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节 给我一支烟

    更新时间:2016-11-28 08:41:28本章字数:1939字

    ……

    “妈,我明天还要上班,不和你多说了。”

    “不行,朗逸,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和你同事怎样了?”

    “不怎样,妈,真不和你说了,我还路上呢。”

    “哦,路上,注意安全要紧。”

    华朗逸终于逃出了他妈妈的跟踪追击,街道边有一家烟酒店,华朗逸喉咙里忽然升起一种吸烟的欲望。他平日不吸烟,没有吸烟的坏习惯。他不是怕吸烟有害健康,他很小的时候和别的坏孩子一样躲在厕所里偷偷吸过烟,那样痛快的经历现在想起来都还是人生美事。

    他停留在烟酒店钱,挪步进去,店里空荡荡的,没有客人。老板翘着二郎腿在看电视,见有客人进来,非常高兴、客气、寒暄了。

    “给我来一包烟,一只打火机。”

    “要什么牌子的烟?”

    对着玻璃框里花花绿绿的烟盒华朗逸随手点了一下。烟酒店老板把一包烟和打火机递给他,又无比贪婪补问一句:“要不要还来一瓶酒。你看,这有新款上市的……口感很不错。”烟店老板的视线在他脸上游移。

    看来华朗逸的心思都在脸上写着,是个凡人就能一眼看出来,这样好像很狼狈,华朗逸振着了一下精神气,对着那张油光脸的店老板彬彬有礼回答:“不用,谢谢!”总算挽回一点面子。

    吸烟最大的益处就是排遣寂寞和孤独,他觉得现在有最大的理由去吸一支烟,他什么理由都有,就是不能去关心閏怡琦,明知道她和熊小鱼在一起很多年了,自己偏还要窄着脑袋争一份毫无希望的爱情,脑子进水就这样吧,哈,仰天长啸一声吧!

    咳咳咳,烟的猛烈刺激着他的喉咙,他反而觉得舒坦了。 

    走累了,在路边的一条长椅子上坐下来,昏黄的灯光笼罩着那长长椅子,在夏末秋初的夜晚,华朗逸感觉到了几分凉意,看来那个烟酒店老板建议还真不错,是该再买一瓶酒,在这长长街道的长椅子上,像个流浪汉一样酩酊大醉,然后睡去。 

    他抽着烟,看着穿短裙的姑娘搂着男友从他面前走过去,听着的夜市摊传来此起彼伏的吵闹声,他感到从所未有的孤寂。

    手机再次响起来,谁来的电话,难道是他妈妈不舍得放弃那个问题,再打来电话,非问出一个结果才罢休。

    荧屏上显示着一个陌生号码,也许是垃圾商业电话,这个时候有人来打扰也好,就算他是个坏人,至少让他觉得他还活在这个世上,那一份卑微的存在感啊。

    “谁啊?”

    “我。”

    “你是谁?”声音好像有些熟悉,华朗逸一下子想不起来。

    “伊米。”

    那个古怪精灵的红衣女孩子伊米的影像马上印出来。

    他有几分茫然,问:“伊米?你有什么事情?”

    “你在哪里?哦,是閏怡琦要你问的。”

    “我,我在家里。”听到是閏怡琦问话,他不能如实说,否则太没有面子了。

    可是,伊米毫不客气撕剥了他虚弱的自尊:“不,我听见车鸣声,你一定在街道边。”伊米太聪明了,聪明的姑娘什么都瞒不住。

    ……华朗逸一下子懵了,他不知道他该说什么。

    伊米还在那里兴头头问:“怎么了,你想不通,要自杀?哈哈。”

    “没有。”华朗逸一口否定,被撕剥的感觉真狼狈,尤其在閏怡琦面前。

    “我知道你没有,快回去吧,閏怡琦说她不生你气了。”伊米好像良心大发现了,这么快就放了他。

    “嗯,好!”话朗逸赶紧挂了电话。

    閏怡琦的话就是圣旨,即使是伊米假托圣旨。华朗逸的心情也轻松了,他站起身来,轻轻拍去身上的烟灰。地上丢了七八个烟头,都是他刚才吸的,烟头长短不齐,有的快吸完了,有的才开始就扔下了,他甚至有些自嘲,为什么刚才就郁闷到那个地步了。

    他走向回家的道路,街道更加宽阔,夜色更加迷人,明天更加美好。

    华朗逸的明天里一定有閏怡琦,这样的想法春暖花开。

    这件事情得感谢伊米,是伊米帮了华朗逸解决问题。

    閏怡琦那时从浪漫满屋咖啡店回到寝室,一天一晚没睡的疲惫,让她很快进入梦乡,也许是饿极了,三个小时后饿醒来,伊米还在电脑前打游戏,这孩子,时常口袋里没钱,却不好好工作,没心没肺地一味只知道玩游戏。 

    “伊米,你该睡了,明天还要上班。”閏怡琦睡眼松松,迷迷糊糊地问:“我肚子好饿,冰柜里还有方便面没有。”

    “没有啦,最后一包被我吃了。哦,一天一夜以来你一直没吃饭吧,我下楼去给你端一碗夜宵来。 ”伊米穿着拖鞋哒哒哒下楼去了。一会儿端来一大碗水饺,这姑娘真细心还买回来一杯酸奶。

    看着閏怡琦风卷残云一会儿把一大碗水饺吃得干干净净,汤都不剩一点,酸奶也被她一饮而尽,伊米惊到了:“怡琦姐,你让我发现一个真理,人的潜力是很可怕,特别是重创之后。”

    去。閏怡琦笑,又拍着自己的肚腹:“哎,缓过神来了,难受的过去了,现在的感觉是,那句歌词怎么唱来着,——就让我再活五百年!”

    “五百年!你不知道要荼毒多少生灵。”

    “我是受残害好不好。”

    “那个华朗逸呢,人家几小时前可是因为你的缘故在楼下那棵紫藤树下可是凄凄惨惨戚戚,对着一轮孤月痛哭呢。”

    閏怡琦一怔,问:“他来过?”

    “肯定来过,我下楼泼垃圾时刚好看见他。”

    “别闹,伊米我问你。那现在呢,他去了哪里?”

    “几个小时了呢,我怎么知道他现在,閏怡琦,你醒了没有。”

    “我当然醒了,你给他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