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富大贵的命格

    更新时间:2016-10-10 10:04:42本章字数:1823字

    说到命理运势,不得不提到一个民国达人,说一段题外话,因为他对民国政坛大腕们的命理运势颇有研究,其中就有北洋枭雄曹锟。

    这位达人叫林庚白,字凌南、众难,自号摩登和尚,民国著名的“神算”和“诗怪”。

    林大师成年后就开始做官并写诗,但做官和写诗都不冒尖出众,既没干出什么可歌可泣的政绩,也无什么传世之佳作,而以命理学研究闻名遐迩,他著有《人鉴•命理存验》一书,对民国台面上的风云人物的命理运势进行了推算与预测。预言学者章士钊入北洋政府做阁员、新闻人林白水横死、军阀孙传芳进入浙江、革命家廖仲恺死于非命等等,相当之准,当时有人不得不佩服地说:“皆言之确凿如响斯应”。

    有意思的是,林大师预测得最准的一次还是对他自己的预测,《人鉴•命理存验》一书里当然没有记载。

    1941年,正是抗战时期,林大师呆在陪都重庆当立法委员当得好好的,无事找事的他多次推演自己的八字,得出的结论是:45岁必有一次要命的大劫。

    林大师绝对相信自己,对此结论也就深信不疑。当时重庆时常遭到日军飞机的空袭,炸弹时不时从天而降,时有无辜的人被炸得血肉模糊,死于非命。林大师联想到自己的那个结论,觉得在重庆的安全系数太低,为了躲避命运中那个要命的大劫,林大师带着爱妻逃到了相对安全的香港。岂料人算不如天算,他躲到香港刚10天,太平洋战争爆发,日本鬼子占领了香港,他竟然躺枪了,在尖沙嘴被一群日军枪杀。这真是,命中注定,想躲也躲不脱,他竟然真没有活过45岁,他的死是他用生命证实了他对命理运势推算与预测的准确性。

    林大师生前曾对曹锟的命理运势进行过推算,其内容是这样的:

    此造(指曹锟八字干支)或取飞天禄马格,或取金水真伤官格,余以为皆仅得半者也。此造金寒水冷,而日主又弱,食伤既多,制杀太过,妙在八字纯阳,丙火七杀,虽不甚旺,有阳气助其不足,乃黍谷回春之象。四十四岁辰戌冲开火库,七煞始显,辰土又可生扶日主,故四十四后,强台直上,屡握兵符。丁壬化木生煞,巳为庚金长生,丙火禄堂,尤美,五十九戊运以土去水,克尽食伤,则丙煞得用,宜其威权日隆,卒以当选一国元首也。惟今年甲子,与戊午岁运相战,且乙丑即交足午运,今年在交脱之秋。三子冲午。在飞天禄马格为填实,在金水真伤官格,为见官(金水伤官,虽喜见官,亦不宜冲克太过),在制煞太过格,为官杀争权;且三子一午,水旺火衰,今年五月,或冬间十一月,恐有凶象,水旺火衰,冲克太过,或主政躬违和,所喜丙寅起,仍属佳运,直至交申,前后廿年,如日之升。

    这是林大师在1924年(甲子年)给曹锟推算的,但文字生涩不是太好懂。

    是什么意思呢?

    林大师的意思是说,按曹锟的生庚八字看,应该取“飞天禄马”格或“金水真伤官”格,但只占一半。

    以飞天禄马格为例,古代命理学专家认为,飞天禄马格是一种表示大富大贵的命格。有诗为证:“飞天禄马贵非常,辛癸都来二日强。无庚丙戌生官禄,逢合冲官近圣王。利禄俱显妙名扬,酉丑一位最高强。” 

    飞天禄马格的内容包括,年柱:庚子;月柱:壬子;日柱:辛亥;时柱:癸亥,而曹锟的八字里只占了庚子和壬子。

    曹锟的八字以五行角度来分析,属于金寒水冷,四柱(年柱、月柱、日柱、时柱)中的日柱弱,十神中的食神(偏神)和伤官(正神)多。食神制杀,是纯粹意义上的“制服”,是以力量压制,但“制杀太过”,不过好在“八字纯阳”,代表阳火的丙火对应代表凶恶残暴、不吉利的七杀,虽然不是太强,但有阳火的相助,“黍谷回春”的可能性非常高。曹锟在44岁时,辰(地支龙)戌(地支狗)相冲,冲开“火库”(辰戍丑未四墓库的金、木、水、火库之一),于是鸿运当头,但因“冲克太过”而“主政躬违和”。

    基于以上命理学理论,林大师得出结论:曹锟“五十九戊运以土去水,克尽食伤,则丙煞得用,宜其威权日隆,卒以当选一国元首也。惟今年甲子,与戊午岁运相战,且乙丑即交足午运,今年在交脱之秋……”

    实事也正是如此,曹锟走鸿运做了民国大总统,可在甲子年,他的手下冯玉祥发动了“北京政变”将他拉下了马,并软禁。

    我们从林大师这段话中可以判断,冯玉祥发动政变在说此话之后之后,林大师预测得不错,更有意思的是,林大师还说,曹锟被软禁之后还可“所喜丙寅起”,恰恰在丙寅年,冯玉祥的手下大将鹿钟麟再次发动政变,将曹锟释放,他重获自由。

    只是有一点让人弄不明白,按林大师的说法,后来的曹锟应该“直至交申,前后廿年,如日之升”,一直交好运的,可曹锟从大总统大位上下来后,并没有东山再起,只是在天津过着寓公生活,根本谈不上是“如日之升”。