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好久不见,我们

    更新时间:2016-10-08 12:38:55本章字数:3518字

    大雪总是在程妧的飘窗边洒落,程妧抱着被子躺在窗台上,外边看起来很凉,但裹在被子里的她就会觉得很幸福,这美好轻而可得却又难能可贵。一会儿,程妈就喊开饭了,程妧喜欢这种年后回国的气氛,年味不浓但全家人也因为她聚齐在一块。饭桌上都是她爱吃的,这些年在国外她想念中国菜,想念妈妈做的每一道菜。她对程妈说了句谢谢,程妈眼睛就红了。大伯问程妧,还准备回去吗,程妧说不一定。她不一定会走,如果宋勋还住在这里,她不一定不走,因为宋勋还不爱她。

    程妧化了妆,她今天约好和李信见一面,她听过很多次他的名字,因为程妈总是提起,他条件优越,长相不差,一定要见一面。程妧准时赴约,李信却迟到了。她并没有不悦,除了那个人没有其他男人会拨动她的情绪。

    “程妧?不好意思,今天堵车。”李信礼貌解释 ,他从进门就知道她就是程妧,几年前见过,那时候她还是马尾素颜,但是气质亮眼。但今晚的她浓密的长卷发,眉眼精致。

    “没关系,我也刚到,李信。”她没见过他,但是既然知道她的名字那么就是他。

    程妧一向安静,一晚上都是李信在调节气氛,不过他一直都在讲述他家成员的组成,程妧没有打断也没有用心听,他或许以为她想安定下来了。

    她突然很想念宋勋,等会她想去找找他。晚餐过后,他执意要送她回家,她直接说了宋勋住的小区,李信没有拆穿她,他知道她住在哪里,而且几年前他一起遇见的还有宋勋。

    她礼貌地道谢,然后就快步走进小区了。她来过这几百次,和自己家一样熟悉,但是她再也没有直接就可以找到他的信心,她怕见不到宋勋,她又害怕见到他,毕竟当初…,她下意识地走到门口,惯性地敲了敲门,反应过来突然就停下了。冷静了会儿,门这时候就开了。几年不见的宋勋还在,程妧悬着的心就安下来了。她朝他微笑,然后对他说:“宋勋,好久不见。”她日夜想念的人,他还在。

    宋勋短暂地停留了几秒,然后说:“好久不见,程妧。”他让她进去了,然后给她去倒水。不过,程妧进门就看见了关于其他人的东西。

    “是她留给你的。”程妧指着那一堆大大小小的纸箱。

    “嗯。”宋勋轻声应到。

    “还重要吗﹖”程妧抬眸,盯住对面站着的那个男人,盼着他否认。他如今满脸胡渣,离过去的宋勋相去甚远,不过几年过去了,程妧不知道其实黎绮也随着她消失了。她只是后来听到旧友提过,宋勋并没有如愿娶了黎绮。

    宋勋不习惯久违地关注,避开程妧送来的目光,转过身低言道:“不习惯而已。”可就这一个问题让他纠缠起黎绮忽隐忽现的身影,不安让他又沉默起来。

    程妧自然察觉到他语气间的落差,她从来只关心他和黎绮之间是否缘分散尽,但凡有可能旧剧重演,对于程妧,必然不会染上宋勋寡淡的依赖,她其实知道有这种答案,不自觉苦笑。程妧拾起风衣,走到宋勋背后,揽腰而立,靠了靠。一向如此,他有适合她的温度和安全感。不过只一会,程妧松开手,就关上门自己离开了。但四周的空气仍充斥着不舍,宋勋不知道?他知道。

    对于突然出现的程妧,宋勋心里是有起伏的。程妧起初离开他不知道,那时候他穿梭在小镇,寻找黎绮,直到收到程妧的一封来信,她写着:“我离开的清晨,没有告诉任何人,往往告诉了,就意味着我并不是想离开,是想被挽留,我也不会告诉你,我没盼着你发现我走了甚至觉得我死了,我知道你不会难过。现在告诉你,是昧着良心祝福你,祝你们心有所系,楠木可依,也祝我这里无云万里,诚心则灵。”虽然文中看得到决绝,但宋勋的担心是一瞬而逝的,他当时只在意黎绮,她去了哪里,宋勋毫不知情。这几年,他没放弃寻找,也许他执拗地只是想知道,经历过生活大苦,彼此付出没有分出胜负的两个人,怎么突然有一天,有一方会带走双人世界的另一边。

    李信没有离开,这让程妧始料未及,程妧虽然没有哭,但失落被人察觉,终究不够礼貌。李信听到声响就下车了,他身形修长,动作却大方。程妧微笑示意,走到副驾驶的位置,开门不轻不慢坐好了。李信紧随着,坐上驾驶位,然后带着程妧离开了小区。

    “ 李信,我要返程了,很高兴认识你,你善解风情,必然会有两情相许的缘分。”程妧目视着前方,轻声说道。

    李信侧头看了程妧一眼,想一眼望穿心事,但她云淡风轻,把拒绝说的那么自然。李信回应说:“我明天想送送你。”李信说得恳切,程妧答应了。

    最难道别的是家人,当初不顾一切地离开,父母忧心不已。虽然时常嘘寒问暖也不及在膝下尽孝。程妧回到家,程妈就迎上来了,问外头下雪冷不冷,问李信和自己聊不聊得来。程妧抱着程妈撒娇,说天气太冷,明天让大伯再送一货车菜,免得俩老人家出门受冻,还说李信,长相俊朗,风趣幽默也举止得体,可以做朋友。程妈听闻喜出望外,觉得只要自己劝服程妧,让她试着接受李信,那么她就没有理由再逃离梅城,想看见就能看见。

    程妧回到房间打包行李,动作娴熟,不一会就理清所有的行装。她走下楼,父母正在客厅闲聊,她安静地坐下来,程妈就问过来了﹕“程妧,明天随妈去参加婚礼,新娘是李信的表妹,富豪家的女儿,场面肯定…。”程妈形容了好一大段,程妧打断了,对着父母冷静地说:“爸妈,明天我要回去了,我的工作需要我,我只有一个礼拜的假期。我买好机票了,明天早上会太早,你们就好好休息,不用准备送我…”“为什么,答应见李信,不是就准备留下来了?”程妈追着说:“你不喜欢李信,可以有其他的选择,我不会逼迫。”“不是的,李信很好,不过妈,我暂时不想安定下来。”程妧说了心里话,程爸一言不发,他一向得失坦然,他会支持程妧的每一个决定。“因为宋勋是吗﹖”程妈一针见血地问,程妧轻合双眼,并且点头。“几年前如此,几年后还是如此,罢了,走后不要经常联系,我就当你没回来过,明天,你走吧。”程妈负气回了房间,不欢就散,对于家庭太沉重,程妧知道自己要担起所有责任,再过几年吧,等可以接受另外安排的自己,补偿他们,然后一辈子不要分开了。她勉强笑着讨好爸爸:“爸,再让我多看几年世界,我就回来,闯荡让我看见了美好,我还舍不得那些情怀,挂念全世界,然后去看看这世界,就好像得到了。”程妧说着没心无脑的话,程爸听完,摘下眼镜,深叹口气像是自言自语:“我们不阻止任何你想通往幸福的方式,不过,从哪里出发总会回到那的,我希望你能缩短这段路程,希望你在那边顺利,经常联络,早点睡吧,你妈睡眠浅,明早你动作轻点。”说完,也回房了。

    程妧那晚哭了很久,她那些难熬的夜晚在无限放大场景,她想念爸妈,想念宋勋,想念和熟悉的人走过的每一条街角,甚至想念梅城墙头的那面写了情话的墙。不过她也害怕啊,深怕回来,过去的还是无法改变,循环爱和不爱,像看穿那片天的蛙,以为那就是他们的全世界了,所以远走才能变成高飞的鹊。

    雾潜在空气里,此刻六点钟的梅城让人突感肃杀。程妧提好行李,早早地在门口等李信。她当然不知道窗口站着父母,她没有回头直接上车了。程妈早已经泪流满面,几年的时间也没将她的心救回来啊。

    李信看出来程妧一夜没睡,她此刻呆坐在后座,柔弱了几分。

    “因为我才走的吗?”李信试探道。

    “不是,是因为工作的关系,我只有一星期的假期,再说,我们现在是朋友,等我下次回国,请你吃饭。”程妧解释说

    “那么…宋勋呢﹖”李信故意提起他了,他认识宋勋,那一次他见到的还有宋勋,那个清逸俊朗的男生。

    程妧很意外,晃了晃神,然后看向窗外,自己对自己说:“纯粹的爱,我想保留,这么多年了,他不参与,嗯,只想让他把心挪空…。”渐渐都听不到声音了,程妧又很想念宋勋了,后悔那晚没有多待一会,多看看他也好啊,也许他也可能说出挽留。李信看见她如此,心里隐隐发烧,不好发作。

    机场不远,李信提醒程妧抵达目的地了,程妧才清醒过来,离登机还有一段时间,程妧点好行李后,准备和李信道别。李信停好车,立刻找到了程妧,她那年谁也没告诉去了哪里,她自然也有勇气和自己不辞就别。幸好,她还在那。

    “准备好了﹖”李信看了下大大小小的行李袋,不乱,她自有她的方法,或许感情她也自己觉得清醒。

    “嗯,一切就绪,谢谢你,李信,我这次回国就交到你这一个朋友,有点珍贵,保持联系。”程妧真心地道谢。

    突然,李信就拥了过来,程妧来不及反应,就听到耳边传来声音:“用西方人的方式告别吧,程妧,照顾自己是必须的,然后学会快乐再回来。”

    李信没给程妧反应的时间,马上就退后了一步,然后微笑朝程妧挥手。程妧会心一笑,提着行李袋,往登机处走去。很快就在队伍中消失了,李信快步离开机场,取回了车。他坐在车里,点起了烟,将想念和愁都随她散去吧。

    程妧感谢李信,只是感谢。她打开手机,在短信里写道:宋勋,我们,好久不见。我走了,用成熟的方式说声再见,我想,下次见还有很久,我只希望一切都变。我爱你,从始至终。

    往那个翻了无数遍的号码发送了,也不管换了还是丢了号码。她直觉不会换的,他应该在等黎绮的消息。

    刚显示发送,一条短信也进来了,上面写着:程妧,我也爱了你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