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集:明枪易躲

    更新时间:2016-10-11 15:31:02本章字数:1834字

    “孙处长,今晚8点在南开大酒店,闫主任做东为你举行庆功宴,土原贤二机关长也会莅临宴席,你提前准备下吧!”特工总部秘书李云飞给行动处处长孙晋打来电话.

    “好!云飞兄!小弟一定提前到场!多心云飞兄提点!”新官上任的孙晋孙处长,这屁股还没有坐稳呢,就接二连三的应酬不暇了。

    “小江!把新来的行动队长郭金水叫来!”孙晋挂断电话对小江说。

    “明白!处长!”小江说完转身走出处长办公室。

    ……

    “处座!您找我?”这个刚刚由汪伪政府驻上海特工总部派遣过来出任行动处行动队队长的郭金水来到了孙晋的办公桌前。

    “来来来!金水啊!快坐快坐!”孙晋非常客气的招呼着。

    “谢谢处座!不知处座对属下有何吩咐?”郭金水一边坐下身去一边问。

    “今晚8点,闫主任要在南开大酒店设宴为我请功,你立刻安排人手提前把南开酒店方圆一公里内清场戒严,今晚土原贤二机关长也会出席宴会,现在军统和中共视我们特工总部为眼中钉一样,这么大场面的宴请,如果稍有不慎除了乱子,咱们行动处可是吃不了兜着走啊!”孙晋语重心长的说。

    “属下明白!处座您放心!金水一定会把南开酒店布置的固若金汤!连一只苍蝇也别想飞进去!”郭金水起身回答。

    “好!这可是你调任以来第一次重要任务!一定不能大意啊!”孙晋仍然嘱咐着。

    “放心!处座!我这就去安排!”郭金水说完转身离去。

    ……

    看着走出办公室的郭金水的背影,孙晋仍然不能安下心来,因为他明白,今晚这场宴会,十有八九会出岔子,因为军统和中共两家早已经因为痛失爱将虎视眈眈了,在这个节骨眼上举行这个宴会,这就是明摆着的给人家当靶子一样。

    紧张的孙晋再次叫来了小江…

    “处座,您喊我?”小江一头扎了进来,小声的问。

    “嗯!咱们现在还不知道这个姓郭的来路是否妥当,所以千万不能大意,今晚的行动你要暗中盯住这个新来的郭金水,一旦发现什么情况及时向我汇报!还有!多安排谢兄弟安插在行动队布防的周围,以备不时之需!”孙晋小声的对小江布置任务。

    “好的处座!我这就去安排!”小江说罢再次离开了孙晋的办公室。

    ……

    就这样,夜幕降临的天津卫南开大酒店的周围,被汪伪政府的特工总部行动处的汉奸们,把守的严严实实,就连住在周围的老百姓都要有专人陪同才能回家,而日军驻天津特务机关的宪兵队,也已整装待发的以备不时之需,土原贤二机关长也非常明白,在这个节骨眼上举行如此规模的庆功宴,完完全全是把自己的暴露给敌人,不过一向嚣张狡猾的土原贤二更加想利用这次机会,瓦解敌人的袭击行动,以灭敌之气焰!

    “晚上好!土原先生,卑职和孙队长早已在此恭候您的大驾光临啦!”闫守堂主任见到土原贤二机关长来到了宴会厅,赶忙起身卑躬屈膝的打着招呼。

    “哈哈!闫主任,今天的主角是孙晋孙队长啊!你用不着和我这么客气!来来来!大家都坐下!”土原贤二一边笑着一边说。

    “感谢土原先生对卑职工作的肯定和认可!来土原先生,卑职先敬您和闫主任一杯!”刚刚坐下的孙晋孙处长赶忙举杯敬酒。

    “哈哈!好!孙处长,我也代表大日本帝国天皇,为你的尽忠职守干一杯!”就这样,这群日本特务头子、汉奸走狗们,你来我往的相互奉承、互相抬举、举杯交盏着…

    这一场酒肉嶙峋的、所谓的庆功宴,总算告一段落了,而土原贤二机关长,在宴席中途就因为有事匆忙离开了,剩下的汪伪政府的汉奸走狗们,在酒足饭饱之后才慢慢的走出南开大酒店的大门…

    “主任!当心!”刚刚搀扶着闫主任走出酒店大门的孙晋突然发现不远处的小楼中的二层窗户后面似乎有一个人影闪现,并未多想的孙处长一边大喊,一边顺势推开了身边早已酩酊大醉的闫守堂主任。

    “啪!啪!”

    紧接着就听见两声枪响!

    “来人!快掩护闫主任上车去医院!”这时候,虽然刚刚孙晋推开了身边的闫守堂,但是对方枪手在闫主任被推开的一刹那就扣动了扳机,第二发子弹顺着闫守堂的肩胛骨打穿了过去。李云飞赶紧叫人护送闫主任上车去医院进行紧急治疗。

    “快!给我包围那幢小楼!”孙晋见到李云飞已经安全护送闫主任上车了,急忙下令围捕那个枪手。

    ……

    然而那个枪手似乎根本又有逃跑的意思,直接被新上任的行动队队长郭金水带领手下逮个正着!

    “带走!”郭金水看着这个面无表情的、冷面书生般的枪手大声的下令。

    ……

    这一夜有惊无险的庆功宴,被这个冷面枪手在最后一刻变成了刺杀未遂的鸿门宴了,而这个刚刚上任的行动队长郭金水,就如同瞎猫碰死耗子般的歪打正着的抓住了这个并未做出任何反抗的暗杀枪手,这令孙晋和受伤进院治疗的闫守堂都倍感好奇,究竟是谁这么大胆子、如此视死如归的前来挑衅、刺杀失败后还不做任何反抗呢?孙晋和闫守堂都陷入了这场迷局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