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你还有多少秘密

    更新时间:2016-11-30 09:06:47本章字数:3329字

    早晨的太阳明媚美好,閏怡琦站在716公共汽车站台上心思繁复,自小父母就把她当做家里的希望,未来的太阳,宇宙的中心,她从小泡在各种各样的训练苦海中,画画,钢琴,古筝,舞蹈,长久花样式反复的魔鬼锻炼把她修养成大家闺秀的模样。最幸运的是她遇到熊小鱼这样优秀的男孩子一直和她陪跑,原以为生活就会这样美好下去。如果不是乔鹿儿一直在一边虎视眈眈,他们一生中也许不会出太大差错。

    哒哒的一声车鸣,716公交车到了,早晨等公交车的人还真不少,各种各样的脑袋挤在站台上,不管男女老少,不分珍贵卑微这会儿一起奔向车门口。

    “小心。”

    閏怡琦被人蹭了一下,身子向后倾斜,脚歪了一下,很快被一只胳膊扶住了,回头看是华朗逸,颀长的身影,脸上带着明快温暖的笑意。

    也许他一直都在,只是她心思繁重,没有注意到他。他总是在她镜头之外,现在聚焦拢来,也还真心不错。

    “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我想你会来这里等车。”

    他头上罩着雾气,因为他知道她会在这里乘车,所以等在这里,等了多久,只有他自己知道。

    到墨氏二十分钟车程,不算短也不算长,以后的人生还有很多的二十分钟,只是这一次对华朗逸似乎有些特别,也许在以后他的人生里回忆起来他都会被自己感动。

    “昨天的事情,我抱歉。”

    “不,什么都别往心里去,你开心了就好。”华朗逸昨晚睡不着觉,想了很多,其中就是怎样向她道歉争取她的原谅,閏怡琦先道歉了,他很感动,他也不止一次有过给熊小鱼打电话的冲动,告诉他閏怡琦连夜坐十二小时车程去看他……閏怡琦一定会恼怒他这样做,他如果真这样做了是不是很愚蠢。

    閏怡琦注意到华朗逸今天换了一套淡蓝休闲服装,好像是很有名气的牌子,头发也修理了。她在心里暗笑了,他原来应该是很少注重服饰的人,灰茫茫的形象忽然间改观了,时尚,有型。

    他知道她又在看他的新休闲服新发型,姿态僵硬起来。

    一个男人爱到多深沉才会在一个女人面前这样卑微,閏怡琦不知道。

    墨氏科技大楼到了,华朗逸崭新的一天也开始了。

    閏怡琦被通知去企业形象策划部了。两人不在一个办公室了。下班加班的时间会不一样,这对华朗逸来说,增加了他接近他的难度。快要下班的时候,閏怡琦接到伊米打来的电话,说自己肚子痛的厉害,想请閏怡琦送她去医院。

    閏怡琦只好去经理那儿请假。

    “第一天来新部门就请假?”经理是个三十多岁大龄女,叫邝妞平。

    “邝经理,我同寝室的一个女孩子病了,想叫我送她去医院,寝室里没有另外的人。”

    邝经理斜眼看着手机上的时间说:“五点三十分下班,如果不加班,十五分钟后你就可以下班了,没有人可以留住你,你想干嘛都可以。”

    “可是,邝经理,我下班坐公交车还要二十分钟时间才可以回寝室,我怕……”

    邝经理轻蔑一笑:“你不知道打车?”

    “你!”

    “好了,我还有事,如果你没有其它工作上的事情。” 

    閏怡琦离开办公室,伊米的电话又打进来了:“怡琦姐,你快回来,我肚子痛的厉害。”

    閏怡琦自己有些慌乱,不过她明白不能把这种情绪带给伊米,仍安慰她说:“哦,伊米你别慌,你先打120,我马上就回来。”

    “怡琦姐,我身上没钱。”伊米知道早晨閏怡琦上班前给她留的三百元显然不够。

    “没钱不要紧,你先去医院再说。”閏怡琦一边打着电话,一边飞快朝电梯门跑去,她脑子里闪过无数危险的镜头,她害怕最严重的那一幕,伊米,你千万别有事。

    伊米不敢放下手机,她怕她一关上电话,再也无力打开:“怡琦姐,我怕。”

    一个生病严重的女孩子独自一个人在家里此时有多绝望,閏怡琦能猜想到,她安慰着她:“别怕,伊米,我马上打车过来,几分钟就到了。 ”

    閏怡琦赶到寝室时,120也刚好到,閏怡琦把伊米送到玛利亚医院,是急性阑尾炎,再慢一步也许就要出性命危险,閏怡琦想来后怕,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伊米的父母她都无法知道。而在这样关键的时刻,伊米为什么都不给她父母打电话,难道她父母不在黄市。

    伊米醒过来了,不过手术后她状况良好。

    “怡琦姐,谢谢你。”

    “如果累,就不要太多说话,好好休息。”

    伊米摇摇头,轻声说:“怡琦姐,你一定会很奇怪我为什么现在不告诉我父母生病了。”

    这也是閏怡琦非常想问的问题。

    “其实他们不在黄市。”

    伊米的话证实了閏怡琦的猜测,可是她父母不在黄市以及她和甜蜜蜜婚庆公司是怎么回事呢?

    也许觉得不安,伊米说:“怡琦姐,你帮我打电话告诉他们来这里吧,不然,我可能还不清你的钱了。”

    “钱的事情慢慢来,现在你主要是要复原起来,别的就不要多想。”

    伊米想了想,似乎下了决心:“还是告诉他们吧,我躲他们几个月了。”说着她从被子里伸出手,摸索到身边的手机:“怡琦姐,通讯录里有他们的电话。”

    金沫然!云菱很有名气的画家。

    “你父亲是金沫然?”閏怡琦马上响起金梅妮曾经说过她父亲是金沫然,怪不得第一眼见到伊米时就觉眼熟,但是她不想把伊米和金梅妮联系起来,她们虽然像,但是气质完全不同:“那么你姓金?”

    “是。我叫金伊米。”

    “伊米,你还有多少秘密?”

    金伊米迟疑了一下,说:“没有了,你打电话吧。”

    电话拨通了,电话里传来一个沉凝男子的声音:“什么,急性阑尾炎,手术了?哦,谢谢,我们马上过来。”

    伊米的父母来了,他们衣着讲究,举止文雅,气势十足,一看就是养尊处优过惯了的上层文化人。

    金伊米的母亲看起来还很年轻,也就是四十出头的样子,她应该不止这个年龄,至少五十岁了,还能保持这个样子,猜想得出她年轻时一定是美丽过人。他们谢过她,又客套了一些话,金沫然拿出一叠钱来:“小閏,这是伊米借你的钱,谢谢你了。”

    “叔叔,伊米并没有借我这么多钱。”

    “来吧,好孩子,你帮了伊米这么多,我们应该感谢你。”

    伊米妈妈去前台缴费去了,金沫然把閏怡琦拉到医院走廊里,他小心看伊米,确实睡着了,轻轻把门关好,才面对閏怡琦,仿佛踌躇一番,开口问:

    “閏怡琦姑娘,听说你是在云菱大学读的书。”

    “是的。”閏怡琦想他们怎么知道,也许向金伊米问了她自己的情况。

    金沫然点点头,轻声问:“小閏,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閏怡琦有些奇怪,说:“金叔叔,你问吧。”

    “我,我想问关于金梅妮的情况,你知道吗?”

    金陌然问话让閏怡琦呆了一下,第一,她一直以为金沫然故意避着金梅妮母女,不愿见她们。第二,金沫然一直生活在云菱,没有一点机会见金梅妮吗?

    她把自己的疑问如实说了。

    这个在云菱鼎鼎有名的大画家羞愧满面,眼神闪避。

    “金叔叔,其实,毕业后我离开云菱,对金梅妮最近的事情知道不多,不过金梅妮在云菱大一下半期就弃学了。”

    “什么,弃学?”

    “是的,她去了墨氏影视拍电影,当时很不错。”

    “糊涂,糊涂。唉,糊涂啊!”

    閏怡琦想起金梅妮是自己和苏里基推荐进墨氏影视拍片才退学,现在金墨然忽然问起她来,令她不安了。

    “哎,有些事情太复杂,一言两语也说不清楚。”金沫然搓着两只手,很不安的样子。

    他为什么不去自己见金梅妮,要这样旁敲侧击打听一些情况,閏怡琦也实在无法理解,难道金伊米的妈妈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女人?

    华朗逸打来了询问电话,閏怡琦只好对金沫然表达歉意,走远了才低声告诉华朗逸,自己没有经过邝妞平的允许就离开公司,明天上班邝妞平肯定会对她耍态度,或者后果会更严重一些。

    “閏怡琦,是当时情形危机,你是顾不得那么多。明天你再向她解释解释,就不信她是个没有正常人心的人。”其实说这话华朗逸自己都不自信,大龄女邝妞平性格刁钻,不好对付。

    聪明的华朗逸知道他这时护花之心是非常必要的:“閏怡琦,你现在还在医院里吗?我打的过去接你好不好。”

    确实有些晚了,公交车没有了,不知道医院门口打的会不会困难,如果不能够打的就得走路回去,一个人大半夜走十来里,真的还不敢往下想,这攸关时刻閏怡琦不敢拒绝华朗逸的好意:“好,华朗逸我等你。”

    金陌然还低头站在走廊里,走廊灯光下刻着他的轮廓,他年轻的时候一定是风流倜傥玩转乾坤的人物,现在年龄老了好像因为二个女儿的缘故略显憔悴。

    门有开动的声响,金伊米的妈妈走出病房,她面色有些疲惫,对走廊里的丈夫说:“孩子睡了。又对走过来的閏怡琦微微一笑:“谢谢你了。累你一天了。”

    “阿姨,没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

    金沫然夫妇好像都有自己的心思,也不想多说话,或者是坐了二个小时飞机忧心忡忡地赶过来疲惫了,面带倦色。

    閏怡琦很说:“叔叔,阿姨,你们都站在这里好几个小时了,一定都累了,去休息吧。”

    金沫然夫妇点点头问:“姑娘,现在天色晚了,你一个人回去方不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