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温柔似水

    更新时间:2016-12-01 09:11:49本章字数:3552字

    閏怡琦忙说自己有朋友来接,请他们放心。

    金沫然似乎还有什么话要说,可是妻子在面前,他迟疑着还是和妻子一同进病房去了。

    閏怡琦站在医院大厅门口等着华朗逸,夜风微微,暗送花香,大厅前大道上偶或有车飞驰而过,驶进茫茫黑夜,一转即间变得空荡幽寂,她心里不由得有些焦急,正不安,一辆的士嚓的停在她前方。车门打开,华朗逸走下来:“怡琦——”

    明知道他一定回来,为什么还要不安和担心,难道像华朗逸这样稳重踏实的人还不能给她足够的安全感,还是人之本性就对人没有彻底地信任感。

    “请开车,人民路,郁金香小区。”

    “好咧。”

    华朗逸和閏怡琦并排坐在后坐,脸上露着喜悦之光,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历史价值,这样名正言顺的帮閏怡琦,不动用一点卑微和怯意,他甚至异想天开地想起他向她求婚的那一刻。特别是他的爸爸妈妈,如果再问起他同事这件事情来,他可以说一切OK,不过他爸妈一高兴大概就要进入到买婚房之类的节奏了,哈哈,华朗逸越想越陶醉。

    他温柔地说:“閏怡琦,你不要担心,明天那个三十岁老女人那里我去帮你说。”

    说到老女人,司机飞速回了一下头,夜光飞梭正好一张三十女人的脸,有哀愤,惊怒,衰败,太多复杂的情绪啊。

    华朗逸满脸尴尬之情,女司机总算没有发作,他偷偷对閏怡琦做鬼脸吐吐舌头。閏怡琦捂着嘴,拼命不让自己笑出声来。

    的士在郁金香小区停下,华朗逸付了车钱,三十岁的女司机开着她的车一溜烟狼狈而去了。

    夜景拉得那么近,那株紫藤树离他们不远处放着幽香,月光如此朦胧富含诗意,华朗逸和閏怡琦面对面站着,所有的一切都暗示着华朗逸的曼妙时光来临了。

    要不要吻她?华朗逸心中敲着小鼓,他听见他的声音极其绅士地说:“怡琦,你上楼吧。”

    这句话说出来华朗逸也觉得自己够虚伪,明明他希望自己一直在这里站着,明明他希望掩藏已久的一些黑欲望能实现,可是他毫不犹豫杀死了黑夜中那个蠢蠢欲动的自己,他这样壮烈牺牲,不能感动黑夜中的她。

    她比他更爽快直接:“那好,朗逸,明天再见。”她挥挥手,袅袅上楼去了,空流一地月色如华践踏在华朗逸脚下,空余一身花香暗浮在华朗逸身上,他辜负了这唯美好时光,辜负了月亮之初心。

    五楼的窗灯亮了,华朗逸总算是有点可怜的收获,她住在五楼靠东位置。 

    第二天上班时,一切完全和閏怡琦预料的一样,邝妞平被第一时间把她叫到办公室。

    閏怡琦进去时,邝妞平正面对着电脑,她也摆出一副和电脑屏幕一样严整的脸色,声音幽冷,带着高高在上的孤傲:“閏怡琦,昨天你擅自离岗,这个月奖金被扣除。”

    閏怡琦几乎失声尖叫:“邝经理,你不能这样粗暴。”

    “我粗暴?哈哈,我第一次听见有人这样评价我。”邝妞平气愤得脸色发青:“可是,在策划部我说了算,閏怡琦,你听好了,你被扣除奖金了。”

    “不行,我来说明一个情况。”华朗逸一脚踏进来。 

    “你是谁?”邝妞平眼光足足在华朗逸身上停留十秒,满口戏谑:“我知道了,你就是那个情痴华朗逸吧。”

    准备去攻击敌人,没想到早被敌人掌握方向,华朗逸第一脚就踩了一个趔趄。

    他一脸冷灰色:“能不能不人生攻击。”

    “哈。”邝妞平一声冷笑,把手从鼠标上移开,斜眼看他,语气极冷静说:“你以为这样帮她说几句话她就会接受你对她的追求?”

    “你——”华朗逸可以肯定邝妞平是第一次见自己,不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一下子就掌握了他第一材料。

    邝妞平继续枪林弹雨扫过来:“你以为你对她痴痴不倦的好,她就会毫无理由爱上你的好?华朗逸我郑重地告诉你,你在这个女孩子面前什么都不是,甚至对她的心思一点都不了解。在这样完全不了解的情况下你就打算傻傻奉献自己全部奔放的青春?”

    “我——”

    “这只能说明一件事,你很笨。”她二只胳膊挽在一起,然后摆出一副看猴戏的模样。

    他争辩道:“邝经理,我只是解释一下閏怡琦昨天离开公司的理由。你却在说着一件与工作毫不相干事。”

    邝妞平语气无比藐视说:“那你来我办公室干什么,我们是一个部门的吗?我们现在有工作上的交流来往吗?”

    华朗逸忍无可忍:“邝经理,你,你简直就是邪恶。”

    “我邪恶!”邝妞平怒极反笑,她一拍桌子站起身来:“我不过是了解了一下我的下属。我作为一个上属了解自己的下属,有什么过错吗?”

    华朗逸稀里哗啦很被邝妞平强烈攻势攻打下来,他明显不是女人的对手,何况是这么强悍的女人。他面对她,像只无助的笨小熊。

    閏怡琦拉开华朗逸:“华朗逸,算了,你快回你办公室去。”

    华朗逸怒气冲冲,瞪着邝妞平没动。

    邝妞平完胜,心便宽了,她一脸太平盛世的笑,逗弄她面前的笨小熊说:“不过呢,华朗逸,如果你不想閏怡琦受罚,你可以来我的部门,我们策划部还差一个策划助理,如果你答应,这样一切好说,你说呢。”她双眼灼灼,安如泰山。

    简直就一脸色~像。

    没人回答邝妞平的话,华朗逸、閏怡琦因为她眼里太热切的光亮,都闪避眼光躲过去。

    邝妞平为了不自说自话,她自问自答:“怎么,华朗逸,你如果没想好的话,可以推迟到明天早上来给我答复。”

    閏怡琦悄悄拉华朗逸的袖角,俩人出来。

    “疯女人。”华朗逸在心里无声地骂。

    两人极为无趣地走在办公大楼的走廊里。华朗逸看着閏怡琦纤弱的样子,倍生怜惜:

    “不行,閏怡琦你在她手下肯定要吃很多亏。”

    閏怡琦默默走着,前面是落地式大玻璃窗,玻璃窗外是一望无际的世界,这茫茫世界衬景着他们现在的心情,更让人心生悲凉:“是啊,她欺负我们俩是才出门的大学生,还厚不起脸皮和她闹。”

    “别气馁。”华朗逸说出这三个字,自己就有些后悔,刚才他三脚猫的功夫她早见识过了,这气馁的情绪是他给她的。不过,面对女老虎出来约架,他总得要斗一斗,可以打败仗,不能当懦夫,尤其在閏怡琦面前。

    “怡琦,我决定明天答应她。”

    “什么!”閏怡琦一震,立即说:“不行,我一个受委屈就算了,还把你拉进来,受这窝囊气……”

    “不要紧,我们两个总比你孤军奋战要强。”

    “可是,你就不怕她,你看她的办公室装饰成那样,统一的白,就连窗户帘子都是白的,整个办公室简直就是一尘不染,透着像刀刮子一样锋利的劲儿,让人看了又心惊又害怕。”

    “没什么,她这是缺爱的具体表现,如果找了男友,会知道使用其他颜色。 ”

    邝妞平还真是个说话办事雷厉风行的女人,资源部马上收到她传给资源部的信息,也不知道邝妞平有什么样的本事,总部竟然同意了她荒诞的调人要求。但是资源部的人似乎不愿意买她这个帐,才几天时间,她邝妞平就在他们资源部连调度二人。

    资源部给出邝妞平条件,要调走华朗逸可以,但是要拿閏怡琦换,也就是策划部想要华朗逸可以,但是要退回閏怡琦,二个人之间反正策划部只能要一个。

    邝妞平思考再三,决定选用华朗逸。消息一出来,华朗逸几乎崩溃了。

    “华朗逸,真对不起,没想到因为我的缘故,就这样把你扔进了火坑。”閏怡琦对华朗逸抱歉着,又觉得还不够:“华朗逸,我请你吃饭吧,当道歉。”

    华朗逸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戏剧般的结局,不过比起让閏怡琦在邝妞平手下受怠慢受刻薄,还是他亲自受苦好受一些。

    “没事,没事,我男生,皮厚一些,她邝妞平再厉害也不能把我怎样。”

    他心里小声说:其实想着那个女人的嘴脸,我就毛骨悚然啊!

    閏怡琦思想再三,完全不得要领:“华朗逸,我真的会很不安。你说邝妞平什么意思啊,不会因为你为我出头,她就故意调你进策划部整你吧。”

    华朗逸马上变白脸:“閏怡琦,你想象力真丰富,搞得我要人心惶惶了。”

    “真的吗?我吓到你了,我不是故意的。”閏怡琦一脸无辜。

    看到閏怡琦认真又难过的样子,华朗逸真知足了:“但我是故意的啊,看你为我难过,我突然好有信心。”

    华朗逸也会俏皮了。两人关系看来还真是近了许多。

    在閏怡琦坚持下,华朗逸心安理得接受了閏怡琦的美餐犒劳。饭店就选在墨氏科技大楼附近的那家酒店。第一次他俩约饭失败了,看来这一次吃一顿好饭没问题。

    酒店生意似乎很好,服务生忙忙碌碌,半天没有过来。好不容易过来了,才点了菜谱。

    菜还没有上来,两人干巴巴对坐着。

    “饿了吧?”閏怡琦问。

    声音温柔似水,绕得华朗逸心底一遍柔软:“不,这样坐着就很好。”

    “什么?”閏怡琦受惊一般瞪圆了眼睛。

    “哦,不是,我是说等一等没关系。”华朗逸一慌张,顺手就掏出一包烟,抽了一支出来。什么都不易学,烟不同,一支就会了。

    “你吸烟?”閏怡琦眼睛瞪得更圆。

    “哦,不吸。”

    不吸你拿一包烟放在袋子里干什么,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閏怡琦再善良也不会相信你啊。

    閏怡琦不无担心:“看你,撒个小谎都不会,还敢往邝妞平鼻子底下钻?”

    “呵呵。”华朗逸傻傻一笑,拿着那只烟在手中把玩,他知道閏怡琦一定不喜欢他抽烟,所以他根本没有点燃它的勇气。

    閏怡琦被他气笑了:“看你,一支烟都被你玩碎了。”

    华朗逸低头一看,桌子上尽是碎了烟丝,他鼻子痒痒的,有几分不舍,但是还是把剩下的半截烟扔进了垃圾桶。

    閏怡琦看着他,他看着閏怡琦,然后条件反射地一把按住剩下的半包烟,他自嘲一下:“閏怡琦,你比老邝还厉害。”把剩下的半包烟也恋恋不舍地扔进垃圾桶。

    閏怡琦大笑:“我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