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苏里基的浪漫

    更新时间:2016-10-10 09:00:14本章字数:3088字

    閠怡琦下了车一边往里走一边说:“看人用得着这样仔细吗?真是的。”

    他一拉她的手,进了大厅,很快到了电梯门口,苏里基按下电钮,他轻轻扶着她肩头,柔软的肩,长发披下来落在他手心,他的心也柔软一遍。很快到了电梯门口,苏里基按下电钮,他轻轻扶着她肩头,柔软的肩几乎摸得到肩胛骨。长发披下来落在他手心,他的心也柔软一遍。:“谁叫我喜欢你。”

    閠怡琦逗乐道:“有多喜欢呢,可以维持一个星期吗?”她眼睛里的调皮一望无余。她看见苏里基棱角分明的一张脸,却又一脸落拓不羁的野。像是在天旷无垠的绿草原无限风景中遇到的一匹枣红马,身形健硕、四蹄高亢。她想用手中的马鞭挥扬着让它奔驰起来。那一种浪漫啊让人心旷神怡却不能长久。欣赏这样的风光可以,驾驭这风光却会很累,閠怡琦思想里并不想骑这匹枣红马,除非是看一看,欣赏一下他健美的风姿。

    苏里基看得到她眼中对他的欣赏,但没有爱,这让他若有所失,他的骄傲让他以为他全能得到。他走近閠怡琦,盯住她的脸,玲珑剔透,玉一般的颜色,他黑黑的眸子一动不动,光点凝结,他圆的眸子镜子一般映着她的脸,淘了气的脸有几分野的可爱罗曼蒂克的气氛袭染而来,他低下头要吻到那一张嘴,红红的,挑衅着。

    她偏过脸去,他吻到她的头发,柔顺的拒绝着,苏里基低头一笑,后退开去,默默的看住她,不觉察自嘲的笑着,微微的淡淡的,看不到他内心的波澜。

    閠怡琦的脸泼染而红,一瓶红墨水泼在玻璃上红得透亮,她只管偏过头去看到另外的东西,一时没有勇气回头。苏里基觉得自己是反败为胜了,他看着她娇不胜羞的样子,说:“你在中学时一定是老师的好学生,乖孩子。中学老师其实就是赶牛群、马群的人对那些不听话的牛儿马儿他可能扬手就是一鞭,但你会很少挨打。”

    电梯门开了,閠怡琦一步跨出去一边笑:“你把老师说得那么野蛮,完全不是文明人。”

    “恰恰相反,他们是文明人。不过,他们喜欢用野蛮的方式驯服出一批又一批文明人。”苏里基自己也忍不住笑,做了一个优雅的手势:“比喻,你,我。”

    “包括你自己就好了,不要把我也拉进去。”閠怡琦笑着反抗道:“我读书是读的我自己的书,不要别人硬逼。”

    “你都会读些什么书那,《红楼梦》,读得人的心都涩涩的,有什么意思,我就从来不读它。”苏里基一摆手,像是要打落一遍繁琐。

    “你是一个连林妹妹都不爱的人,真不懂得怜香惜玉了。”閠怡琦叹息道。

    苏里基浅浅的看着閏怡琦,眼神微微:“到了。”

    “这样豪华的包间,也太奢侈了。”閠怡琦好奇地四处看,叹:”跟土豪在一起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听见閠怡琦称呼自己为土豪,苏里基不说话了,脸上含着一股笑意静静定着她看。

    閠怡琦不知道他的心思,只好笑着说:“你只管盯着我看,好像不认识又要重新认识一遍似的,莫不是暗暗打算下次见面送我什么样的礼物。那我才高兴呢。”

    苏里基收了眼神,也觉好笑。他说:“不是,我是觉得你挺像我画过的一张油画。”

    閏怡琦说:“最丑的那一张。”她记得他吻的尴尬。

    苏里基笑着摇摇头:“不是人物画,是风景画。神韵像,乳白的月光下,零星散落,天微蓝微蓝的,被浸在一遍林子里,林子里时明时暗,枝枝叉叉的,偶或飘出一两片叶子,幽绿幽绿的,像夜的眼睛,又像飘飘欲飞的魂灵。”

    “很鬼气,我给你的只有恐怖。”閠怡琦笑。

    “不,很灵翼、滞重幽暗而又渴望。”他的语气很轻淡,眼睛里却有一种悠长的意味,深深的,完全没有了刚才的轻佻。

    閠怡琦呆住了,想:“他怎能如此挖掘我,可又能怎样呢?”

    苏里基眼里的光亮越积越多,焰焰的要燃烧起来。他淡淡的对閠怡琦说:“我们可以恋爱吗?”他问,像在问一件很轻松的事。

    “你是等不住我的,你没有那样的耐心。”閠怡琦仰起脸来,她看定苏里基,亦眼神淡淡的。

    “我们可以有一段故事。”苏里基的声音高一点。

    “制造一段无头无尾的故事,换来一段忧伤?”閠怡琦轻轻一笑。

    “怎么这样说?”苏里基盈盈一笑,亦昂起脸来,让窗口的阳光洒脱的落到他脸上,他的笑里金辉轻扬。

    “你知道,在故事里我是没有开头的。”閠怡琦说,她看着满面金色的苏里基,内心里产生一种奇异的美感,而又是遥远的……遥远的金面塑。

    “因为你的开头编制在别的故事里了,对吧。”苏里基眼神炯炯。

    閠怡琦没有回答他,继续说:“而你的故事是没有结尾的,这合孚你的性格。”苏里基并不反驳她的话,听她继续说:“无头无尾合不拢的一个故事,有什么意思呢?”

    “但会有一段传奇啊,像张大千和……像徐悲鸿和……像马丁·路德·金和……哎,奇怪,我怎么把他们爱的对象忘掉了。”苏里基搔搔他蓬松黑亮的头发,满脸疑惑。

    閠怡琦点点头说道:“对对,我知道你就是这个样子的,传奇里只有男人,那里会有什么女人。”閠怡琦只管点头笑着,那里看见他早已满面绯红,那样子真的有几分可爱了。

    苏里基送閠怡琦回到学校时,天有些晚了。站在校门口,苏里基有微微的醉意:“怡琦,我明天会有些事情,过几天再来找你。”

    “我送你回去吧。”

    “嘻,你以为我醉了,没有没有。”他上了车,慢慢开走了。

    城市的夜,空旷寂寞而有条有理。閠怡琦看着苏里基的车微莽不见,才回头进了校门。校门旁立着一个身影却是熊小鱼。閏怡琦一怔,静静地看他几秒,一言不发经过他身边走了。

    他默默地看着她远去的背影,眼里掩着一丝忧郁:“原来你一直和他来往着,我竟然以为你只是生我的气了,原来如此,我明白了……”他呆呆立在那里,好半天才回转身体朝男生公寓走去。他没有走电梯,有一间电梯今天坏了,他完全可以走另外一间电梯,可是他此时恨自己,没有更好的惩罚方式。他们的寝室在十五层,他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是走上去的。这样折磨一双脚,心却是那么那么痛。

    熊小鱼回到寝室里,他人都有几分摇摇晃晃了。

    室内只有一个人,是刘子斌。

    刘子斌在和吴柏玉打电话,两人卿卿我我,没完没了,一点也没有注意到进来的熊小鱼脸色愈来愈阴沉,他忽然像喝醉酒了那样暴躁不安:”够了,刘子斌,少在我面前表演所谓的爱情了。爱情没有你们演的这样伟大。”熊小鱼一扯脖子上的蓝羊绒围巾甩到地上:“去你的冰清玉洁……”

    刘子斌这才注意到是熊小鱼进来了,而且脸色阴沉欲雪,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莫名其妙地又小心翼翼地看着熊小鱼的脸:“小鱼,你怎么了?”

    “我怎么了,我看不惯你,每天假惺惺在我面前表演你们不变的爱情,恶不恶心呀!”

    “小鱼……”刘子斌实在不能理解熊小鱼突然暴怒,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分辨:“我没有表演啊,吴柏玉叫我去看电影,我说票价二三百,我一个穷学生买不起啊,这是事实你也是知道的。”

    “二三百多吗?你哪里都可以省下来,不过是一场电影,用得着这样抠门吗?”

    “好吧,熊班长,你大概今天出门倍受打击了,你的话我不能认真。但是,我如果继续呆在这里,你可能更加觉着受打击,我还是滚蛋吧。”刘子斌一转眼就跑得不见人影。

    “你……”熊小鱼又好气又好笑。

    寝室里空荡荡的,地上的羊绒围巾被踩了一个脚印子,孤兀地躺在地上,空气里只有冰凉的冷。熊小鱼慢慢捡起围巾,轻轻拍去灰尘紧紧拽在手心。羊绒的暖一点点传到手心里,像是閠怡琦手握着他的手,他忽然很后悔演什么屁春秋大戏……如果不是排演这话剧,閏怡琦也不会和他闹成这样子。

    閠怡琦回到寝室时,只有罗里果一个人躺在床上看小说,看见閠怡琦进门,一挺身坐了起来:“怡琦,熊小鱼找过你,你去哪里了,他在楼下等了你很久。”

    “是等别人吧。”閠怡琦冷哼一声。

    “哎,怡琦,你也太小气了,如果我说一句公道话,这一次是你错了。”

    “我错了?我怎么错了,你知道什么!”

    “他们说,你和一个男生出去了,这是真的吧。”

    “我就和一个男生出去了,又怎么了?”閠怡琦气呼呼地吹鼻子瞪眼睛。

    罗里果没有想到平日文静的閠怡琦忽然会这样撒泼:“你拽,好吧。懒得理你了。”她怡一扭身子,朝床里面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