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雅润茗阁茶楼

    更新时间:2016-12-05 08:54:10本章字数:3556字

    华朗逸和閏怡琦第一次来这样的酒店,不免会有眼花缭乱的感觉,像进了皇家宫殿,心里有不踏实的憎忡。

    菜多而丰富,华朗逸却没有吃出味道。閏怡琦太突兀的决定搞得他心思不宁,而且他还为她的安慰担忧。

    吃饭的时间有点长,华朗逸偷偷看一下手机,看来下午又准迟到,一想到迟到,邝妞平那张刀刮子一样的脸一下就浮现在他面前,他一点食欲都没有了。

    他站起身来准备告辞:“叔叔阿姨,我上班时间要到了,先走了,你们慢用。”

    金沫然夫妻礼貌点头:“去吧。别耽误正事。”

    “閏怡琦,我先上班去了,有事给我电话。”他做了一个打电话的动作。

    “嗯,你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华朗逸起身拿起桌上的手机。

    “怎么,不打算和我告别。我吃过饭就要从黄市回到云菱去了。”伊米横眼斜视他。

    华朗逸朗朗一笑:“伊米再见,祝你一路平安。”

    伊米才放过他:“算你还有一点礼貌。再说啦,我们也算战线联盟,你昨晚在医院里和我说的那个建议我觉得非常不错,我会采用的。”伊米诡诡一笑。

    “什么建议?”閏怡琦好奇问伊米。

    “暂时保密。”伊米说:“华朗逸是吧。”

    閏怡琦把眼光狐疑看向华朗逸,华朗逸假装已经背过身去。

    华朗逸走出豪华的酒店,心中还有些恍惚,有钱人的生活确实不一样,閏怡琦几天之内就受到强感染了吗?拜金的女孩子遍地是,这本来就是个拜金的社会,就是閏怡琦要改变,也不能算异类吧,可是她这种改变让华朗逸无比气馁。

    华朗逸心神不宁坐在出租车上,还差十五分钟就迟到了,不知道在十五分钟时间内能不能赶到公司。如果真的又迟到,他无法想象着邝妞平将对他展开最有力最直接最疯狂的报复。

    爱情如果让一个女人变成疯子,那么邝妞平将变成可怜可恨又可敬的疯子。

    邝妞平真的有机会变成这样一个疯子吗。

    出租车开得有点快,到墨氏科技大楼时,华朗逸卡在十五分钟那个点上,顺捷的电梯,大跨的步伐,他庆幸自己没有迟到而逃过一劫。邝妞平虎视眈眈看着他走进办公室大门。

    “华朗逸,你就那么厌恶进这个办公室,上班得学着早来,而不是卡在时间点上。”

    无缘无故他被她训一顿,她总算为自己找到一点平衡。

    邝妞平并没因此放过华朗逸,下午,华朗逸便接到任务,而且还出头一个项目:“华朗逸,这个项目归你领头,给你们半个月时间,如果完不成,将扣除半年奖金。”他看到她说话时眼睛里含着冷酷的笑意。这个女人真像一个魔头。

    “邝经理,我才来,还是个新人,怕做不了。”

    “没有不可能,只有借口。”

    “那好吧。”华朗逸垂头丧气领了任务。 

    谁叫刀把在人家手里,他傻乎乎就做了那块肉,剁吧,顶多变成肉泥。 

    因为任务有点紧,华朗逸不得不带队加班加点,下班了,他们几个还留在办公室,研究开发着厚厚的一叠资料。华朗逸注意到邝妞平办公室的灯一直亮着,她也一直留在办公室里,没有下班,他低声咕哝:“这个女人这样工作,也拼不成男人模样。”

    “华头,你别得罪她,你新来大概还不知道,这女人长期寂寞,心里变~态,逮着谁整谁。”

    “是哪一个男人把她弄成这样?那个男人真该千刀万剐。”

    嘻嘻嘻,哈哈。

    ……………

    众人在邝妞平身上找到乐点子,发泄一下压抑的情绪。 

    閏怡琦一直没有给华朗逸打电话,他只能借助上厕所的机会偷偷拨通她电话。閏怡琦只是告诉他已经搬离郁金香小区:“朗逸,我已经搬离郁金香小区了,别去那儿找我。”说几句话就匆匆挂了电话。

    “额,怡琦……”电话里一遍盲音,华朗逸心中怀着隐隐的忧郁,閏怡琦怎么这样神神秘秘,他怕她下一秒真的就在他世界彻底消失,就连电话也联系不上了。

    这可恶的甜蜜蜜婚庆公司为什么要出现,这可恶的金沫然争什么财产,伊米更可恶,如果不是她得什么急性阑尾炎,也不至于招来金沫然。他千辛万苦,不辞艰辛跟着閏怡琦赶来黄市,金伊米一场病便把他一切美梦泡汤。

    閏怡琦不会跟着金伊米回云菱吧,如果她回云菱,与熊小鱼重遇……

    洗手水池上那面大镜子里,华朗逸一脸落寞和忧伤。

    他对着镜子里那个脸色惨白的男子问:如果最初不相爱,是不是永远没机会爱上。他手掌用力按在镜子上,清凉透心。

    外卖送上来,是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很漂亮,穿得干干净净,很善于察言观色,认定华朗逸是为头的,找机会和华朗逸热络聊天。

    他一直沉默着没有说话,眼光极冰凉看着她,让女孩子窒息而压抑,女孩子悻悻而去,大略这是她人生里第一次觉得美貌无用。

    时间很快到了晚上九点,其中一个队员问:“华头,我们可以下班了吧。你看女魔~头都走了。”

    华朗逸把目光看向对面邝妞平的办公室,果然熄了灯,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那队员认为这是最有力的下班理由,谁知华朗逸很干脆一口拒绝:“不行,不到十二点叫什么加班。”

    那队员低声说:“又来一变~态狂。”

    “你说什么?”华朗逸一掌拍在桌子上,也许太用力,掌背上清筋暴露。

    办公室里气氛一下剑拔弩张。

    那队员并不慌张,口气清晰地一字一顿地上:“我说我女朋友在等我。”

    华朗逸阴沉的脸色一点点缓下来,忽而无力挥挥手说:“好吧,下班。”

    “欧耶!”

    “华头,你真伟大!”

    他们都走了,办公室里静悄悄的,华朗逸打开手机翻到閏怡琦号码,他看着她的名字,不知道要不要打过去。

    閏怡琦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改变初衷接受金沫然的使命。

    前天晚上华朗逸从她租房里走后。閏怡琦坐在沙发里发呆。她看着她小小的房间:一切都太熟悉了,书桌板凳,小小花盆,笔记本电脑……在一个小小空间里每天都重复相同内容,这样的生活是不是太枯燥,这种枯燥随之带来的是寂寞和孤独。

    金沫然这时打来了电话。

    并没有太多开白词,他直接问:“小閏,那件事你想好没有?”

    “金叔叔!我怕胜任不了你的重任。”

    “小閏,你能行,我相信你。”

    …………

    片刻沉寂。然而,金沫然不想放弃。

    “小閏,你现在在哪里?如果你愿意,我在‘雅润茗阁茶楼’等你,我们好好谈一谈。”

    “那好吧!”閏怡琦同意了。

    茶楼包间法式窗帘拉得很低,米黄的欧式灯光带着温馨的气息,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淡淡的茶叶微香。这样豪华精致的茶楼閏怡琦还是第一次来。

    閏怡琦和金沫然面对面坐着,他们中间搁着一张茶桌,服务生已经倒好茶退了出去。

    金沫然已经换上了一套西服,也许这使他们的谈话看上去更严肃正式一些:“小閏,我请求答应我。”

    “能不能给我多一点关于甜蜜蜜的信息?”

    金沫然点点头,说:“好吧。”他端杯小小品了一口茶,沉吟着,然后问:“你知不知道甜蜜蜜婚庆老总是谁?”

    “金沫成吧。”閏怡琦用一种自己也不肯定的语气说。

    金沫然笑着摇头:“不,是我的父亲金世远,也就是伊米的爷爷金世远是甜蜜蜜婚庆的老总。”

    “哦。”閏怡琦表现出一丝惊异,对于甜蜜蜜婚庆她真的知之不多。

    金沫然语气低缓:“七年前,由我借资给我父亲金世远在黄市注册成立了甜蜜蜜婚庆公司,公司发展很顺利,短短六七年时间之内就发展成了国际公司。”说到这里,金沫然停顿了一下,似乎犹豫了片刻,才接着说:“小閏,你知道,我是学画出生,不懂公司经营管理,所以只是入股却一直没有加入过甜蜜蜜婚庆的任何事宜。原本想金伊米留学回国后,进入甜蜜蜜婚庆股东……”

    “留学回国?”閏怡琦对这几个字产生好奇,一直以来她以为伊米大学还未毕业,不过这也是伊米单方面告诉她的信息。

    金沫然说到女儿伊米,脸上浅浅露出笑容,说:“是的。小閏,你别小看我们伊米,其实她才从国外留学回来,有二年的大公司工作经验。”

    “哦,这样。”这真令閏怡琦意想不到,伊米平日那样大大咧咧,简简单单都是装出来骗她的? 她和她的认识大概也是一场精心安排的结果。可是她为什么选中她,这令她疑惑。

    金沫然不知道閏怡琦此时内心想法,继续说:“没想一年前我父亲去世了,伊米本想还在国外多呆几年,积攒经验。没想我父亲一去世,我的哥哥金沫成便一手接替代理甜蜜蜜婚庆的一切权益。也就是成了甜蜜蜜婚庆实际的掌舵者。”

    哦,看来还真的是豪门之争。

    “伊米回国也成必然。”

    “为什么?”

    “我在甜蜜蜜婚庆有30%的股份,我父亲去世后还可以分得20%的股份,可是,我哥哥金沫成以我不懂公司经营管理为由,给了我一千万的现款我,我和甜蜜蜜婚庆便毫无干系了。一千万不及甜蜜蜜婚庆资产百分之一,他金沫成摆明是要侵吞我的股份……小閏,说到这里你明白了吗?

    “您接受拿了那一千万?”

    “没有,不然也不来找你。” 

    哦,看来豪门之争还很激烈。閏怡琦思想斗争也很激烈,如果今晚答应金沫然意味着她从此进入到无谓的豪门之争,也许还会因此威胁到她的人生安全。她有必要为别人的家族财产之争洒热血抛头颅吗?

    “小閏,我知道你学的就是商业管理,你答应我,进入甜蜜蜜婚庆,帮金伊米我拿回属于我们的那些应得权益。如果,你嫌五万一月报酬低,我们还可以商量。”

    “金叔叔,你高看我了,我根本没有那个能力。”按理智她不应该答应,不管金沫然开多高价钱。而且为什么金沫然认定閏怡琦能帮他,她不知道。

    “你有这个能力。”金沫然声音沉着低凝,态度虔诚,说:“小閏,我都和你说了这么多,我希望你答应我。”

    “可是,金叔叔,对于甜蜜蜜婚庆公司,我根本就是个毫不相干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