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毕业会上

    更新时间:2016-11-10 09:28:30本章字数:1368字

    毕业典礼会上,大家又齐齐聚到一起了。

    閠怡琦是有所等待的。

    他们又齐齐的聚集到一起。刘子斌、吴柏玉、熊小鱼、高阳风、罗里果、閠怡琦、乔鹿儿、金梅妮……

    金梅妮她美丽的外表却让人记忆深刻,她也因为苏里基的推荐演了一场戏也因此有了一些小名气。

    那些慕名而来的钦慕者很快包围了她,她花瓶似的旋转着她的美丽,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在人群中穿梭,游刃有余的是罗里果,她和高阳风已经正式订婚,是别人即将的妻。幸福的爱情使罗里果漂亮起来。

    刘子斌不以为然的说:“女人就像一件新衣服,不管质地好坏总会穿出一段鲜艳来。”吴柏玉咒他道:“你是不是很后悔没有穿到这件新衣服……”

    刘子斌吐吐舌头,不敢对他的新婚妻子回嘴。那时还有好几对这样的新婚同学夫妻,站在这旧日的校园场上,别有一种幽远的回忆和感叹。

    高阳风在见到閠怡琦的一刹那,他本能的挣扎了一下,在罗里果绵密紧促而质地优良的网里挣扎了。罗里果似乎早有预料,她一直紧紧的攥住高阳风的手。包括他微微的颤动她都紧紧的攥住,不让它有丝丝的泄露。幸而閠怡琦的注意力只在自己手中的茶杯上,稍稍的风吹草动,罗里果都可能与她为敌。她甚至都没有走上前去和閠怡琦打招呼。她们早就是很疏远的朋友。

    熊小鱼站在离閠怡琦不远的地方和人交谈着,他偶尔会注意閠怡琦,眼睛里有一种令人难以捉摸的的冷漠。他并不知道苏里基去了国外,想着苏里基为什么没有来,他觉得有些困惑,女孩子总喜欢在这样的场合炫耀自己的男友。

    閠怡琦的目光不时在熊小鱼脸上掠过,熊小鱼旗帜鲜明的站在那里,像许多年前的飘逸神韵,神彩夺目。却少了一份热情多了一份镇定和冷漠。他和閠怡琦目光偶尔相遇,他也会自然移开,冷的大理石。

    乔鹿儿那时也目光紧紧的注视熊小鱼,毕业在即,她看见熊小鱼这样的场合并不理会閠怡琦,心里有莫名的满足和许多的小快乐,小虫子一样爬满她小小的心窝。她甚至都和金梅妮说了很多话。

    金梅妮穿梭在人群中,她自信她是美丽的。这样的场合她更加要出尽风头。

    閠怡琦对金梅妮态度是冷淡的。她的艳俗閠怡琦根本看不入眼。她那些叮叮当当的装饰在她眼里不过是会发光的垃圾。閠怡琦的眼光自然是钝了一些,看不见金梅妮正光彩照人,不能像她那些校友们,看见她眼睛就像新磨了一遍的薄刀片,眸子里要发出炬亮的光来。

    金梅妮对閠怡琦这样的态度有几分不安,她觉得閠怡琦像一把入鞘的古剑,,虽不见其锋芒,但它的寒光冷锐的威慑力还在,不免有一丝惶惶的不安,像拔光了毛的鸡,光秃秃的要出一些丑,失掉一些骄傲和自信。

    不过,她很快就把这不愉快还给閠怡琦,她走到閠怡琦面前故意大声问:“閠怡琦,你怎么没把你的男朋友苏里基带来呢?”

    金梅妮,你说什么?閏怡琦简直不相信金梅妮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第一苏里基不是她男友,第二苏里基早去了国外,金梅妮是知道的,金梅妮这样说显然是想给她难堪。这个小人加女人的女子,大概平日对她早攒着一股子恨。

    所有的人都望住閠怡琦,看她怎样回答。閠怡琦并不想解释什么,只是问:“金梅妮,谁说苏里基是我男友。”

    金梅妮咯咯一笑,说:“你还要保密吗?这不是公开的秘密吗?我们早知道了。”说着就看罗里果,希望得到证实。

    閠怡琦也看罗里果,那脸上分明在问:“是你说的吗?”

    罗里果觉得閠怡琦眼神有兴师问罪的意思,她想:“谁叫你和苏里基那样好,现在当着熊小鱼面又不敢承认,熊小鱼要和乔鹿儿好也是你自己造成的,怨不得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