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车票

    更新时间:2016-10-10 09:14:18本章字数:3111字

    两人沉默片刻,罗里果说:“圣诞之夜,我给高阳风送了一条羊绒围巾,是白色的,他好像很喜欢。”

    閠怡琦惊讶道:“你一直省着钱,原来是为了给他送围巾。”

    罗里果得意一笑:“那条围巾一千多,我当然的每个月省一二百。”

    閠怡琦没笑,沉默片刻,问:“他回送你什么?”

    罗里果瞟閠怡琦一眼:“他没有回送。”

    “没有回送?怎么可能?”

    “是没有。哎呀,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我,我是心甘情愿的,不要他回报。”

    閠怡琦还想说什么,一想到自己和熊小鱼搞成这个样子,说什么都没有说服力,只好把话噎回去。一看时间到了中午十二点了,说;我们下楼去餐厅吃饭去。

    餐厅里已经坐满了吃饭的学生。高阳风和熊小鱼坐在一起,一边吃饭一边谈论什么。罗里果不时把目光投向高阳风,高阳风偶尔也把目光投过来,罗里果就很满足了。

    “閠怡琦,我们去那边坐吧。”

    閠怡琦摇摇头:“你去吧。”

    “那我去了。”罗里果端着盘子正要走过去,高阳风却端着盘子走过来了。他把盘子放到桌子上,眼睛看着她俩盘子里的菜,说:“你们怎么吃这么少,我再给你端点菜来。”

    閠怡琦想拒绝,罗里果已经爽然答应了。高阳风高大英武的身影就在咫尺之遥,罗里果的目光全在他身上,那种欢悦不可言说。

    高阳风端了一大盘菜,大约有四五样,红烧排骨、清蒸鲫鱼、两只鸡腿、爆炒肉丝,都是荤菜,摆放到桌子中央,殷勤说:“閠怡琦,来,这些口味都不错。”

    罗里果本来满脸笑悦,此时一阵疾凉,脸一沉,闷在一边不说话。閠怡琦马上觉得了,微微一笑:“你们吃吧,我已经吃饱了。”站起身来对罗里果说:“果果,我先去了。”

    罗里果勉强点点头。高阳风还想说什么,閠怡琦起身走开了。

    閠怡琦餐厅大门走着,朝熊小鱼坐的位置望去,乔鹿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他身边的位置,两人有说有笑,閠怡琦心中一顿,像被谁打了二个耳光一样,心中实在难受得厉害。

    熊小鱼没有买票每年假期都是熊小鱼帮閠怡琦买好票,两人一起回家,今年两人一直闹着别扭,熊小鱼虽然生气,却不敢把閠怡琦一个人扔下,所以拖着一直迟迟未去买票。眼看就要放假了,熊小鱼那天去医院看閠怡琦原本借此两人和好,再商量买票的事情,没想在医院里看见苏里基深情看护她的一幕,他一气之下走了,买票的事情也一直耽搁着。

    熊小鱼几经踌躇还是决定问罗里果閠怡琦买票的事情,罗里果今天中午在餐厅里心情实在不好,这时熊小鱼一问,她膨胀心里就来了,说:“閠怡琦买了票。”

    ”已经买了?”他吞一口唾沫:”什么时候买的?”

    “不是买了,是有人专车送她。”罗里果看着熊小鱼紧张的表情,眼底一丝嘲笑的意味。

    熊小鱼一呆,心中太明白罗里果口里的专车是什么。他勉强说:“哦,这样。”

    罗里果假装什么也没看见,问:“你呢?还没有买票?”她明知道他是还没有买票才来问。

    熊小鱼吞吞吐吐道:“我没打算回家。”

    “不回家?过年不回家?”罗里果睁大眼睛。

    “我已经准备考研,得在学校复习。”这样的扯谎太露痕迹,罗里果嘴角一丝微微笑意,閠怡琦你简直就像个害人精。

    罗里果回到寝室。閠怡琦在上电脑。桌上一只玻璃瓶里插着一枝纸制玫瑰……罗里果心中道:你心情倒好。“果果,吃过饭了,和男神在一起吃饭的感觉应该是阳光灿烂吧。”閏怡琦在玩夜店游戏,一下又升了一级,装备一下就变得好豪华,真让她开心。

    罗里果撇笑:“我吃饭完了,回来时在餐厅遇见熊小鱼,我问他买票没有?”

    “哦。”閠怡琦淡淡应一声,等着罗里果往下说。

    “他说他还没有买票。”

    “他还没有买票?”这实在出乎閠怡琦意外,她回过头说:“那不是很难买到票了吗?”她眼中隐着一丝忧郁和担心。

    罗里果说:“他说他准备考研,不回家,要在学校复习。而且他好像有伴陪着。”“谁?”閠怡琦血管一热,心中突突疾跳。

    “还有谁?乔鹿儿呗。”罗莉果漫不经心地说出一个名字,然后看着閏怡琦。

    “哦……”閠怡琦心中顿然一阵疾痛,脸色微微泛白。

    罗里果瞟她一眼,若无其事走开了。她心情似乎大好,一扫刚才在餐厅时的阴霾,打开手机里的音乐听起来,一边往门外走。

    乔鹿儿吃过饭,出了餐厅大门,看见罗里果正戴着耳机听音乐:“果果,去哪里,一脸的灿烂阳光。”

    “鹿儿啊,我去老乡那儿取火车票,你票买好没有?”

    “早买了。”

    “哦,那好。”罗里果走几步,忽然回身神秘地说:“班长居然还没有买回家的火车票。”

    “熊小鱼?你是说熊小鱼还没有买票?”

    “他可能不会回家。”

    “不回家,为什么?”

    “复习,明年考研。先走了,拜拜。”

    “拜拜。”乔鹿儿呆在那里,好半天,才回神。熊小鱼为了准备明年考研,竟然过年都不回家,这个信息对乔鹿儿太重要了。她本来没有考研的打算和计划,一个女孩子能读一个名牌大学已经够本了,不用像男孩子那样努力,何况读三年研究生,对女孩子年龄也是一种损失,这是乔鹿儿父母的话。她父母是生意人,都注重近利容易看得见的东西,对女儿也没有太多期望,他们的期望都在儿子身上,乔鹿儿在家也就显得无足轻重了。

    乔鹿儿决定也不回家,留下来陪熊小鱼一起复习考研,这样的决定让她自己都觉得爱情伟大。

    深呼吸一百次,她决定把手中的火车票卖出去。于是偷偷找吴柏玉,要她请刘子斌帮忙把票卖出去,其实很抢手,消息一出,有人加一百卖了出去。那一百给吴柏玉辛苦费,吴柏玉抱着不要白不要的心理收下了。吴柏玉也不是那么精于小利之人,她很快在学校超市里买了一大堆零食到寝室里吃。

    金梅妮吃零食很快,嘴巴也快:“大家都来吃,这是乔鹿儿请客。”

    乔鹿儿就说:“是啊是啊,大家请吃。”

    罗里果剥一颗花生问:“有什么好事情要请客?”

    庆贺她和熊小鱼新生恋爱呗。金梅妮吐出一颗瓜子壳,她脚边大遍的瓜子壳。

    閏怡琦在一边上电脑玩游戏,这时脸上一点儿也挂不住,偏偏罗里果还问:“怡琦,过来吃东西啊!”

    大家把眼睛都看住她。

    閏怡琦手机响起来,她对着手机看一下,站起身来,道:“对不起,你们慢慢吃,我有事去了。”她也不朝她们看,走了出去。

    “怡琦,等等我。”

    閏怡琦回头一看,是金梅妮,道:“什么事情?”

    “什么事情?”閏怡琦问。

    金梅妮看看四下无人,才神神秘秘地说:“你从哪里来,是不是那个叫苏里基的男生找你,他们说你在跟着他偷偷学画。”

    “什么叫偷偷,用得着用这么夸张的词吗?”閏怡琦声音里有一种凌然尖锐。

    金梅妮尴尬一笑,她知道閏怡琦性格乖僻骄傲,也不敢计较,说:“我也是喜欢画画的,我想你认识不少美院的学生,能不能替我引荐一下,对于牛A美术学院的学生我真是仰慕得紧呢。”看閏怡琦那样的目光,又怕她不相信,连连说:“真的,真的。閏怡琦你相信我!”再要说下去,怕是要赌咒发誓了。

    閏怡琦才说:“你这样人才出众的美女,你出去了不淹死几个美男,算了,我还是救人性命的好。”

    金梅妮哈哈大笑,娇喃的求她道:“閏怡琦,我不会那样不懂事啦,你一定要替我引荐,完了我谢你。一定谢你!”她拽着她胳膊,撒桥弄俏,閏怡琦没办法甩掉她,只好带着她。

    苏里基红色的车子停在校门口那样醒目,金梅妮两眼发光:“啧啧,好漂亮豪华的车!”

    苏里基看见閏怡琦过来,她身边还跟着一个极其漂亮的女孩子,这时跳下车,惊叹道:“怡琦,你是从哪里把她挖出来的,宝贝极呢!”

    金梅妮对长相俊美作风洒脱的苏里基也表现出无限好感:“你是苏里基吧,我来学画,接受学生不?”金梅妮眨巴着眼睛,一双深睫猫一样金黄瞳仁的眼睛,闪着无辜受害的光芒,那样惹人怜意,简直就是一种毫无抵抗的杀手锏。

    苏里基也目光熠熠:“你学画不合适,去演电影吧,我认识不少影院老师。”

    閠怡琦忍住笑,低着头用脚在地上画圈圈。金梅妮梅弄不清楚他话的含义,或褒或贬,她不敢答话。

    苏里基奇怪的问:“怎么,你们怎么不说话,是不相信我?”

    “我相信。閏怡琦也相信对不?”金梅妮回头问閏怡琦。

    “我自然也相信。”閏怡琦笑。

    苏里基说:“那就是了,怡琦,你笑什么,搞得我一点都不自信。”

    “我想笑,就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