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初回

    更新时间:2016-10-07 19:43:46本章字数:1751字

    二三月份的风暖里带寒,六七月份的风熏里夹烈。四五月中的风,不冷不热。

    不冷不热的风,最适合让人睡个大头觉。

    但我没有睡。

    不但不能睡,还不能动。

    这里离城区十八里开外,静,非常静,树叶落地能听到声响的静。

    在这样静得让人发慌的环境中,我面前落下来一个人。

    是路过此地的同门柳倚桐。

    蚊蝇骚乱中,我睁开眼皮瞧了瞧。

    柳倚桐矮下身来,笑眯眯地望我:“师妹,三日前我去押贼,见你是这个姿势。我押完贼回来,你仍是这个姿势。这匍匐之姿甚是美妙,像极了师父养的王八。”

    柳倚桐人如其名。

    身若扶柳,色如桃花,双目含情,气若游丝。

    我保持着这四脚大开趴于地面的模样,冲天指了指。

    柳倚桐便顺着我手指的方向往天上瞧了瞧:“嗯?这是何意。”

    他声音低沉悦耳,十分动人心弦,听得人心窝子都酥了。我也不例外,仿佛这些天来的疲惫全都被春风给吹跑了,不由得便冲他笑了起来。

    他也笑了。

    我便解释给他听道:“日。”

    “……”

    他好看的脸就皱了起来。

    这种时节,如果能拎着一壶小酒,捧上几碟小菜,泛舟与碧湖之上,吹吹小风,哼哼小曲,闲时穿个男装撩拨撩拨两个小姑娘。那样的日子,真是再美好不过。但我只能在这里装王八。不但要装王八,还要应付一个比女人还要漂亮的男人。

    这个男人在我身边嘤嘤啜泣,啜地连我周身的蚊蝇都大惊失色,离我三尺之远。

    “你骂我。”

    “你哪只耳朵听到。”

    柳倚桐转了转眼珠:“你想非礼我。”

    “我没有。”

    他就不满意地推我:“我这么一个风度翩翩的美男子,你居然不想非礼我?”

    我在这里埋伏三天以来,只啃干粮喝露水,如今被他一推,实在头昏眼花。不由分说跳起来,伸手要去捏他脖颈。

    我速度很快,他虽是我师兄,入了公门以来,疏于练功,自然比不得我的。于是啊呀一声,人便软了。我便将他扶到那边树下坐好,又潜回原来的地方趴下装死。

    我与柳倚桐师出同门,半路分道扬镳。他入了公门,我入了明月楼。他还叫我一声师妹,做的却是从我刀下抢人的事了。如今他见到我,如此自然地寒暄,我也是奇怪。可能因为他同僚不在的缘故,他便放肆起来。

    草木青青,柳色半新。风还尚暖,人且含情。

    “唉。”

    我叹了今天第一十八口气。

    日子不好混。女侠不好当。有个人比花娇的师兄更加难过。

    我在等人,等一个让我趴在这三天的罪人。这个人就要来了,我已经听到了马蹄声。

    尘沙扬起处,一匹白马踏着风奔了过来。马背上的人显然没有料到这荒郊野外大树底下会有一个人。吁一声便勒住马头,白马咴咴然叫唤起来。那人下了马,白衣内袍,青纱滚边,下摆像流云一样翻卷。发上簪了一枝梅花银簪,在太阳下熠熠生辉。

    “姑娘?”

    很好。

    我心中暗暗握拳。

    就是这样,我就知道人比花娇的柳倚桐有如此功效。等那人放松戒心,要将柳倚桐扶起来,我便一发迷魂针打过去,届时他便晕了。他晕了后,我就能交差。到时叫间上房,放桶热水,好好搓掉两层皮,不再与蚊蝇为伍!

    江湖百晓生就会记上一笔,女侠嫦情不费吹灰之力擒住采花贼一名。厉害哉!

    事情相当顺利,那人弯下腰之际我跳将起来,手中一把迷魂针正待甩去,但觉腰间一麻,眼前一花,膝盖就软了下来。那穿着骚包的男人不知何时面对着我,负手而立。柳倚桐靠在树上冲我笑。我瞬间了悟这是中了他们的圈套啊!

    我立时心中懊悔有如滔滔江水……

    然而下一秒那穿着青纱滚边的男人就倒了下去。

    柳倚桐依然靠在树上冲我笑,仿佛刚下手刀的人不是他一样。

    嘶……

    我眨了眨眼睛,这个走势我就看不懂了。

    太阳很大。周围很静。我依然不能动,只是先前是趴着,现在是站着。一个人比花娇的男人握着扇子在我周围转圈圈。扇子轻轻敲打着手心:“嗯,师妹,你没什么好说的么?”

    有,我当然有话要说。我冲他抛了个媚眼:“师兄,你站过来些。”

    他大喜过望,冲我面对面,眼对眼,恨不能嘴贴嘴,轻声细语:“你说,我听着。”

    我便老老实实道:“站高些,挡着点阳光。太热。”

    “……”

    他把扇骨攥地咯吱作响,咬着牙道:“我刚才就真不该救你。”又很嫌弃地将我打量一圈,“好好姑娘家,没胸没屁股,还要学人装大侠,捉个屁采花贼。”

    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嫦情虽然既不娇俏也不文雅,一张脸好歹也是能过得去的。捉贼怎么了,我不但要捉,还要用美人计请君入瓮呢。当即反驳道:“堂堂一个男人,有胸有屁股,比女人还要好看。你怎么不怕采花贼把你采了去啊。”

    柳倚桐最讨厌别人夸他长得像女人。

    他深吸了口气,笑了起来,眼神比井水更凉。

    “嫦情,你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