧,我今天晚上就写,不超过三天完成任务。”

    “那好,就这样说好了,高阳,三天后我找你要稿子。”熊小鱼见高阳风在球场跑得很疯,也不理他们了,只得对閠怡琦说:“我们走吧。”

    高阳风跑一阵,才停下来,看熊小鱼和閠怡琦走远了的背影子,嘴角隐隐含着一丝冷冷的笑意。

    高阳风稿子写好了,交给熊小鱼。

    “高阳,还不到二天你就写好了,你牛啊!”熊小鱼还真有些意外。

    高阳微微一笑:“你看看,可能写得过快,你们编演着,我在一边看,看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地方。”

    熊小鱼接过稿纸,点头答应了:“那我们马上选几个同学,先熟悉剧本,排练了。”

    排练了二天后,大家一直认为很好。都说高阳风有才。

    高阳风说:“不,这里还差一个角色,补一补才好。”

    熊小鱼一看剧本就觉着还差一点,但是他这是求人家来的东西,也不能说别人的不好,这时听他主动说起遗漏,忙态度谦虚地说:“你说说看。”

    高阳风说:“如果能改成爱情剧本,给小说主人公加一个女朋友来辅助主人的思想内涵,也许任务更丰满,意义也更深刻。”

    那时是剧本排练,全班学生都聚在一起观看、提意见。所以不少同学都发表自己的一些意见。

    乔鹿儿在一边点头也说:“是啊,我觉着高阳说的有道理。”旁边几个同学也点头应是。

    高阳风回头道:“乔鹿儿,要不你来演这个补角,正合你气质呢。”

    “我吗?'乔鹿儿脸上一时布满娇羞之态。

    “好好好。”大家一直起哄。

    熊小鱼没有想到高阳风突然会补进一个乔鹿儿,愣愣地看着站在另外一边的閠怡琦,呐呐的不好说什么,閠怡琦脸上木然,没有说话。

    事情就这样决定了,大家按照新设计的戏路排练起来。

    其实,这是高阳风故意露出的一些破绽,补充内容的完美和乔鹿儿的进入都是他精心的安排。高阳风自己都觉得这一招太过精彩,一个人默默享受这完美情节上的精妙安排,哎,真像金庸武打小说一样玄妙高端,太开心了。他睡觉都要笑醒来。

    熊小鱼排完节目就去找閠怡琦,閠怡琦却不见了。问罗里果,罗里果说,“不知道啊,我刚才不是和你一起在排剧吗?”

    刘子斌和吴柏玉走在前面,听见熊小鱼的问话,说:“刚才好像一直在台下看我们排戏呢。”

    乔鹿儿也说:“是啊,是在台下站了一会儿。”又说:“问一下金梅妮,她刚才也在台下。”

    熊小鱼问:“金梅妮在哪里?”

    吴柏玉想一下说:“她男朋友找去了。”

    “他男朋友找去了?”刘子斌哈哈笑起来:“你这不是故意气咱班长吗?金梅妮有多少男朋友啊,你叫他去问她哪一个男朋友。”

    熊小鱼对着刘子斌翻白眼,刘子斌忍住笑,道:“好吧,还是我亲自出马,去帮你找人。”吴柏玉对着刘子斌翻白眼,刘子斌假装没看见。

    刘子斌去了一时半刻,回来了,告诉熊小鱼道:“閠怡琦在图书馆,你找她吧。”他一回头,没看见吴柏玉了,问熊小鱼:“我家吴柏玉呢?”

    熊小鱼早没人影了,气得刘子斌直翻白眼。

    熊小鱼在图书馆一角落找到了閠怡琦,轻轻走过去,无比温顺地坐在她旁边的位置,俯首在她耳边问:“什么时候来这里,也不告诉我一声,我到处找你。”他就像她耳边一只蚊子,嗡嗡叫几声,閠怡琦端坐着,完全浸到书里去了,充耳不闻。

    熊小鱼没办法,咳咳二声,从她面前拿过一本书看起来。閠怡琦一把抢过去。熊小鱼轻声笑起来:“我以为你眼中从此了无尘物了呢,还好,还看得见东西。”

    “少嬉皮笑脸,这里是图书馆,请你自尊一点。”閠怡琦板着脸,脸上真的是一点颜色也没有。

    熊小鱼看她娇媚嗔怒的样子,耳边垂着一绺发丝,微微发颤,他忍不住替她轻轻扶上去。

    閠怡琦打开他的手,狠狠瞪他一眼,起身就走。

    熊小鱼一着急就顾不上是在图书馆了,急喊:“怡琦,去哪里?”

    閠怡琦本来穿着平底软鞋,此时啪啪啪要走得嘭响起来。

    閠怡琦才一出图书馆大门,就被熊小鱼一把捉住胳膊,轻轻一拉,半拥在怀,道:“你说,你今天怎么了?”

    “放开我。”閠怡琦竭力要推开他,

    他只得紧紧拽住她:“你说你怎么了。”閠怡琦不理他的话。他没有退路了,只好说:“我就知道你会生气。”

    “原来知道啊,没有想到熊小鱼在台上那么会唱戏,在台下也这样会唱戏,额,我还真没看出你有演戏的天才呢,这也太埋没人才了吧。”

    閠怡琦这一番冷嘲热讽真叫熊小鱼无地自容:“我都排了几天了她才进来,我要退出来不演了,这不是半路劫杀,他们也不会同意好吧,何况我是班长。”

    閠怡琦一听他的话还在为自己辩白,心中更生气,一言不发甩开他手就走。

    “怡琦。”熊小鱼快步追上去。

    来来往往的人都回头看他们。閠怡琦面皮子薄,这样光天白日的给人看真戏,她急了,快步跑起来,一不小心踢到石级,绊一跤,跪到地上去。熊小鱼心中一惊,慌忙跑上去扶起她来,问:“痛不痛?”

    閠怡琦再也忍不住了,低声啜泣起来。熊小鱼急得不知道如何是好,只管把她抱起来,看着她一枝梨花带泪啼,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图书馆进进出出都是学院的师生,閠怡琦忽然一把用力推开熊小鱼,疾步跑远了。熊小鱼也不敢去追了。

    高阳风从图书馆从窗户玻璃里看到这一幕,或者说,他一直在等着这一幕,他最精彩的剧情导演。

    熊小鱼呆呆看着閠怡琦远去的背影子,觉得这一切真的是糟糕透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这是高阳风精心设的局。

    熊小鱼垂头丧气从图书馆回到寝室,内心纠结厉害。他知道自己如果不从这一场戏中退出来,閠怡琦也不会原谅自己。然而,自己做事一向是很有原则,如果半路退出会显得自己办事情一点原则也没有,影响到整个班集体的心情,自己是班长,无能如何不能开这个坏头。而且,在熊小鱼心底里閠怡琦一直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好姑娘。也许,她闹一闹,吃一吃醋,过一段就能理解他的难处,站在他的角度着想,原谅了他的“恶行”也未可知。抱了这种可爱的自我劝慰心里,熊小鱼忽然就信心百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