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 穷人和富人

    更新时间:2016-12-04 08:44:11本章字数:3374字

    女孩子的闺室果然有一种幽谧芬芳,华朗逸左顾右盼的同时,閏怡琦已经把一杯调好的咖啡放到他面前,她自己双手插进裤子的口袋里站在那里,慢慢说出一句让华朗逸震惊的话:“华朗逸,我可能遇到麻烦了。”

    华朗逸接过咖啡正喝,閏怡琦的话把他惊了一跳:“什么,閏怡琦,发生了什么事情?”

    閏怡琦没有再说话,只是颓唐地走到窗边望着窗外的夜色。

    华朗逸放下咖啡,走到窗前,问:“閏怡琦,你说啊。有我在,你别怕。”

    閏怡琦对着夜色沉默片刻,摇摇头:“其实告诉你也就是把你扯进麻烦里,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办?”

    华朗逸是那种外形上一出校园在短期内迅速成熟的那种,前后差别那样大,容易让人产生魅~惑的感染力,他一改平日怕惊到她的口吻,声音极沉浑有力,说:“是不是那个老女人邝妞平刚才给你打了骚扰电话,我去对付她。”

    “没有。”华朗逸的话让閏怡琦一阵温暖,他总是把她放在第一的位置,而她总是有意无意漠视着他的情感,这让她内疚:“朗逸,我总是给你带来麻烦,真对不起。明天邝妞平还不知道怎样对付你?”

    华朗逸笑笑:“不怕,最差不过是炒鱿鱼。这还给了我跳槽机会呢。”

    “ 坐下说话吧。”

    “好!”华朗逸挺拔颀长的身子坐在沙发里,长长的手指拨弄着那只咖啡杯,眼睛却一直盯着閏怡琦,期待着她告诉他:她遇到什么麻烦。他是那么急切要去解决她的一切烦恼,不遗余力。

    閏怡琦犹豫了一下,说:“甜蜜蜜婚庆公司你知道吗?”

    “知道不多,都是从网上新闻里看的一些。新闻里好像说甜蜜蜜婚庆最近向国外推进的一家分公司取得成功了。积极准备推进第二家呢。现在婚庆这一块好像是个香饽饽。”

    閏怡琦接着问:“公司老总是谁?”

    华朗逸长长的手指按在额前,想了一会:“老总好像是金沫……成,对,就是金沫成。”

    “金沫成?”閏怡琦一怔,她马上想到金沫然。金沫然和金沫成只是一字之差。

    华朗逸也马上想到了:“哦,好像和伊米的父亲金沫然名字接近。”他微微戚动长眉,问道:“怡琦,甜蜜蜜婚庆公司怎么了。怎么你会说到麻烦二个字?”

    “我知道了,也许是家族之争。”閏怡琦心中舒了一口气,自我嘲笑道:“不是黑~帮~之争~之类就好,总算暂时没有性命之忧。”

    “性命之忧,怡琦,你说什么呢?”华朗逸把杯子里的咖啡喝完了,手里仍把玩着那只小小的杯子,眼睛里却是对她满满的关怀。

    “金沫然给我每月五万的高薪,叫我去甜蜜蜜婚庆公司。”閏怡琦坦然告诉他。

    “什么?”华朗逸震得差点把杯子掉到地上:“閏怡琦,你说清楚,金沫然叫你干什么?”

    “大概是卧底之类。”

    “金沫然、金沫成!这摆明是豪门之争了。不行,卷入豪门之争,你可能做无谓的牺牲。怡琦,我坚决反对你这样做。”

    华朗逸的反应在閏怡琦预料之中,她说:“我还没有答应。”

    “没答应就好,这些有钱人,打一辈子金钱仗也没个消停,还真是无休无止无怨无悔。”

    第二天,华朗逸依然在716公交路口等閏怡琦,一直等到快要上班的时刻閏怡琦都没有来。他心中担心,马上打她的电话,閏怡琦告诉他自己早已经到公司了,华朗逸虚惊了,匆匆打了车直接去公司。

    华朗逸感到公司时,还是迟到了几分钟,邝妞平好像有事不在办公室,华朗逸就此逃脱了被骂。他暗暗庆幸自己运气好的同时,又猜想为什么閏怡琦要提前上班?他还来得及想清楚纠葛是非,邝妞平来了。

    华朗逸很心虚,坐在电脑前没有抬头,手指按着鼠标,心中却扑腾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华朗逸——”邝妞平的声音不算十分威严,但也绝不含糊:“你第一天来我们策划部报到怎么就迟到?”

    什么都瞒不过这个女人。

    “华朗逸,我问你为什么迟到?你没听见吗?”邝妞平的声音太高了好几分贝,华朗逸知道自己逃不过去了。

    “昨晚喝多了一点,所以起来迟了。”华朗逸惊疑自己扯起慌来还很不错。

    “我希望你眼睛看着我说话,这最简单的礼貌也不懂吗?你父母好像都是老师,这第一课都没教好你?”

    华朗逸父母干什么这她都知道了,看来她真的花费了一些功夫,愈这样华朗逸愈紧张,他只好转头面向她,一张棱角清晰的脸,如果不是态度过于严厉,还有几分漂亮和风情,可怜女子,何必呢,只是个女人,却偏要做铁娘子。

    华朗逸的脸近在咫尺,五官轮廓极为端正,面容清新干净,就一小鲜肉那种,却配着极富男人魅力挺拔身材,一下子把他整个人都投入魅力无限的那种。在三十岁邝妞平眼里他就是她的一道菜,她声音变得柔软:“这次不计较,下不为例。”

    这种稀松处罚在邝妞平是破天荒的一次,策划部办公室里的伙伴们都经历过残酷的过往,一开始替华朗逸捏着一把汗,没想到邝妞平会放他如此过关,这时都投来困惑又艳羡的眼光。

    “看什么看,还不工作。”

    邝妞平立在那里如无形无声,却透着一股戾气。办公室里鸦雀无声,静到听见墙上石英钟的分秒卡卡声。

    邝妞平终于走了出去,华朗逸长长吐出一口气。

    中午下班的时间一点点挨近,邝妞平又走了进来:“华朗逸,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不容否定,她回身就走了。

    “哦。”华朗逸本来想打电话约閏怡琦一起午饭,这时无力的把手机放回兜里。

    全办公室里的人都用一种可怜的眼光看着他,慢慢站起身来,步履沉重地走向了办公室大门外,不知是谁的破手机这时候不合时宜地响起来,像一支要命欢送曲。

    华朗逸走进了那间没有任何颜色的办公室。他看见她一尘不染的办公桌上放着一盆绿色盆景,说是绿色盆景也不对,中间开了红色的花,也叫不上什么名字。就这一点小小的火红,让整个办公室一下点燃了火辣的暧~昧。邝妞平眼里也有这一点火辣:“我们中午一同去餐厅吃饭,我有话和你说。”

    华朗逸冷漠看她一眼,没有回话。他长长的双臂看上去那么有力,邝妞平真想去挽住,靠上去,这令她痴迷。

    不过他对她那样冷漠,她微微一笑,嘴角含着一丝微讽:“你不要记挂那个閏怡琦了,她已经辞职了,大概以后也不会回这里了。”

    华朗逸猛然一怔,声色俱厉问:“是不是你做的什么手脚。”

    华朗逸的态度显然激怒到邝妞平,不过她还是以大将风度忍下去,宽以待之:“我可什么都没做,她辞职和我完全不相干,至于为什么她要辞职,只有她自己知道。”

    华朗逸看一下墙上钟的时间,刚好十一点四十五分,正下班时间:“你看,邝经理,下班了,我先有事。”说着也不回头,疾步而去。

    所有的盛情付之流水,邝妞平一怒之下把那盆盆景扫下去,啪的一声在地上砸开了花。

    地上一滩乱泥,碎的花钵片露出尖锐棱角,最可怜那支花被折断了。她厉声高喊:“黄秘书,把地上弄干净。”

    “是,邝经理。”黄秘书拖着拖把抹布早等在门边,邝妞平一声令下,她慌乱走进来。

    …………

    “我说了,弄干净,弄干净,你听不懂吗?”

    “哦,是。邝经理我再抹一遍。”黄秘书不得不把洗了多遍的抹布在地上又抹了一道。

    华朗逸打不通閏怡琦的电话,他此时心慌意乱,他想得最多的是閏怡琦被金沫然软暴力控制了,他脑子里都是她被绑架的暴力画面。他找到她出租屋没能找到她,只能直接打的去玛利亚医院了。

    华朗逸火急火燎赶往医院,閏怡琦果然在医院里,不过看上去气色还好,不像被绑架的样子。

    “怡琦。”华朗逸一颗悬着的心放下来。

    “华朗逸你来了。”閏怡琦好像并不奇怪华朗逸会来。

    她告诉他令他意想不到的决定:“我已经答应金沫然去甜蜜蜜婚庆了。”

    “閏怡琦,为什么?”华朗逸大口喘着气,在华朗逸印象中,閏怡琦不是个善变的人,对钱也没有那么大的占有欲。难道那只是她在学校的样子,走向多变的社会就会随之改变?

    閏怡琦淡淡一笑:“你是不是已经在我的品德一栏打了个叉字。”

    “没有。真没有。閏怡琦你别笑,我只是不了解你为什么突然这样决定。”华朗逸说的是实话,她的决定让他真的一时无法去判断分析她真正意图。

    一阵节奏有力的脚步声,金沫然出现在走廊那头,两人停了谈话。

    金沫然走过来,看到华朗逸没有表现出惊讶:“小閏,伊米的出院手续办好了,我们现在一起去吃饭。又对华朗逸说:华朗逸吧,一起去吃饭吧。”

    伊米和她妈妈也过来了。

    伊米看着华朗逸稍觉意外,做出一个诡诡笑脸:“呦,您老人家来了,昨天不是说不来的吗,怎么又来了呀?我们家怡琦姐背后也没有栓绳啊,怎么她到哪你到哪!”

    伊米几句话呛得华朗逸脸上一点颜色都没有。

    伊米妈妈看华朗逸脸上过不去,忙说:“小华,你别计较,她被我们惯坏了,不成样子。”又假装斥责伊米:“这孩子,一点礼貌都没有。”

    閏怡琦拉拉华朗逸衣角,示意他别计较,对于閏怡琦他从来不知道拒绝。

    他们吃饭的包间定在黄市最繁华的酒店。像金沫然这种身份人,他们不会去计较价格的异位,他们只会在乎酒店的层次够不够他们的社会地位,这是富人和穷人的差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