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回

    更新时间:2016-10-07 19:47:01本章字数:2262字

    我当然是不完的。浪迹江湖这么久,些许手段我还是会玩。所以当我解开穴道气势汹汹一脚踹开柳倚桐房门的时候……我压根儿没想过会看到那什么美男出浴的画面。

    赤条条的柳倚桐冲我笑。

    我便捂住了鼻子。

    他懒洋洋披上衣服,纤长的手指指着我,很是得意洋洋:“还说不想非礼我。”

    我深吸口气捺下心头激动进去一脚踢上房门,从他桌前顺了一杯茶:“这就好比苍蝇要盯臭鸡蛋。是天地间自然法则规律,并没有喜好之分。”

    柳倚桐大笑:“嫦情啊嫦情,你倒有自知之明,将自己比作苍蝇。”

    然而他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自然是因为若我是苍蝇,他就成了那臭鸡蛋。

    他的脸色变得和臭鸡蛋一样的臭。重重哼一声,在桌边坐下:“找我干嘛?”

    其实他生起气来,也是挺好看的。我这个人向来喜欢美人,天底下比柳倚桐更好看的男人又少,每每见了他便眼睛发光实非我所愿亦非我能控制。便在他另一侧坐下,说道:“二师兄,我来,是想请你与我一道回师门。大师兄接任掌门,需得所有弟子在场。”

    这是本派规矩。

    一个很不成文的规矩。

    自然也有因为门派弟子未至而没有登上掌门之位的掌门。

    大师兄要接任师父的位子,旁人可以不来,二师兄却一定要到。这是师父吩咐的。所以我便被派了出来,寻已入公门的二师兄回门派。

    顺便捉一个摘花贼。

    想不到柳倚桐要捉的人也是他。是以在我那纠纠缠缠不愿意走,要同我抢功劳。

    我说一句,便往他光裸裸还滴着水的胸口瞟一眼。

    我决定放任自己的行为。毕竟聚少离多,能饱一眼眼福是一眼。人嘛,爱美之心皆有之,何必对不起自己?

    柳倚桐已经穿好了衣裳,里衣映着暗花,隐有流光溢彩。银丝勾边的外袍上绣了幅兰花,垂垂落在衣袖上。我瞧得怔神。不妨间面上气息一热。抬头一看,是他冲我吹了口气。眼神复杂,或许是方才问了我些什么我没回答。

    我忙道:“什么?”

    “没什么。”他垂下眼来理了理袖口,“既然如此便出发罢。”

    我大喜过望,有了二师兄的支持,想来大师兄就任仪式便不出偏差了。于是起身笑道:“那我这就回屋收拾东西。”

    “等等。”

    他突然叫我,蹙着长眉咬着唇:“我突然又改了主意。”

    “……”

    “这段时间,你都得听我的。”

    我提起的神经放松了下来,暗舒一口气,应道:“没问题。师妹自然要为师兄效力。”心中暗想,只要你愿意去助大师兄一臂之力,就是提再任性的要求,我也得考虑考虑。想到临下山之前大师兄对我拳拳重托,我便心口一热,归心更似箭了。

    “你倒真是上心。”

    他盯着我,忽然道:“你就这么喜欢大师兄?”

    “师兄对我有救命之恩,嫦情要报得。”

    他好像心情忽然就不好了起来,冲我挥挥手,好像我才是那被苍蝇盯上的臭鸡蛋:“走走走。我明天早上要喝粳米粥。”

    “没问题。”

    我寻思着呆会让厨房准备。

    就听他敲了敲扇子:“要你做的。”

    “……”我深吸口气,怕自己一不小心宰了他,挤出一个笑,“没问题。”

    那日我脑子一热,随随便便对柳倚桐说了一个“没问题”,现在恨不得把这话吃回去。柳倚桐已经在街上逛了很久了。他生得好看,今日穿了一身锦白色,拆了发簪换了玉冠。俊脸被太阳晒得绯红,我都看到路上经过的小姑娘恨不得将手中的绢帕贴到他的脸上。

    “柳倚桐,你已经看了半天的胭脂水粉。你到底买不买?”

    一个长得不错的男人徘徊在水粉摊,自然让人侧目。我脸上发热,放低了声音,用扇子挡着脸,恶狠狠问他。

    摊主冲我为难的笑:“姑娘,这……到底是您挑还是?”

    我扯着脸皮冲他笑,内心十分暴躁。我也想知道啊!

    “我喜欢这个。”

    柳倚桐将摊上东西掂了半天,什么也没拿,气得老板吹胡子瞪眼睛。反而走到旁边首饰摊位,取了个发钗。钗头一只翠色的蝴蝶,缀了些珍珠。风一吹,蝴蝶翅膀还会动。

    “认识这么多年,我竟然不知道原来你是个女人。”

    我连连摇头,看着这钗子成色,十分肉疼。认命地掏出荷包来付钱,趁柳倚桐端着那翡翠蝴蝶钗在阳光下细看,凑到那首饰铺老板面前小心道:“喂,过两天还你行不行,借两天。”

    老板是个一脸木讷的汉子,和这首饰摊十分不符。他望我一眼,张嘴便要叫起来。我连忙拿银子往他怀里一塞,将那句“强人抢物啦”给堵了回去:“好好好,怕你了。”

    柳倚桐朝我望过来,我朝他心虚一笑。却不妨间他长臂一伸,将那翡翠蝴蝶往我头上一戴,似乎极满意的样子:“送你的。”

    啊?送,送我?

    我下意识伸手往头上去摸。他从老板摊上顺了面铜镜,放在我眼前。我便瞧见一张怔怔发蠢的脸。镜中人一只手摸着头上发钗,钗头珍珠荡在一侧,蝴蝶微微晃动,翩然欲飞的模样。我自来因为习武走江湖的关系,发上缀饰很少,也从不知道,原来这枝钗,与我今天穿的藕裙还是挺相衬的。

    “师兄……”

    柳倚桐欢天喜地凑过来:“师妹,是不是很惊喜。我瞧着你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我喃喃自语,“这可值十笼包子!我,我觉得我头上,重得很!”

    柳倚桐的神情像吃了苦瓜,长眉一挑,不客气指我:“你真俗气。”

    但忽然又笑了起来:“可你脸红什么,傻丫头。”

    “……!”

    我嫦情泰山崩于前而不动容,怎么可能会脸红?最多太阳晒得耳朵发热罢了。顺便鄙弃一下某个人用我的钱说要送我东西这种无耻的行为。

    周围人发出善意的哄笑,教我一时有些慌乱。师父从来只教我们面对敌人如何应付,但没说过别人都在看着你笑的时候你该出什么招?

    一剑封喉肯定是不行的。溜之大吉,对,溜之大吉。

    我便顶着莫大的心理压力,一把推开柳倚桐往前头跑去,偏偏耳力好,还听到他在后头轻笑。他就不知道自己笑起来有多招人眼球么?真乃大杀器也。魔音入耳,惊地我气息都乱了。我想着脚下踩的是梅花桩,要稳,掉下去可是钉在刀山上的。光这么想着,意识回神时,却惊觉自己一手摸上了发钗,脑中思及柳倚桐方才神色,只觉心中涌出股甜意。涓涓细流一般,叫人忍不住便要与他一同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