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集:暗中博弈

    更新时间:2016-10-10 11:46:47本章字数:2647字

    “处座!我的情报来源上线想跟您见个面!”行动队长孙晋来到曹敏德处长的办公室。

    “上线?什么来头?为什么非要跟我见面?”曹敏德听罢非常意外的问。

    “处座!您大可放心,我的情报上线是我在黄埔军校的同窗好友,可以算得上是生死挚交!他现在就职于军统天津站的副站长,由于常年不得志,因此想通过这个渠道赚点家用,以备不时之需!”孙晋胸有成竹的介绍着他的情报来源上线的情况。

    “哈哈!是这样!怎么早没听你说起过?”曹敏德听闻这个消息若惊若喜的继续追问。

    “不瞒您说,之前共党接头的情报就是他卖给我的,您也清楚,现在国共两党还是处在合作期,但实质上已经名存实亡了,军统方面急于在这个节骨眼上打消共党的嚣张气焰,因此把这么重要的情报拿来还钱也不稀奇,我这个老同学之所以急于见您肯定是想趁着现在这个形式并不清晰的局势下大捞一笔!毕竟在这个动荡的年代,只有金条傍身才是最让人心安的!”孙晋一五一十的交代。

    “哈哈!好!我就喜欢这样的有识之士!这样!今晚约在南开大酒店,我来会一会这个军统天津站的副站长!你的老同学!”曹敏德听完行动队长孙晋的一番言语,终于放下戒心同意会面。

    “好的!处座!我现在就去安排!”孙晋一口答应。

    “对了!一定要注意安全,掩人耳目!还有!你这个老同学姓甚名谁?”曹敏德谨慎小心的嘱咐着孙晋。

    “刘万金!处座您放心,我一定会安排的妥妥当当!”孙晋说完转身离去。

    ……

    夜晚天津卫的街道上空无一人,由于日军的占领,天津各国的租界都已经名存实亡的成为了日本人掌控的地界了,在这个兵纷马乱的年代,又有哪个平民百姓会在这四处笼罩着死亡气息深夜走出家门呢?

    ……

    “闫主任!向您紧急汇报一个最新消息!”汪伪政府驻天津特工总部主任秘书李云飞在南开大酒店不远处的电话亭里给闫守堂主任打来了电话。

    “说!什么情况?”闫主任听到这个消息眼珠子瞬间立了起来。

    “曹敏德和一个陌生人在南开酒店202号包间秘密会面了!行动处的部分人马已经把南开酒店围堵的水泄不通了!”李云飞把这个情报第一时间汇报给闫守堂主任。

    “对方什么来路?会不会是中共?”闫守堂主任听到这个消息非常兴奋。

    “这个还真不好说啊!主任!您看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秘书李云飞纠结的问着闫主任。

    “先不要轻举妄动!我现在就把这个情况反映给土原贤二机关长,你原地不动等我的消息!”闫守堂非常兴奋的挂断了电话,赶忙联系日军特务机关土原贤二机关长。

    ……

    “嗨!属下明白!我这就带人包围南开大酒店一探究竟!土原先生,您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闫守堂凭借着他的一厢情愿愣是把这个曹敏德和中共分子扯上了关系,当然,土原贤二这个日本特务机关驻天津最大的特务头子怎么会放弃任何有关共党的情报呢。

    ……

    “云飞!高森大佐马上带宪兵队包围南开大酒店,你们配合高森大佐抓捕曹敏德和那个中共分子,记住一定要抓活的!不可以放走任何一只老鼠!”闫守堂主任得到土原贤二的批准,立刻把命令下达给在南开酒店附近埋伏的秘书李云飞。

    “遵命!主任!您放心!我们一定完成任务!”李云飞一口答应。

    ……

    “曹处长!卑职奉闫主任和土原贤二机关长之命前来请您回去!您看…”李云飞和日军驻天津宪兵队高森大佐直接闯进了南开大酒店202号包间。

    “你们这是在胡闹!”正在与军统天津站副站长刘万金举杯攀谈的曹敏德处长见状十分生气的大喊。

    “李秘书!这还是误会啊!”行动队长孙晋见状赶忙上前解释。

    “哈哈!是不是误会跟我们走一趟自然明白了!”李云飞丝毫没有给这个行动队长孙晋和曹敏德处长任何面子。

    “曹处长?这是怎么回事啊?”这个军统天津站的副站长终于坐不住了,明明是来示好出卖情报的,怎么还被人家围堵了呢?

    “啊!刘站长!您放心!这都是我们自己的家事!一定是误会!不过还要劳烦您跟我回去一趟解释清楚啊!”这个曹敏德为了保护自己,不得不让这个本想用情报来换取金条的刘万金身陷泥沼…

    “行啦!不要在演戏了!曹处长,卑职多有得罪了!赶紧走吧!”李云飞一边说一边示意下属把这三个人连同门外行动处的同僚全都押到日军驻天津特务机关审讯室。

    ……

    “我要见土原贤二机关长!”曹敏德刚刚被押进审讯室就大声的呼喊着。

    “哈哈!土原机关长是您想见就能随便见到的吗?”李云飞明知道这个曹敏德很有可能真的是被冤枉的,但是他宁可相信这个曹敏德就是中共安插在特工总部内部的那个“榫”!

    “李云飞!老子告诉你!别让老子出去!不然你小子小命不保!”这个曹敏德明知道这个闫守堂的忠诚走狗李云飞肯定是要替那个狗屁主任置自己于死地了,更加大声的怒吼着。

    “曹处长,想必您也知道,在这里是没有人可以活着走出去的!你尽管大声的使劲的嚷嚷吧!没人会听到!我先去招呼您的客人啦!哈哈!”李云飞一边说一边走出了关押曹敏德的审讯室,径直来到了关押着军统天津站副站长刘万金的那件刑讯室里。

    “怎么?还是什么都不说吗?”与曹敏德待遇完全不同的是,这个刘万金刚被带回来之后就饱受了李云飞手下的一顿鞭刑伺候!

    “李秘书!他全交代了!”李云飞的手下赶忙回答。

    “什么?这么轻松就交代了?不会是在撒谎吧!”李云飞故意不相信这个看上去就不老实的刘万金所交代的事实。

    “说!你到底是哪个方面的?”李云飞一边说一边接过了皮鞭继续抽打在刘万金的身上。

    “啊~!啊~!别打了!别打了!我说的都是实话!我确实是军统天津站的副站长!我确实是刘万金!你们不信可以去调查啊!”被这群丧心病狂的施暴者打的皮开肉绽的刘万金大声的哭诉着。

    “哈哈!副站长?你要是副站长我就是站长!就你这副衰样怎么可能是副站长呢!来!给我继续打!打的他开口说实话为止!”李云飞根本不相信眼前这个自称是军统天津站副站长的刘万金的话,继续折磨着他…

    ……

    “孙晋兄!你就从实招来吧!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云飞又来到了关押行动队队长孙晋的审讯室,故意大声的问着。

    “好吧!我交代!不过我要见土原贤二机关长才肯说!”这个行动队长孙晋也故意大声的回答。

    “哈哈!土原先生是你想见就能见到的吗?”李云飞冷笑着说。

    “云飞兄,不瞒你说,我真的有重要的情报要向土原先生汇报!真的劳您大驾请土原先生见我一面吧!这个情报事关重大啊!”孙晋非常诚恳的哀求着李云飞。

    “好吧!念在你我曾经一同共事的旧情,我就帮你这个忙!但是你要想清楚,闫主任和曹敏德现在究竟谁站在上峰!我希望你识时务者为俊杰!我这样说!孙晋兄你应该懂吧!”李云飞故意給孙晋施加压力。

    “放心吧!云飞兄!小弟明白!”孙晋在这个节骨眼,明明就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他当然只求自保了。

    “好!你在这里稍安勿躁!我这就去请土原贤二机关长!”李云飞说罢转身走出审讯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