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金沫然的请求

    更新时间:2016-12-03 09:20:40本章字数:3364字

    金伊米的话一出华朗逸心中波涛翻涌,黄市房价多高啊,一般人在黄市这个城市里一间小卫生间都买不起,她家竟然轻轻松松给她买别墅。自己幻一直想着有一天和閏怡琦结婚都不敢随便想房子的事,哎,人和人就是这样比较出来的吗?

    伊米看华朗逸做出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有点不高兴,她瞪着水葡萄一样晶莹光亮的双眼,说:“华朗逸,到时你也可以去我别墅做客。我一定对你尽主宾之谊。”说到后面一句她语气里有促狭的玩味。

    华朗逸知道小女人惹不起,尤其带着坏意的小女人,他努力做出一个笑脸,极尽表达他对她的千恩万谢之意。

    他的重心在閏怡琦身上,閏怡琦在听到金伊米说云菱这两个字时,脸上就微微起了变化。确实,对于閏怡琦来说云菱是个太特殊含义的名词,以前代表着希翼,现在代表着痛苦的结束。

    华朗逸清醒的意识到如果閏怡琦不能忘记熊小鱼就意味着她不能和自己正常的开始。

    华朗逸环视房间四周,说:“閏怡琦,这医院的消毒水味是不是有些难闻。”

    “刚开始进来是有点,待一阵后倒也不觉得了。”閏怡琦怕伊米介意。

    伊米果然瞪了华朗逸一眼,还不够,又白他一眼。

    房门被轻轻推开了,是金伊米的爸爸金沫然开门进来。看到閏怡琦点点头,彬彬有礼说:“小閏,你来得正好,我能不能和你单独说几句话。”

    三人互相看一眼,有些奇怪。

    閏怡琦礼貌站起身来,回答金沫然:“叔叔,可以。”回头对华朗逸说:“你和伊米说说话,我去去就来。”说着随着金沫然走出房门。

    房间里剩下华朗逸和伊米,华朗逸四处相看,坐立不安,如坐针毡。

    华朗逸的样子让伊米生气:“华朗逸,莫非你眼中真的只有閏怡琦一个人?”

    ”啊,我没有啊。”华朗逸坐直一下子身子,又觉着不够,改变着视线的方向。可目光一碰到伊米的视线就兀的移开。

    “别那么焦虑了。”伊米气极而笑:“我们还是正常说话吧。我问你一个让我一直十分好奇的问题。”

    “什么问题。”华朗逸斜视着伊米。

    伊米不计较华朗逸的态度,盯着他的脸,一字一顿地问:“熊小鱼是谁?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魔力魔住怡琦姐?”

    这不是找抽的话吗?

    可是伊米不管不顾仍在说:“按理说呢,华朗逸,你也不是很差啊,可是为什么怡琦姐就不……剩下的话就不要我说了吧。”

    伊米的话让华朗逸即怒又妒:“你不是马上要回云菱吗?如果你是如此的好奇那个熊小鱼,可以去云菱大学亲眼看啊。就你这特殊能力,相信你在一个大学找人也不会是难事。”

    “华朗逸,你别急我,急了我本小姐我还真的什么都敢做。”伊米说到这里,歪头一想,说:“咦,话朗逸你这个建议还真不错,说不定我好奇心一爆棚,真的会去试一试。”

    华朗逸撇嘴讽刺道:“去吧,谁能拦得住你。 ” 

    金沫然和閏怡琦站在医院楼顶的天台上。站在极高的地方俯视而下,一切变得飘渺遥远,清风微微,风柔软而凉爽。

    金沫然斜倚着铁栏杆,眼睛一直在看前方。他衣冠修正,风采翩然,双目炯炯,一看就是生活里很出众的人物。只是此时他心思繁复,给他增添了一种疲惫之色。

    閏怡琦不知道金沫然为什么会把她带到天台上来,但是凭她的直感,金沫然找她一定有很重要的事情。

    金沫然开口了,声音富于磁力:“小閏,我想求你一件事情?”他回过头,脸色郑重看着她。

    一个云菱鼎鼎有名的画家竟然会求助于她这样一个大学才毕业的人,她可什么都不会,他的话让閏怡琦吃惊、意外。

    “金叔叔请说。”

    “我想每月五万的月薪请你去甜蜜蜜婚庆公司 工作。”

    “甜蜜蜜婚庆公司,五万月薪!”閏怡琦不敢肯定金沫然是不是在和自己说错话:“金叔叔您……我,就是不太明白您的意思。”

    金沫然静静一笑,不动声色说:“我知道你不懂。你先听我把条件说清楚,你先去甜蜜蜜婚庆公司应聘成公司一名职员,这以后的事情我再通知你,如果你答应,我每月给你五万的报酬,你在甜蜜蜜婚庆工资那是另得。”

    金沫然的话确实惊到了閏怡琦:“可是,金叔叔,您要告诉我为什么?不然,我没办法答应您。”

    金沫然偏头又望向远方,沉思片刻,声音虽缓,但是有一种不容拒绝的威慑:“我知道我这请求会让你为难,可是,为了金伊米,我希望你答应我。”

    “金叔叔,容我不礼貌问一句,您和甜蜜蜜婚庆公司之间有什么必然联系吗?”

    金沫然眉头微微一皱,很显然他不喜欢被打听:“小閏,如果你知道得越少,对你对我都好,所以我希望你不要问那么多,你只要答应我,我给你钱就好。”

    閏怡琦心想,这算是一笔交易吗?可是它违背自己做人的原则,她没想答应。所以沉默着。

    “小閏,你真的拒绝?”金沫然脸上没有显出凝锐之气,相反露出失望和落寞:“月薪五万,你嫌少?”

    “不是。我只是觉得我和很难胜任您要做的事情,所以我答应不了。”

    閏怡琦猜测金沫然和甜蜜蜜婚庆之间可能存在什么恩怨纠葛,可她不想牵扯进别人的恩怨是非。

    “ 小閏,如果你不信任我,我们可以签合约,期限可以是一年。那么一年后,你拿六十万走人,我们不再相见。”

    这个条件是很诱惑人,閏怡琦摇头笑:“可是,金叔叔 ,我怕我拿不了。”

    “你还是拒绝?”金沫然眼睛里有阴郁之色一椋而过。

    閏怡琦沉默无声。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选你吗?”

    閏怡琦摇头。

    “因为你才出学校,人物关系简单,没有太多人认识你,而且,你是一个很聪明的人,这一切都是我优选的条件。”

    閏怡琦低着头。

    金沫然看着閏怡琦,继续说:“我给出你的条件很优越,我希望你不要轻易拒绝,思考了再告诉我,在后天我回云菱之前,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肯定的答案。”

    金沫然说完,径直离去。

    閏怡琦一个人站在天台,呆呆地看着天空,她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奇怪的事情突然发生在她身上。

    閏怡琦回到病房找华朗逸时,已经看不到金沫然。她心稍觉安然。

    华朗逸见到閏怡琦也表现出天要亮了的神情:“閏怡琦,你可来了。”

    閏怡琦知道自己这个时候不能把天台的情绪带下来,装得一脸烂漫的笑意:“你俩似乎聊得很开心。”

    华朗逸、伊米斜视对方一眼,都没表情。

    閏怡琦没注意他们情绪,说:“天晚了,伊米,你好好休息,我和华朗逸先回了。”

    “明天见。怡琦姐。”

    “明天还来?”华朗逸一脸惊疑,滑稽。

    伊米马上还击:“当然得来。不过,你可以不来。怡琦姐来就可以了。”

    閏怡琦也不直接回答他们的话:“伊米,我们走了,晚安。”

    从医院出来,天色已暗,閏怡琦一直很沉默,这让华朗逸不知所措,他以为是自己得罪了她,他忐忑不安,找着一个可以打破沉默的话题。

    “咦,那边有的士来了。”华朗逸说着跑去拦车。

    “郁金香路。”华朗逸也会有他的小算盘,叫的士直接去郁金香小区。那意味着华朗逸可以一直护花到目的地,如果运气好的话,他还可以上到五楼靠东边,进她的小室坐一坐。女孩子的闺房对于男孩总是有一种特别幽香向往,华朗逸恋爱的心情也一下子无限膨胀。

    在车上閏怡琦看着车窗外的风景,心里一直踌躇着一个问题:要不要把金沫然的话告诉他。

    她脑子里胀胀的全是金沫然的话:我选你是因为你才出学校,人物关系简单,没有太多人认识你,而且,你是一个很聪明的人,这一切都是我优选的条件。这些閏怡琦相信金沫然说的是真话,可是,他叫她去甜蜜蜜婚庆干什么呢?做卧底——商业间谍,盗取商业秘密?

    金沫然一个云菱的画家为什么窥觑黄市的甜蜜蜜婚庆公司呢?其间距离二千多里路程。再说金陌然是个画家,而且似乎没有经商的经历,这看似毫无关联的东西为何如果紧密地连在一起,这些都让閏怡琦头昏脑涨。

    她还记得那天她租房子的情景:她经过郁金香小区的巷子,无意间被那株独树一帜的紫藤树吸引住了,驻足流连间,伊米走过来了,问她是不是租房子,要不要合租,并且她已经看好了房子。閏怡琦还在犹豫,伊米说,我知道你爱上了这株紫藤树,我也是因为爱上了这株紫藤树,才选了这里的房子,不要犹犹豫豫婆婆妈妈了,下一刻,这房子可能就被人租了。

    于是,閏怡琦和伊米就这样认识了,并且成了合租人。这回忆起来好像没有破绽,天衣无缝,确实就是很巧的她和伊米遇见了。

    閏怡琦也记得金伊米和她谈起过甜蜜蜜婚庆,伊米一味是藏着掩着,看来金家还真的有很多秘密。

    最后总结让閏怡琦惧怕:她和伊米在一起租房四五个月了,她明明是千金闺秀,却假装一名不文。也许,是先碰巧遇见,后来再预谋之中。

    华朗逸和閏怡琦回到郁金香小区时九点钟了。

    华朗逸准备在那棵紫藤树旁和閏怡琦告别,虽然他是那么的依依不舍。

    閏怡琦说:“ 华朗逸,上去坐一下吧。”

    华朗逸当然极愿意,只是他太没有先见之明了,太突然的惊喜把他击得没有方向,他回答得也磕磕巴巴:“我,我这……”

    “我有事和你说。”閏怡琦说着自己先上楼了。

    “哦,好。”华朗逸屁颠屁颠赶紧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